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二章 散修的心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汹涌的雨云之上有一只白色的莲花宝座,似玉似石,极为逼真,大到能容纳一名成年人随意躺卧,护法大司马陈观火说:“这里就是你的位置。。。”

    陈观火相貌威武、法术高强,在连海山散修当中的地位颇高,在兰冰壶面前恭敬得像是一个极欲讨好母亲的孩子,不在法王面前的时候才会流露出几分威严,就连这威严也与法王有几分相似。

    “很好。”慕行秋站在莲花之上,这样就不用御剑了,可以节省一点点法力,“谢谢你送我上来。”

    “慕道士客气了,能有庞山高人协助布阵,连海山上下全都感激不尽。”陈观火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目光总往下面打量,他是散修,法力再深内丹也不够精纯,这意味着他无法像道士那长时间缓慢呼吸,在高空中待不久,于是拱手说:“告辞。”

    “等等。”慕行秋叫住陈观火,“你觉得鱼龙阵足够完美吗?”

    “法王花费二百年时间构思出来的大阵,当然完美无缺。”

    “可是她昨天晚上才发现高空之处有漏洞,要不是我在的话,她甚至没办法弥补。”

    陈观火骄傲地昂起头,“法王说你是镇守莲花位的最佳人选,我相信法王的判断绝不会错,但你不是唯一的人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轮流来此镇守,效果不会差多少,鱼龙阵仍然是天下第一大阵,足以与任何一家道统决战。”

    陈观火钻入雨云,很快消失不见。慕行秋心想自己把这位护法大司马得罪了,他在莲花正中间坐下,鱼龙阵还没有正式开启,他无事可做,正好可以仔细想想刚从兰冰壶那里得到的指点。

    如果这就是左流英的目的,那他可是大获全胜。慕行秋在这不到半个时辰里领悟到的法门超出了过去几年的所得,只是转念之间他就觉得不可能,左流英才不会为他大费周章,禁秘科首座的计划里容不下这么渺小的事情。

    慕行秋很快将左流英从脑海中驱逐,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招出幼魔。

    念心两派,一虚一实,兰冰壶一说出这句话,慕行秋就想到了幼魔,幼魔已经几次帮助他战斗,而且跟他一样学的是念心幻术。正是虚实结合的最佳伙伴,唯一的问题是,这位伙伴不常出现。

    慕行秋试着将它招出来,可是做不到,只有在危急情况下它才会打破常规,平时仍然是七天一次,在夜里二更左右现身。

    “或许有一天幼魔也能成熟起来,就像左流英的真幻一样。”慕行秋喃喃自语,他没在兰冰壶面前提起过幼魔。兰冰壶也没有表现过任何兴趣,不管她是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在装模做样,慕行秋都不想再将幼魔牵扯进来。

    他放弃召唤幼魔的尝试。改为一遍遍地对自己小声说:“我务实,幼魔务虚……”既然幼魔知道他内心的一切想法,就该听到这句话,等到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可以表示赞同或拒绝了。

    至少自语了十遍,慕行秋开始摸索纯以意念驱动鞭子的法门,让鞭子动起来很容易。可是全身一动不动却有点困难,手腕总是不自觉地用劲。数年的存想修行被证明还是大有用处,一刻钟之后,慕行秋已能控制住肢体不动,虽然不够熟练,但是鞭子的力量的确有所增强,他相信等到连全身肌肉也不再绷紧之后,效果还会更好。

    有人靠近,数量还不少,慕行秋马上就察觉到了,这些人不是敌人,而是布阵的散修,就在雨云之下,比他低了大概两三里,这差不多也是道士与散修的距离,慕行秋只是吸气境界的普通道士,缓慢呼吸几个时辰对他来说也只是最基本的素质之一,散修们即使法力更强大,却做不到这一点。

    早在断流城的时候慕行秋就发现这个特点,散修的内丹不够纯粹,施法时浪费较多,这是他们弱于道士的最根本原因。

    一阵惶恐不安的情绪倒映在慕行秋的心境之湖上,这股情绪来自雨云下面的散修。

    慕行秋在断流城养成了探测人心的习惯,不是兰冰壶的一番话就能轻易改变的,他刚想收回幻术,又改了主意,晚一天放弃务虚派没有大碍,他想知道散修为何惶恐,还想知道皇隐城都督符皓所谓的漏洞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他能感受到情绪,却无法看清情绪背后的原因,他只知道,数千人正在雨云下方集合,各占方位,用天目俯视,甚至能看到他们,惶恐情绪如此强烈,慕行秋差点以为这就是漏洞了,只要乱荆山的道士发出一招强大的法术,似乎就足以将这些散修吓得奔逃。

    突然间他能听见声音了,这是无数人的嘈杂,奇怪的是,其中几乎没有对话,全都跟他刚才一样喃喃自语。

    声音太多,反而无从听起,但是有几句经常出现的话慕行秋听得清清楚楚。

    “求神灵保佑,今天别让我死。”

    “法王为什么还不死?她多大年纪了?到底想活多久?”

    “希望法王今天大败。”

    ……

    这是连海山修士团的心声。

    慕行秋深感意外,在外人看来,连海山修士对生杀法师王忠心耿耿,连一句暗示性的坏话都不敢说,没想到心里却对兰冰壶充满恶毒的诅咒,比那些临时加入的散修还要口无遮拦。

    更让慕行秋意外的是,他本来没有听到他人心声的本事,就算升到幻境第三层也一样,他很快明白过来,这不是他的法术,而是鱼龙阵成形期间的效果。

    一个特别清晰的声音在他耳中响起,“听见了吧,这就是我连海山的散修,一群不知感恩的牲畜,非得用皮鞭才能让他们在一起合作。”

    是兰冰壶,只有她和慕行秋能听到这些声音,散修们都以为自己的心声仍是秘密。

    慕行秋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还做不到将声音传到兰冰壶那里。鱼龙阵由兰冰壶操控,只有她能调出任意一人的声音。

    陈观火的心声传来,“老太婆难道看上小道士了?他不过才是吸气境界,难道比我还强?道根、道根,一个道根比几十年的追随与征战还重要?我立下多少功劳,居然还是得不到赏识,到底为什么?符皓说得对,连海山修士应该给自己安排退路,老太婆快要不行了,她讨好庞山小道士,对乱荆山怕得要死,早晚会被杀……”

    “够了。”慕行秋大声说,“我只帮你这一次,连海山的事情与我无关。”

    “记住你的话,连海山的事情与你无关,就留在这里不要移开半步。”

    慕行秋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兰冰壶似乎刻意挑拨他与散修的关系,可这完全没必要,他根本不认识这些散修,更不想参与连海山的任何事务。

    人心不稳恐怕就是符皓所谓的漏洞,可兰冰壶早已心知肚明,想必也找到了解决办法。

    下方的雨云发生了变化,成团地翻涌滚动,雨势似乎更大了一些,很快,那些嘈杂声消失了,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地接受自己的位置与身份,再无半点怨言与惶恐。

    慕行秋恍然大悟,兰冰壶追雨不只是为了纪念往事,她能通过雨水施法,将数千名散修牢牢控制在手里,她根本不在乎这些人是否忠心,只要数量和一定的实力。

    慕行秋位于雨云之上,淋不到雨水,可他仍然渐渐感受到了兰冰壶的法术,媒介是他坐下的白色莲花。

    鱼龙阵启动的时候,仿佛有一连串的闪电在他的脑子里劈过,要将他的一切思绪劈得粉碎。慕行秋的本能反应是将闪电全都撵出去,可他马上想起自己的承诺,他答应过兰冰壶,不会抗拒外来的力量。

    于是他将自己的意念收束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任凭闪电占据他的身体,支配他的内丹。

    他没有被控制,只要愿意,任何时候都能夺回身体,但他也不敢大意,生怕一不小心就此成为兰冰壶的傀儡,或者被夺走重要的记忆。

    整个鱼龙阵开始前进,慕行秋发现自己的内丹开始快速旋转,激发出大量法力,离开身体之后却没有形成任何法术,而是到了其他散修的体内,与此同时也有大量法力涌入他的经脉,数千人由此组成了一个极大的循环,怪不得秃子不能参与,他只剩一颗头颅,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法力运行。

    慕行秋有点佩服兰冰壶了,她用这种方式将实力一般的散修凝聚成为一个可与高等道士相媲美的整体,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道士们虽然经常配合作战,但是像这样彻底的合体,谁也不愿意。

    慕行秋所在的位置并非鱼龙阵的耳目,所以无从了解外面的情况,只知道整个大阵走了一段路,停下,没多久,战斗开始了。

    战斗并不激烈,兰冰壶只想展示力量,而不是真与乱荆山决战。慕行秋感到法力流动速度更快,他的位置肯定是一处特别重要的中转站,大量法力在此处集合,然后再转到别处去,就像是道士的上丹田泥丸宫。

    突然,神行电掣鞭自己从袖子里穿出来,瞬间暴长了数十丈,像一条细细的黑色游龙,迎向了正在寻找漏洞的敌人,根本不受慕行秋的控制。

    杨宝贞来了,她曾经从这里突入鱼龙阵,还想如法炮制再来一次。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