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七章 寒意袭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时不时遥望那九名乱荆山道士,看着她们摆放法器、就位施法,看着大坑上方那一片区域渐渐陷入万丈深渊般的黑暗,黑得如此彻底,多盯一会,她甚至产生一种会被拉扯进去的错觉。

    “灯烛道士还真是小心,什么都不想被人看见,她们施法总是这样吗?”

    连杨清音都不了解的事情,其他几名吸气道士更不可能知道,他们御器飞在大坑的边缘,其实没什么事情可做,附近的符箓师们都很小心,他们对道士向来敬畏,轻易不敢靠近,尤其是在他们施法的时候,更要远远避让。

    “这座大坑挺特别,以后从介河引水进来,更能显出坑底的颜色,到时候就叫‘黄金湖’好了……你们干嘛都用这种眼神看我?”辛幼陶抬起头,颇不服气,“非得谈论慕行秋和秦凌霜吗?我也是他们的朋友,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多说也没用,咱们应该恢复常态了。”

    “别让小秋哥听到这样的话……”小青桃低声提醒。

    “他比任何人都应该恢复正常,拘魂这事他就不应该同意,他还要将秦凌霜的魂魄留在身边,这简直……这就是奔着入魔去了。”

    “你什么都知道,当着慕行秋的面你怎么不说?”杨清音冷冷地问,仍然望着那块黑暗。

    “咱们都是他的朋友,应该一块劝说。”辛幼陶向沈昊投去询问的目光,他能察觉到,秦凌霜死后,沈昊是最冷静的人之一,远比他预料得要冷静。

    “没有什么事一定会导致入魔,也没有道士能够被劝说不入魔,慕行秋相信他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这就够了。是福是祸,谁也改变不了。”沈昊也在望着那片黑暗,似乎对谈话不太感兴趣。

    沈昊是野林镇的人,他对秦凌霜的感情虽然隐秘,身边的朋友却也都能看出端倪,听到他的语气如此冷淡,不禁都很意外,辛幼陶和小青桃交换了惊奇的目光,都没再说什么。

    “好像又变冷了。”一名道士随口说,只是为了打破暂时的沉默与尴尬。

    他的话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点头,都说又冷了一点。

    “寒气是从那里来的。”沈昊指着乱荆山道士正在其中施法的黑暗区域。

    “不对,寒气是从后面传来的。”杨清音提出相反的看法。

    为了确定谁对谁错,几名道士全都集中精神,仔细感受。

    “中间。”

    “身后。”

    看法仍然没能形成一致,“这不太正常吧?孙玉露也不提醒咱们一声。”

    杨清音也搞不清情况,她对灯烛科的了解一点也不比普通道士多,“先撤退一段距离吧,他们可能……总之咱们不要干扰她们施法。”

    谁也不喜欢这种又湿又冷的感觉。所以都同意杨清音的意见。

    沈昊最后一个飞走,很快就追上杨清音,“两位首座对乱荆山道士有防备吧?”

    “当然,两个老家伙防备着任何人。甚至包括你我。”

    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地面上传来一个声音,“杨道士,需要我们帮忙吗?”

    是符箓师刘鼎。他是西介国人,但也属于龙宾会,听说慕将军需要帮助。主动请缨参加。

    杨清音带头降到地面上,走到刘鼎面前,“没事,你们的禁制还稳定吧?”

    “一切正常。”刘鼎显得有些兴奋,向左右的十余名符箓师扫了一眼,为自己能与道士说上话而骄傲,“一共七层禁制,第一层正好环绕大坑边缘,然后每隔二十步一层禁制,这个规模可不小,赶上一场大战了,而且这些禁制都很强大,最里面一层就用掉了接近百张高等纸符,每隔一刻钟,还要再祭出十张,总共算下来……”

    刘鼎说起符箓滔滔不绝,其他道士也降至地面,敷衍地听着,这里的空气中没有那股阴凉的寒意,他们放下心来,有几人重新飞在空中巡视,只有杨清音和小青桃留在地面。

    刘鼎突然停止宣讲七重符箓禁制的特点,“时间到了,得加强禁制了,符箓师和道士不一样,我们更习惯互相配合,让力量更强大一些,我们一块负责最里面这层禁制,每人都要祭出不同的纸符,有一点差错也不行,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

    刘鼎一边说,一边取出纸符将它祭成灰烬,其他符箓师也都祭符,虽然没有阵形,也没有人指挥,但是有前有后,各司其职,配合得倒是颇为默契。

    “好了,我的职责就是监视禁制是否受到影响。符箓禁制至少有一千种,用途各不相同,有些能抵挡有形之物,有些能拦截无形……”刘鼎脸色突变,接连祭出三张纸符,大声问:“怎么回事?”

    十几名符箓师都在极快地祭出纸符,一名年长的符箓师神情严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向外突破,禁制就要……”

    话未说完,不远处突然响起轻微的爆破声,像是一只吹出的泡泡在空中碎裂了。

    阴冷的寒意缓缓拥抱众人,不急不徐,像一条极有耐心的巨蟒,准备花一天时间将猎物勒死。

    一名年轻的符箓师发出惊异的叫声,“咦?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我,我快要站不住了。”

    在外人眼里,这名符箓师一点异常也没有,仍然稳稳站在原处,连衣角都没飘动一下。可所有符箓师都变了脸色,因为他们也有同样的感觉,好像有一股逐渐增加的吸力在将他们往大坑里拖拽,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慢慢后仰,以对抗这股吸力,都觉得别人的姿势很奇怪,却不知道自己也是这样。

    只有杨清音和小青桃没动,她们只是感到阴冷而已。

    “一股力量从内而外,另一股由外而内,这就是灯烛科的拘魂之法吗?怎么突破禁制跑到这么远来了?”杨清音大惑不解。

    其他道士回来了,沈昊在空中说:“第一层符箓禁制已被冲破,里面的力量正在变强。得让大家撤出去。”

    那些符箓师后仰得像是一片被狂风吹伏的树木,还在继续倒下,嘴里大叫“奇怪”,双脚却无法移动。

    杨清音立刻抓住两名符箓师的衣领,大声说:“每人带走两个,小青桃,你回客栈。”

    小青桃马上点头,知道这边的情况太过诡异,他们这些人都解决不了,必须向首座报告情况。她踩着如意飞向城内。接连路过另外六道禁制,发现寒意还没有传过来,地上的符箓师们已经发现前方的问题,正在不停地祭出纸符,加强禁制的强度。

    客栈的庭院里,须发皆白的申继先负手站立,正在向城外的大坑遥望,虽然隔着院墙与几条街道,他看到的东西却一点也不比城外的人少。甚至还要多些。

    小青桃刚一落地,申继先就向她招手,示意她跟自己走。

    小青桃没敢吱声,乖乖地跟在身后。

    左流英的房间里。兰奇章仍然靠在角落而坐,脸上的痛苦表情更加明显,嘴中在低声地喃喃自语。

    屋子里没有点灯,小青桃扫了一眼。立刻收回天目,在首座面前不应该轻易运用任何法力。

    “你还有多少事情没告诉我?”申继先问。

    “很、很多,左首座说。都与你没有关系。”小青桃觉得左流英的回答太生硬了,急忙加上一句不必要的解释。

    “你为什么允许乱荆山道士扩大拘魂范围?再过一会,全城都会受到威胁,这里可都是活人的魂魄。”

    “我没有允许。”小青桃说出这句话,自己先松了口气,她最担心左流英暗中又使阴谋,那对慕行秋以及所有人都太不公平了,然后她继续传话,“事情发生了偏差,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申继先看了左流英一眼,眼神有所缓和,又道:“拘魂是很简单的法术,一名灯烛科道士足矣,难道不是你允许乱荆山九名道士共设魂阵?”

    “是我允许的,孙玉露说秦凌霜的魂魄对她们来说非常珍贵,所以要谨慎对待,一个人远远不够,她们摆下九玄引阴阵,正是为了固魂凝魄,我不知道为什么拘魂之力会散发出来。”

    申继先的语气也缓和下来,左流英的确不会每件事都告诉他,但是只要禁秘科首座说出口的话,还是值得相信的,“连你也看不穿拘魂隐文吗?”

    “这是灯烛科隐藏秘密的手段,即使我能看穿也不能这么做。”

    灯烛科的秘密只防着其他道统的高等道士,至于坐在魂阵正中间的慕行秋,她们不是特别在意,只派孙玉露一人监视着。

    “不能再让拘魂之力扩散了,城外的战场上飘荡着成千上万只魂魄,城内更是住满了活人,太危险。”

    “死人的魂魄就不要去管它们了,至于活人,我会施法保护他们。”

    “你受得了?你的伤势可不轻。”

    左流英亮出右手里的祖师塔,小青桃替他说:“三代十二祖加上三百名注神道士,这是我在决战中消耗掉的护塔道火,如果乱荆山真有阴谋,我会使用更多的道火。我不在乎阴谋的主使者是谁,有祖师塔在,断流城内的活人都是安全的。”

    祖师塔里飞出无数道金光,整间屋子一下变得明亮起来,小青桃凝神看去,发现每一道金光都是一个小人,只有拇指大小,比决战时的巨人要小多了。

    金色小人径直穿越墙壁和窗户,分赴城内各处,每个小人都能保护数量不等的活人魂魄,除了道士,没人能看到他们。

    断流城得以继续熟睡,只有少数道士和二百名符箓师还在忙碌,介河对岸,黄符军营地内的曲循规早已得知消息,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已经不相信庞山道士,立刻召集全体符箓师,布置重重禁制,防备对岸越扩越广的阴冷。

    所有心生警觉的人都在防备乱荆山道士,孙玉露等九人却在防备一名吸气五重的庞山道士。

    慕行秋与幼魔互望,幻力越来越强。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