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四章 披荆斩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他人都跑哪去了?左流英又在玩不出声的把戏?老娘呢?连她也没影了。 章节更新最快”秃子将新长出来的白发伸到眼前仔细审视,对它们的颜色与质地很不满意。

    “左流英带着他们转移了,现在可能正在跟陆折冲和宁七卫斗法,他不吱声,因为他能通过你看到我在做什么,我要是走错路,他会开口的。”慕行秋回答秃子的疑问,自己心中的疑惑却无从解释。

    远方的海妖之战已经结束,乱荆山理应大获全胜,头顶却一直没有道士飞回乱荆山,陆折冲明知他有霜魂剑,剑内藏着至关重要的芳芳魂魄,却选择先去找左流英报仇,走就走了,居然没有派人来搜捕他的下落。

    最关键的是,左流英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他就让一名吸气道士,带着霜魂剑一路走到乱荆山,然后在风如晦眼皮底下,不声不响地拿回神魂?

    慕行秋摇摇头,驱除无意义的思绪,他不敢在天上飞行,就这么在森林中行走,速度倒也不慢,他一直都坚持练拳,体质比某些高等道士还要好。

    秃子围着慕行秋飞行,目光到处扫视,每次飞过慕行秋正面时,都要盯着他看一眼。

    “你在干嘛?”

    “左流英不是通过我观察情况嘛,我让他看得清楚一些。”

    慕行秋笑了一声,让秃子自行其事,偶尔要求他飞到树冠上去,观望一下乱荆山的位置。

    碧林位于乱荆山西南,所以慕行秋向东北方最高的一座山峰前进,根据秃子的观察,他相信自己子夜之前能够赶到。

    地势渐升,覆盖绿苔的古树越来越稀疏,其它树种多了起来,高低错落。草木杂生,林间几乎没有空地,慕行秋不得不披荆斩棘奋力前进。

    秃子不再四处乱飞,停在慕行秋肩膀上,时不时发出类似于打嗝的声音,终于忍不住求助,“小秋哥,我嘴里好像长了一大包,你帮我看看。”

    慕行秋止住脚步,拎起头颅。秃子尽力张大嘴巴,慕行秋以超常视力扫了一眼,也很惊讶,“冯再苏的内丹长在你嘴里了,好像……变小了一些。”

    “我就说嘛,肯定多了什么东西。”原本说话很正常的秃子,一听说嘴里真长了东西,立刻变得含含糊糊起来,“我怎么才能吐出来?含着它不太舒服。”

    “你不是很想要内丹吗?这回如愿了。”

    “可这不是我自己修炼出来的啊。”秃子皱起眉头。不愿意拣这个便宜,“再说我也用不上它啊,你们都能用内丹施法,我只觉得嘴里多个碍事的东西。”

    那颗内丹似乎与秃子的上腭融合为一。慕行秋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更不知道它对秃子能有什么好处,“暂且留着,这是冯再苏送给你的。以后让左流英帮你看看。”

    秃子点点头,舌尖还在内丹上舔来舔去,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慕行秋拨开秃子乱蓬蓬的银发。盯着藏在黑发里面的魔族心脏,它还是鲜红色的,像宝石一般圆润,没有半点褶皱,如果他猜得不错,左流英就是通过它观看世界并施展法术的。

    仔细想来,当初左流英在断流城客栈里检查心脏之后,似乎有意让秃子得到这颗心脏,起码没有反对秃子拥有魔物。

    慕行秋伸手在魔心上点了一下,秃子叫了起来,“哎呦,小秋哥,你干嘛打我呀?好痛。”

    魔心也与秃子长在一起了,好像正是有了内丹之后,魔心发生了变化。

    慕行秋解释不了这种神奇的事情,只是纳闷左流英为何如此看重秃子,“我应该去乱荆山吗?我走的路对吗?”他轻声发问,希望得到远处的回答。

    “你说去咱们就去呗,怎么也得把芳芳的神魂抢回来啊。”这是秃子自己的声音,左流英要么没听到,要么根本不想回答。

    慕行秋继续前行,秃子慢慢习惯了嘴里的内丹,其实内丹一直都在,只是从喉咙里转移到口腔里让他有点不自在,“风婆婆还去过我家买过东西呢,看上去慈眉善目的,镇里人都说她是疯婆子,我还不相信,原来真是个疯子,居然偷走芳芳的神魂……小秋哥,什么是神魂?很重要吗?”

    “很重要,就跟……你的身体一样重要,如果你的身体还在,而不是被毁掉了,我一定帮你夺回来。”

    “哦,这么重要,那我明白了。”秃子用力磨牙,做出备战的架势,突然头上的魔心射出一束红光,贴着慕行秋的头皮射出去,一路斩断无数树枝,十几丈之后才消失,惊起了一片宿鸟。

    两人都吃了一惊。

    “我没想发光啊。”秃子尤其吃惊。

    干瘪的魔族心脏、卷轴里的七星蛛丝、隐士留下来的内丹,三者在秃子的头内似乎发生了奇妙的融合与变化。

    “想一想你是怎么么射出红光的,然后试着控制它,现在不要用。”

    秃子点头,努力回想面对陆折冲时自己是怎么发出红光的,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严肃,头发里的魔心发出忽强忽弱的红光,但是没有再发射出来。

    慕行秋觉得自己可能走错方向了,魔心射出的红光怎么也算是一种法术,乱荆山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这很可疑。他干脆御剑升在空中,向已经不远的高山疾速飞去。

    空中突然下起了小雨,慕行秋停住了,没过一会,山峰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偶遇?还是左流英派你来的?”

    慕行秋继续飞行,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峰顶,一辆马车正等着他。

    慕行秋落到潮湿的草地上,“我跟左流英他们走散了,这是哪?不是乱荆山吗?”

    马车后门打开,兰冰壶伸出一只手臂,触摸外面丝丝绵绵的夜雨,“你没来过乱荆山?”

    “没有。”

    炼器过程中乱荆山也是一站,各大道统的弟子可以很低的价格买一件灯烛法器,或选择接受司命鼎的固魂之术。慕行秋他们还没来得及到这里,庞山就倒掉了。

    “那你起码应该看看书,听听别人怎么说。乱荆山从前是一座山,数万年前被斩为两截,如今只剩下一半,你走错方向了,往西边看。”

    慕行秋大多数时间都用来修行练功,极少关心其他道统的情况,扭头望了一眼,果然在西方百里之外有一座怪异的山。被拦腰横斩,留下一块占地颇广的平台。

    “数万年前?那时候魔族已经惨败……”

    “哈哈,你还真是孤陋寡闻,这就是九大道统围剿念心科时留下的痕迹啊,真是一场大战,可惜没有多少记载留下。想必你也不知道,当初最强大的念心科弟子都在乱荆山,她们被囚禁之后,灯烛科才慢慢兴起。嘿。现在的九大道统都不讲述道统历史了吗?”

    “是我自己对历史不感兴趣。”慕行秋忍不住想起芳芳,她一定什么都知道。

    秃子大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那些散修呢?”

    “我说过,我要来看热闹。”兰冰壶笑着说,“你用上我的鱼龙阵心法了?有效果吗?”

    “用上了。效果不错,但我还是打不过陆折冲。”

    兰冰壶笑得更大声了,“后生无畏,哈哈。或者说是愚蠢吧,你居然没有死在陆折冲手里,真是令人意外。霜魂剑十几万魂魄在你手里非常浪费。要是我来驱动,还有可能与她一战,你只是吸气境界,尽管你有幻术,能发挥十分之一的魂魄之力也就不错了。”

    慕行秋警惕起来。

    “别紧张,小子,我不想要你的剑,散修的生存之道就是不要太弱,也不要太强,我连养神峰都送给了乱荆山,怎么可能抢你的霜魂剑?陆折冲是灯烛科道士,肯定非常喜欢你的剑,我抢了就是自取灭亡。我还是没搞懂,她怎么会放你一条生路?”

    “她被左流英斩断一条手臂,急着找他报仇。”

    兰冰壶微微一愣,“小混蛋又让我意外一回,看来还真有热闹可瞧了。然后呢,左流英跑哪去了?我怎么见不着有斗法的场面?”

    慕行秋也不知道左流英等人现在何处,对乱荆山四周的安静更是感到不安。

    “我需要你的帮助。”慕行秋突然说,他有一种感觉,是左流英让他来找兰冰壶的,秃子看似随意的指路,很可能受到了首座的暗中影响。

    车厢里的老妇看着庞山道士,脸上浮现奇怪的微笑,好像早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左流英啊左流英,他想借助我的力量,却不肯亏欠我的人情,居然派一名吸气道士跟我胡搅蛮缠。我应该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你应该同意,如果庞山胜了,九大道统与龙宾会的协议继续生效,你仍能保住连海山,当生杀法师王,如果庞山败了,你也不会失去什么,把我送给风如晦当礼物就行了。”

    “你想让我送你去见风如晦,给你机会使用霜魂剑?”

    “不用那么难,我只要一点雨。”

    “一点雨。”

    “嗯,我要这场雨从这里一直降到乱荆山。”

    兰冰壶沉思不语,她在西南一带追雨,部分是自然,部分是法术,可是想在乱荆山的范围内降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你想借助雨滴施法?”

    “就像你对鱼龙阵做过的那样,你从念心科借用了不少法术,现在该是我借回来一点的时候了。”

    “这就是左流英的计划吗?向我借一场雨?”

    “左流英没有这么详细的计划。”慕行秋突然领悟到一些事情,“他相信我,给我自由,这是我自己的计划。”

    “你确定?不是左流英让你这么想的吧?”

    “我是幻境三层的念心科弟子,如果左流英想控制我的想法,我会知道的。”

    兰冰壶半晌无语,很快她也明白了,自己既然来看热闹,就会帮慕行秋这个忙,因为她想看到结果,看到念心科唯一传人到底有没有特异之处,她还是忘不掉自己曾做过的唯一预言。

    正如慕行秋所言,帮助他似乎没有坏处,庞山看上去处于明显的弱势,但左流英阴险狡诈,最擅长死里逃生。如果庞山真的逃不过灭亡的命运,她可以随时改变主意,将慕行秋杀死,向风如晦献上霜魂剑。

    兰冰壶盯着庞山的吸气道士,举起右手,片刻之后,雨势增强,但她加上一句话,“风如晦,你想要的人在我这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