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六章 神魂与司命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严润清”的飘红打赏。())

    念心幻术道分两派,一派务实,将幻术转化为纯粹的力量,能够直接击杀敌人或是击破道士的护持之力,一派务虚,专职挑动人心,令敌人的判断出现失误,甚至令其彻底崩溃。

    世上只有一名念心科弟子,虽可以两派同修,却很难同时达到极致,即使一心九用也不行,慕行秋唯一的搭档就是幼魔,知晓他一切心意、与他一块修行齐头并进的幼魔。

    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名注神境界的幻术师击败过服月芒道士,但她用尽了一切手段,包括慕行秋一点也不会的无心之咒。至于吸气道士,就算是拔魔洞里最狂妄的念心科传人,也不可能认为他能凭幻术击败星落道士。

    慕行秋的目的不在于此,他只想夺回霜魂剑。芳芳的魂魄对神魂还是有一点影响的,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只是他的力量太弱,没能夺回神魂。

    “你记得杜防风吗?”慕行秋说,话音未落,黑鞭已经如同长矛一样刺向风如晦,同一时刻,风如晦身后的幼魔也空手施放幻术,配合得天衣无缝,好像早就演练过多次。

    幻术需要人心的一点激荡,风如晦与宁七卫的情感纠葛持续多年,本是最佳切入点,可慕行秋脱口而出的却是杜防风,直觉告诉他,这才是更正确的选择。

    风如晦果然微微一愣,右手离开剑柄,随意地抓住鞭梢,“杜防风?”

    幼魔的务虚幻术落空了,风如晦心境不动,只是略感疑惑,“念心幻术果然非同小可,可你为什么要用杜防风攻击我呢?”

    风如晦的笑容没有芳芳的影子了。隐约间恢复了风婆婆的慈眉善目,就连语气也那么柔和,好像还将慕行秋当成前来避难的野林镇少年。

    “你记得杜防风?”慕行秋问,杜防风曾经对他说,他只见过一次风如晦,说了几句话,根本没得到太多的注意。

    他握住鞭子,心念微动,对面的幼魔停止了幻术进攻,它还没有被发现。风如晦显然将一虚一实两次进攻都当成了慕行秋的法术。

    “几十年前的旧事了。”风如晦嘴角微翘,神情中多了一丝妩媚,“他那时候叫杜云卿,跟很多人一样,想尽一切办法讨好我,我记得他,因为他比别人放弃得都早,就一次,然后不见了。听说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他去牙山盗了一瓶洗剑池水,倒是挺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也就如此而已,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散修,我喜欢更有前途的人。”

    风如晦扭头望了一眼数十步之外的宁七卫。那是她唯一爱过的人。

    风如晦出现不久,两位宗师就停止了争斗,仍然互相警惕,但是没有施法。面对旧人的一望。宁七卫不动声色,只说了一句话,“现在最有前途的是神魂。”

    风如晦盯着手中的司命鼎。“没错,前途就在我手里,整个道统的前途都在这里。”

    “杜防风死了,他托我带给你一封信,可是信已经没了,我只能念给你听。”慕行秋仍然固执地抓住这一条线。

    风如晦微微歪头,她连迷惑不解都显得那么优美,“我听说他在棋山自爆了,你为什么总是提起他?”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答应他了,就得做到。”

    “嗯,你是这样的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野林镇诸人当中只有你救走了芳芳。你是一个有胆有识的好少年,如果让你在道统和芳芳之间选择,你肯定会选择芳芳。”

    宁七卫目光低垂,马上又抬起来,当初他选择了庞山道统,从未因此后悔。

    慕行秋拒绝在风如晦面前提起芳芳的名字,慢慢念出杜防风的信:“风如晦足下,六十年前皇京一晤,思念至今,平等道人书。”

    安静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发生,细雨仍在降落,避开峰顶,雨声却丝丝入耳。

    兰冰壶笑着说:“真是令人羡慕,为什么我就没遇见过如此痴情的男子?他们总是想利用我,然后一跑了之,还好,一个也没跑掉。”

    “痴情是劫,绝情为道,没什么可羡慕的。”风如晦连头都没回,在她眼里,兰冰壶是一个很不重要的人物,还不如吸气境界的慕行秋值得关注,“你说完了?”

    “说完了。”慕行秋握着鞭柄,没有试图发招,他也学会了等待,等待一个渺茫的机会。

    “我曾经送给你一根招神黑烛。”

    “我收到了,它对我助益颇多。”

    “我对你寄予厚望,即使没有芳芳也一样,你会是一名出类拔萃的道士。热情本是修行的障碍,可是没有热情又会失去修行的推力,迄今为止,你处理得很好。”

    “谢谢。”慕行秋不明白风如晦的突然夸奖是何用意。

    “可要是左流英迟迟不肯出现,我不得不杀死你。”

    慕行秋不再吱声。

    风如晦轻声叹息,“如果你们在断流城败退,事情就简单多了,祖师塔去了哪家道统,乱荆山就会打到哪一家去,有宁七卫在,一切顺理成章。可你们守住了,引走了妖兵,还跑来乱荆山,将一切都打乱了。左流英很了不起,我不明白庞山前代宗师为什么认为他不能继承宗师之位,就因为他给自己想象出来一个妻子吗?”

    慕行秋仍不开口,幼魔浮在空中,跟他一样纹丝不动,他已经没有进攻手段了,风如晦断绝了七情六欲,没有哪个名字能挑动她的心境,杜防风不能,宁七卫更不能。

    风如晦松开手,黑鞭回到慕行秋袖子里。

    她转向陆折冲,客气地问:“陆宗师,你还是没有找到左流英的下落?”

    陆折冲的神情中流露出一丝傲然,“左流英带着庞山弟子消失了,不只是跟他来乱荆山的那几个,还有大批五行科弟子。我不在现场,追踪不到他们的下落。宁宗师就站在左流英对面,应该知道点什么。”

    风如晦又转向宁七卫,等他做出解释。

    宁七卫露出与陆折冲相似的傲然神情,他们是宗师,已经多年不习惯向外人解释为何会发生失误,但他不得不开口,“五行科弟子是我送走的,陆折冲施放了‘魂飞惊斩’,我得保住一百多名弟子的性命,在那种情况下。没办法追踪左流英的去向。我想他走不远,必定在乱荆山二百里之内。”

    “很好。”风如晦仍然十分客气,好像为自己的无礼质问感到十分不安,“你们都尽力了,不过左流英法力更强,从你们手中逃走也是正常的,听说他伤势未愈,想必不敢轻举妄动。”

    陆折冲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怒意越来越盛。注神道士并非无情无欲,骄傲就是他们最常见的情绪之一,平时深藏不露,受到打击的时候却会激起惊天巨浪。

    “是宁七卫放走了左流英。他假意投靠乱荆山,其实只是为了保住庞山弟子的性命。”

    “这是什么意思?乱荆山没想过要杀死任何一名庞山弟子,当初前来乱荆山抗击海妖的援兵,也不只是庞山道士。别人都不害怕,他为什么要害怕?”风如晦显得很惊讶。

    陆折冲哼了一声,“因为他有自知之明。九大道统的宗师,他的境界最低,知道自己肯定挡不住司命鼎的魂力,与其被控制之后害死庞山弟子,不如假意投降,反而能保住五行科众人的性命。”

    “我不相信。”风如晦摇摇头,转身问:“宁七卫,你在骗我吗?我只要你一句回答。”

    “没有,我没骗你,我希望突破叹息劫,也希望九大道统联手抗魔,不管你的手段是什么,我和你的目的是一致的。”

    “胡说八道!”山峰另一边的陆折冲怒斥,“你舍不得庞山宗师的位置,那是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本来就不该归你所有,你……”

    风如晦倏然转身,严肃地说:“我相信宁七卫。”她手中的司命鼎升起一股淡淡的轻烟,看似软弱无力,升不到半尺就已消散。

    五十步之外的陆折冲却发出一声闷哼,右臂伸出,似乎要施法返击,却已来不及,她的头、胸、腹已被三股白烟缠绕,封住了上中下三处丹田。

    “请陆宗师交出内丹。”风如晦的声音越发客气了,“你总是那么多疑,这样下去可没办法将九大道统合而为一。”

    “你这个蠢货,我是乱荆山宗师,杀死我,你将失去最重要的支持,乱荆山弟子……”

    “乱荆山弟子和道统的所有弟子一样,相信的不是你,不是我,不是祖师,而是力量。”

    风如晦眼中闪过一道凌厉,星落七重的高等道士手握神魂驱动的司命鼎,堪比服日芒境界,能免轻易压制注神三重。陆折冲不由自主弯腰,吐出自己的内丹,看着那枚淡黄色的小圆球,她发出一声高等道士极少会有的哀鸣。

    三股白烟瞬间勒进陆折冲体内,乱荆山宗师倒下了,她的内丹飞进司命鼎。

    “她总是忘不掉宗师的身份。”风如晦和蔼地对慕行秋说,“瞧,这就是司命鼎和神魂相结合的力量,无人可挡,除非这世上还有我没听说过的服日芒道士。力量比爱情还有吸引力,就是靠着它,我度过情劫。”

    慕行秋还是不吱声,马车上的兰冰壶脸色微变,向后退了一步,山峰另一边的宁七卫又一次垂下目光,这是他第二次见识到司命鼎的威力,心存余悸。

    风如晦望了一眼正在飘雨的天空,“我会再等半个时辰。”

    秃子突然开口了,说出一段令人意外的话,“风如晦足下,六十年前皇京一晤,思念至今,平等道人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