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二章 黑云散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高高举起霜魂剑,以剑为中心,圈起一阵黑色的旋风,逐渐向外扩张。。。

    旋风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力量大得惊人,刚一转动,就将五彩长龙甩回申继先身边,第一圈完毕,祖师塔念心传人抛来的金色长鞭也被迫后撤,第二圈的时候,旋风已经扩成参天大树,风眼正中间是慕行秋和剑,边缘则是孙玉露。

    旋风拔地而起,越往上变得越大,顷刻之间,数百只纸符幻化而成的兵器都被卷了进去,旋风很快长大百余丈,搅动了整个天空的乌云,覆盖的范围迅速达到百余里。

    介河东岸的军队陷入了惊慌,早已备好的马匹簌簌发抖,许多卧倒在地,仍然站立的那些也迈不出一步,就连曲循规专用的十六匹神骏也被头顶的乌云惊吓,嘶鸣数声,跪在地上挤成一团。

    牲畜慌乱,士兵也不能镇定,人人都想跑,都想拿鞭子抽打马匹,可是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呆呆地望着压顶的黑云,明明感觉到这是灭顶之灾,却生不出逃跑的勇气。

    只有少数人靠着符箓的力量压制住心中的恐慌,没有坐骑,就用两条腿奔跑。

    断流城客栈里,吸气道士们感受到了城外骤然加强的力量,也看到了头顶的黑云,于是同时增加法力,跳蚤全身光芒四射,头顶的祖师塔更是亮得耀眼,二十九名念心传人双手舞动,捏出种种法诀,催动金色长鞭。

    可金色长鞭仍在退缩。

    申继先也在后退,身为星落七重的道士,他还有更强大的法术没有施展出来,可这回的对手不是妖族,是一名曾立过大功的庞山道士,他以五龙护体。运用法术猛地大喝一声:“慕行秋,速速醒来!”

    慕行秋觉得自己一直都很清醒,他只是被霜魂剑中的力量迷住了。

    所有魂魄都被吸进来了,前后几场战争留下的魂魄,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通通被拘进了霜魂剑,他不懂灯烛科的法术,不会控制这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也不想控制,他发现剑中释放出来的力量越强大。他的感觉越敏锐,敏锐到快要能分辨出魂魄的存在。

    他想找出芳芳。

    可是还差一点,他进不去霜魂剑,只能不断激发它的力量,无数魂魄形成的力量。

    申继先的叫声在他耳边响起,如惊雷崩山、似狮吼虎啸,他听得清清楚楚,却不想回应,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正用幻术向霜魂剑内部渗透,里面的力量出来的越多,进去的可能性越大。

    秃子突然从慕行秋身后蹿出来,用三缕头发将自己拴在慕行秋的发髻上。然后冲着他大声喊:“小秋哥!小秋哥!”

    他一遍遍地叫喊,中间不做停歇,他的声音没有申继先响亮,却像铜铃一样尖锐吵闹。

    慕行秋微微歪头。不得不开口,“秃子,别捣乱。我在找芳芳的魂魄,就在这柄剑里面。”

    “芳芳死啦!芳芳死啦!”秃子换了一句口号,叫得更加快。

    旋风外面,申继先取出一根如意,准备施展更强大的法术,他不能再这么任由慕行秋疯狂下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名弟子入魔。

    秃子还在叫唤,突然从他的脑袋里传出另一个声音,与他的叫声截然不同,却互不干扰,“慕行秋。”那个声音极为快速,一晃而过,但明显是个女声。

    慕行秋心中一震,高空中的黑云突然凝固,下面的旋风旋转得也慢了。

    秃子又叫了几声才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问:“谁?谁在我脑子里说话?”

    “是我,慕行秋,能听到我说话吗?”

    原来是杨清音,秃子头顶冒出白烟,他作为传音香炉又发挥作用了。

    慕行秋大失所望,连说话声音都变得苦涩了,“听到了。”

    “还记得你父亲说过那些话吗?”

    “活着不易。”

    “嗯,活着不易,尤其是你,因为在你身上同时活着两个人,一个是慕行秋,还有一个是秦凌霜,你若入魔,她也入魔,你若死去,她也死去。”

    “我只是想找到她在哪里,太多魂魄了。”慕行秋突然伤心不已,“太多魂魄了,芳芳不习惯那么拥挤,道士都不喜欢拥挤,我只是……”

    “你也是道士。”杨清音耐心劝导,“你说过你是穷人家的孩子,不怕意外,可是你也没必要硬往意外身上撞,对不对?我们都不希望秦凌霜死,可她是为你而死,不要辜负她对你的情意。你知道你有多幸运,这么多道士都要用法术结缘、斩缘,可你们不用。”

    “我不想斩缘。”慕行秋的心在一点点沉下去,强大力量带来的兴奋渐渐冷却,藏在下面的悲伤重新泛起,霜魂剑也随之冷静下来,剑身上的光芒闪烁得不再那么厉害,黑色的旋风正在慢慢散去,“我刚才好像听到她的声音。”

    “那不是她的声音。”杨清音略显严厉,“左流英说了,那是祖师塔护持之力的效果,他向你那里派出十一个金色小人,是他们对你说话,不是秦凌霜。死亡就是死亡,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改变,你得坚强起来,面对事实。”

    “芳芳碎丹之前曾经告诫我不要认输。”

    “她说得对,不要认输,魔念就是你的敌人,别向它屈服,那不是你的性格,野林镇的慕行秋不是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吗?你可以带着情劫修行,带着芳芳修行,继续你的逆天之术,但是不要向魔念认输。”

    杨清音停顿片刻,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艰辛,每个人都有,你不是唯一身负悲伤的人,活着不易也得活着,不为别的,就为一句‘不认输’。”

    黑云散去,月光撒落。阴冷与潮湿突然间消失无踪,依然寒冷,却冷得干爽透彻。

    金色长鞭退回城里,申继先也收起了五色长龙和法器,可他忍不住想,这名念心科道士还能在修行正途上坚持多远?

    慕行秋手中的黑色长鞭仍然缠绕着孙玉露,手里的霜魂剑已经恢复正常。

    秃子头顶的白烟渐渐消散,只剩轻微的一点,他轻轻叹了口气,“老娘真会说话。除了她,再没人能劝动你了。”

    不用亲手杀死一名庞山弟子,申继先松了口气,“好了,慕行秋,放下剑,把乱荆山的道士也放了吧,她已入魔,没必要……”

    “我没有入魔。”黑色长鞭缩回慕行秋的袖子里。孙玉露现身了,她脸上带着微笑,神情平静,果然不是入魔的样子。“谢谢你,慕道士,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是道士的感谢,意味着慕行秋真的帮了她一个大忙。而她绝不会忘记。

    孙玉露转向申继先,“前往乱荆山的事,天亮再谈吧。”说吧降到地面。施法浮起八名乱荆山道士,一块离去,她们没有进城,而是奔向了北方。

    申继先原以为慕行秋彻底得罪了乱荆山,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你都做了什么?”

    慕行秋正要开口,一支长达十余丈的巨矛在空中显现,直刺他的头顶。

    介河东岸的符箓师们奉命又发出一招,这一次他们集中全部力量,务求一击必中。

    申继先右手一挥,弹出一条白色利刃,将巨矛斩为两截。可巨矛没有被击飞,两截仍然连在一起,继续刺向慕行秋。

    龙宾会符箓师自有其独到之处,申继先一时大意,再加上手臂在决战受了重伤,竟然没能将它止住,再想出第二招已经来不及了。

    慕行秋再次举起霜魂剑,正对巨矛,剑矛撞击,针锋相对。

    “愚蠢的凡人。”申继先恼怒地嘀咕一声,在他眼里,符箓师与凡人无异,只是会些法术而已。

    巨矛像一头鲁莽的猎犬,只管冲向猎物,不管自己实力强弱,矛尖粉碎,后面的矛杆跟上,第一截化为成粉末,第二截继续,十余丈的长矛逐渐变短,它不是霜魂剑的对手。

    对决即将结束,秃子的脑袋里面突然传出杨清音的惊呼,她是道门之女,虽然脾气蛮横,可是从来不会大惊小怪,这一次却显出实实在在的慌张。

    五行科首座和慕行秋同时扭头,断流城内的客栈里飞起一个人,瞬间蹿至百丈空中,向城外的两名道士望了一眼,举起手臂,像是在招手,随后调转方向,化作一道光,向南方飞去,速度极快。

    “怎么会是他?”申继先认出是谁,不由得大吃一惊,立刻就要向客栈飞去。

    慕行秋更加惊讶,催动霜魂剑对抗长矛,他要追上那名南去的道士。长予只剩下短短一截,突然剧烈颤动,全部碎裂,露出了藏在末端的一根细针。

    细针刺进了剑身,奋力向剑柄游动。

    慕行秋神情微变,清楚地感受到这不是符箓的力量,而是五行法术,来自那名逃出客栈的道士。他立刻一心二用同时施展幻术,他不懂灯烛科法术,只会用幻术激起剑内的魂魄之力,直来直去,没有技巧,激发的力量霸道得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

    细针被弹了出去,飞到高空,肉眼已不可见,然后爆裂了,千万条闪电向四面八方延伸,轰鸣声惊天动地,连飘在空中的申继先都感到身子一颤。

    这不是符箓力量,而是十万多只魂魄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由吸气道士发出,五行科首座骇然失色,甚至忘了飞向客栈。

    慕行秋抢先向南方追去,他认出来那个逃走的道士,虽然只是一瞥,虽然容貌发生很大的改变,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从客栈里逃走的人是申庚。

    申庚明明在养神峰里,尚未凝气成丹,怎么会突然跳出来,还能化光飞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