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五章 驱魂之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一位道统隐士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漫长故事,他们希望永远不为外人所知,却避不开那些几百年前就已相识的故人。

    左流英就是这样一位故人,他虽然很少离开老祖峰,当年却有不少道士慕名前来与他结交,一块探索道法的新领域,也曾发生过不愉快的争执,偏偏左流英对一切过目不忘,普通道士只是记忆力更长久,他却连当时每个人的细微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们在退隐之前都立过誓言,如果九大道统遭遇灭顶之灾,你们愿意重新出山,为道统献出生命。”

    七名隐士互相看了看,谁也不能对此做出否认,历代的隐士们都立过类似的誓言,只有他们居然真的面临实现誓言的机会。

    乱荆山隐士冯再苏是一名优雅的老妇人,身上的道袍有些宽大,似乎是临时借来的服装,她的微笑与举止更像是招待客人的贵妇,与古朴苍凉的森林格格不入,“我们立过誓言,可是九大道统真的遭遇灭顶之灾了吗?眼下的情况更像是庞山与乱荆山的恩怨,与其他道统关系不大。”

    慕行秋走到左流英身边,静静地站立,心想这些道士大概是为了让他也能听到,才改为开口说话,可他没有仔细听,而是对眼前的场景感到奇怪:比他还显年轻的左流英像教书先生一样咄咄逼问,七名老态龙钟的隐士则像是心怀鬼胎的学生为自己辩解,乱荆山的大拘魂师呆呆地望着一棵古树,似乎这场争论与己无关。

    隐士们一个接一个发言,意思都与冯再苏差不多,乱荆山内部的真实情况无人知晓,所谓风如晦盗取神魂掌控整个乱荆山与庞山一部分道士,都只是传言而已,即使传言是真的。这也是两家道统的争执,而不是九大道统的危机。

    接下来,他们开始争论一些多年前的细节,比如当年立誓的时候还有谁在场,乱荆山、棋山、召山的隐士来了,其他几家道统的隐士为什么没有露面?是已经仙逝,还是找不到?诸如此类。

    慕行秋一句也插不进去,于是鼻观口、口观心、心照内丹,进入半存想状态,这对修行的助益不大。却可以摒除杂乱的心绪,专心想事情。

    “慕行秋!”

    一个略显严厉的声音将他拉回到现实中来,幽暗的远古森林,偶尔有星月的光芒透过树隙照射进来,映得绿色地衣像是一泓泓千年深潭。

    乱荆山的大拘魂师正盯着慕行秋,“向我们展示一下你的驱魂之术。”

    话题是怎么转到这里的?慕行秋完全没注意到,他向左流英看了一眼,得到可以施法的暗示,向前走出几步。面对所有道士,从左手腕上召出霜魂剑。

    大拘魂师取出一盏油灯,弱小的火苗发出宽达数丈的淡黄色光芒,她得掩饰慕行秋的法术。以免引起乱荆山的注意。

    慕行秋从鱼龙阵领悟到一些催动魂魄的法门,只在心里演练过,这是第一次正式施展出来。

    他以念心幻术感应剑中的魂魄,然后将自己想象成魂魄中的一员。努力将所有魂魄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整体、一名道士,而他就位于上丹田泥丸宫。控制着一切。

    组成魂魄大阵花费了一点时间,因为他还不够熟练,接着他催动魂魄,释放出极少一部分力量。

    油灯发出的淡黄色光芒开始转动,很慢,慢得用眼睛不易察觉,被灯光笼罩的隐士们却都感受到了弥漫周身的力量。冯再苏也是灯烛科道士,对驱魂之术非常熟悉,伸出一只枯瘦的手臂,微微颤抖,脸上渐渐露出惊讶的神情。

    慕行秋停止施法,看了一眼手中的霜魂剑,剑身上的纹路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说明他这次施法并未造成损害。

    “这是与灯烛科截然不同的法门。”冯再苏收回手臂,寻思了一会才开口,“我们不会直接与魂魄发生接触,可这位慕道友突破了禁忌,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

    “生魂不是会被死魂吞噬吗?”大拘魂师说,她认得冯再苏,说话的时候微微低头,显得很恭敬,“所以灯烛科才禁止拘魂师与魂魄直接接触,我们通过法器催动魂魄,可慕行秋绕过了法器,霜魂剑在他手里只是一个魂魄的容器。”

    一名男隐士说:“这股力量与众不同,的确不太符合道统的规矩,可这位慕道友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这很奇怪,按理说十多万死魂的排斥力量是很强大的。”

    “因为慕行秋只用了很少一点力量,等到需要催动全部力量的时候,排斥就会非常明显了。”大拘魂师坚持叫慕行秋的全名,而不称“道友”。

    冯再苏点点头,“很可能就是这个道理,总之让慕道友持剑驱魂,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不仅会影响到整个进攻计划,对他自己也极具危险。”

    隐士们又开始了争论,生魂、死魂、拘魂、驱魂几个词反复出现,他们在自己漫长的记忆中找出一个又一个例子,试图契合慕行秋的特殊情况,却总是不尽相同。

    “我知道了。”慕行秋突然说,看见众人的目光全都投过来,才发现自己刚才的声音太大了,“是芳芳,她接受我的生魂,所以我才能与魂魄接触而不受影响,肯定是这样。”

    隐士们沉默了一会,最后开口的还是大拘魂师,“这不可能,魂魄就是魂魄,没有辨识能力,相互间无法交流,更不用说认出外来的生魂,绝无可能。”

    “灯烛科对魂魄的了解有多少?”慕行秋想起孙玉露说过的一些话,“你们只是利用魂魄的力量,对魂魄本身其实了解甚少,如果芳芳的魂魄毫无特别之处,怎么可能用来对付风如晦?怎么能夺回神魂?”

    大拘魂师轻哼一声,正要反驳,隐士冯再苏冲她点下头,然后说:“你再施一次驱魂之术,逐渐增加力量,直到我叫停为止。”

    慕行秋以幻术进入霜魂剑,这回结阵的速度更快,他慢慢增强力量,没多久,淡黄色灯光已经像车轮一样旋转,再过一会,大拘魂师手里的油灯甚至微微颤抖起来。

    冯再苏拿出一小截蜡烛,在空中划来划去,似乎在写字,灯光的转动一下子变慢了,慕行秋感受到阻力,立刻加大魂魄之力,灯光转动得比之前还要快。

    其他隐士也都取出法器,剑、尺、如意都有,挨个施法压制这股越来越强大的魂魄之力,每个人都能减缓一会灯光的转动,可是随即它就会转得更快,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最后左流英也出手了,他的法器是一柄如意,只有巴掌大小,像是小孩子的玩具。旋转的灯光遇到最大的一次阻力,几乎停滞,片刻之后,淡黄色的灯光再次旋转,疯狂得如同脱缰野马,一圈之后发出闷响,投射范围骤增两倍,转速却丝毫不变,仿佛一股拔地而起的旋风,地面都在微微颤动,绿色的苔藓纷纷脱落,附近的那块灰白巨石终于承受不住外力的压迫,轰的一声化为齑粉。

    “停!”冯再苏叫道,迄今为止,他们都没有使出全力,再这样下去,就不得不施展强**术与慕行秋对抗了,那样的话肯定会引起乱荆山的警觉。

    慕行秋收回幻术,丝毫未受特殊影响,神智仍然清醒,心中也没有波澜起伏。

    “传言念心科与灯烛科原本就有些渊源,看来这种说法是有些道理的。”冯再苏叹了口气,看向大拘魂师,“我想慕道友可以持有霜魂剑,不管原因是什么,他的生魂的确不受死魂影响,只需要稍加指点,就能完美发挥出全部力量。”

    大拘魂师很勉强地点下头,“看来是这样。”

    击败风如晦的最重要手段不是霜魂剑,不是剑内的十多万魂魄,而是秦凌霜的魂魄,这中间有着巨大的区别,慕行秋还需要学习一些特别的驱魂法术才行,这样的法术只有灯烛科道士才能传授。

    慕行秋低头看了一眼,霜魂剑这回发生了变化,其中一面的十一条嫩枝纹路在断流城就已变得暗淡,现在另一面的九条纹路当中也有一条失去了光彩。

    “我还是不能随意使用魂魄之力?”慕行秋说。

    “当然,没人能随意使用,灯烛科道士也不能。”冯再苏笑着说,“魂魄是消耗品,总有用完的一天,你才是吸气境界,对魂魄的消耗非常快,像你刚才那样的施法方式,大概还能再用十次左右吧。你要记住,修道正途永远都是增强内丹,而不是拘束更多的魂魄。”

    “谢谢,我明白了。”慕行秋很感谢乱荆山隐士的指点,想想也是,如果吸气道士就能随意驱动十万魂魄,整个道统的修行境界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霜魂剑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冯再苏转向另外几名隐士,“决定了吗?这到底算不算九大道统的灭顶之灾?咱们要不要参与?”

    隐士们没有说话,仍在犹豫,左流英也不开口,似乎觉得继续劝说已经毫无意义。

    “道统的确迎来了灭顶之灾。”慕行秋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种话,也知道自己的猜测很可能被证明是一个笑话,但他还是决定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成功可能,也要试一试,“跟我一块来的那只半妖,可以证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