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九章 新庞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休明当年从致用所逃亡的时候,手忙脚乱之余仍然没忘记冲进仓库,带走一大包种子,正是这些种子奠定了沈园的基础。。

    但种子还是太少了,庞山道士,尤其是杨清音帮了大忙,她亲自前往各大道统,不求援兵,不问法宝,更不提夺回庞山祖地的事情,只要几粒种子,对如此简单的请求,没人能够拒绝。

    沈园迅速扩张起来,从第三年开始已能满足庞山丹药科的大部分需要,也就是从这时起,沈休明从庞山得到更多的帮助,那些需要法术滋养的花草,也能在沈园盛开了,他希望再过十年,自己的花草甚至能卖到其他道统去。

    沈休明万分珍惜这次机会,虽然雇用了大量花农,他仍然事必亲躬,从选种、播种直到采摘,都能看见到他忙碌的身影,因此,他也是第一个发现带字花叶的人。

    一见到“念心弟子”四个字,沈休明立刻心生警觉,将花瓣收藏起来,没告诉任何人,接下来,带字的花瓣与叶片越来越多,有许多是花农发现的,沈休明不动声色地声称这是道统花草的特性,花农们大都不识字,对此倒也没有怀疑。

    带字花叶积累了五十多片之后,沈休明觉得必须让慕行秋过来看一眼了,“庞山道士经常过来施法,早晚会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可我想让你先看到。”

    “这些花草的种子是从哪来的?”慕行秋没看出这些带字的花瓣与叶片还有其它特别之处。

    “不一定,有我从庞山致用所带出来的,也有老娘从其他道统要来的,而且都已经种过几代,就是从去年开始才有文字。小秋哥,这是什么意思?有人在威胁你吗?”

    慕行秋笑着摇摇头,“我猜这是一个恶作剧。”

    其实他想到的是那个不知去向的幼魔,只有她曾经与他共思共想。可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太复杂,他不想让沈休明为此担心。

    “难道是老娘?这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沈休明若有所思地点头,虽然杨清音对沈园帮助极大,他还是有点怕她,“可她除了送种子,很少来我这里,倒是小青桃经常来,她可喜欢我家的小子了,还说今后要当他的护持者呢。可我瞧这小子的脾气像我,就算进入庞山。也未必能凝气成丹……”

    小蒿和秃子原本在外面追鸡撵鸭,这时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花瓣与叶片,一块观看研究,慕行秋没有阻止。

    “念心弟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蒿念了一遍,“知道就知道呗,干嘛要写出来?”

    沈休明急忙摆手,“不是我写的。我也没本事让花草长出字来。”

    小蒿一点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特别的,带着秃子又出去了。两个小孩一直躲着慕行秋,对少女和头颅却很感兴趣,没多久就玩到一块去了。

    沈休明望着外面欢快追逐的小篙。低声问:“你真要收她进念心科吗?她可有点……怪怪的。”

    “道统里怪人多,让宗师和首座们决定吧。我很久没出来了,跟我说说大家的情况,除了你。我还一个都没见着呢。”

    沈休明挠挠头,“庞山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说是要夺回祖地。一直也没动手。我就知道大家都到餐霞境界了,老娘、小青桃、沈昊都在养神峰当都教,辛幼陶不当道士了,去年冬天走的。”

    “辛幼陶离开庞山了?”慕行秋还不知道这件事。

    “是啊,他去皇京龙宾会当符箓师去了,走之前还来看过我,心情不是很好,他说他想留在庞山,可为了公主殿下,为了西介国的前途,他不得不违背本意。”

    辛幼陶从来不是意志坚定的人,公主对他的影响非常大,慕行秋轻声叹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沈休明也跟着叹息一声,“公主殿下已经很努力了,要是没有她,西介国大概连名字都没有了。可是等她刚站稳脚跟,西介王带着王后和二王子却跑来了。大家都说,咱们这位西介王不懂治国之术,还偏听偏信,总怀疑公主和辛幼陶怀有异心,他还接受东介国的贿赂,想将介河东岸的一大片土地还回去。唉,总之一团糟,辛幼陶也是没办法,当道士消除不了父王的疑心,只好去当符箓师。公主殿下更是可怜,就因为她是女子,没办法继承王位,立下再大的功劳也没用,最后还得被迫嫁入皇室,为西介国争取地位。”

    慕行秋没吱声,据他所知,公主和辛幼陶的命运早已确定,两人顺时应势,心里面已经有所准备,对现在的局势只怕并无多少反对之意。

    沈休明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继续说:“这个月底公主殿下就要前往皇京嫁给一位符氏皇孙,据说这位皇孙性格暴烈,不是好人……”

    慕行秋笑了,他不会以幻术探测好朋友的想法,但沈休明的做法太明显了,“这才是你把我叫来的真正原因吧?”

    沈休明的脸红了,“当然不是,主要是让你看这些文字……我给你准备了许多瓜果,你肯定爱吃。”

    沈休明不知道慕行秋今天会来,但他早已备好了丰富的美食,以新鲜瓜果为主,口味清淡,适合道士们的口味,足够招待几十人。

    慕行秋吃了不少,小蒿挑剔地吃了一些,秃子接受了大良变胖的事实,对此大肆嘲笑,张香儿和沈休明的儿子沈存异吃得更多,小肚子高高鼓起,尤其是张香儿,每吃一口都要盯着慕行秋看一眼,像比赛一样,却不说话。

    慕行秋对她微笑,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张香儿败下阵来,抬手抹去嘴边的果汁,变成一个小花脸,问道:“以后你会教我法术吗?”

    “嗯,等你再大一些,我会亲自教你法术。”

    “你能让公主留在断流城,不要去皇京吗?”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摇摇头,“公主有自己的主意,谁也改变不了。”

    张香儿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拽着还在啃瓜的沈存异跑走了。

    慕行秋有预感,张灵生托付给自己的会是一个麻烦,但他已经没有反悔的可能。

    沈休明说了许多普通人的事情,慕行秋从他这里得知,人类与妖族的战争陷入了僵局,漆无上固然没能再组织起强大的攻势,西介国收复失地的热情却也越来越低。各国援兵早已离开,只有一支西介**队和一支圣符皇朝的黄符军留守断流城。

    “凡人没本事打败妖军,只能等道统先动手,可庞山的想法谁也不知道,我问过小青桃,她说庞山得先恢复实力,可这需要几百年的时间……唉,看来我是等不到收复老祖峰那一天了。”

    天色渐暗,慕行秋告辞。沈休明知道留不住他,趁着其他人不在身边,说:“花叶上的字句终有蹊跷,你要小心些。还有。你既然回来了,抽空去见一次公主吧,不管怎么说,大家曾经一块战斗过。”

    慕行秋只是嗯嗯。公主有本事让一群人对她死心塌地效忠,他对此一点也不意外,而且他仍然相信。公主绝不会“被迫”嫁人,她有自己的目标与手段,只是下面的人暂时还没有看明白而已。

    慕行秋召出法剑,带着张香儿和沈存异飞到沈园边上,然后望着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地跑回沈休明身边,这才领着小蒿、秃子前往庞山。

    这一次,看守山门的五行科道士立刻允许慕行秋上山,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多了几分恭敬与好奇,他们显然从高等道士那里了解到,这名吸气道士不简单。

    新庞山是一座很普通的山,既不高耸峻拔,也无清通灵秀,一条蜿蜒小路直通山顶台院,路边的花草树木皆属凡种,甚至比不上沈园种植的品种珍稀。路上遇到的道士都是新面孔,没有一个人看起来眼熟。

    秃子越看越失望,甚至没心情跟小蒿争辩,一路上垂头丧气,只是小声念叨:“为什么大家都像没听说过小秋哥一样?好几年了,庞山为什么不好好修建一下呢?”

    小蒿明白他的心思,转而安慰他:“庞山早晚要夺回祖地,当然不会在这里花费太多心思,简陋一点也是正常的。”

    台院里稍微多了一些道统气息,尤其是一头麒麟迎面跑来、落地生辉,就更将此地与凡间区分开了。

    跳蚤长得更高大了,比父亲还要雄壮,肩上的肌肉即使隔着一层鳞片也能清晰地看出来,两只铁铸一般的硬角令人望而生畏。

    秃子欢呼一声,绕了几个圈,落在麒麟头顶两角之间,跳蚤轻轻甩了一下头,还是接受了,在慕行秋身上嗅来嗅去,黄澄澄的眼睛里露出几分温顺。

    小蒿发出由衷的赞叹:“这才是真正的道统灵兽,乱荆山可没有。”

    秃子终于挽回一些面子,得意地从跳蚤头顶翻到了背上。

    有道士过来带路,慕行秋先去拜见左流英。禁秘科仍在一座塔里,只有七层,比老祖峰旧塔矮了许多,里面也没有种种奇异之处,是一座普通的砖石塔。

    秃子和小蒿留在塔外,跟跳蚤待在一起,倒也不寂寞。

    左流英的相貌跟从前毫无区别,但是只瞧上一眼慕行秋就确定,禁秘科首座的法力大不如从前,几年前的伤势显然还没有痊愈,好像内部生了蛀虫的树木,外表暂时未变,里面却已衰朽不堪。

    可左流英的脾气没变,坐在蒲团上,对慕行秋不理不睬,好一会才从袖子里伸出右手,展示手中的一片叶子,居然就是沈园里生字的那一种。

    “还记得你的真幻吧,各家道统即将对她展开一次追捕,庞山能否抢在前面,就要看你的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