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七章 重回地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到出了一身透汗,慕行秋才停止练拳,转身对等待已久的客人说:“又到夏天了?真是快啊。”

    这是一座深入地下的洞室,面积不大,却非常高,像是一只直立的瓶子,慕行秋就住在瓶底,除了蒲团与香炉,再没有多余的物品,甚至连灯光都没有。

    如此幽闭的一个地方,普通人住上几天就会生出深深的惧意,甚至失去理智,即使是对道士来说,这里也显得像是一座永远无望逃脱的监狱——它的确是一座监狱,专门关押违反重大戒律的乱荆山弟子,它也是一座存想室,有些心志坚韧的道士,通常是高等道士,自愿接受“囚禁”,专心修行。

    明镜科道士张素琴向前走出几步,她不需要灯光就能视物,还能看出一名道士的境界,她感到奇怪,慕行秋在洞里幽禁了整整一年,脸上居然还能带着笑容,好像他这里每天都有客人到访似的,可最奇怪的是他的内丹。

    张素琴不太喜欢这名庞山道士,要不是乱荆山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她会公开反对收留此人,有时她还会想,风如晦真是乱荆山的敌人吗?如果她和神魂还在,没准乱荆山今天已经是九大道统的领袖,但这种话现在说不得了。

    她取出一面铜镜,对着慕行秋了照了一会,冷淡地说:“当初你只用半年就升到吸气七重,如今整整五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一点进步。”

    慕行秋叹了口气,声音里却没有太多的失望,“没办法,这一步总是很难迈过去。”

    张素琴知道这不关自己的事,她的任务就是每天六月初检查慕行秋的修行进展,放他出去待上三四天,过去几年从来没有多嘴多舌。可今年,她觉得有些话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我看到你还在练拳。”

    “嗯,我每天都要花三个到五个时辰练拳,剩下的时间看书和存想。”慕行秋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张素琴怎么会对自己的修行感兴趣。

    “你在浪费时间,修行内丹最需要的是专心,你却不肯暂停修炼念心科法术。”

    “我明白,可是一天不练,身上就奇痒无比。”慕行秋扭动双肩。好像有虫子在背上爬行,这让他更不像闭关一年的道士了。

    张素琴不再充当提醒者,毕竟这不是乱荆山道士,她更希望早点将他送走,“庞山来信了,下个月初五正式选举宗师,左首座希望你回去一趟。”

    慕行秋敷衍地嗯了一声,他在修行上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不想离开乱荆山。

    “三天之后我会再来。”张素琴只负责传递消息。不负责劝说,慕行秋能走,她当然高兴,不走。她也不会反对。

    张素琴腾空飞起,身为明镜科首座,她有资格在乱荆山施法。

    慕行秋在黑暗中站了一会,这里就像他的家。他都不习惯离开了,可外面还有人等他,秃子坚持留在乱荆山。只为了每年见他一面。

    他踩着洞壁上凿出来的台阶,向头顶的出口走去。

    青木林里,两双眼睛看着慕行秋,一双瞪得溜圆,前后左右、全身上下地打量,好像在检查他有没有破损之处,另一双也很圆,透出毫不掩饰的好奇。

    “小秋哥,你到注神没有?我可帮你宣传了。”秃子急切地说。

    慕行秋微笑着回视那个小姑娘,在乱荆山数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年轻弟子,他摇摇头,“没有,跟去年一样,还是吸气七重。”

    秃子扑通掉在草地上,整个脸色都变得萎靡不振,小姑娘却笑出了声,“哈,我就知道秃子在吹牛,原来你才吸气七重,我是吸气二重,比你只差一点。”

    秃子没精打采地说:“你连炼制法器的资格都没有,比七重差远了。”

    “我叫段采蒿,乱荆山弟子。”小姑娘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一点也没有初次见面的羞涩与矜持。

    “我叫慕行秋,庞山弟子。”

    “我知道你的名字,那些事情真是你做的吗?保卫断流城、攻打乱荆山什么的。”

    “是我和很多人一块做的。”慕行秋看了一眼秃子,知道准是他又在替自己吹嘘。

    秃子腾地飞起来,脸上的沮丧一扫而空,“是有很多人,我还参加了呢,可小秋哥最勇敢、最重要、最……”

    小蒿背着手,像是师父在观察新收的徒弟,“你的念心幻术练到幻境第几层了?”

    “你也知道念心幻术?”慕行秋有点惊讶,一般道士是不会听说念心科的,他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称之为“无名之科”。

    小蒿认真地点点头,“有一点了解。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幻境第七层。”

    小蒿微微一愣,然后笑了,“你可真爱开玩笑,我看过书,幻境第七层相当于注神境界,起码得是吞烟道士,最好是星落道士,才能练成,你才吸气七重,不可能的。”

    秃子马上反驳,“小秋哥从来不撒谎。”然后十分期待地问:“相当于注神也算是注神境界,没错吧?”

    “不能这么说,注神就是注神,幻境第七层就是七层,不能随意比较。”

    慕行秋的确修到了幻境第七层,他体内的魔劫闪电已经全转化为天地灵气,他尝试过许多次,想要突破吸气七重,进至餐霞境界,以他的潜力,他本应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可他却每每半途而废。

    一名道士在跨越境界时,必须保持绝对的平静,在道火淬丹的过程中,人生经历会一遍遍在头脑中闪现,喜怒哀乐等情绪都会被放大无数倍,在心境之湖掀起滔天波浪。

    由吸气到餐霞的要求不算太高,只要心境没有崩溃就行,比凝气成丹时的要求还低些,可慕行秋就是度不过。人人都说情劫紧要,他算是有了切身体验,只要一开始道火淬丹的过程,芳芳的形象就会出现在眼前,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触手可及,比世上最高深最完美的幻术还要逼真,慕行秋每一次都会沉浸其中,心境因此动摇,宁愿留在幻象里,也不想回到真实世界。

    仅剩的一丝理智只好中止淬丹,慕行秋会因此连续几天陷入苦闷,必须依靠练拳,依靠修炼念心幻术才能从中解脱出来。

    就这样,他的内丹迟迟得不到提升,幻术却到了第七层。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慕行秋记得很清楚,念心科传人曾经说过,幻术也需要以内丹为基础,不能跨越太多级别,他从乱荆山的藏书中也看到过类似记载,可他在修炼过程中却几乎没遇到过阻碍。

    现在,他能够轻松地一心七用,施展七种法术,或者都用来施展幻术,威力比几年前强大许多,只是一直没有遇到过敌人,他对自己的实力无法准确估计。

    “你怎么会看到念心科的书籍?”慕行秋也有点好奇了,他在庞山的时候,即使得到左流英的特许,也只能看到一些粗浅的记载,像幻境层次的说法,还要等拔魔洞里的念心科传人告诉他,乱荆山的一名小道士居然知道得清清楚楚。

    小蒿正弯腰往洞里观望,头也不回地说:“因为我要转入念心科,所以灯烛科的孙玉露道友给我一些书,其实没多少实际内容……你就在这里一住一年吗?平时怎么吃饭?怎么净手?我好像没看到夜壶一类的东西。”

    慕行秋愣住了,“我一个月吃一次饭,净手也是,有人送……你想加入念心科?”

    “嗯,灯烛科不太适合我,拘魂研魄什么的,想想我就觉得心里发毛,而且修行内丹天天都要存想,我最不擅长存想了。”小蒿站起身,“念心幻术比较简单,既然你在吸气七重就能达到幻境第七层,我应该也能。”

    “你不怀疑我在吹牛?”

    “既然秃子说你从来不撒谎,我当然相信啦。如果故事都是真的,那你肯定很愿意冒险,我也喜欢。”小蒿的注意力很难集中在一个人、一件事上,她的目光追着一只蝴蝶起起伏伏,嘴里的话却没有停,“世界这么大,与其一动不动地活上千百年,不如数十年间行万里路,只要心情愉快就好,何必非得长生不老?”

    蝴蝶消失了,小蒿转头看着慕行秋,目光清澈,天真得有点迷迷糊糊,“怎么样?你愿意教我念心幻术吗?”

    慕行秋绝没想到会遇见一位莫名其妙的拜师者,“我是庞山念心科唯一的弟子,可我只是普通道士,没权力收弟子。”

    “那咱们就一块去庞山问宗师的意见吧,听说下个月就要选出真正的宗师了,是位注神道士。”

    慕行秋正想找借口搪塞过去,秃子抢着说:“大良前些天来信了,说是要你今年务必去一趟断流城。”

    庞山选宗师和左流英的要求,慕行秋都能推脱掉,可大良沈休明的信却让他心动了。

    沈休明是凡人,没办法像道士那样耐心等待。

    “发生什么事了?”

    秃子摇摇头,“信里没写,他就说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去一趟。”

    慕行秋还在沉吟,小蒿已经做出决定了,“断流城不就在庞山边上吗?明天咱们就出发吧,去看大良,去看新宗师……大良是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