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八章 魂魄之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见到一座充满魂魄的城池,魂魄是不可见的,所以他只是行走在一座空荡荡的城池里,隐约察觉到身边有某种东西存在,更准确地说,他并未行走,而是站立不动,一座城池迎面涌来,街道、房屋、树木纷纷擦肩而过。

    城池的格局很像断流城,只是更大,几乎是它的十倍。

    这是一座热闹的城池,又有点像他几年前曾经去过的西介国百丈城,熙来攘往,那些无形的魂魄贴着他的身子走过,发出好似落木萧萧的声音,就是这些声音让慕行秋相信他们都是魂魄。

    “慕将军。”时不时传出一声模糊而亲切的呼唤,更加佐证了他的猜测。

    城池继续向后掠过,不知不觉间,慕行秋已经站在破旧的城墙上,城外是一片沉寂的荒漠,平坦,没有尽头,偶尔轻风吹起一股风沙,为荒漠增添一丝活力。他正纳闷自己在看什么,荒漠之中突然出现两支军队,一支是人类诸侯国的玄符军,一支是戴角披骨的妖军。

    两支军队平静地走向对方,没有奔跑,也没有叫喊,相遇之后同样平静地举起兵器刺向敌人,好像农夫叉起一捆捆草,动作慢的一方倒下,动作快地一方继续前行,直到自己也被刺倒。

    很快,荒野中躺满尸体,鲜血将单调的大地涂抹成红色的湖泊。

    “这样的战争毫无意义,你们是在送死!”慕行秋大声说,他更关注那些人类士兵,冲他们喊道:“冲锋,冲上去,杀死敌人,你们就能活下来!”

    没人听他的话,战斗还是平静地进行下去。死者倒下的时候头盔散落,露出里面的面孔,其中一些慕行秋很熟悉,有镜湖村的张灵生、野林镇的沈通幽、断流城的一些士兵。

    慕行秋终于确信,他正处于一座亡灵之城里面,那些被拘到剑里的魂魄正在重演自己的死亡。可他不明白,自己坐在预言之火的边上,看到的应该是未来才对,为什么会出现过去的场景?

    没过多久,他的看法改变了。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开始出现了新面孔。

    大良沈休明应该正在断流城内养伤,可他就在慕行秋眼前倒在血泊中,双眼圆睁,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死亡。

    西介国公主的脸上失去了那种令人信赖的微笑,被一柄长矛刺中,仰面倒下。

    慕行秋认识的每一个凡人都倒下了,甚至包括那个叫铁头的莽汉,同样毫无表情。没有半分挣扎。

    地面上的鲜血真的积成了湖泊,道士们赶来了,成千上万,落在地上。趟着血水前进,朝对面的妖族发射法术,妖族成片地倒下,可是源源不断。终于与道士们相遇。

    道士们也倒下了,辛幼陶、沈昊、小青桃、杨清音、左流英等等,都在其中。他们的身体比凡人轻,飘在血湖之上,像浮萍一样在尸体中间荡来荡去。

    慕行秋全身都在发抖,太多死亡了,即使他明知这些死亡都是虚假的,还是心痛如绞,这都是他认识的人,他的同伴,他的朋友。

    “小秋。”一个比落叶还轻微的声音传来。

    慕行秋倏然转身,庞大的城池在眼前显现,似乎比刚才更拥挤了,但是仍然没有任何生灵显现。

    “小秋。”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熟悉得令他的心都要融化,“看你自己,看你自己……”

    声音彻底消失,小秋觉得自己被风吹了一下,他离开了原地,身体却留下了。

    他有过这种体验,那是上丹田泥丸宫通关时魂魄离身的感觉,他又一次看到自己,只是这一次有所不同,他不只看到身体,还能透视身体内部,看到水银一样的法力在经脉中缓缓流动,下丹田里鸽子蛋大小的淡黄色内丹匀速旋转,一刻不停,中丹田绛宫和上丹田泥丸宫里却有两团奇异的气体,他从来没听说过这是什么。

    气体是乳白色,散发着微光,得仔细看才能发现它们在极缓慢的转动。

    “这是什么?”慕行秋问,还跟从前一样,遇到不明白的事情,他总是向芳芳求教。

    “你知道这是什么。”熟悉的声音说。

    慕行秋仔细观看,渐渐有所领悟,但他觉得不够,于是在幻境中再次进入存想状态,就是在这时,他发现自己能看到真实的场景了,那正是申庚戏弄秃子的时候,慕行秋想挣脱预言之火制造的幻象,却落入到城外的战场里。

    真实与虚幻重叠在一起,申庚就站在血泊之中狂傲地宣称三十年之内将超越兰冰壶。

    慕行秋陷入了双重幻象当中,在这里,真实场景也成为一种幻象,如果持续下去,幻象的层数会越来越多,最终将他压垮吞噬。

    慕行秋挣扎出来,没有他人的提醒,也没有帮助,全凭自己的意志与努力摆脱了第二重幻象,他又能看到自己了,绛宫和泥丸宫里的两团气体仿佛熟透的果实,落在下丹田里,合为一体,包裹内丹,突然燃烧起来,内丹在里面转得越来越快,膨胀、缩回,恢复原状。

    慕行秋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绛宫和泥丸宫里又出现了两团白气,这回没有降至下丹田,而是化成一股水银般的法力,加入到经脉循环的过程中,当两团白气全都消失,慕行秋眼前一亮,看到满城半透明的人形。

    两次变化发生都很快,慕行秋一下子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那还是在断流城的时候,庞山五行科首座给每一位守城有功的弟子一枚道火婴儿丹,慕行秋服食之后第一个起效,本来已经到达了吸气七重,却因为一时心动又降回了吸气五重。可道火婴儿丹激发的潜力并没有消失,而是留在绛宫和泥丸宫里。

    慕行秋当时倒是从幻境一层升到了二层,但那与道火婴儿丹无关,全是他自己原有的力量。

    白气发生了两次变化预示着两种未来,一种是道火淬丹,推动内丹再进一步。这是绝大部分道士梦寐以求的事情,另一种是化气为水,增强念心幻术的力量,只有慕行秋才会遇到这一选择。

    城池和城中半透明的人群像流沙一般渐渐消散,这是马上要摆脱预言之火了,只有一股潜力,或者用来淬丹,或者用来增强幻术,内丹提升极为艰难,有这样的机遇本应该毫不犹豫选择前者。但慕行秋现在最需要的是幻术提升,因为他要在众多魂魄当中辨出芳芳。有朝一日,他将借助司命鼎的帮助进入霜魂剑,他希望到时能看见魂魄的样子,哪怕是大概的样子也好。

    慕行秋醒来了,双重幻象和化气为水增强幻术的过程耗费了他大量精力,可他并不觉得疲惫,反而有一股施法的冲动,他向申庚发出挑战。然后对秃子说:“待会我捉住他,让你咬上一口。”

    秃子兴高采烈地点头,“狠狠咬一口。”

    申庚短促地哼了一声,“我给过你机会。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三次,你却一再拒绝。”

    “以死亡当作威胁,那不叫机会。”慕行秋带着秃子向后退去。他要拉开距离,“你为自己而战,我为二良和秃子而战。或许你是比我更优秀的道士,但你没资格活在世上。你想挽救这世界,其实是毁灭的另一种说法。”

    十五步,慕行秋停下了,右手一甩,亮出黑色的鞭子。

    “你还不打算用剑?”申庚不需要法器,流光宝鉴防身效果极佳,用来进攻却没有太多用处,他宁可空手“活着不需要资格,需要的是力量。”

    申庚两手成爪,脚下的野草立刻枯萎了一大片,他将施展魔修法术,却没有半分魔念气息,离开养神峰之后,这是他第三次与慕行秋交手,知根知底,没必要再进行试探。

    “真可惜。”兰冰壶无谓地叹息一声,“这不会就是左流英的诡计吧,让一名庞山道士死在我这里,然后栽赃嫁祸?”

    “秃子会目睹一切,把他交给左流英,自能让你置身事外。”慕行秋说,目光却一直盯着申庚,数尺长的鞭子垂在地面上。

    “我会证明小秋哥打败了申——哎呦。”秃子话未说完,被兰冰壶召了过去。

    “没错,你是个见证者,得留在我身边,别莫名其妙地死了。两名庞山小道士斗法,全是他们的私人恩怨,与我无关,我可是一视同仁,预言之火这么好的东西,别人想用还没机会呢。”兰冰壶突然抬高声音,对周围的散修说:“看好了,虽然你们只是凡人,只有驳杂的内丹,可你们终究懂得一些法术,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观察道士的斗法,聪明人将从中获益匪浅。”

    散修们的目光早已死死盯住两名道士,就怕漏过一眼,申庚吸引的目光更多,他刚刚展现了自己的实力,挡住了法王的三次进攻,在散修看来胜算更高。

    秃子挣扎了几下,无法脱离兰冰壶的掌握,只得放弃,大声道:“小秋哥,狠狠抽他!”

    申庚首先施法,脚下枯萎的草地骤然又扩大一圈,随后一团庞大的黑光擦着地表冲向敌人,划出一条烧焦般的痕迹。

    才学会以道火操控魔法,申庚对新力量的使用还不够熟练,一旦全力施展,向周围泄漏不少,就是这些泄漏的力量也让飞在空中的散修大惊失色,纷纷施法自保,许多人被迫降落,不敢再围观。

    慕行秋也是刚刚得到新力量,他升到了幻境第三层,能够一心三用,对他来说攻守有多种选择,可他跟申庚一样,迫切地想要尝尝全力出击的感觉。

    一条手臂,一条鞭子,没有防守,没有花招,笔直地迎向魔法术,鞭身附着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峰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