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九章 乱荆山之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还没有辨识出芳芳的魂魄,的确有几只魂魄的力量明显高于平均水准,但是总会出现更强大的魂魄,慕行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以幻术标记迄今为止最强的那一只,然后继续尝试,直到所有魂魄都经过检验。。。

    在灯烛科,魂魄是一种消耗性材料,任何一只所能激发出来的力量差别都不大,是平均水准的两倍就算了不起了,芳芳的魂魄再独特,大概也只是强三四倍而已,它被认为是击败风如晦的关键,依靠的不是力量,而是对自己神魂的亲切与召唤。

    辨魂过程被一片落叶打断,慕行秋原本一心三用都在辨魂,这时分出一用,看到地面上杂乱的擦痕、正在疯狂咀嚼不知何物的秃子,还有三名年轻的乱荆山女道士,二十岁左右,和他差不多大,手里都握着铁尺或如意,显然都不是灯烛科弟子。

    乱荆山道士以美貌闻名,这三位也不例外,降落之后扫视一圈,带头的鹅蛋脸女道士盯着慕行秋,“我认得你,你是庞山道士,叫……慕行秋。”

    另外两名女道士更关注飘在空中的头颅,圆脸道士年纪最小,轻声问伙伴:“这个东西好吓人,他的下半身隐形了吗?”

    瓜子脸摇摇头,手里紧握铁尺,“不对,这就是一颗头颅,是妖物。”

    秃子小有名气,但还远远未到九大道统人人皆知的地步,三名女道士都没听说过他。

    慕行秋也认出了鹅蛋脸女道士,“你去过养神峰,你叫……”他的记忆还没有强到所有事情都历历在目。

    九大道统的弟子总有一次前往养神峰思祖的经历,许多年轻弟子借此机会互相结交,慕行秋曾经是不少外道统弟子拉拢的对象。

    “我叫白倾,倾倒的倾,记得吗?”鹅蛋脸女道士的声音冷淡下来。“你怎么会来碧林?是妖头要害你吗?”

    “那不是妖头,他叫慕松玄,也是庞山弟子。”慕行秋心中纳闷,左流英带领一群道士前来乱荆山兴师问罪,早已不是秘密,为何这些女道士好像一无所知,甚至对庞山道士没有明显的敌意?

    “庞山收一颗头颅当弟子?”三名女道士全都皱起眉头,有点不太相信。

    秃子停止咀嚼,脸上的疯狂表情消失了,他没有身体可以容纳食物。卷轴也嚼不烂,只能又吐出来,嗖地飞到慕行秋身前,面对三名女道士,凶神恶煞似地喝道:“哪来的妖孽?快显出原形!”

    三女笑出了声,白倾说:“我们是乱荆山道士,可不是妖孽。”

    “哈哈。”秃子大笑两声,“我们庞山就是来找乱荆山打架的,你们来得正好。快把风如晦叫出来。”

    三女一愣,白倾上前一步,脸色变得严肃,“慕行秋。庞山不是已经被妖兵毁掉了吗?你怎么还活着?头颅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有乱荆山的蜡烛?”

    “秃子,到我身后来。”慕行秋说。

    秃子立刻飞到他肩后,小声说:“放心吧,小秋哥。我能打过三个小道士,你专心找芳芳吧。”

    慕行秋露出微笑,“你们没听说断流城的事情吗?”

    三名女道士摇摇头。她们连断流城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老祖峰被妖兵毁掉,但庞山弟子还剩下一些,别听慕松玄胡说,我是来找庞山宗师的,他还在乱荆山吧?”

    秃子糊涂了,正要跳起来辩驳,慕行秋肩膀微动,他又老实了,躲在后面,不停地吐舌头,总觉得嘴里有股怪味道。

    三女越显疑惑,白倾说:“宁宗师还在这里,你为什么不走乱荆山前门,来碧林做什么?”

    “我迷路了。”慕行秋坦然地说,道士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撒谎的,维持谎言需要耗费心神,这对修行没有好处,可慕行秋不打算让自己的谎言维持太久,“这根蜡烛是风婆婆几年前送给我的,我找不到路,就在这里休息一会,顺便练功,所以拿出来用用。”

    远处又传来一声巨响。

    “这是什么声音?”慕行秋的这个疑惑是真实的。

    三名女道士不是特别相信庞山道士的话,但白倾认识慕行秋,敌意大为减少,“一群海妖想从碧林偷袭乱荆山,已经被包围,我们正要赶去支援,结果在这里撞见你了。”

    慕行秋高兴地松了口气,“太好了,庞山五行科的弟子也在吗?”

    “在,你要跟我们一块去见他们吗?”

    “再好不过,谢谢三位道友。”慕行秋暂时放下霜魂剑,像是要将法器收起,其实仍在持续不断地向蜡烛施法。

    圆脸女道士觉得有些不对,“等等,这分明是乱影神烛,灯烛科拿来当靶子用的,别人用不了,你怎么会用它练功?”

    慕行秋微微一笑,“我是念心科弟子,跟灯烛科有几分相似,所以……”

    黑鞭突然从袖子里穿出来,瞬间到了乱荆道士身前,在每人额上轻轻一点。

    双方距离很近,三名女道士虽然对慕行秋心存怀疑,却想不到他会突然施法,她们一直在修行,斗法经验极少,面对突然袭击,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幻境第三层的法术已经能与餐霞道士一战,对付毫无准备的三名吸气道士也不算太难。

    黑鞭倏地缩回袖子里,三名女道士的警醒刚一出现就消失了,将手中法器全都收了起来。

    圆脸女道士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念心科好像是跟灯烛科有渊源。”

    瓜子脸女道士急着参加战斗,“咱们快去吧,晚一会海妖都被杀光了,妖丹和奖励就拿不着了。”

    白倾更愿意帮忙,“慕道友,请跟我们一块去吧。”

    慕行秋早已决定修行念心科务实一派,可是面对三名单纯的乱荆山女道士,他只能再来一次务虚的幻术,尽量提升她们对自己的信任,减少怀疑与敌意。

    “好啊,可是得稍等一会。”慕行秋笑着说,然后用随意的语气问:“风婆婆还好吧?我小时候见过她。”

    “她现在是灯烛科的首座啦。”白倾对慕行秋的态度明显变得热情和善,“我们都很仰慕她,可惜我不是灯烛科弟子。风首座平易近人,给所有弟子都讲过法……”

    慕行秋敷衍地点头,他已经锁定了一只极为强大的魂魄,可是不将剑内的魂魄都检测一遍,他心里不踏实,这还需要至少一个时辰。

    念心幻术只能令某种情绪暂时占据上风,不能完全控制一个人的想法,一刻钟之后,三名女道士心中的不耐烦已经无法压制,远处的声音越来越响,她们都想快点投入战斗。

    “咱们先去参战吧,等会回来再找慕道友。”圆脸女道士说。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慕行秋马上说,他得留住这三个人,“我这次练功不太顺利,可能是被海妖的声音打扰的原因……”

    一片蓝光闪过,三名乱荆山女道士呆立原地,眼中无光,她们陷入了失魂状态。

    乱荆山隐士冯再苏走出来,轻轻叹了口气,“她们得多多参加战斗才行,唉,今后你千万不要告诉她们是我施的法,虽然她们不认识我,可我们都是乱荆山道士……”

    “发生什么了?”慕行秋急迫地问。

    “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海妖兵分两路进攻乱荆山,其中一路走的就是碧林,他们正在百里之外与乱荆山道士战斗。”

    “飞跋是坏蛋!”秃子从慕行秋身后探头叫了一声。

    “那只半妖。”冯再苏四处瞧了一眼,“左流英以道统秘火检查卷轴的时候,已经洞悉了里面隐藏的秘密,他不让我们声张,以为飞跋就是异史君本人或者一个分身,想让半妖自己露出破绽。”

    “飞跋是异史君?”慕行秋觉得难以相信。

    “结果证明他不是,长话短说吧,飞跋带着卷轴走了……”

    “我抢回来一半。”秃子用一缕头发指着不远处他吐出来的卷轴残骸。

    “为什么要把他放走?”慕行秋知道,即使相隔遥远,左流英也有一百种方法留住飞跋,或者干脆杀死他。

    “飞跋憎恨异史君和妖族,左流英觉得留下他的性命更有用,恰好又有一群庞山五行科道士过来捣乱……先不要说这些了,你辨识出秦凌霜的魂魄了?”

    “还差一点,再给我一个时辰。”

    “好吧,我在这里保护你。”冯再苏立刻到处施法,遮掩方圆十丈之内的一切声音与物体,普通道士只能看到再寻常不过的几棵古树和无处不在的苔藓。

    可对高等道士来说,这些障眼法术还是不够圆满。

    不到两刻钟时间,三拨道士从头顶飞过,最后一拨发现了法术的迹象。

    一道比阳光还要炽烈的强光照在地面上,转了一圈,刺透了所有障眼法术。

    冯再苏与三名乱荆山女道士站在一起,这时右手托举一盏金黄色的油灯,抢先施法。一股狂风向上席卷,左右两棵古树受到撞击,发出梆梆的响起。

    空中压下来更强大的力量,冯再苏脸色微变,只是一招,她就要支撑不住了。

    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乱荆山宗师驾到,冯再苏,你想做叛徒吗?”

    慕行秋仍在专心辨魂,身后的秃子悄悄降到地面,他不在乎乱荆山宗师,而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那个讨厌的半妖好像又回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