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八章 破壳取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对下一步方案还没有清晰的计划,幼魔已经开始大展拳脚了,它是他最真实的想法,总能走在寄居者的前面。

    孙玉露没法忘记那个毁掉半边脸的庞山道士,她可以通过修行去除心中的情感,就像是一名雕刻师,大刀阔斧地在材料上动手,刀刀狠辣、斧斧无情,可是剩下的部分越少,那份情感却变得越发精致,慢慢地只能改用小刀一点点地修饰,最后当她再也下不了刀的时候,情劫成形了。

    孙玉露对孟元侯的怨念正处于用小刀精雕细琢的阶段,还没到必须度劫的时候,她在寻找最佳时机,但不是现在,作为一名道士,她能冷静地判断自己的情绪进展,觉得至少还能坚持十年,十年之后,或者另寻他人替代孟元侯,或者别有机缘自动断缘,总之不是现在。

    现在,她正在监视一名非乱荆山弟子,保护灯烛科的法术秘密,虽然慕行秋没本事看穿真相,可他的记忆可能会落到高等道士手中,即使只被破译其中的一小部分,对灯烛科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可她还是中招了。

    慕行秋差一点就让机会从手中溜走,他的幻术实力还是太弱,面对餐霞道士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最紧迫的关头,幼魔出现了。

    它举起细小的右臂,做了一个挥甩的动作。

    这个动作没有任何效果,慕行秋却下意识地效仿,他没有举手甩鞭,而是让电掣神行鞭自动从袖口里钻出来,闪电般地刺向孙玉露。

    这一鞭很轻很快,只是在孙玉露的左手拇指上点了一下,立刻缩回主人的袖子里。

    孙玉露似乎没发现这次进攻,手腕微微一抖。将鞭尖的触碰当成了蚊虫不小心的叮咬。

    慕行秋知道,他终于抓住了一名道士的情绪。

    就在这刹那间,他明白了念心幻术对道士起作用的方法——破壳取仁。道士的内丹能产生护持之力,像一层硬壳,法术难以攻破,只能依靠纯粹的蛮力,然后幻术才可顺隙进入。

    这股蛮力可以是拳法,可以是兵器,念心科日常修行的拳法和常用的鞭子,都是有用的。

    慕行秋有过一次类似的体验。那是芳芳碎丹前的一刻,兰奇章施放出一个光罩,要将他强行带走,慕行秋的长鞭自动伸出,与黑凰一块击碎了光罩,他当时有机会抓住兰奇章的情绪,可他错过了,兰奇章施法更快,让他晕了过去。

    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

    凡人的情绪像绵羊一样软弱,道士之心却有强大的防护,想要攻破防护,首先要了解道士隐藏的心结。以引起情绪波动,哪怕是一丝波动也好,其次要能接近他,以施展蛮力。确保一切都做得无声无息。这实际上令念心幻术对道士的威力大打折扣,要不是孙玉露毫无防备,慕行秋甚至没机会靠近她。

    慕行秋回想起拔魔洞里的那条手臂。它当时想尽办法要抓住他,还有龙宾会,发现道士的漏洞却仍然无力反抗,因为这个漏洞实在太难加以利用。

    纷纭的想法在慕行秋脑海中闪过,没有停留,他要集中全力将孙玉露隐藏在心底的情绪放大。

    “孟元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他要专心修行,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让你感到自豪。”

    孙玉露的身体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她自己却没有发现,“这是他跟你说的?”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慕行秋不想撒谎,他能感到自己有一条无形的手臂,紧紧抓住了一股无形的情绪,幼魔也在施展一模一样的幻术,等于将他的幻术增强了一倍,“孟元侯为什么非要选择逆天之术,他跟你说过吗?”

    “他说……”孙玉露有些犹豫,她毕竟是餐霞道士,无需刻意提防,对法术的防护能力也强于典循规布下的一堆禁制,可这种抵抗很快就消失了,她从一开始就低估了慕行秋的实力,根本不相信他敢对自己出手,以至一步错步步错,“他说道统的许多规矩都不合理,他要走出一条前人不敢走的险路,没准以后这才是正途。”

    “非得斩断情劫才能达到高等境界,这也是一条不合理的规矩,孟元侯想给你开辟一条不需度劫的新路。”慕行秋还只是抓住了那条情绪,不敢施加太明显的影响。

    幼魔又一次抢在了前面,它可不管有没有危险,也不管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强过对方,迫不及待的心情就像是少年时期的小秋,那时候他经常一时冲动就跟镇里的孩子打架,有时对方比他大许多,他也不肯忍让,一次打输了,就打第二次。

    幼魔就带着这样的劲头儿,嘴里咔嗒叫了一声,对着孙玉露施展幻术。

    “他为什么不带着我一块修行逆天之术?我愿意跟他冒险。”孙玉露精雕细琢的情感完全暴露了,她没办法隐藏,也不想再隐藏,一股突如其来的酸涩与甜蜜令她心慌意乱。

    即使失败的爱情也是那么完美无缺,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也是道士必须度过情劫的原因之一,孙玉露清楚这个道理,可是一旦品尝,就再也放不下了。

    “因为孟元侯不忍心让你冒险,他宁可自己开辟道路,等到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才会叫上你。”

    慕行秋心中生出一股羞愧,他敬重孟元侯,此时却在利用都教去操控另一个人,但他马上撵走了这股羞愧,若是心志不坚,幻术的威力会急剧下降。

    “我们都是道士。”孙玉露喃喃地说,神情略显恍惚,“为了获得法力与长生,我们失去了多少东西啊。”

    “没错,咱们都是道士……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破规矩,非得度劫才能提升修行境界。”

    “因为内丹,它给予你几百几千年的寿命和强大的力量,却要你舍弃除它之外的一切。”孙玉露的恼怒渐渐明显。

    “我不想舍弃秦凌霜,即使因此入魔,我也不想舍弃。”慕行秋尽量用芳芳的本名。免得引起孙玉露的思考。

    “你不应该舍弃,换成是我也不会。”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在他对面,幼魔的幻术之力越来越强,两只小小的眼睛闪闪发光,比周围的一片灯烛要明亮得多。

    慕行秋不太肯定的是,幼魔的这种表现是因为芳芳,还是太喜欢念心幻术。

    他没时间细想,轻声问:“你得帮帮我,告诉我你们为什么用这么多人来拘魂?”

    孙玉露苦恼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也觉得疑惑,通常来说,我一个人就能拘魂,可大拘魂师非要求亲自施法,还带来另外七个人。”

    慕行秋望了一眼最远处的老太婆,那就是所谓的大拘魂师。

    “拘魂必须特别专心吧?”

    “当然,一点分心都不行,事实上。拘魂师施法期间是最脆弱的,所以我们要布下拘魂隐文,让敌人看不到阵内的情形,一般的法术进来就会迷路。根本击不中目标,反而给我们提醒。你非要亲自参加拘魂,可让我们有点为难,所以我必须保持清醒。防止你突然出招。没错,就连吸气道士也能给施法的拘魂师造成伤害。说实话,我们不太信任你。”

    “我明白。”慕行秋微微一笑。孙玉露开始说实话了,可她只是餐霞道士,了解的内情太少,“这个拘魂阵……”

    “九玄引阴阵,需要九个人施法,但我只是辅助。”

    “九玄引阴阵,你们能通过灯烛互相联系吧?”

    “进入灯烛,我们就是一个整体。”

    “那就进入灯烛,帮我问些事情,你知道秦凌霜对我有多重要,我不能允许她的魂魄再出一丁点的意外,就像孟元侯不想让你冒一丁点的风险。”慕行秋降低了声音,幻术的法力却更强了,已经快要达到极致,幼魔则已使出全力,幻境第二层能够一心二用,它全用来施展幻术,互相配合,不让孙玉露产生一丁点的疑惑。

    孙玉露沉默了一会,慕行秋并不着急,他能感觉到她已经被说服了。

    又一只魂魄经由他的身体进入霜魂剑,抗拒得特别强烈,慕行秋与幼魔同时颤抖了两下。

    孙玉露的目光里突然显出几分迷惑,似乎发现事情不对头。

    “孟元侯可能没有死。”慕行秋马上开口吸引孙玉露的注意,“思过崖离老祖峰有一段距离,按我的推测能让过妖火之山,妖族急于进攻西介国,没准注意不到悬崖上的一处洞穴。乱荆山的事情解决之后,我要去找他。”

    “我也去。”孙玉露的迷惑消失了,“你等等,我要进入灯烛跟大拘魂师说几句话。”

    孙玉露闭上眼睛,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法术当中混杂了别的东西。

    慕行秋对灯烛科法术一窍不通,没办法跟着孙玉露一块进入灯烛,但是他成功将幻术附着在孙玉露的法术之内,有它的协助,此刻正处于虚弱状态的大拘魂师将非常愿意向同门道士吐露真相。

    孙玉露这回闭眼的时间比较长,直到又有两只魂魄进入霜魂剑之后,她才睁开双眼。

    “真抱歉,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没有恶意,可是风如晦实力太强,我们不能将击败她的最大希望放在你身边,你才只是吸气境界,而且心绪不稳。”孙玉露停顿片刻,“等到十五只魂魄全都进入霜魂剑之后,大拘魂师会悄悄施法,将剑中的魂魄与玉斧之内的魂魄置换,就算是左流英也看不出破绽来。”

    慕行秋顺着孙玉露的目光望向空中的一柄玉斧,一共五柄玉斧,它看上去没有特别之处。他没有恼怒,也没有急躁,虽然没剩下几只魂魄飘在附近了。

    “这柄玉斧和这里的所有法器加在一起,能容纳多少魂魄?”

    “大概三五百只吧。”

    “我的这柄剑呢?你说过它能容纳许多魂魄。”

    “霜魂剑的确与众不同,按我的估计,容纳一千只没有问题。”

    “如果拘来的魂魄太多,法器会怎样?”

    “会出现裂纹,失去灵力,魂魄也会溢出。”

    慕行秋再次微笑,“我有一个建议,不如将拘魂的范围扩大,以确保秦凌霜的魂魄一定会在其中,这件事容不得一点差错,对不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