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八章 沈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追随变化多端的香气,慕行秋很快就找到了大良沈休明的花圃,秃子在他身边不停地上蹿下跳,嘀咕着用什么方法好好吓大良一跳,小蒿总是被花花草草吸引,落在后面很远,过一阵子才蹦蹦跳跳地跟上来。

    她根本没有受到邀请,出发的时候却很自觉地伸出手臂,让慕行秋带着她一块飞行。

    他们是早晨赶到庞山的,同行者还有乱荆山道士孙玉露。

    现在的庞山只是暂驻地点,所以一直没有修建瞬息台,从乱荆山前往庞山,得从鸿山转往万第山,然后飞行数千里。孙玉露熟悉路线,而且乱荆山弟子加入庞山念心科,可不是儿戏,得有一名道士做出正式的申请,于是她跟来了。

    四人飞行了一天一夜,孙玉露对慕行秋的飞行速度印象颇深,因为他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吸气道士的水准,与她这位吞烟道士不相上下。

    新庞山是一座小山,设置的禁制不是很多,道士们把守得非常严密,四人被一群陌生的五行科弟子拦下,只能在山门以外等候首座的召见,而首座们正在聚会商议事情,不一定什么时候才有时间。

    离庞山不到二百里就是妖族的地盘,道士们完全有理由时刻保持警惕,慕行秋虽是庞山道士的装扮,重回庞山的第一天,还是受到了冷遇,他倒不是很在意,也没有纠缠不休,干脆离开庞山,先来探望沈休明,毕竟这才是他肯回来的最重要原因。

    孙玉露留在庞山,小蒿却不请自随。

    慕行秋也想对她多做些观察,看看是否值得为念心科召收弟子。

    新庞山与断流城非常近,就在视线范围之内,沈休明的花圃正好位于路程中间。名气不小,庞山弟子向慕行秋指明了方向,“一直往南飞,稍微偏东一点,看到一大片红墙圈起来的花草,就是沈园了。你真认得沈花主?他很少见陌生人的。”

    大良居然被称为“花主”,慕行秋很是惊讶,秃子更是一路念叨,要拿这个称号嘲笑沈休明。

    沈园的防守也很严密,慕行秋等人飞过红墙的时候。数只飞符立刻过来查看,这回庞山装扮发挥了作用,没人出来阻挡。

    沈园的面积很大,一眼几乎望不到头,分割成数百块,分别种植不同的花草,此时正值盛夏,花草繁茂,只有少数地块闲置。到处都种满了奇花异草,有些地块显露出明显的法术痕迹,似乎比新庞山还要奢侈。

    慕行秋落地,边走边看。只能认出极少数几样,心中顿生敬佩,还不到六年时间,沈休明竟然能建造出如此庞大的花圃。实在是出人意料。

    园内道路曲折,慕行秋早已望见偏南的地方有一片集中的房屋,因此并未迷路。倒是一些正在地中劳作的花农,对这位不速之客非常好奇,支锄远望,冷不丁会被突然蹿起来的头颅吓一大跳。

    前方有一口水井,周围是一小片空地,两个孩子正在那里互相追逐嬉闹,没多久就变成了一个打另一个,挨打的孩子被压在下面没有还手之力,打人者却得理不饶人,拳拳雨点般落下。

    “两个野孩子。”秃子也看见了,想要飞过去观战,被慕行秋拽了回来,吓吓大人也就算了,他可不能让秃子吓坏小孩儿。

    走近之后他停下了,打人的是个女孩,大概六七岁,被打的是个男孩,年纪小,身材也小,虽然挨打,却不肯求饶,拼命挣扎,嘴里不停叫喊。

    女孩发现了外人,举着拳头盯视道士,稚嫩的脸上既警惕又骄傲,她的行为虽然像个野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和脸上的神情,都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你是庞山道士?我怎么没见过你?”女孩不客气地质问。

    “你认得庞山所有道士?”

    “常来沈园的道士我都认识。”女孩站起身,挨打的男孩爬起来,抬手擦去脸上的灰尘,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客人,似乎不太受说话。

    慕行秋心中一动,男孩的相貌真是太熟悉了,他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野林镇,恨不得自己也挽起袖子上去打一架。

    男孩有点害羞,发现客人总盯着自己,马上躲在女孩身后。

    “你叫什么名字?哪一科的道士?会什么法术?”女孩却一点也不怕。

    慕行秋笑了,“听你说话的语气,难道也是庞山弟子?”

    “现在不是,再过几年就是了。”女孩拍了拍小肚皮,骄傲地说:“我有道根,以后我会成为一名很厉害的庞山道士,我要斩妖除魔,夺回老祖峰。”

    男孩露出一只眼睛,小声说:“我也有道根……”

    一直躲在慕行秋身后的秃子突然跳出来,“哦,我想起来了,这肯定是大良的女儿和儿子,瞧这个小子,跟二良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一颗头颅腾空而起,正常人都会吓得魂飞魄散,男孩比较正常,整个人完全躲在伙伴身后,女孩却毫无惧色,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头颅,“你的法术挺有意思,这是你从群妖之地带回来的妖头吗?你是五行科道士,对不对?”

    慕行秋正要开口回答,男孩又露出半只面孔来,怯怯地说:“这好像是我父亲说过的秃子叔叔,那你就是……慕行秋叔叔了?”

    女孩的脸色突然变得冷若冰霜,“你就是慕行秋?”

    “嗯,我是。”慕行秋笑着说。

    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拔腿就跑,几步之后转身看着男孩,男孩急忙跟上去,两人很快消失在花草中间。

    “要不要我把他们逮回来?”秃子跃跃欲试,他对小孩子明显比对花草更感兴趣。

    慕行秋摇摇头,继续行进,接近六年的闭关修行,对他来说感觉就像短短几天工夫,没想到大良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小蒿追上来,她有一个好习惯,只赏花不摘花,“这里的花草真的很全,庞山还是有点本事的。”

    “那是当然……”秃子又开始吹嘘起来。

    一个胖子从远方飞奔而来,身上赘肉虽多,脚步却一点不迟缓,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公牛,很快就到了慕行秋面前,然后就真的撞上了。

    慕行秋大笑,“哈哈,你怎么会胖成这个样子?”

    沈休明不只胖了,相貌也成熟许多,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留起胡子,红光满面,“你可是一点也没变,唉,当道士就是好。秃子更年轻,我儿子都快要比你大了。”

    “哎,你这个胖子不要乱说话,你到底是谁啊?咱们认识吗?”

    “臭小子,待会没有你的礼物。”沈休明转向小蒿,神情立刻变得正式起来,“这位是乱荆山的道友吧?”

    小蒿微笑着点头,“我叫段采蒿,是乱荆山弟子,也是念心科第二位弟子。”

    慕行秋急忙纠正,“没有庞山宗师的允许,你现在还不是念心科弟子。”

    小蒿却不这么认为,伸手指向身后的一片花圃,“那一片玉女双华,你是怎么弄的,竟然在夏天就让它们开花了?”

    沈休明眼睛一亮,“嘿嘿,我有秘诀,其实非常简单……乱荆山也种花草吧,你们怎么给玉女双华除虫的?”

    故友重逢,总共只说了两句话,沈休明就已经跟小蒿滔滔不绝地交流养花经验了,连秃子都插不进话,只能和慕行秋默默地跟在身后。

    那两个孩子没有跑多远,而是跟在后面,经常从花草丛中探出头来,瞧一眼就蹲下去。

    沈休明终于看见两个小跟踪者,冲他们招手,两人却不肯过来,“唉,跟小公主在一块,连我儿子也不听话了。小秋哥,看见了吗?那个男孩是我儿子,今年四岁半,已经野得没边儿了。那个女孩跟你可有关系,她是张灵生的女儿张香儿。”

    慕行秋早已猜到如此,“你叫她‘小公主’?”

    “呵呵,她在公主府里长大,骄纵惯了,大家都这么叫她,虽然不是真公主,却比真公主更受众人宠爱,能够随意进出王宫,到庞山也没人拦她,可她就喜欢在我这里玩,欺负我的小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就是她的养父。”

    “小秋哥也当爹啦,那我也要认个干女儿。”秃子的目光落在小蒿身上,小蒿笑着摇头,“咱们是朋友。”

    慕行秋对张香儿几乎没有过关照,他明白小女孩为什么对自己印象不佳了。

    “你把我从乱荆山叫来,到底有什么事?”慕行秋问,大良看上去过得非常不错,问题肯定不在他身上。

    “跟我来。”沈休明加快脚步,将慕行秋带到前面的一座仓库里,他早已将东西准备好,数十片花瓣和叶子摆在一张桌子上,平平整整,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有的已经枯黄,有的还很新鲜。

    每片上面都有一些字,这些字很怪,不是刻画出来的,而是天生的颜色与纹路,偏偏内容一模一样:念心弟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沈休明指着这些花叶,“最早的一片是去年秋天发现的,今年夏天变得更多了,我想你应该早点知道这件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