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四章 会说话的首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流英的声音曾在许多人的脑海中出现过,各有不同,或苍老,或威严,或神秘,总之很少有人将他的声音与容貌联系在一起,当他终于开口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大吃一惊,那是如春风般柔和的话语,正适合一名十七八岁的俊美青年。。。

    可对一名几百岁的注神道士来说,那样的声音就显得突兀而诡异了。

    申继先比左流英年长一二百岁,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所以最为惊愕,“你不是天生的哑巴?”

    “不是。”左流英的声音如此轻柔,说“不”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否认与拒绝的意思,“我在母亲腹中的时候发过誓言,除非修行达到终点,我才会开口说话。”

    左流英是胎生道根,在母亲肚子里就已凝气成丹,甚至达到了一般道士苦修多年才能达到的餐霞境界,因此,当父母念诵道书的时候,尚是胎儿的他就能听懂了。

    他的父母一致认为,耳目鼻口身五官当中,舌头最是多余之物:品尝味道,对修行没有帮助,反而容易被口腹之欲所俘虏;言语沟通,如果道士们都能以法力直接交流,说话实在没有必要,有时还会惹出是非。

    可他们两个已经习惯了讲话,很难忍住开口的冲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能够免除舌头的影响。”

    左流英听到这些讨论,深以为然,于是从降生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曾开口说话,也不曾对任何人解释这件事,连他的父母也以为儿子是个天生的哑巴,为此非常高兴,终于确认儿子果真是位与众不同的天才。

    “你遇到叹息劫了?”申继先问。

    道劫多种多样。有几样是所有道士耳熟能详的,情劫、欢喜劫、崩劫、逍遥劫等等,叹息劫也在其中。修行之路永无止境,即使到了服日芒境界也可以继续提升实力,但是能一直走下去的人却没有,道士早晚有一天会感到疲惫,发现无论怎样存想,无论服食多少丹药,都留不住灵力,法力再也没办法增强。这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叹息一声,承认自己的修行已到了尽头,从此止步不前。

    申继先心情矛盾,作为庞山道士,他希望本山能出现一位服月芒道士,作为修行止步于星落七重的五行科首座,他希望左流英的天赋终有耗尽的一天。

    “没有,可我决定放弃修行,暂时放弃。”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用口舌说过话。左流英的语调有些怪异,缺少抑扬顿挫,每个字都是同样的清晰与标准,“庞山连番遭遇危机。都不是我造成的,所以我尽首座之责,但不能耽误修行。养神峰的丢失是我的错,因为我没有分心去关注峰内的事情。所以我要暂时停止修行,直到夺回养神峰为止。”

    左流英终于用自己的嘴巴说话了,声音出人意料。方式却没有变化,还是直白得令人不舒服,几百名道士先后为庞山殉难,他却只是“尽首座之责”。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他的风格,倒也没人特别在意。

    “你确定申庚会逃往乱荆山?”申继先问,去乱荆山救人本是他的任务,可他不介意让给左流英,毕竟注神道士救人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左流英将祖师塔递给申继先,失去分身,它的实力会减弱几分,但是仍足以击退一般的敌人,前提是申继先的伤势能尽快痊愈。

    “申庚要去找杨宝贞。”左流英的回答很简单,不做多余解释。

    庞山宗师宁七卫和大量五行科弟子困在乱荆山,其中就包括杨宝贞和杨清音的父母。

    慕行秋走前两步,“我跟你一块去,申庚也是我要解决的问题。”

    左流英看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他亲自开口说话的原因,这一瞥当中多了一些情绪在里面,就像是陌生人初次见面时的审视,“你当然得去,秦凌霜的魂魄在你的剑里,在乱荆山少不了它。”

    慕行秋被噎得无言以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秃子开口了,“还有我,小秋哥去哪我去哪,申庚那么坏,让我咬他一口。”

    “算我一个。”杨清音也走过来,“我还没断掉父母之情,怎么得去救他们一次。”

    “我是五行科弟子……”小青桃自告奋勇,吸气道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开口,都想一块去乱荆山。

    申继先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起码表明庞山道士在危险面前绝不退缩,“不能都去,也得留下几个人帮助我保护祖师塔。”

    在左流英看来,这就是一个极为简单的选择问题,“慕行秋、杨清音、裴淑容、辛幼陶跟我去乱荆山,其他人留下。”

    “我我我。”秃子急得上蹿下跳。

    “秃子要跟在我身边。”慕行秋说,即使左流英反对,他也要坚持。

    可左流英只是点下头,转身回屋了,对躺在门口的兰奇章不闻不问。

    杨清音困惑地说:“就这样了?还没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出发、走哪条路线呢。”

    申继先对这位相识几百年的道士却有了更多的了解,笑了几声,然后长叹一声,“你们就跟着他走吧,他心里早有主意,只是不愿意现在就告诉你们。”

    “他还是觉得只有自己最正确?”杨清音毫不掩饰地大声说,希望能激左流英出来争论,可连她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申继先也走向自己的房间,“当左流英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时候,他总是正确的,只是有些事情连他也预料不到,所以他还是会犯错。”

    “咱们自己商量,就算左流英不需要,咱们也该有自己的计划。”慕行秋打定主意不再无原则地跟随高等道士做事,他的建议立刻得到大家的同意,一块去他的屋子里讨论,连沈昊等几名留在断流城的道士也跟进去。

    昏迷的兰奇章仍然躺在地上,小青桃最后看了他一眼,紧跑几步,跟上其他道士。

    道士们没商量出具体的计划,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讨论申庚,大家还是不太明白怎么会有“魔道士”这种人,杨清音口无遮拦,指出慕行秋与申庚的相似之处,“申庚带着七情六欲当道士,你带着情劫修行——你们两个最后可别走到一条路上去。”

    慕行秋笑了一下,他身边的辛幼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说实话,只是我的一点看法哈,这个魔道士除了喜爱杀戮,还有别的问题吗?申庚能保留七情六欲,我觉得比普通道士好像更自在一些。”发现大家的目光不对,他急忙补充道:“我可不会当魔道士,只是心里有这个疑惑,两位首座都没解释清楚,唉,要是秦凌霜还在就好了,她肯定能引经据典……”

    就是这句话结束了当晚的商议,慕行秋已经能够控制情绪,其他人却不想谈起芳芳,于是一一告退。

    沈昊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没能一同前往乱荆山,他并不遗憾,留在断流城保护祖师塔也是同样重要的任务,可他有些话想对慕行秋说。

    “我曾经很后悔在野林镇的时候没有胆量救走芳芳。”

    “嗯,你跟我说过。”慕行秋深知沈昊对芳芳的感情,但两人从来没有过真正的竞争,因为芳芳总是坚定地站在慕行秋身边。

    “现在我不后悔了,因为我配不上她。”

    慕行秋保持沉默,作为朋友和道士,他不会说一些模棱两可的客套话安慰沈昊。

    “你救了芳芳,芳芳为你而死,这是一个完整的循环。”

    “芳芳如果嫁给你哥哥……”想到后来野林镇消失了,慕行秋住嘴。

    “哈哈,就算野林镇不消失,芳芳也不会更好,你总该听说过不少我哥哥的传言吧,大都不是真的,但有一点我亲眼所见,他爱打人,仆人们都离他远远的,轻易不敢靠近,就连我父亲都被他揪过胡子。跟我哥哥生活在一起,芳芳生不如死。”

    沈昊不是来求安慰的,他希望自己的话能安慰到慕行秋。

    慕行秋再次沉默,沈昊知道他已明白自己的意思,点下头,向门外走去,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就算再重来一次,芳芳还是会选择跟你上马,然后在断流城外碎丹。”

    即使芳芳已经不在,他们的情感也没有遗憾,这就是沈昊想表达的意思。

    秃子立在桌面上,又陷入昏睡状态,像一尊惟妙惟肖的雕像。慕行秋独坐床边,将霜魂剑横在膝头,仔细端详纹路变成血红的那一面。

    “乱荆山想打你的主意,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得逞,还有你的神魂,我会给你找回来。”

    慕行秋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当他抬起头,发现天已大亮,秃子正用三缕头发玩互搏游戏,一点声音也没有。

    孙玉露就是这时不请自入的,好像两人已经约好,慕行秋必然会等,而她必然会到。

    “我听说了昨晚的事情,如果我们留在断流城的话,本可以拦住申庚的。”

    “这是庞山的事情。”

    孙玉露微微一笑,“好吧,我不插手庞山的事情,让咱们谈谈霜魂剑吧,它是击败风如晦夺回乱荆山的最大希望,它昨晚的表现,实在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