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三章 碧林之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乱荆山宗师断臂的一瞬间,慕行秋猛地加强力量,隔空夺回霜魂剑,紧紧握住,死死握住,再也不想让它从自己手里被夺走,几乎是同时,他毫不吝啬地催动剑内的魂魄之力,就像他在断流城第一次得到这股力量一样。

    旋风裹挟着大量苔藓,将乱荆山宗师团团包围,渐渐收紧。

    秃子根本不知道有外人通过自己射出一道红光,他仍以为那是自己的本事,高兴地大叫一声,继续发射束束红光,额上的魔族心脏越来越红,大量淡银色的七星珠丝从他的头发里涌出,仿佛一堆堆雨后翻土而出的白色蚯蚓。

    “坏道士,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让你抢芳芳,让你欺负小秋哥……”秃子一边攻击一边大叫。

    乱荆山宗师陆折冲呆呆地站立着,任凭四周狂风吹拂、红光射在身上,她的左臂消失了,那是强**术造成的损伤,再也不能恢复如初,她可以长出一模一样的手臂,但是永远不能用来施法,也瞒不过道士们的天目。

    法力在她残缺的经脉之内狂暴地运转,她举起右臂,手里托着一盏金黄色的小油灯,无论风势多大,它的火苗都笔直向上。

    “左流英!”她开口了,地面、树干上的苔藓瞬间剥落,好像逃难的成群昆虫,向四面八方飞去,将包围自己的旋风冲散,历代小道士们藏在树干内的小秘密随之烟消云散,油灯火苗里飞出一只金色的鸟,振翅腾空,迎风而长,瞬间变得遮天蔽日,到了森林上空,随即调转方向,一头冲下去。

    秃子是庞山的法器。慕行秋等人能用他当传音香炉,左流英能得心应手地传递法术,陆折冲却不通过他进攻左流英,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威力,由于无所顾忌,反而更强大一些。

    她也是注神道士,发出的也是魂魄之力,力量纯粹而招术复杂,慕行秋直来直去的力量与之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不能退缩。冯再苏的尸体就在不远处,提醒他陈折冲这个人不会留情。

    一道更强大的旋风包围陈折冲。

    霜魂剑里至少容纳十一万只魂魄,慕行秋不懂精妙的灯烛科法术,也没有强大的内丹做根基,只有保住霜魂剑的坚定意志,面对陆折冲怒火形成的狂风,他站立得比古树还要稳固,秃子用头发缠在他的发髻上,也没有被吹走。

    第二道旋风又被陆折冲随手击散。慕行秋有心理准备,大喝一声,那道旋风马上恢复原状,顽强地包围敌人。

    半妖飞跋站在不远处。目瞪口呆地看着狂风在身边掠过,可他只感受到微风拂面,没有半点摧枯拉朽之势,地面上的卷轴残骸被风卷起。他伸手抓住,发现里面的七星蛛丝已经没有了,这才看到不远处的那颗头颅正在长出银发。

    金色大鸟降落之处响起巨大的爆炸声。不知多少颗古树毁于这一击。

    陆折冲这才扭头看向庞山道士,对他的不自量力感到可笑,但她心里明白,十万多只魂魄的力量终究不是一只蚂蚁,想要除掉已经施法的霜魂剑和道士,要耗费她不少法力。而且金灯当中的力量并非取之不尽,她要保留实力专心对付左流英,刚才那一击很难击杀注神道士。

    稍作权衡,陆折冲消失了。

    旋风合拢,里面却没有猎物,砰的一声,自行消散。

    慕行秋收起幻术,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没有站稳,他低头查看,剑身上又有条纹路变色,只剩下七条保持原样。

    秃子也不再射出红光,“咦,坏道士跑哪去了?咦,我的头发怎么变白啦?难道我变成老头子了?”

    慕行秋将霜魂剑收回左腕上的剑鞘内,准备去找左流英,他相信禁秘科首座不会死在陆折冲的一击之下。

    可是有一道身影挡在前面。

    半妖飞跋一跳纵出十几步,落在道士前进的路上,他还不习惯体内的这股力量,独腿摇晃了几下才站稳,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只是双眼不再水汪汪的,而是多了一丝狡黠,“慕道士,您两次救过我的性命,求你好人做到底,再救我一次吧。”

    “让开。”慕行秋说。

    “不救不救,这回肯定不救,再说你根本没有危险。”秃子冲半妖呲牙,嘴里的蛛丝已经没有了,全都变成了头上的银发,黑白相杂,头颅因此蓬蓬松松,大了一倍有余。

    “万魔卷轴是我的……我终于明白了,这是异史君送给我的奖赏,他在我的腿骨上刻下咒文,加上卷轴里的七星蛛丝就是魔丝甲衣,至于万魔心法,已经印在我的皮肤上。可我这件甲衣不完整,心法也有残缺……慕道士,您得救我,您得帮我,把头颅交给我,让我……”

    即使拿走蛛丝对秃子没有影响,慕行秋也不会同意,何况那些蛛丝已经长成银发,成为秃子的一部分,他更不会交给一个心怀鬼胎的半妖。

    黑鞭蹿出,卷起飞跋,将他抛向远方,要不是左流英有意留小妖一命,慕行秋已下杀手。

    “早该收拾他了。”秃子叫好。

    空中尽是乱荆山道士,慕行秋在地面奔跑,速度越来越快,身后海妖那边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前方左流英等人所在的地方却悄无声息,他不禁紧张起来。

    飞跋重重摔在地上,若是从前,他早已半死,可这一次,他只感到皮肉疼痛,却没有大碍,翻身站起,望着道士跑去的方向,眼中露出凶光,“抢走我的宝物,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慕行秋跑出五六里,只见眼前一边狼籍,方圆百步之内的十几棵古树变成一地残枝败叶,正中间是一座深坑。

    左流英等人都不在。

    慕行秋正要离开,附近突然传来呻吟声,急忙跑过去,推开一堆树枝,看到一张相识的面孔。

    庞山五行科弟子田阡陌是一名很年轻的吸气道士,曾经与慕行秋数度发生争执。一块组队参加过除妖演练时,慕行秋在悬崖边上救过他一命,赢得五枚金魄,可两人没有因此建立友谊。

    田阡陌也认出了慕行秋,那个拒绝进入五行科、在致用所弟子面前痛打过自己,又在除妖演练中让自己出丑的家伙,“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我怎么……”

    司命鼎的控制力消失了,田阡陌只记得自己是来乱荆山除灭海妖的,不明白为何会出现碧林之中,身上还有大团的血迹。

    慕行秋跪在地上。握着田阡陌冰凉的手,以幻术感受到了对方的惊惶与迷惑,他的护持之力正在迅速消失,已经挡不住幻术的入侵。

    “我刚到不久……”慕行秋不知道该如何向一个垂死者讲述复杂的真相:庞山五行科道士都已被司命鼎控制,乱荆山宗师陆折冲的一招魂魄之力不分青红皂白,高等道士们及时躲过,部分吸气道士却无力避让。

    “一大批海妖杀来,咱们跟他们打了一仗,你被妖术击伤了。”慕行秋说。

    “为什么……我不记得……”

    “你的伤势太严重了。”

    田阡陌又看了一眼胸前的血迹。心中突然一凉,他才是吸气境界,做不到对死亡无动于衷,他渴望长生。为此花费大量时间修行,没想到这么快一切就要终结了,“我、我没有给庞山丢脸吧?”

    慕行秋摇摇头,“你非常勇敢。所以海妖才要专门对你施放强大的妖术。”

    田阡陌露出疲惫至极的微笑,甚至没力气看一眼周围的场景,“那就好……那就好……我的内丹……”

    田阡陌努力深吸一口气。所有加入五行科的弟子都会得到频繁的提醒:五行科专职斩妖除魔,免不了会有死伤,只要还有一线可能,绝不要在死后将内丹留给妖魔。

    淡黄色的圆形内丹,看上去与高等道士的内丹没有多大区别。

    “谢谢你在悬崖边上救了我。”五行科对慕行秋印象不好,田阡陌这还是第一次对他表达感激之意,“我宁愿死在真正的战斗中,也不想在一次演练中死于意外。”

    慕行秋接过内丹,“这是真正的战斗,多年以后,人们都将记得这次战斗。”

    田阡陌松了口气,“真奇怪,为什么我会不记得呢?”

    可是有一股柔和的力量令他抛去疑惑,只想着自己死得其所。

    秃子缠在慕行秋的发髻之下,看着呼吸渐渐消失的道士,说:“小秋哥,为什么我没有心,还会感到悲伤和愤怒呢?乱荆山的道士太坏了。”

    慕行秋站起身,将田阡陌的内丹收在百宝囊里,“因为你是庞山弟子,即使只剩一颗头颅,你也是庞山弟子。”

    秃子郑重地点头。

    慕行秋向四周望去,天目穿透遍地的枝叶,发现另外七具尸体,虽然不知姓名,看着却都有点眼熟,全是庞山五行科的吸气道士,被陆折冲一击杀死。

    道士之心如同平静的湖面,映出七情六欲,却不为所动。慕行秋明白这个道理,可他的心境还是掀起了波澜。

    道士死亡之后就无法自动吐出内丹,慕行秋用法器一一吸出,对着五行科的尸体低声说:“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秃子也说了一遍,然后问:“小秋哥,接下来怎么办?老娘他们都不知道去哪了。”

    “无论现在去哪,他们最后只有一个目的地。”

    “哪?”秃子没听明白。

    森林中夜幕降临得早,慕行秋的身形渐渐隐没在黑色之中,他说:“今晚子夜,庞山要进攻乱荆山,左流英没说过要改变计划,那这就是咱们的计划。”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