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同样的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秃子腾出一缕头发,焦躁不安地在慕行秋背上划来划去,自申庚出现后他就有些不正常,显得跃跃欲试,慕行秋就在这时决定冒险一搏。()

    他不想轻易动用霜魂剑,此行乱荆山不知还会遇到多少场战斗,孙玉露说魂魄之力能再用两三次,慕行秋决定尽量一次也不用,万一芳芳的魂魄因此受损,他将追悔莫及。

    秃子与魔种的结合颇为古怪,正因为他太弱小,魔种也施展不出力量,与他的一缕残魂纠缠在一起,让他活下去,却不能控制他的思维与行动,但是每当周围有魔念显露出来的时候,他都会变得亢奋。

    申庚全身都散发出魔念的气息,当他运用魔修法术的时候,味道更加浓烈——这是只有秃子才能嗅到的气味,比他小时候从家里偷拿的一切食物加起来还要香甜,他就像是在沙漠中跋涉多日的骆驼,在空气中感受到一缕潮湿,即使已经濒死也要迈开大步朝水源飞奔。

    人间的魔念吸引着魔种,这种吸引力曾经显现过一次,当申准入魔的时候,秃子扑上去疯狂吸血。

    魔念也渴望投入魔种的怀抱,甚至能操控主人的意思,令他对死亡无知无觉。

    可申庚与父亲不同,他是魔道士,自称仍保留着全部意志。

    慕行秋要在这一点上冒险,而他也准备好了念心法术,一旦秃子遇险,他将立刻催动魂魄之力。

    鞭梢悬在半空中,秃子顺着鞭身飞速上滑,然后像一只熟透的瓜果坠向申庚。

    杨清音虽然惊讶,却没有松懈,全力挡住敌人的法术,可她知道,再过一小会整个防线就会崩溃。餐霞与吸气的境界差距,不是靠拼命就能弥补的。

    车上的兰冰壶眼睛一亮,向前迈出半步,饶有趣味地盯着那颗头颅,对秃子的变化感到惊异。

    申庚似乎对头顶的威胁一无所知,他仍然在全心全意地对付两名吸气道士,直到最后一刻,张大嘴巴的秃子距离他只有不到两尺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立刻举起左臂抓向来袭者。

    那一刻慕行秋几乎就要催动魂魄之力。他甚至能感受到剑内魂魄的躁动,可他下一个动作是扑向杨清音,搂着她飞出数十步。

    申庚的右手,魔修之爪,没有因为秃子而有丝毫的耽搁,猛然爆出的法术狠狠砸在两人刚才站立的地方,一座大坑突然出现在地面上,震得整座山峰都在颤动,环绕四周的大量散修纷纷飞起。人人手中都有光亮发出,比空中的群星还要密集。

    兰冰壶自有独特的下令方式,也不见她做出任何动作说出任何话,散修们退下了。

    申庚左手的法术没能将头颅击得粉碎。只是阻止了秃子的下坠之势。他那双眼睛更红了,他不明白,自己的魔修法术足够将一名吸气道士击得粉碎,为何对一个连内丹都没有的头颅失效。

    秃子再扑。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他的头颅就像是一个筛子,令申庚的法术大部分穿过去。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够发挥作用。

    申庚立刻举起右手,施展十成法力,十几柄黑色利刃和洪水一般的魔修之力同时扑向正寸寸下坠的头颅。

    秃子露出森然的两排牙齿,不停地合闭,嘴里发出沸水一般的呼噜声,眼睛也在变红,甚至比申庚还要红。黑色利刃自动绕开,从头颅边上掠过,魔修之力仍然效果甚微。

    “很有意思。”兰冰壶说。

    杨清音这是第一次见到秃子变成这样,惊讶地望了一会,对慕行秋说:“行了。”

    慕行秋急忙松手,他专注于秃子与申庚的对抗,忘了自己还搂着杨清音的腰。他走向申庚,手中的黑色鞭子越来越长,围着申庚盘旋上升,几乎与敌人同高,相距只有数尺,慢慢勒紧。

    申庚陷入两难境地,上方的头颅威胁更大,可他的魔修法术却对之几近无效,周围的鞭子他能挡开,却腾不出手——头颅明明没有多大的力量,仍将申庚的两只手牢牢占住,他的法力倾泻而出,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

    杨清音压力骤减,松了口气,出声扰乱对方的心智:“申庚,临死之前忏悔一下吧,别让你母亲太丢人,她对你期望甚高,为你付出了不少心血。”

    申庚变得狂怒了,法术对头颅越是无效,他越是拼尽全力,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上方的敌人,“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法术对他无效?告诉我!”

    慕行秋和杨清音都不会说出真相,车上的兰冰壶开口了,“看来魔道士是一条死路,申庚,你连头颅里的一丁点魔种都击不破,还谈什么与魔族一战?大批魔族现身,只怕你会第一个跪地投降。”

    申庚明白了,却不相信兰冰壶的判断,大喝一声“不可能”,终于使出绝招,与祖师塔一模一样的养神峰出现在他的胸前,正酝酿着一股纯白色的光芒。

    战况陡生转折。

    慕行秋一心两用,以两倍的力量勒紧长鞭,他要趁机绞杀申庚,即使只是击破申庚的护持之力也行,黑鞭倏地内缩,将敌人捆成了的粽子。

    同一时刻,秃子骤降一尺有余,牙齿已能咬住申庚的发髻。

    杨清音也在这时施法,她要夺回养神峰,这本是左流英亲自前往乱荆山的根本目的,可左流英此刻正在踏浪城内,在诸侯国都城的重重禁制之内,无从得知申庚就在城外百余里的地方。

    杨清音她慢了一步,即使她再努力,即使她早就发招,还是会慢一步,因为与她争抢养神峰的是兰冰壶,星落六重的道士,在三名低等道士面前可以随心所欲。

    兰冰壶没有下车,左手一招,养神峰已经到了她手里,她打量着这只小塔,右臂伸出,为申庚提供一层防护。兰冰壶插手的一瞬间。形势全变,长鞭仍然紧紧缠绕申庚,可只能到他身边一两寸的距离处,秃子被看不到力量弹到空中,再落下时,他已经恢复常态。

    秃子很失望,伸出舌头舔嘴唇,“哪去了?哪去了?为什么香味没有了?”

    “养神峰,好久没见着它了,我也在里面生活过三年。”兰冰壶发出感慨。“真想不到它会落入普通道士手里,左流英就是为它来到这里的吧?”

    “还给我!”三名道士齐声大叫,杨清音气哼哼走到车前,“兰冰壶,养神峰是庞山至宝,你不会想夺走吧?”

    “当然不会。”兰冰壶笑吟吟地说,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小塔,“道统不干涉凡人事务,凡人当然也不能挑衅道统。我就是靠着这条协议才能建立起连海山修士团,怎么会违背呢?我现在是凡人了。”

    “那我以庞山道士的名义要求你将养神峰交给我。”杨清音伸出手,离小塔只有七八尺之遥。

    “不过——”兰冰壶的目光终于从小塔移开,看向杨清音。“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乱荆山命令散修加入乱荆山,就已经打破了十几万年以来互不干涉的协议,而养神峰……它从前的确是庞山至宝。可是庞山没能守住,被一名魔道士夺走。我想,申庚已经不能算是庞山弟子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清音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只是义愤填膺,感到难以置信。

    “养神峰在申庚手里的时候就已经不属于庞山,我从他那里抢来,当然与庞山无关。”兰冰壶顿了顿,“若是申庚不迷路,这东西现在已经归乱荆山了,所以,你们应该感谢我。我也可以还给庞山,卖个人情,但不能还给两名吸气道士,你们保不住它,去城里通知左流英,让他来找我吧。”

    兰冰壶转向仍在较劲儿的两名道士,申庚虽然得到她的帮助,却并不领情,努力想挣破保护罩,“至于你们两个,留在我这里。”

    兰冰壶收回法术,慕行秋被一股强力推开数步,只得收回长鞭,申庚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戒备地盯着仍在他头顶盘旋的秃子。

    秃子还是闻不到香味,但他知道美味就是从这个人体内传出来的,舍不得离开。

    慕行秋走近杨清音:“你去踏浪城找左流英。”

    “她这是明目张胆地帮申庚……”杨清音怒气未消。

    “咱们打不过她,争也没有。”慕行秋知道,在兰冰壶这里是找不到公平的。

    杨清音重重地哼了一声,“我怎么再找到你们,跟着雨走吗?”

    “左流英自有办法。”

    杨清音瞪了兰冰壶一眼,御剑升起,她还记得踏浪城的大致方向,迅速飞走。

    兰冰壶收起小塔,“你还真是顽固,就是不肯亮出霜魂剑吗?”

    慕行秋摇头,“我说过,我不懂灯烛科法术,随意施法会对霜魂剑造成损害。”

    几十步之外的申庚突然叫了一声“我明白了”,随手向秃子射出三柄利刃,这是普通的五行法术,没有魔修之力。

    其实这本是极简单的道理,魔修法术对含有魔种的头颅不起作用,正常法术才会生效,申庚此前魔念一起,竟然没有想到。

    秃子眼看利刃奔自己而来,根本躲不开,慕行秋离得太远,来不及救援。

    兰冰壶仍然只是一伸手,秃子已经到了她手里,三柄利刃扑了个空。

    申庚也走过来,压抑着怒意,“我要怎么才能拿回养神峰?”

    “别着急,跟我一块去见乱荆山道士,没准她们愿意为你出头呢。”兰冰壶的笑容里多了一分得意。

    “你跟左流英一样,喜欢策划计谋,你想利用庞山和乱荆山的争斗保住修士团。”慕行秋看出来了,兰冰壶的笑容背后有着与左流英一样的老谋深算。

    兰冰壶对慕行秋和申庚各指了一下,“说到一样,你们两个也很相似,走的都不是寻常的修行之路,说实话,我有点感兴趣了,我要给你们两个一些指点,瞧瞧你们到底能走到哪。”

    慕行秋和申庚都愣住了,互相看了一眼,同样的仇恨目光中多了一丝同样的困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