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 幻象成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魂在燃烧。()

    幼魔消失了,化成白色火焰,包裹着虚空中的神魂。

    风如晦松开了手,不敢再触碰它,但两者之间的联系仍然存在,她还能操控司命鼎,所以她开怀大笑,原地转了一圈,扫视山峰周围的道士,不在乎他们是否受到控制,最后她的目光又落在高空中的左流英身上。

    “你终于肯现身了。”

    “你终于肯现身了。”兰冰壶说出与风如晦一样的话,只是声音非常小,除了她自己,没有其他人听见,她后退一步,隐藏在车厢的阴影里,脸上露出欣喜的微笑,这一回她倒要看看,计谋百出的外甥还有什么招可用。

    雨已经停了,空中的乌云却越聚越浓,波浪一般翻滚不休,遮蔽了多半夜空,左流英浮立在灰黑的天幕下,俯视山峰上的风如晦。

    “还来得及。”

    “没错,一切都还来得及。”

    风如晦微笑,右手成爪朝向燃烧的神魂,旁边的司命鼎慢慢竖立起来,里面冒出一股淡淡的清烟,她要将神魂送回鼎内。

    慕行秋突然生出一股力量,腾地站起身,双手仍然握着剑柄,再次催动芳芳的魂魄,可是没有幼魔的帮助,他根本召不动神魂,司命鼎还在慢慢竖立。

    风如晦看着仍在坚持的吸气道士,“你还来得及放手,你是一名有志向的道士,合并之后的道统里有你的位置,而且是重要的位置。你想让芳芳的魂魄与神魂融合,那就松手,将一切都交给我。”

    慕行秋艰难地开口,“你……会……将一切……都毁掉。”

    风如晦轻轻摇头,将今晚的最后一个笑容送给慕行秋,“没有毁灭,何来灭魔的力量?真遗憾。有些事情是你这样的年轻道士永远也无法理解的。”

    她收起笑容,向环绕山峰的千名道士大声说:“我给予你们自由,所有人都不再受司命鼎的控制。你们也来得及做出选择,道统九大至宝,只有司命鼎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魔族重返人间之后杀戮越多,司命鼎的力量越强大,它就是灭魔之鼎!选择,道士们,与司命鼎并肩作战。还是成为司命鼎的魂源?”

    风如晦另一只手施法,地面上升起两枚小小的内丹,“陆折冲与宁七卫已为司命鼎献身,这就是固执己见的下场。现在,你们将亲眼见识司命鼎的伟大力量。庞山左流英,胎生道根,数千年不遇的奇才,注神五重,比两位宗师的境界还要高。他将告诉你们,司命鼎是不可战胜的!”

    道士轻易不会慌乱,可这一次与从前的任何一次危机都不同,他们面对的不是妖魔。不是道统外部的敌人,而是一名道士,一名掌握着至高力量的道士,大多数人都露出了惊慌之色。目光转动寻找指示,却没有人能在这种时候帮助他们。

    司命鼎里升起的清烟突然变成一束白光,以扇形向天空伸展。光在极速流动,好像有无数的魂魄在奔驰、呐喊。

    “左流英,亮出祖师塔吧。”风如晦话音未落,白光已经冲到左流英身前。

    “祖师塔在断流城。”左流英一点也不着急,似乎还在等待时机,右腿笔直,左腿弯曲,脚背搁在右膝上,一手以道火诀指天,一手以绛宫诀护心。

    大片的白光将左流英吞没,直奔更高处的乌云,却没有将他杀死,禁秘科首座的身影在光中隐现不定,仿佛滔天洪水之中的一棵弱树,危在旦夕,却没有倒下。

    兰冰壶从车厢阴影里走出来,冲着天空大声说:“左流英,这样下去你可坚持不了多久,这不是你的风格,我知道,你这个阴险的小混蛋,肯定还藏着什么招数,快使出来吧。”

    左流英的声音从白光中传出来,“不急,我想我还能再坚持一会。”

    兰冰壶的目光扫来扫去,最后看向仍在燃烧的神魂,“风如晦,你知道我总是站在强者一边的,可这个神魂……有点不正常。”

    风如晦当然明白,神魂不应该显露火焰,它是不可见的,燃烧的是内在力量,而不是人人可见的凡间之火,尤其不应该拒绝她的掌握,这是她的神魂,归她所有,为她所用。

    她的右手慢慢靠近神魂,要将包裹在外面的白色火焰熄灭。

    慕行秋心中一动,他再次抬起头,望见了似曾相识的场景,那是……忽然间一切迷惑都有了解释,他想他明白了左流英真正的计划。庞山根本不是风如晦的对手,即使左流英没有受伤,即使养神峰未被夺走祖师塔仍然完好无损,只要没有服日芒道士,庞山就没有获胜的希望。

    左流英只能借助其它力量,只有他了解的力量。

    风如晦的手掌已经靠近神魂,正在试探它的热度,她看了一眼慕行秋,“你得想办法再生出一个真幻了。”

    “没必要,它还没有死。”慕行秋语气坚定,盯着那团火的眼睛越来越亮。

    “你可以希望它没死。”风如晦也盯着那团火,手掌突地合拢,她抓住了火焰,不停地注入法力,即使可能伤着神魂,她也要将这团火灭掉。

    火焰似乎承受不住这股力量,骤然升起四五尺长,像一条被捏住尾巴的蛇,在空中剧烈地摇摆。

    风如晦再增一成力量,噗的一声,火焰被掐断了,剩下一截,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彻底消失了。

    “真幻就是无用的废物。”风如晦紧紧握住神魂,失而复得,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左流英……”

    “真幻没有死。”慕行秋坚持,因为他与幼魔心意相通,因为他还没有死,所以幼魔绝不会就这么消失。

    他第一个看到空中的幻象,这幻象就是为他而产生的。

    他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突然明白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幼魔与他心意相通……

    风如晦第二个看到幻象。因为她发现手中的神魂变得陌生了,对她的驱使生出了抗拒之意,令她与司命鼎之间的联系变得不那么牢固。

    她也睁大了双眼,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不可能。”心中的愉悦瞬间消失,代之以一股强烈至极的愤怒。

    兰冰壶第三个看到幻象,她一直就感到不对,左流英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他在一个看上去最差的时机出现,却没有施展出人意料的绝招。这不可能。

    于是她盯着风如晦握着神魂的手掌,于是她也看到了,她笑着哼了一声,走进车厢深处,将头颅扔出去,立刻施法,四匹马拉着车腾空而起,平稳地向山下跑去。

    山峰周围的道士们也看到了,境界高些的人看得更真切一些。可即使是吸气道士,也看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幻象成真,在那团火焰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形。分明是名女子,穿着一身道装,正在伸展肢体,像是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

    秃子在空中连翻十几个跟头才停下来。正好面对成真的幻象,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芳芳。你又活过来啦,真好,可你干嘛要变得透明呢?”

    道装女子站在数尺高的空中,透明得像是一团云雾,道服几乎显不出蓝色来,她的相貌与芳芳一模一样,可是神情却大为不同,脸上满是张扬、兴奋与好奇,没有半分羞涩和沉稳。

    “咔嗒咔嗒……”她向慕行秋说出一连串没人能听懂的话,证明自己就是幼魔所化。

    “妖魔!”风如晦大喝一声,司命鼎收回冲天而起的白光,化成一张烟雾织成的大网,罩向透明的女子。

    人形幼魔弯下身子,冲慕行秋眨了一下眼睛,目光中的狡黠也是芳芳绝不会有的神情,她的手按在剑柄上,慕行秋不由自主地松开,后退半步,不知道该还以怎样的态度,这不是芳芳,他非常肯定,虽然相貌几无差别,可这个人形绝不是芳芳。

    幼魔双手抓起霜魂剑,透明的身体令她倍显娇弱,似乎连一根草都握不住,可她举起了大剑,轻松至极,随手向上一挥,就斩断了扑下来的烟网。

    秃子提鼻子嗅了两下,似乎闻到了不好的气味,皱起眉头,贴着地面蹿到慕行秋身后。

    风如晦大怒,如果这就是左流英的绝招,她可不怕。

    她纵身跃起,身形在空中迅速变小,整个人跳进了司命鼎,连手中的神魂也带了进去。

    慕行秋想要再夺神魂,这才发现霜魂剑已不在自己手里,而且也不再接受他施放的法术。

    风如晦从鼎里钻出来,身形恢复正常,通体流动着驳杂的光芒,两只袖子随心所欲地变成变短,与空中的持剑幼魔斗在一起。

    她知道,单纯的法术对这个透明的东西效果不著,她要以最真实的力量除掉这个幻象。

    慕行秋再不犹豫,甩出黑鞭也要加入战斗,虽然力量微薄,但他不能让幼魔独战强大的敌人。

    三条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他的面前,是杨清音、小青桃和辛幼陶。

    “跟我们走!”杨清音说。

    “我要留下,这是我的任务……”

    “把你带走是我们的任务。”

    杨清音二话不说,抓住慕行秋的一条手臂,辛幼陶抓住另一条,一块托着他向山峰外面飞去,小青桃断后。

    风如晦正与持剑幼魔斗得难分难解,根本没有在意几名吸气道士,更没有在意头顶的变化。

    慕行秋无力反抗,仰头看天,只见左流英已经让开一边,那团黑云凝聚成一条龙卷风似的粗大手臂,无情地压向山峰。

    围观的道士们四散奔逃。

    慕行秋的预感成真,左流英真正的计划是要以魔劫击败风如晦和司命鼎——幼魔终于幻化成人形,却引来了那只黑色的天外之手。

    左流英果然是最了解真幻的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