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九章 左流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七卫看到自己的心口在发光,越来越亮,他唯一能做、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将全部法力集中在中丹田绛宫,抵挡那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它像毒蛇一样钻进胸膛,锋利的牙齿已经咬在心脏上,只差注入毒液。。。

    风如晦的目光透过了眼前的身躯,将它当成纯粹的遮蔽之物,她要保护司命鼎,那才是她的心爱之物、心爱之人。

    司命鼎毕竟只是一件法器,需要她来施法才能留住那只奋力逃脱的神魂。它和她都需要神魂,那是他们的沟通桥梁,如今中间却横亘着一颗曾经心爱之人的心脏。

    僵持很快就会结束。

    山顶上唯一置身事外的人是兰冰壶,望着庞山宗师胸前的光芒,她预感到即将大事不妙,这与她阴阴科道士的身份无关,完全是本能的警觉。她转身飞回到车厢上,立刻施展鱼龙阵。

    阵法早已布置完成,数千名散修在雨中各就各位,默默地腹诽生杀法师王的无情与残暴,但是当阵法开始运转的一刹那,这些思绪全都消失,他们甘心成为微小的一部分,以组成强大的整体。

    比山峰还高的巨大人形出现在夜雨之中,伸出两只手,挡在兰冰壶身前。

    兰冰壶的目光向四周遥望,寻找左流英的身影,小混蛋应该出现了,这是决定胜负的一刻,他可以不理会宗师的生死,却不能不在意神魂的去向。

    可庞山禁秘科首座仍然保持神秘,兰冰壶望得见乱荆山那边的战况,数量稀少的进攻者退却了,这是必然的结果,只凭寥寥几名庞山吸气弟子和数十名灯烛科道士,不可能敌得过乱荆山。奇怪的是那些庞山五行科道士——他们初时只在观望,司命鼎的清烟到达之后,他们又被控制。加入乱荆山阵营,在庞山阵营不敌退却的时候,他们却放弃了追杀,纷纷跟着同门一块退却了。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司命鼎对他们的控制正迅速减弱,风如晦在集中全部力量对付宁七卫。

    “还有比之更好的时机吗?”兰冰壶喃喃自语,比所有人都要急迫,“左流英、左流英,你到底藏在哪?为什么还不出现?”

    司命鼎终于完全倾倒了。

    魂魄与神魂都是不可见之物,只能通过法术并借助法器感觉到它们的存在。慕行秋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霜魂剑,缓慢却毫不动摇,与此同时,他的压力大为减轻,司命鼎好像……已经无力与他争抢神魂。

    秃子顶在宁七卫后背上,嘴里吆喝着,希望给宗师提供一点微不足道的助力。

    黑鞭袭到,缠住秃子将它抛向高空,这一抛力量极大。头颅瞬间消失不见,尖锐的叫声过了一会才传到地面上来。

    慕行秋只能做到这样了,他虽然召出了神魂,可宁七卫明显已经支撑不住。只需看到对面兰冰壶如临大敌的架势,就知道风如晦的这一击将带来多大的毁灭。

    他继续施法吸引神魂,至于下一刻将发生什么,他全不在意。秃子会活下去,庞山将照顾他的一生。

    随着风如晦的一个微笑,宁七卫的身体熔化了。心口的光芒突然变成了一团刺目白火,那火撕裂着他的身体,正在将他整个吞没,带来深入骨髓的疼痛,就连宗师也承受不住,但他不会张嘴惨叫,只是从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风如晦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对宁七卫的毁灭无动于衷,手臂暴长,穿过被火焰熔化的身体,抓向正在归剑途中的神魂,那是她千辛万苦找到的珍宝,上面有她的法术印记,只要它还没跟芳芳的魂魄完全融合,她与司命鼎的联系就没有断,就能再次将它掌握。

    砰!宁七卫整个人已被烧尽,火焰爆裂,瞬间吞掉整座山峰,烧光一切植物,然后消失,一直遮风挡雨的护罩也消失了,雨水降到地面上。

    挡在兰冰壶身前的两只巨手被点燃,火焰顺着手臂攀上了巨人全身,但它终归挡住了大部分火焰,兰冰壶只需略一施法就能护住自己和整辆马车。

    巨人在她身后惨叫,鱼龙阵崩溃了,为保护法王付出沉重的代价,不知多少散修死于这一击,她却连头都没回,死死盯着司命鼎,嘴里又一次小声嘀咕着左流英的名字。

    风如晦抓住了神魂,为自己增加一层护魂之力,挡住了火焰,接下来她却僵在那里,没有立刻将神魂送回鼎内。

    幼魔也抓住了神魂,比风如晦还早了一步,两只小手紧紧握住一块虚空,风如晦抓住的其实是它的拳头。

    慕行秋没有死,他也被一层护魂之力保住了,这股力量来自霜魂剑,却不是他激发出来的,而是幼魔。

    宁七卫化为灰烬,淡黄色的内丹掉在地上,无人理睬。

    风如晦与幼魔之间再无隔绝之物,她得以第一次仔细打量它的模样,深蓝色的皮肤显得有些肮脏,瘦削丑陋的面容像是饿死鬼投胎,力量却不小。

    “真幻。”风如晦笑了,她已无心,自然不会再想着从前的负心人,她只在意司命鼎和神魂,“能有什么用?”

    她渐渐增加力量,幼魔的心口也发出了光芒。慕行秋却帮不了它,他必须继续催动芳芳的魂魄,以夺回近在咫尺的神魂。

    “哈,你们打来打去,左流英才是唯一的赢家。”兰冰壶大声说,她等得不耐烦了,“好一招借刀杀人,左流英!你赢了,宁七卫被杀,庞山下一任宗师就是你了,你还在等什么?当然,你不在乎一名吸气道士,可你也不在乎神魂吗?还有真幻,你不是一直在研究这个东西吗?难道你害怕了?出来!”

    左流英还是隐而不现,山峰四周的空中却出现近千双冷冰冰的眼睛,这不是连海山的散修,而是刚刚击退进攻者的乱荆山道士,她们飘浮在空中,注视着正在争夺神魂的风如晦和幼魔。

    兰冰壶闭上嘴,这些道士都已被司命鼎控制,惊动她们会带来大麻烦,她已经没有鱼龙阵保护自己了。

    空中射下来一道红光,直击风如晦。

    兰冰壶一扬手,一只玉镯飞向天空,击散了红光,片刻之后,带回来一颗头颅。

    变大的玉镯箍住了秃子的额头,令他不能施法也不能逃跑。

    “放开我!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秃子挣脱不得,只有嘴还能动。

    “笨蛋,我救了你一命。”兰冰壶挥挥手,玉镯带着头颅飞到马车里面,“让左流英来处理残局,别人都不要参与。”

    没人参与,秃子叫嚷了一会,嘴被一条巾帕堵住了,乱荆山道士们只是浮在空中观看,一层又一层,像是戴在山峰上的王冠。

    慕行秋筯疲力竭,潜力终归不是无穷无尽,他感到身体已被掏空,只剩下一副空架子,他跟兰冰壶一样不解,庞山宗师宁七卫牺牲自己的性命争取到一点宝贵的时间,左流英在做什么?这是他的计划,可他却迟迟不肯出现。

    要不是经历过许多事情,慕行秋也会生出与兰冰壶一样的疑心,但他仍然坚信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

    又有一小群道士飞来,与乱荆山道士停在一块,他们刚刚打过一仗,现在却互不防备,神魂正在争夺过程中,风如晦已经没有余力通过司命鼎控制这么多的道士。

    杨清音刚要冲上去帮忙,被她的母亲拦住了,那是一名神情严峻的中年女子,已经摆脱了司命鼎的控制,“别过去,你帮不上忙。”

    “可是……他快要坚持不住了,再不帮忙,赢的人就是风如晦。”杨清音知道自己的法力在这样的场合里过于弱小,可她没办法漠然旁观。

    “风如晦不想让神魂受损,才会如此小心,任何人插手,都可能让她孤注一掷,等左流英来。”

    杨清音无计可施,她原以为对自己毫不关心的母亲,居然在最后关头认出了她,从而摆脱司命鼎的控制,带着进攻者退离乱荆山,也是她的母亲发现司命鼎控制力大幅减弱,赶来这边,却只能远远观战。

    “左流英、左流英……”杨清音小声念叨着首座的名字,与辛幼陶、小青桃互视一眼,谁也不知道左流英此时此刻藏在什么地方。

    慕行秋根本没注意到山峰周围多了上千名道士,他的双手仍然握着剑柄,扑通一声单腿跪在地上,他的力量耗尽了,再也无法施展任何法术。

    没有幻术催动,芳芳的魂魄回到霜魂剑内。

    幼魔的力量也在同一时刻消失,胸口的光芒化为火焰,规模比较小,只是吞没了它,没有向外扩展。

    风如晦紧紧抓住那一块燃烧的虚空,知道神魂就在自己手中。

    她赢了,她要将反抗者全都杀死,反正这都是司命鼎的力量来源,她要将霜魂剑上面的法术印记洗去,将里面的魂魄通通送进司命鼎。

    一切尽在她的手中。

    慕行秋抬起头,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影——左流英在一个最不恰当的时机出现了,头顶密布着成团的乌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