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瞬间有多久?凡人只能用来发呆,普通道士能发出几招法术,左流英的脑子里却翻天覆地,将整个状况的各种可能都想了一遍,这是他独有的本事,即使同样是注神道士,大部分宗师也做不到这一点。

    最好的可能是司命鼎抗住了魔劫黑拳的全力一击,速度丝毫不受影响,准确堵住刚刚出现的魔洞,控制住这条狭窄的通道。九大道统目前处于互相猜忌的分裂状态,一旦得知虚空通道的存在,极有可能放弃分歧、重新联合,组建一支强大的队伍,直接攻入虚空,而不是坐等魔族重返人间。

    最差的可能是司命鼎被挡住一会,大量魔种倾泄而出,它们将分散司命鼎的注意力——乱荆山的镇山之宝此时已不受任何道士的控制,它只受魔种吸引,极可能判断失误,追逐逃亡的魔种,从而将通道留给虚空中的魔种主力,等魔种站稳脚根,道统九大至宝齐聚于此,怕是也封不住通道了。

    英雄与叛徒、流芳百世与遗臭万年,全由这一瞬间决定。

    左流英做出最后一次努力,想将那一大片浓重如铁的乌云挪开,为了对付魔劫,他这几年在诵经法术上下过不少功夫,实力已经超过大多数诵经科道士。

    但他失败了,乌云里聚集的魔力太过强大,远远超出注神道士的极限力量,他明白,最差的可能就要发生了,司命鼎不会被击毁,但它会受到阻止,失去封堵通道的最佳时机。

    从来没有计划是万无一失的,左流英的计划事先得不到道统的支持,他只能自作主张,当意外发生时,也只能自己解决。

    “慕行秋!”左流英大声叫道。他必须试一试,尽可能减小损失。

    乌云与司命鼎即将相撞。

    慕行秋发现自己也面临着一次选择,选择本是不存在的,他为收回神魂而来到乱荆山,此时此刻成功在即,他却产生一点点犹豫。

    风如晦正在徒劳地施法召唤,却连神魂在哪里都不知道,左流正在试图打造一条受道统控制的虚空通道,这一点慕行秋绝不赞同,但已无力干涉。他的犹豫与这两人无关。而是来自于那个越来越淡薄的幼魔。

    幼魔因为接触神魂而激发出力量,化成人形,也因为神魂即将入剑而失去力量,但不是退回从前的状态,而是彻底消失。慕行秋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可他能感觉到自己与幼魔的心灵联系正在迅速减弱,这意味着无论幼魔消失与否,都不会再回到他的体内了。

    相伴数年,从互相搏杀到共同修行练功。他已经习惯幼魔的存在,若干次最最危急的时刻,也是幼魔挺身而出救了他一命。

    幼魔的微笑慧黠而洒脱,慕行秋说不清像谁。但是与芳芳截然不同。他望着那张对自己嬉笑的脸孔,仍然继续催动芳芳的魂魄收回神魂,神魂属于芳芳,他无权做出分离的决定。

    “慕行秋!”

    尖锐的叫声传入耳中。慕行秋回过神来,用自己的眼睛看到杨清音和秃子正齐声对他大叫,一个用手一个用头发。指着天空。

    左流英的命令传来,“解散鱼龙阵!”

    慕行秋抬起巨人的头,将高空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也大致明白左流英面临的困境,他不明白这道命令有何用意,更不知道凭自己的本事能帮上什么忙,可他还是决定接受命令。

    这是一种奇怪的状态,慕行秋一点也不喜欢左流英只行动不解释的行为方式,可他却十分相信首座的判断,没错,他不赞同制造虚空通道的做法,可是在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刻,他还是觉得左流英比自己的判断更准确。

    只差一小段距离,芳芳的魂魄和神魂即将合二为一,可这时的慕行秋根本没有选择余地,要么继续召唤神魂,失去帮助首座的唯一的机会,要么立刻接受左流英的命令,暂时放弃神魂。

    在瞬息万变的道魔战场上,由不得慕行秋犹豫不决,如果魔种从通道里倾泻而出,现场的道士将无一生还。

    慕行秋没有解散鱼龙阵,而是自己从中脱身而出,同时向巨人下达最后一道指令。巨人向远方飞去,数千名散修集合在一起,能够飞得更快一些。

    慕行秋失去了暂时获得的星落境界,霜魂剑从巨人手中向他飞来,对芳芳魂魄的催动力量大为减弱,正在途中的神魂停止了。

    风如晦又一次感觉到神魂的存在,模糊不清,若有若无,她大喜过望,只需要这一点感觉,她就能重新夺回神魂,吸气道士即使掌握着芳芳的魂魄,也争不过她。

    慕行秋当然明白这一点,他暂时放弃召唤神魂,却绝不会将它交给风如晦。

    他与幼魔的心灵联系已接近于无,当他看到一团蓝色的烟雾冲向空中神魂所在的那一点时,他放心了,幼魔还是明白了他的心意。

    事情发生得非常快,慕行秋刚刚离开鱼龙阵,巨人也不过才飞出一小段距离,高空中一条细若手指的红色闪电劈下来,正中慕行秋头顶。

    杨清音促不及防,叫了一声啊,不由自主松开慕行秋的胳膊,她肩上的秃子也是一激灵,头发噌地竖起,嘴里叫得比杨清音还大声。

    辛幼陶与小青桃没有跟着巨人离开,而是一块飞过来,只见高空的红色闪电一刻不停地击下来,慕行秋无需别人的扶持也能保持飘浮,紧握双拳,正努力承受闪电的打击。

    “左流英在干嘛?”辛幼陶大吃一惊。

    众人抬头观望,发现闪电是从左流英右手传出,他的左手正从魔劫乌云中吸取粗如大树的闪电。

    禁秘科首座要用这种方法减少乌云的力量,让司命鼎能够少受一些阻挡。

    “这会杀死小秋哥。”小青桃叫道。

    三名道士和秃子正要推开慕行秋,他开口了,艰难得像是用凿子撬开牙齿,“我受得了。”

    “我们替你分担。”杨清音伸手要去握住他的胳膊。

    “不。”慕行秋全身绷得像是待射的弓弦,“只有我。退后。”

    慕行秋在最后时刻选择相信左流英,杨清音等人却相信他。后退数尺。

    没有人控制,霜魂剑自动飞到主人身边,慕行秋被闪电包裹,它到不了主人手中,就围着一圈圈旋转。

    “再多一点!”慕行秋向高空的左流英大叫,只是转移这点力量,对乌云影响甚微。

    轰!魔劫乌云与山一般大小的司命鼎相撞了,发出的声音响彻丹田,道士们必须运功抵抗,杨清音手按秃子的额头。分出一部分法力帮助他,秃子没有丹田,更承受不住巨响。

    声音连绵不绝,众人像是被困在了巨钟里,外面正有无数钢杵持续不断地敲击。

    司命鼎的上升速度明显变慢。

    左流英已别无选择,只能放开一切限制,不停地从乌云中吸取力量,深红色的粗大闪电将他完全吞没,稍作停留。经过他的转化之后,调头直下,吞掉慕行秋。

    不只是杨清音等人,连霜魂剑也被迫迅速退却。他们仍然能看见慕行秋。他身上的道袍正在化为灰烬,体内充满了条条闪电,来回激荡、互相碰撞。

    “小秋哥要死啦。”秃子又要冲上去,被杨清音一把拽回来。“死了你也救不了,老实待着。”

    话是这么说,她的手心里全是汗。对一名道士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慕行秋全身上下已无蔽体之物,样子既狰狞又痛苦,秃子不忍再看,小青桃不好意思看,两人都低下头,却看到另一幕。

    在下方的空中,跟芳芳长得一模一样的幼魔与神魂结合,变成了真正的实体,不再透明,除了道袍,身上也不再有半点蓝色。

    风如晦疯子一般向幼魔施法。

    “太像了。”秃子又要飞走,却挣不脱杨清音的手掌。

    幼魔擅长的也是幻术,却比慕行秋厉害得多,两只手里轮流射出细细的闪电,丝毫不落下风。

    砰砰!接连两声巨响,司命鼎恢复了上升速度,它的力量终于压过了魔劫乌云,将它击散,直奔魔洞而去,此时通道里还没有任何魔种逃出来,对虚空中的魔种来说,这条通道完全是一场意外,它们没有做好准备。

    被击散的乌云释放出最后、也是最强大的一股闪电,大部分都击向了左流英,注神道士也有自己的极限,左流英被击飞了,像陨石一样快速坠落,辛幼陶示意小青桃一块去救首座。

    闪电转道而下,又击中了慕行秋,他比左流英的境界低得多,却没有被击飞,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他对魔劫闪电的承受能力比注神道士还要强大。

    可这种滋味一点也不好受,闪电已经消失,慕行秋满眼满脑仍是一片红色,他抬头望去,隐约发现高空中的魔洞已经消失,无魔可灭的司命鼎正在迅速变小,坠向地面,虚空中的魔种没有蜂拥而出,而是利用乌云争取到的一点时间将通道封闭了,它们显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机会。

    左流英最好的预料没能实现,但也没有发生最坏的结果。

    慕行秋收回目光,看见杨清音和秃子正在一片红光当中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在他们身后,飘浮着已成实体的幼魔。

    幼魔打败了风如晦,正冲着从前的寄居体微笑,动了动嘴唇,似乎在以人类的语言说“谢谢”,然后她抬起右手,指向慕行秋,射出一条细细的闪电,与在他体内激荡的所有闪电融为一体。

    然后她飞走了,没有留恋,没有告别,速度极快,很快就消失了。

    慕行秋眼中仍是红通通一片,他感到一点迷惑、一点失落,接着一点沉重,红光消失,变成一片黑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