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三章 谁胜谁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宝贞与慕行秋,全都失去了对自己躯体与力量的控制,由他人操控,相隔数里,在一片惊涛骇浪般的雨云之上展开斗法。。。

    唯一的区别是慕行秋仍保持清醒,随时都能夺回对自我的控制权。

    慕行秋第一次正面领教星落道士的实力,在这之前,他只见过星落道士与妖魔作战,至于曾经试图逼出魔种的申准,从始至终也没有使出全力。

    杨宝贞右手捏法诀的速度快得惊人,仿佛拨弄琴弦一般,五指随时都在变化,她是五行科高等道士,同样能召出五彩巨龙,表面上它只是与黑鞭缠斗,其实每一次法诀调整,巨龙的力量与攻击方式都会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

    那条不受慕行秋控制的黑鞭,力量翻了数十倍,在鱼龙阵的支持下,它已经远远超出吸气境界和幻境第三层所能达到的极限,不仅接住了敌人的法术,慢慢地甚至生出反攻之意。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杨宝贞的目的是寻找漏洞,漏洞不存在,她不想纠缠下去。巨龙调头,以身躯阻挡黑鞭,杨宝贞转身准备重回雨云之下,她已经见识到连海山修士团的威力,这就够了。

    黑鞭打散了五彩巨龙,自行缩回,兰冰壶也无意死追滥打。

    鱼龙阵承受的压力骤减,慕行秋完全是灵光一闪,突然收回对自我的控制,站起身,冲远去的杨宝贞喊了一声:“道火不熄!”

    正在飞行的杨宝贞回头望了一眼,看见莲花宝座上面的青年道士高举右手,捏出道统最基本的法诀——拇指抵住无名指,其余三指竖直,指间留有空隙,是为道火诀。

    她没做出任何反应,钻入雨云消失不见。

    慕行秋坐下重新与鱼龙阵合而为一,略感遗憾。道火诀是杨宝贞在养神峰教给弟子们的第一种法诀,他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可受到乱荆山控制的杨都教却已物是人非,连回忆都没了。

    兰冰壶展示实力的过程没有结束,很快又有一场新战斗,发生在雨云之下,慕行秋尽忠职守,坐在莲花宝座上不动,任由法力在己身进进出出,只在间隙时向下方望了一眼。这回的对手是一名陌生的乱荆山女道士,容貌比兰冰壶还要苍老,显然不肯露出真面目。

    慕行秋很快收回天目,默默观察鱼龙阵。

    兰冰壶的确有点本事,花两百年时间创建并完善的阵法,将数千散修融为一体,模仿道士施展法术的方式,发挥出强大的威力,远远超过各自为战的效果。

    法阵突然发生剧烈晃动。好像某个部位被对手击中了,经由慕行秋体内流过的法力暴增,他自己的内丹也以全速旋转,为这股法力洪流做出贡献。

    如同颤栗一般的晃动感渐渐消失。法力减弱,接近于无,又一场战斗结束了,鱼龙阵仍是获胜一方。没有趁胜追击,兰冰壶已经达成目的,为连海山争取到有利的谈判地位。

    过了小半个时辰。鱼龙阵解散了,在极短的时间内,慕行秋又一次听到散修的心声,刚才那一次晃动造成至少三十名散修死亡,幸存者对法王的恐惧更深了,几乎快要到了发疯的地步。

    为了保住性命而牺牲一只手,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可是当这只手是由数十条鲜活的生命组成时,感受就颇为不同了,散修们都知道,下一次被牺牲的人可能会轮到自己。

    “咱们的交易结束了。”兰冰壶的声音终结了一切,慕行秋再也听不到散修的心声,甚至没来得及弄清那股恐惧到底会走向何方:崩溃还是反抗。

    慕行秋御剑穿越雨云,雨势已经很小,地面只有一辆孤零零的马车,散修与乱荆山道士都已离开。

    混沌崖是一处不太显眼的海边悬崖,时刻都在承受海浪的冲击,在海水的侵蚀与冲刷下,石头上连块苔藓都不生,像是一只死亡巨兽的骨架。

    只牺牲极少数散修就达成目标,这让兰冰壶心情颇佳,她站在车厢门口,微微扬头,“三天前的这个时候,左流英跑来跟我打赌,时限已经过去,我没有被任何人说服,所以他输了。但你也不用遗憾,你我之间的合作非常愉快,原本我对你不抱太大希望,现在看来,没准若干年之后你真能重建念心科。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也为了结束我对那个预言的最后一点关心,我送你这份礼物。”

    兰冰壶一扬手,将礼物抛给慕行秋。

    慕行秋接在手里,是秃子的头颅,他又陷入昏睡状态,嘴里咬着一本薄薄的册子,册子还很新,似乎刚刚制作完成。

    “念心科的大部分法门都在几万年前就被毁掉了,我在剩下的法门中当挑选了几样,或许对你有用。”

    慕行秋将册子收起,抱着头颅再次御剑升起,说了一声“谢谢”,打算去找庞山的人,他原以为左流英等人也会来混沌崖,却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

    “等等。”兰冰壶意犹未尽,“你知道刚才与鱼龙阵斗法的人是谁?”

    “庞山道士杨宝贞,还有一名乱荆山道士。”

    “嘿,准确地说,杨宝贞才是乱荆山道士,至于第二名道士,她叫冯再苏,是灯烛科的隐士,年纪比我还老,估计活不了多久了。”兰冰壶停顿片刻,仔细观察慕行秋的神情,“冯再苏是左流英多踏浪城找来的帮手,在你的协助下,我打败了她。乱荆山对此很满意,几天之后,我将与风如晦会面,商谈一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协议。所以,你不用谢我。”

    慕行秋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兰冰壶略感失望,“沿着海岸向西北飞,你会找到左流英,告诉他,谢谢他送来的得意弟子,姨母大人很满意,等到他被司命鼎控制的时候。没准我会借来玩几天。哈哈。”

    “你真是一个怪人。”慕行秋又升高一点,“你早就知道左流英会找来帮手?”

    “他一说要去踏浪城我就知道了。”雨已经停止,兰冰壶的好心情也快结束,“去吧,小子,带着我给你的书册,左流英毕竟是个聪明的小混蛋,他知道我舍不得杀死一名大有前途的念心科弟子,所以放心地把你交给我,但我现在心结已了。以后你还是躲着我走吧,念心科唯一传人,最好不要死在我手里。”

    慕行秋向西南方望了一眼,对兰冰壶说:“你还是输给左流英了。”

    “我不这么觉得。”兰冰壶将慕行秋的话当成惨遭羞辱之后的徒劳反击,一点也不相信,脸上仍然保持着笑容。

    “左流英知道你是不可能被劝服的,他让我留下,既不是为了拉拢你,也不是为了完善我的念心幻术。而是为了你的鱼龙阵。”

    “小子,撒谎也得有点真实的基础,我的鱼龙阵顶多相当于一名星落道士的实力,左流英就算学去又能怎样?”

    “你很久没用预言之火观照过自己吧?”

    兰冰壶脸色一沉。“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说你只研究念心幻术,从来没有修炼过,可是整个鱼龙阵全靠幻术维持,其实你已经不知不觉学会了一点念心幻术。并且融合在五行法术当中。”

    兰冰壶脸色更加阴沉,“胡说八道。”

    “你对幻术的运用颇为独特,给我非常大的启发。这就是左流英想要的结果。”

    “笨蛋,你的幻术才只是第三层,就算受到启发又如何?左流英想凭鱼龙阵打败乱荆山吗?痴心妄想。”

    “我们没有五千散修,用不上鱼龙阵,可是我有十万魂魄。”

    慕行秋向西南方飞去,数里之后,地面上有个声音在叫喊,“慕道士,带上我,我还有很多秘密……”

    慕行秋降低,抓住半妖飞跋,继续前进。

    兰冰壶有机会拦住慕行秋,但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沉默地望着庞山道士的身影,直到慕行秋彻底消失,她也没有动一下,“用鱼龙阵催动魂魄之力?愚蠢,这绝对是愚蠢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

    兰冰壶嘴里这么说,心里却还是存有疑惑,随手一指,湿漉漉的石头上升起一堆绿色的预言之火,离她只有数尺之遥。

    她至少有一百年没有面对预言之火存想了,对阴阴科道士来说,这根本算不上考验,她很快进入存想状态,又很快退出来,在绿光的映照下,整张脸孔第一次显露出无可挽回的苍老与疲态。

    “两个混蛋。”她嘀咕道,好心情全都没了,“我要去乱荆山,我要亲眼看到你们沦落深渊。”

    慕行秋沿着海崖飞行,不理睬飞跋的讨好与唠叨,在二百里之外的空中见到了庞山道士发出的信号:一团凡人看不真切的火球飘在高空。

    庞山道士都在,还有乱荆山的孙玉露和那个被鱼龙阵打败的冯再苏,以及另外几名陌生的道士,从发髻和簪子的形状判断,居然来自不同的道统。

    慕行秋尚未落到地面,杨清音就迎上来,“听说你也在兰冰壶的阵法里?你知道阵法攻击的人是谁吗?还有申庚跑哪去了?你知道兰冰壶将养神峰送给乱荆山当礼物了吗?”

    杨清音的问题太多,慕行秋回答不了,直接走向左流英,举起缠绕着霜魂剑的左手,“这就是你的目的?”

    左流英点点头,“我希望由庞山弟子驱动秦凌霜的魂魄。”禁秘科首座的回答就此结束,转向十余里之外的森林,“人齐了,出发去乱荆山吧。”

    除了左流英和慕行秋,其他人都一脸茫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