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六章 好奇的弟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年十一月初,乱荆山都会迎来一批新弟子,她们经过若干年的辛苦修行,离凝气成丹只差一步,终于被各科选中,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乱荆山道士,可就是对这次机会最为珍惜的人,也会抽出一小段时间在山上游荡一两次,到处认认门户。 章节更新最快

    少女小蒿的好奇心比谁都重,头三天就游遍了平整如镜的乱荆山,只有个别禁区没能进去,志同道合的伙伴越来越少,第四天就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四处游逛,不过到这时她只能故地重游了。

    南边的一大片青木林是她最喜欢的去处之一,这里的淡淡香气令她陶醉,虽然道统会提供更浓郁的五节青木香膏,她却觉得这里的原初味道更合己意。

    就是在这里,她遇见一名奇怪的道士,他居然没有身子,只有一颗孤零零的头颅。

    小蒿先是吓了一跳,马下又笑了,“我听说过你,你是从庞山来的孤头道士。”

    孤头道士嘴里咬着一根粗大的叶梗,孩子似的脸孔上尽是失望,长长叹了口气,吐出叶梗,“真没意思,连新来的道士都不怕我了,唉,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

    “看到你的第一眼,其实我是挺害怕的。”小蒿认真地说,为了安慰头颅,脸上还做出几分害怕的表情,“可我之前就听说过你嘛,早有准备。”

    “第一眼你真害怕了?”头颅追问道。

    小蒿点点头,突然想出个主意,“我有两位师姐,也是新来的道士,她们天天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好像从来没听说过你,你可以去吓她们啊。”

    秃子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觉得这个小姑娘真是难得的知己,“去,现在就去。”

    两人就是这样成为朋友的,等到小蒿的两位师姐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之后,这份友谊已经牢不可破了。

    这一年小蒿十五岁,秃子永远都是十一岁,在乱荆山已经住了五年,其间只出去过一次,被孙玉露带去牙山洗印记。

    进入乱荆山不到一个月,小蒿就成功凝气成丹。这让认识她的人都很意外,她在最后一轮才被灯烛科选中,大家都以为她坚持不到半年就得灰溜溜地下山,没想到居然顺利凝丹,只比最早凝丹的弟子晚了几天。

    朋友之间也有争吵,秃子怀念庞山,有一次聊天时把庞山夸得绝无仅有,小蒿笑着反驳:“才不是,庞山可简陋了。我几年前去过一次,比乱荆山差远了,养神峰倒是有点意思……”

    “庞山从前不是这样。”秃子声音变得尖锐,虽然是朋友。他也不喜欢听小蒿说庞山的坏话,“从前老祖峰有参天树、有凤鸟……你看到麒麟了吗?庞山铁麒麟,全天下也没有几只,有一只叫跳蚤。跟我熟悉得很,提我的名字,它会让你摸头……”

    小蒿摇摇头。她没见着麒麟,只见到一座普通的山峰,法术痕迹极少,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天气冰冷,非常不舒服,“我听说过,老祖峰五年前被妖族毁掉了,还死了许多庞山道士,现在你们庞山连十科都凑不齐,几乎全是五行科。而且九大道统里只有庞山宗师不是注神境界……”

    “申继先只是代理宗师,等我们选出真正的宗师,肯定比注神境界还高。”秃子脸红了,虽说道统的实力一代不如一代,但还从来没出现过注神以下的宗师,“而且我们有注神道士,左流英就是,他不肯当宗师而已。”

    小蒿撇撇嘴,无论从哪一方面比较,她还是觉得乱荆山更强一些,起码这里的一切都有着浓厚的道统色彩,就连夕阳都比庞山优美柔和。

    秃子发现小蒿没有被说服,补充道:“我们庞山马上就会有另一位注神道士,而且他还能升到服月芒境界,跟祖师一样,再过几年就是九大道统唯一的服日芒道士。”

    “哈,我知道左流英是位奇才,可庞山已经凋零啦,大家都说没有三五百年时间,庞山恢复不了实力,怎么可能很快出现另一位注神道士?”

    “有。”秃子斩钉截铁地说,“小秋哥肯定会成为注神道士。”

    “小秋哥?就是你常常挂在嘴上的那个人?”

    “对,就是他,大号叫慕行秋,断流城的人都称他慕将军,他的故事可多了,几天都说不完……对了,他还救过你们乱荆山一次呢,也是在五年前……”

    小蒿隐约听说过乱荆山五年前遇到过一次大劫难,就连现任宗师也是当时选出来的,可其中详情从来无人提起,乱荆山的道士们更愿意谈论庞山的那场巨变。

    “你跟我说说。”

    讲故事是秃子的几大爱好之一,尤其是小秋哥的故事更是他的最受,在乱荆山很难找到耐心的听众,憋了五年,终于等到宣泄的机会,于是,他从头讲起,“那时候小秋哥还不到十岁,就偷偷跟秦先生的女儿结亲……”

    故事整整讲了十天,每天一个时辰,小蒿越听越是津津有味,可她并不全信,尤其是乱荆山出过叛徒杀死上代宗师这件事,她一句传言也没听说过。

    小蒿去问自己的护持者,那是一位冷冰冰的灯烛科吞烟道士,总是默默地监督她修行,几天也未必说上一句话,对新弟子的好奇,她只有一种态度,“少管闲事,静心修行。”

    修行很重要,小蒿知道,可就是静不下心,慕行秋的名字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扎根,她不相信一名吸气道士能做出这么多的大事,而且做完之后还在道统内默默无闻,乱荆山没人提起他,在庞山短暂居留期间,她也从来没听到有人提起这个名字。

    “你在撒谎,慕行秋的故事全是编的,对不对?”数日之后,小蒿又跑到青木林,一见到秃子就说出这番话。

    “我以我仅剩的这颗脑袋发誓,如果我讲的故事里有一句假话……呃,可能会有一两句……如果有一件事不真实。我让你把我的头发全拔光。”

    这对于秃子是一个严重的誓言,小蒿有点信了,“你说慕行秋就在乱荆山修行,你带我去见他,我要亲眼见到他、亲耳听他说,才能完全相信。”

    “这个……”秃子为难了,看到小蒿脸上的不屑增多,他说:“好,我带你去见小秋哥,可是你得等几个月。小秋哥总在闭关,只在每天夏天出来几天。唉,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该坚持留在乱荆山,跟老娘他们回庞山多好。可是我不在,小秋哥出关之后会感到寂寞吧。”

    小蒿从此有了一桩心事,乱荆山的冬季温暖如春、景色优美,她却盼望着快快冬去春来,心情急迫得甚至影响了修行。

    在一次存想意外中断之后。她的护持者提出了警告:“你的心事太多太杂,注意力总是不集中,能凝气成丹是个奇迹,升到吸气三重就算了不起了。再修行下去,不仅艰难,可能还有危险。不如早些中止修行,反正你有内丹。可以当一名有用的杂事人员。”

    “我觉得我选错了道科,灯烛科并不适合我。”小蒿爱笑爱聊天,偶尔认真一次。谁也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还在嘲讽。

    护持者脸色微变,“道统十八科,乱荆山占有七科,你觉得自己适合哪一科?”

    小蒿没发觉对方的恼意,用更认真的语气说:“念心科。”

    护持者脸色一沉,什么也没说,自行离去,此后几天都没再出现,小蒿干脆独自修行,甚至将秃子带进自己的存想室,“你是道士,可是没有身体,也能修行吗?”

    “我不用修行。”秃子得意地张大嘴巴,让小蒿看上腭长着的一个小圆球,含糊不清地说:“有人给我一枚内丹,虽然不太好用,但是我也能施法。”他又低下头,亮出头发里藏着的鲜红魔心,“我能用这个射出红光,在这里不能施法,我经常去碧林练功,好像比几年前更厉害了。不信你去碧林看看,那里的树上都有我写的字。我一直想给小秋哥写首长诗,可是第一句就挺难。”

    小蒿开怀大笑,觉得跟秃子聊天比存想修行更有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修行一直不是特别感兴趣,她当然想当道士,长寿、法术、奇珍异宝,这都是特别吸引她的东西,只是觉得不该在修行上浪费那么多的时间。

    “世界这么大,与其一动不动地活上千百年,不如数十年间行万里路,只要心情愉快就好,何必非得长生不老?”她这句话经常惹来同伴们的嘲笑与反驳,秃子听了却觉得十分顺耳。

    护持者放弃了这名想法不够端正的弟子,再也没有来过,小蒿从此跟秃子混在一起,想起来就练练功,想不起来就到处游荡,甚至去了乱荆山西南的碧林,跟秃子比赛谁能找出最多的前代道士留下的小纸条。

    奇怪的是,修行如此不刻苦的小蒿,在夏天到来之前,居然升到了吸气二重,例行检查的道士发现这一点之后,不免大吃一惊。

    几天之后,另一名吞烟道士找上门来,她说她叫孙玉露,脸上的笑容略显妩媚,小蒿立刻对她产生了好印象。

    孙玉露一边用法器对小蒿进行二次检查,一边跟她闲聊,没多久,孙玉露心中有数了,收起法器,问道:“你真想加入念心科?”

    “嗯,我觉得念心科好像挺好玩的。”小蒿也爱笑,她的笑总带着几分天真、几分玩世不恭和几分慧黠,在她眼里好像就没有严肃的事情。

    “好吧,如果你能争取到慕行秋的同意,乱荆山准许你加入念心科,但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乱荆山弟子。”

    小蒿点点头,没有因为愿望达成而显得特别兴奋,“那是当然,我的名字记在乱荆山弟子簿上面呢——段采蒿,我会成为乱荆山第一位念心科弟子。”

    孙玉露打量着这名新弟子,神情稍显古怪。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