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五章 道士的漏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果然好月”和“一脚踢到石”今天的飘红打赏。)

    十六匹骏马牵拉的战车仍然不够快,曲循规毫不犹豫地示意三名符箓师祭符,将三名执旗卫兵扔下去,好让战车能够在逃亡的路上遥遥领先……决战已经过去好几天,曲循规仍然在做这个梦,醒来之后对道士充满憎恨。

    在他的梦里,战场上空布满了乌云,道士们坐在上面,俯视战场,像拨弄蚂蚁一样让两拨军队互相厮杀。每梦到这里,曲循规都会全身颤抖,怜惜的不是那些士兵,而是他自己,皇京龙宾会左辅大符箓师,绝不应该被当成蚂蚁看待,左流英既没有邀请他留在法坛之上,也没有施展特别的法术保护他的安全,这是污辱、蔑视与打击。

    曲循规满心怒火,却不敢发作,像一个被大人欺负的孩子,只能在没人的角落里默默地诅咒,转过身时还要露出纯真的笑容。

    面对两名年轻的庞山道士,曲循规的脸上就是这样的笑容,虽然松弛的脸部让笑容有些走形,“贵客来访,你们应该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安排全军列阵欢迎,虽然这场战争让将士减少了一些,不过精心打扮一下,还是有些可观之处的。”

    杨清音不开口,她对这个老家伙没有一点好印象。

    慕行秋不在意曲循规的公开讽刺,看了看帐内的众多将领与符箓师,又一次感受到层层叠叠的禁制,“你想要的东西我带来了。我需要……”

    “等等。”曲循规急忙阻止道士说下去,眼珠转了两下。挥手命令所有属下都退出去,当最后一人从门口消失。他冷下脸来,盯着杨清音看了一会,似乎不太满意有她在场,然后对慕行秋说:“慕道士想清楚了?”

    “没什么可想的,互取所需。”

    曲循规又看了一眼杨清音,当着一名道门之女的面,有许多话不好说、不该说,但他忍不住,他活了一百四十多年。多半生都以谨言慎行闻名,随着死亡的临近,他变得急躁了,“这回你看清道士的真面目了?十几万年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毫无怜悯地利用你,拒绝给予任何回报。‘你看得不够远’,这句话就是他们最强大的盾牌,可是当我想要看得更远的时候。他们却不肯帮忙!”

    曲循规失态了,他将这也归咎于道士,如果道士们肯帮助他延长寿命,他绝不至于怀有如此强烈的恐惧。

    “如果道士们还不肯醒悟的话。盟友会越来越少,早晚变成孤家寡人……”

    慕行秋抬起右手,打断说到兴头上的曲循规。“除了交换记忆,我还要你派出二百名符箓师。今晚子夜帮我施放几道禁制法术。”

    曲循规很不习惯有话不能说,身子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冷淡地凝视着庞山道士,“二百名符箓师,你的胃口可不小。”

    “对你来说这只是小事一桩,因为你根本不在乎这些符箓师。”

    曲循规冷酷的长脸上慢慢露出笑容,“我不在乎,可你在乎,所以我得考虑考虑。”

    “考虑吧,我不着急,今天、明天,或者几年之后,都行,我等你的回答。”慕行秋招呼杨清音,“咱们走吧,让曲符师好好考虑一下。”

    杨清音一下子就明白了慕行秋的用意,“那就走吧,首座不是要出门办事嘛,咱们跟着去转个几年,估计曲符师也就考虑好了。”

    曲循规哼了一声,两名年轻道士的伎俩实在太幼稚了,可是看着两人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他发现幼稚的伎俩居然也有效,“等等……我考虑好了。”

    慕行秋如愿以偿,不仅得到曲循规的几段记忆,还有两百名符箓师的帮助,他用法术将自己被魔王之花侵袭那晚的记忆直接传送给曲循规,这还是芳芳教给他的法术。

    离开黄符军营地,到了无人的荒野,慕行秋取出纸符,等它自行燃烧。杨清音一直没弄懂两人在交换什么,问道:“这个老家伙值得信任吗?”

    “曲循规希望道统越乱越好,巴不得我学会这些技巧,而且他不会当着一名道门之女的面欺骗道士。”

    “哼,这就是你让我跟来的目的?”

    “我更希望带着左流英一块来,可你是我的朋友,他不是。”

    杨清音习惯性地撇嘴,低声道:“朋友……我还没承认你是朋友呢。”然后又抬高了声音,“不就是不想跟我结凡缘嘛,直白说出来就好。我又不是傻瓜,秦凌霜刚死,你以为我有心情?别太自以为是,老娘过两天就结凡缘度情劫,肯定不找你。”

    慕行秋一笑,正要开口说话,手里的纸符化成灰烬,空中响起曲循规的声音。

    “念心科专事挑拨人心,本人也免不了受到影响,日积月累的结果就是疯狂。睿智的大符箓师们想出了破解之法,那就是内丹。内丹为稳定之源,内丹弱小的幻术师更容易疯狂,而内丹强大的幻术师却能时刻保持清醒。”

    杨清音听得莫名其妙,“这算什么?内丹当然重要,还用他说?”

    慕行秋嘘了一声,曲循规的这段话并无新奇之处,却解开一个谜团,在拔魔洞里,念心传人曾经说过修行念心幻术也有内丹要求,却有意轻描淡写,如果龙宾会的研究没有错,内丹对幻术其实也很重要。

    曲循规的第二段声音响起。

    “一位内丹注神、幻境第八层的女道士,居然打败了一名服月芒道士,经过多方探听,大符箓师终于弄清了事情真相。幻术无法直接攻破内丹的防护,可所有道士的心境都有或多或少的漏洞,只要知道漏洞是什么。就有可能直入其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道果越高。漏洞越少,但终有一两处无法抹去。据说那位服月芒道士七岁的时候曾经惹出过一场祸事,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念心科幻术师就是利用这一点漏洞击败对手。”

    曲循规的这段讲述到此结束,龙宾会的本意是想从中借鉴对抗道士的手段,显然没有成功,因为慕行秋从来没听说过有符箓师能攻破道士的防护。

    “符箓师们到底想做什么?”杨清音大惑不解,盯着慕行秋,“我知道我自己漏洞百出,可你休想拿我练习什么幻术。”

    慕行秋笑道:“当然不会。而且我的幻术……”他的话还没说完,下一段声音开始了,来自曲循规的记忆,却不是他的声音,更加苍老。

    “道火不熄,从前还有一句与此对应的话,叫做‘魔种永传’,魔种的确不死不灭,能够被囚禁。却无法被彻底消除。换而言之,魔种就是另一种长生之术。魔种频繁现世,很可能是在寻找另一个出口,镇魔钟守卫森严。即使成功突破,也要面临大批道士的围剿,只有另辟蹊径。才能躲过道统的伏击。因此我猜测,魔种是在寻找一名合适的寄存者。这名寄存者或许将因此拥有长生之术。”

    纸符的灰烬消失,曲循规的声音也结束了。

    两名道士沉默了一会。杨清音说:“符箓师胡说八道,就算是真的,你们也不是魔种的寄存者,庞山已经仔细检查过了。”

    “我不担心这件事,我在想道士的漏洞。”

    “你想干嘛?”杨清音警惕起来,“你这可是背叛的想法。”

    “这不叫背叛,这叫平等,就像我和曲循规,总得互有所需、互存忌惮,交易才谈得成。我还是庞山弟子,无意背叛,但我不想永远只依靠高等道士的指引。念心科发现了漏洞,龙宾会猜出了漏洞,可是怎么利用这个漏洞呢?念心传人都被囚禁在拔魔洞里,龙宾会一直没有大的作为,这件事不太容易。”

    “那你也不准在我身上尝试。”杨清音对三处丹田进行检查,确保它们没有遭到任何法术攻击。

    “我连方法都没掌握,怎么做尝试?”

    两人御剑向城内飞去,杨清音问:“你交给曲循规的是什么?”

    “当年魔种侵袭我们九个人的场景。”

    “龙宾会想从这里找出长生之术?太可笑了吧。”

    “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慕行秋知道事情不会就此完结,他交出的这段记忆可能会惹来许多麻烦,但他没有多少选择,必须在道统和龙宾会之间走钢丝。

    这天下午,乱荆山又有八名灯烛科道士赶到断流城,全是老太婆形象,她们的幻形之术可比散修和一般道士强多了,慕行秋即使用天目也看不破。

    只有孙玉露以真面目示人。

    慕行秋交出了霜魂剑——他接受了这个名字——乱荆山女道士当着他的面,用二十七种灯烛火焰陆续烧炙剑身,口中念念有辞,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告结束。

    一名地位比孙玉露高得多的老太婆事后说:“果然是一把好剑,能容纳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魂魄,真是奇怪,一名念心科弟子,居然炼出这样一柄剑。”

    初更时分,黄符军二百名符箓师到了,围绕城边的大坑布置了七重禁制,一圈比一圈范围广大,为此甚至疏散了部分城内居民。

    二更时分,杨清音、沈昊等人在空中就位,来回巡视,慕行秋也回到他七天来一直坚守的位置,他相信这里离芳芳的魂魄最近。

    在一位乱荆山道士的帮助下,慕行秋不需要法剑也能浮空而坐,双手捧着霜魂剑,准备接纳魂魄。

    他不打算过于相信乱荆山道士,也不想向庞山的两位首座求助,他决定凭自己的能力做些尝试。

    或许乱荆山道士身上存在现成的漏洞。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