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变的小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玉露绕着大坑飞了一圈,中间停留七次,每次都会点燃油灯,观察火苗扭转的方向,随后缩小范围,在内圈又观察了一遍,最后回到慕行秋面前,“五里之内只有一份七日之内的生魂,我猜这就是秦凌霜了,还有十四份已过七日不到四十九日的魂魄,大概是前一场战斗留下来的。明天夜里子时就能拘魂。”

    “明天?那已经是第八天了。”慕行秋放眼望去,白雪皑皑之下,隐约还能见到激烈的战斗场面,难以相信七天已经过去。

    “不吸生魂是乱荆山的铁律,我必须等到第八天才能施法。”

    “听说七日之后,魂魄就会逐渐丧失记忆。”

    孙玉露眼中闪过一丝怜悯,“魂魄不是生命的延续,更不是另一种存在方式,它们就像……山谷中的回响、水面上的余波,每时每刻都在减弱,直至无影无踪,灯烛法术可以延长这个过程,但无法逆转它们变弱的趋势。我希望你现在能明白这一点,等到取回秦凌霜的神魂之后,你会面临一次选择,我希望你选择顺其自然。”

    慕行秋继承了芳芳的习惯,露出微笑,“瞧,你想打败风如晦,重新夺回乱荆山,左流英和申继先想救回宗师与五行科弟子,而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就让咱们互相合作,但是互不干涉吧。”

    孙玉露也笑了,“算我多嘴。左流英提醒我说你有一柄特殊的法剑,可作拘魂之物,你用不着拿自己当法器。”

    慕行秋背着大剑,大剑的分身幻形则被他踩在脚下,“左流英还真是无所不知。”

    “他有祖师塔,能多看到许多事情。”

    “这是我一个多月前刚刚炼制的法器,在望山吸收了不少魔种。”

    “这可能是望封闭之前染魔的最后一批法器了。”孙玉露盯着慕行秋脚下的剑形看了一会,“我需要对它进行检测。看它适不适合作为魂魄的居所。”

    慕行秋拔出大剑的本体,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托着剑身,举在胸前,递给孙玉露,但是没有松手的意思。

    孙玉露也没有接剑,她先后在空中点燃了一根蜡烛和一盏油灯,双手各持一面铜镜,耐心地在剑身上照来照去,目光却盯在灯烛的火苗上。似乎在与它们对话。

    两团火苗忽强忽弱、不停摇摆,在慕行秋看来毫无规律可言,孙玉露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生怕漏过一丁点的信息。

    足足一刻钟之后,她收起全部法器,“可以,明天还有几位灯烛科道士赶到断流城,我们会一块给这柄剑加持拘魂法术,它叫什么名字?”

    “还没有起名字。”

    “一柄好剑不该默默无名。这是为秦凌霜准备的,就叫‘霜魂’吧。”

    慕行秋没吱声。

    孙玉露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咱们只要秦凌霜的魂魄,虽然免不了会吸收附近的其它魂魄。但是越少越好,尤其不能影响到附近的活人,得有人制造一圈禁制法术。左、申两位首座都不行,其他庞山道士数量太少。我还需要大量符箓师。”

    首座不行?慕行秋心生疑惑但没有问,孙玉露也没有解释。

    “对岸就有许多符箓师。”慕行秋偶尔转身的时候能望见介河东岸的情况,知道各**队还没有撤退。尤其是黄符军营地里有大量符箓师。

    “得由你去将他们请来,乱荆山跟龙宾会不熟。”

    “即使在这种时候,你们也不肯忘记自己的身份。”

    “道士什么都不会忘,我们只会向各家道统求助。其他几家道统拒绝了我们,不是他们完全无动于衷,而是我们不能同意他们提出的条件,只有庞山不一样,你们的人被困在乱荆山,咱们属于互相帮忙,谁也不欠谁。龙宾会欲壑难填,以道统名义向他们求助是要冒风险的,可你不同,你不只是庞山道士,还是‘慕将军’。”

    “我会找来符箓师帮忙的。”慕行秋说。

    孙玉露点点头,“这是秦凌霜的魂魄具有全部记忆的最后一天,虽然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活人与魂魄之间不可能产生沟通,但是……这里归你所有。”

    乱荆山道士飞回城内。

    慕行秋轻轻舒了口气,就像是挑剔的主人终于送走了不请自来的客人。

    时间是午后,几日来难得的一个晴天,像极了决战的那一天,只是慕行秋脚下多了一座大坑,坑底堆满了金黄色的凝固铜汁,虽然热量早已消失,上一场大雪却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黄澄澄一片,宛如映照夕阳的湖水。

    慕行秋闭上双眼,默默地用念心幻术向四周感受,孙玉露说活人与魂魄不可能发生沟通,可他这几天来却一直有种奇特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靠在自己身上,温暖而柔软,虽然微弱,却足以抵挡全部寒意。

    这种感觉可以有一百种解释,每一种都与魂魄无关,所以慕行秋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只是不肯移开半步,生怕这种感觉消失,哪怕这只是幻觉,他也要保持下去。

    夕阳西下,夜色浸染,月升月降,慕行秋飘浮不动,直到第二天上午,芳芳碎丹整整七天之后,他终于降回地面。

    半座断流城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场景,不由得同时发出轻轻的叹息,好像他们的心也跟着降落了。

    残破的城门下,几名道士正站在那里等着他,每个人都准备了几句劝慰的话,令他们意外的是,迎面走来的慕行秋面色红润,面带微笑,刚落地的时候稍显不稳,两步之后就已恢复正常。

    他看上去一点也不需要劝慰,七天的不吃不喝不移不动,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沈昊走上前,虽然有了道士之心,他仍然是一名吸气道士,远远做不到绝情弃欲,“我们听说孙玉露的来意了,你真的同意……拘收芳芳的魂魄吗?”

    “嗯。我同意了。”

    沈昊向其他道士望了一眼,“我们都觉得这个孙玉露不太可信。”

    慕行秋点点头,也望了一圈,目光在杨清音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只有她,眼神中没有迷惑和质问,而是透出一股压抑的愤怒。

    “所以我要请你们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尽管开口。”辛幼陶抢着说。

    “今晚子夜,乱荆山道士们要施展拘魂研魄之法,从现在就帮我守卫周围。别让任何人靠近,施法期间也别让任何人出去。”

    孙玉露是餐霞道士,帮手的境界也不会低,想拦住她们可不容易,庞山的几名吸气道士却痛快地答应下来。

    慕行秋对杨清音说:“能陪我去一趟黄符军营地吗?我还要请一些符箓师帮忙。”

    杨清音嗯了一声,辛幼陶又插口道:“不用你们两个去,我去就行,或者让我姐姐帮忙……”

    慕行秋在辛幼陶肩上轻拍一下,“这只是一件小事。不需要你和公主出面。”

    沈昊等人留下,慕行秋与杨清音飞往介河东岸,一路默不做声,直到飞过介河。杨清音才突然降低高度停下,严肃地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可不像从前的慕行秋。”

    “从前的我会怎么做?”

    “从前的你修行逆天之术,敢于拒绝五行科的邀请,在致用所也不忘凝丹。可你现在,跟修行了几百年的高等道士一样,好像看破了一切。你真看破了?”

    “左流英曾经说。我和芳芳沉陷情劫,除非一人死去,另一人才能斩情缘度情劫。”

    杨清音微微一愣,“你度劫了?”

    “没有。左流英并非无所不能,他也有犯错的时候,他天生就是道士,眼里只有修行,亿万凡人生活在世上,他却视而不见,想象不出没有修行的生活,更想象不出有些人会拒绝修行、拒绝度劫。”

    “什么意思?你不想度劫?”

    “我为什么要度劫?这是芳芳留给我的纪念,我会一直留着。”

    杨清音打量慕行秋,“你知道有劫不度的危险吧?”

    “知道,这意味着我的修行境界每提升一点都有入魔的可能,尤其是取得更高道果的时候。”

    “你不害怕?”

    “我不是道门子弟,我是野林镇的慕行秋,从小放马,是穷人家的孩子,一生当中总会遭遇种种意外。我父亲从前常说‘活着不易,就算是财主也总有不顺心的时候,穷人更是没人疼爱,富人瞧不起穷人,官府折腾穷人,就连老天也不看顾穷人,总在你又饥又饿的时候弄点雨雪。活着不易,每个活着的人都该感到庆幸,没病没灾,有胳膊有腿就更要感恩戴德。所以你少跟我偷奸耍滑,赶快爬起来去放马,你爹手中的大棒子可不饶人’。”

    杨清音初时听得认真,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想说你根本不在乎入魔?”

    “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的人,才会在下雨天小心翼翼地打伞走路,生怕淋到一滴水珠。穷人家的孩子恨不得把衣服全脱光,在雨水和泥地里打滚,哪管它脏不脏,有没有危险。左流英害怕一切入魔的可能,对我来说,‘可能入魔’就意味着‘也可能不入魔’,我没啥可怕的。”

    杨清音有一点明白了,横在她心里的一个结也在慢慢解开,这个结并非最近形成,早已存在多年,“照你这么说,我也是有钱人,舍不得身上的绫罗绸缎,不敢痛痛快快地淋雨。”

    “这由你自己决定,我只想保留芳芳留给我的道劫,如果明天我就会入魔,要被左流英杀死,那又怎样?我的一生就是充满意外,不在乎再多一个。已知的一切都掌握在强者手中,未知的一切才是弱者的希望。”

    杨清音惊愕地说:“真是奇怪,你说你和左流英不是一路人,可你们竟然说出相似的话。小青桃告诉我,左流英曾经说‘未知就是庞山道统最好的朋友’。”

    “那是因为现在的庞山道统已成弱者。”慕行秋耸耸肩,对自己与左流英的默契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秦凌霜事前知道你的这些想法,她还会……”

    “她会,她也是天生的道士,只是没有出生在道门家族,她是‘有钱人’,意外地喜欢上我这个‘穷小子’。”

    杨清音笑了一声,发现慕行秋原来没有变,“现在怎么办?曲循规真会帮你吗?”

    “有钱人出钱,穷小子拼命,这就是我的计划。”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