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九章 化虚为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星山拔魔洞里,念心科传人曾经声称幻术对内丹的要求不高,强大之后,吸气道士甚至能够击败吞烟道士,慕行秋要试一下幻境第三层是否能抵得过餐霞境界。

    他不再幻化出九手手臂,面对一名敌人,多余的手臂反而会分散力量,他也不再试图捕捉虚无缥缈的情绪,在间不容发的斗法中,挑拨人心就显得太慢了。慕行秋一心三用,每一心都在运行率兽九变的所有法门,全部幻术都集中在黑鞭之上。

    黑鞭如钢矛一般笔直坚硬,刺向扑面而来的魔修法术。

    申庚发出的魔修法术原本只是一团庞大的黑光,与黑鞭相撞之后,发出金属碎裂的声响,光芒大盛随即暗淡,显露出另一种形态——一面赤红色的金属巨盾,与他眼睛的颜色几乎一样,表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两三尺长的钢刺,奇异的是,这些钢刺能像鹰隼的利爪一般弯曲抓挠。

    红盾被黑鞭挡住了,微微颤动,相距最近的十几根钢刺将鞭梢紧紧抓住,却没办法将它折弯一点点。

    又有一部分散修降到地面,两名道士相持不下,力量向两边散发,实力稍逊的散修承受不住。

    申庚非常意外,经过预言之火的考验,他学会了掩饰魔念气息,可实力并没有增强,慕行秋却变了一个人,原本与杨清音联手都难以支撑,现在却靠一个人的力量就接住了他的重击。

    “真是了不起,竟然能利用我的预言之火将幻境提升到第三层,原来我小瞧你了。”兰冰壶的眼睛亮起来,再次提起对慕行秋的兴趣,“看来你领悟到的东西不少,幻即是真,真即是幻,幻术能挑动人心。也能凝聚成劲。嗯,让我想想,你是从魂魄那里领悟到的,魂魄本无形,灯烛科却能激发出强大的力量,幻术当然也可以。虽然不是正途,但你的确摸着边了。”

    兰冰壶曾经潜心钻研过念心幻术,因此说得头头是道,对申庚的魔修反而没什么点评。

    就在她说话的工夫,申庚发出的赤红巨盾缓慢变小。黑鞭的力量太强横,他不仅不能分出力量发起另一次进攻,反而要将法术集中。

    慕行秋也在全力施法,将兰冰壶的话听在耳中,却没有开口辩驳,其实令他的幻术再上一层的不是预言之火,而是申继先赠送的那枚道火婴儿丹,至于将幻术凝聚成纯粹的力量,兰冰壶说得倒是没错。他的确受到了魂魄之力的启发。

    龙宾会记载过有一名念心传人击败了服月芒道士,用的是拨动人心的幻术,可那次胜利显然是个意外,几乎不具备再次实施的可能性。龙宾会很可能就是因此没有继续研究下去,念心科弟子也全都被关进了拔魔洞。

    早在杨清音责备念心幻术以**击败道士之前,慕行秋就在想一个问题: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的五行道士,念心道士没有**可用。岂不是必败无疑?念心科必有其它法术应对这种情况。

    没人教他到底应该怎么做,慕行秋只能自行摸索,预言之火的启发将他的摸索时间大大缩短。幻术的确可以转化为无坚不摧的力量,虽然在兰冰壶眼里并不完美,却很有效。

    申庚的赤红钢盾越来越小,表面的钢刺变成了钢针,对黑鞭已经无效。

    秃子的发髻被兰冰壶抓在手里,激动地晃来晃去,小声为慕行秋助威,“坚持,小秋哥,再加一把劲儿,红眼坏蛋快要撑不住了。”

    兰冰壶也有同样的看法,“申庚,再这样下去,你可没有三十年时间修行了,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唉,向杨宝贞说明你的死因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赤红钢盾已经缩到正常大小,申庚喉咙里发出一声石落深井似的闷响,整个人化为黑烟,钢盾消失了,鞭子趁势而入,刺入黑烟当中。这一回,黑烟没有凝聚成形,而是顺着鞭子前扑,冲向慕行秋。

    “我就说他们两个有点像……”兰冰壶只来得及说出半句话,场上的形势再次发生变化。

    黑烟冲到幕行秋身前五步时重新恢复人形,申庚的脖子被折返回来的黑鞭紧紧缠绕,两脚离地一尺有余,奋力挣扎,脸上青筋毕露,却无法再前进半步,甚至不能施法。

    慕行秋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右臂伸展,紧握鞭柄,左臂甩在身后,像一尊摆出冲锋姿势的雕像,他使出了全身力气,让黑鞭缠得更紧一点。

    “哈哈,申庚,你可犯错了,念心幻术化虚为实,本质仍是虚,你变成黑烟对付五行法术还行,对付念心科弟子正是自投罗网。”兰冰壶松开秃子,“看来不需要你作证了,我得自己想办法让杨宝贞相信她儿子的死与我无关。”

    没等兰冰壶说完,秃子已经飞到慕行秋身边,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的申庚,“小秋哥,我能上去咬一口吗?他把我当皮球,我要把他当甘蔗——咬碎了再吐出来。”

    慕行秋的鞭子已经攻破了申庚的护持之力,魔道士的心境之湖第一次呈现在他的眼前。申庚的心湖早已是惊涛骇浪,仿佛无数扭曲的巨人在比试高低,念心幻术在这里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慕行秋继续收紧鞭子,等了一会才对秃子点点头。

    秃子大喜,冲到申庚面前,与他几乎鼻子碰鼻子,嘴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突然张开嘴,死死咬住申庚的脸颊。

    这点疼痛对申庚来说已经无关紧要,脖子上的长鞭越勒越紧,他感到呼吸困难,慢慢地连内丹旋转得也慢了,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会越来越弱,直到死亡,可他却无技可施,几次试图施法发起绝地反击,可是只要力量稍一分散,鞭子就会深陷一点,不给他半分机会。

    慕行秋就要赢了,他因此激发出更多力量。鞭身上附着的闪电噼啪作响,其中一道竟然将秃子弹飞了。

    秃子转了个圈又飞回来,吐掉一块皮肉,“这是替二良咬的。”他不敢靠近鞭子,盯着申庚的腿踝打量,准备再为自己咬一口,

    轰的一声,无风无雨的平静天空突然响起雷声,随后像是被撕裂一般出现了一块白斑,迅速扩大。从里面跳出一个人来。

    这人离山峰还有数百丈就发招,一条五彩巨龙冲向地面。

    慕行秋差点以为五行科首座申继先赶来了,待到发现巨龙的目标竟然是自己,才明白来者不善。

    他腾不出手接招。

    兰冰壶伸出右臂,左手轻挽衣袖,露出右手食指上的一枚宝石戒指,她在散修中间待得久了,连法器也与道统不太一样。戒指里射出一道白光,在半空中化成莲花状的云朵。托住了五彩巨龙。

    “哪位道友不请自来?速速报上名来。”兰冰壶喝道,她可以接受道士的一点嚣张,但是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出手,那可不行。

    空中那人降落一段距离。没有开口,用法术照亮了自己的脸。

    “杨宝贞!”秃子认出了那张脸孔。

    杨宝贞相对年轻,兰冰壶因此对她只知其名未见其人,于是露出笑容。却没有收回法术,“杨道友来得真是巧,你可看清楚了。你的宝贝儿子跟人家斗法,既不是我撺掇的,从始至终我也没有插过手。”

    杨宝贞不说话,本就冷傲的面孔此时僵硬得像是一张铁铸的面具,她加强了法力,五彩巨龙将云朵压下去一些。

    兰冰壶迅速做出判断,她可以与杨宝贞一战,获胜的机会还很大,可是并不值得,于是主动将云朵收回一些,笑着说:“救子心切,道士也不能免俗,好在我没有留下后代,省了这份心。不如我提个建议,慕行秋,你放开申庚,杨道友,你带着申庚走,不要在我这里动手。”

    杨宝贞仍然不说话,但是收回了五彩巨龙。

    兰冰壶也收手,对慕行秋说:“我可不是你的保护者,再不松开鞭子,你就自己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吧。”

    慕行秋收回鞭子,后退数步,全神戒备,他不是傻子,更不想被杨宝贞杀死,唯一的选择就是暂时忍让,等候庞山与乱荆山的决战。

    申庚摔在地上,双手按着喉咙不停咳嗽、呕吐,他还没有虚弱到不能站立的地步,可他觉得羞辱难堪,自己是餐霞境界的魔道士,居然打不过一名吸气境界的普通道士。

    兰冰壶仰头说:“杨道友,你可以把人带走了,明日混沌崖之会,你也会参加吧?”

    杨宝贞一点也不领情,伸手将儿子吸到空中,带着他升至高空,朝西南飞去,很快消失不见。

    “原来你是个欺软怕硬的人。”秃子不屑地说。

    兰冰壶不以为意,仍然望着天空,思忖片刻,轻声说:“高空总是个破绽,必须补上才行。”

    慕行秋收起鞭子,“杨宝贞不太对劲儿,不像是她平时的为人,她为什么不说话?能自由行动,为什么之前不去断流城保护祖师塔和养神峰?申庚就在里面啊。”

    兰冰壶冷笑一声,“杨宝贞还知道来救自己的儿子,已经很了不起了,司命鼎是道统九大镇山之宝之一,控制几名道士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

    慕行秋吃了一惊。

    兰冰壶看着他,“你比我预料得要厉害一点,虽然你还没有说服我,但是我要你帮我一个忙,或许在这之后,我也会帮你一个忙。”

    “什么忙?”慕行秋问。

    “我发明了一套阵法,还有一点小小的漏洞,需要你来填补,明天,我要用它向乱荆山显示一下连海山的实力。”兰冰壶微微一笑,好像这真的只是一个小忙。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