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孰先孰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非别无选择,申继先绝不与左流英进行无声交流,对这位年纪比自己小但修行境界比自己高的禁秘科首座,申继先向来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可如今,作为庞山道统仅存的两名首座,他们不得不一块商量事情。

    申继先想到一个办法。

    “你算是庞山五行科唯一的弟子了,今后将承担许多重要的任务,你做好准备了吗?”申继先看着身材矮小面带惊慌的女道士,心里先有了不太肯定的答案。

    小青桃紧张地点点头,她对人类道士怀有惧意,两位首座带来的压力更大,“准备好了。”可她不太明白首座这句话的意思,壮胆问:“乱荆山还有许多五行科弟子,他们……”

    “你最好从现在开始就假设他们都已经死了,整个庞山都要重建,好在养神峰里还有几百名弟子,他们才是未来的希望,唉,至少需要二百年吧。”

    小青桃郑重地点点头,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看上去更像是普通的孩子,而不是庞山道士。庞山五行科硕果仅存的弟子,肩负着重振山门的重责,第一件任务就是暂时充当左流英的代言者。

    申继先不想再让左流英的声音在自己的脑子里回响。

    左流英的房间里空空荡荡,连床都没有,他盘膝而坐,悬浮在离地三尺的空中,双手排出奇怪的姿势:右臂弯曲指天,五指捏道火诀,左手藏在袍袖里,托着右肘,不知捏出了哪种法诀。

    小青桃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左流英,而是角落里的兰奇章。不过几天工夫,他已经变得形容枯槁,像一名忍饥挨饿十几年的隐士。坐在地上,背靠墙角,睁着双眼却视而不见,嘴唇翕动却没有声音发出。

    “你在浪费时间,他没有入魔就算奇迹,在修行上不可能再有进展了。”申继先慈祥的笑容与全白的须发倒是颇为搭配,可他也跟大部分高等道士一样,说话直截了当,不会为了礼貌而说一些模棱两可的客套话。

    小青桃脑子里突然出现几句话,虽然早有准备。还是吓了一跳,镇定心神,结结巴巴地说:“兰奇章……兰道士心中充满疑惑,如果……他能参透,或许还能……继续修行。”

    申继先看了一眼兰奇章,摇摇头,但是没多说什么,这不是五行科弟子,他没必要多管闲事。

    “你真相信那个乱荆山弟子吗?”申继先专为此事而来。“风如晦的阴谋、秦凌霜的神魂,说实话,我一句也不相信,我也活了几百年。还从来没听说过‘神魂’这种东西,你了解吗?”

    申继先是五行科首座,从小钻研本科法术,对其它各科只有大概了解。不像禁秘科道士接触得那么庞杂。

    小青桃吃了一惊,但她尽职尽责,传递左流英的话。慢慢地不再紧张,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两位首座互相看着,她在站一边,左流英的话却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她发现一件事,如果自己不小心注意的话,会不知不觉地站在左流英一边,所以她一边复述,一边提醒自己是五行科弟子。

    “神魂之说本属虚妄,最早的记载也在五万年前,据说有一位乱荆山出身的祖师找到过一份神魂,实力因此大增,但她本人从未承认,各大道统的禁秘科似乎也没有人专门研究神魂。”

    “那孙玉露就是在骗人喽。”

    “她自愿接受控心术的检查,她说的都是实话。”

    申继先略做沉吟,“孙玉露只是一名餐霞道士,她自以为是实话的那些讲述,没准只是某位高等道士灌输给她的想法。光是这一点就很奇怪,乱荆山灯烛科居然派餐霞道士来向庞山求助。”

    左流英收起手臂,双脚落地在地上,即使如此,也像是在飘浮着,整个身体似乎没有一点重量,然后借助小青桃之口说:“孙玉露所言是否实话并不重要,咱们当中的一人必须去一趟乱荆山,弄清事实,如果可能的话,将滞留在那里的庞山道士带回来。”

    被乱荆山扣下的庞山道士绝大部分是五行科弟子,申继先比任何人都想将他们救回来,正因为如此,他不敢抱太大希望,“妖族呢?不会再打来了?”

    “我得到消息,漆无上没死,但是受了重伤,他很快就会派使者来求和,他暂时没有实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战争了。”

    申继先不太高兴地嗯了一声,“是洪福天给你的消息吧?没想到庞山道统真的要和散修联手了,当然,我没有意见。眼下三件事摆在面前,庞山要夺回,望山困着不少道士,包括几位首座,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活着,乱荆山那边则有宗师和大量五行科弟子,生死不明。在我看来,最紧迫的事情是收复庞山祖地,即使那里已是一片平地,也要夺回来,其次是前往望山,救出各位首座,保证庞山十科的根基,最后才是搭救宗师等人。宁七卫和五行科弟子要么已经死了,要么被乱荆山牢牢控制,都不值得一救。咱们都知道宁七卫和风如晦的关系,别的宗师都逃出来了,只有庞山宗师被困,怕是另有玄机。”

    申继先是五行科首座,可是他将救援五行科弟子的任务排在最后,小青桃对首座满怀崇敬,她不喜欢禁秘科首座,芳芳碎丹之后,就更不喜欢了,可她还是得帮左流英说话。

    “断流城周围没有不洁之气,这是咱们在战争中胜利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妖族实力受损,并不意味着已经崩溃,大量妖兵仍在各地固守,想夺回庞山祖地,庞山道士要深入不洁之气,打一场长达几年、几十年的战争。”

    申继先是五行科首座,对战斗更熟悉一些,不得不承认左流英的说法没有错,“碎丹的力量太强大,咱们两人都已受伤,的确没实力再与妖族展开大战,我瞧凡人的军队也已萌生退意。你说得没错,只凭庞山现在的力量,无法夺回祖地。”

    小青桃又吃了一惊,她跟其他道士一样,都不知道两位首座在决战中受过伤。芳芳碎丹的时候,申继先手中的铜钟融化,本人差点从空中坠落,很快就恢复正常,没有受伤的迹象,左流英更是稳坐法坛之上,从始至终都显得非常轻松。

    申继先没有多说受伤的事情,“望山那边呢?祖师方寻墨在乱荆山险些中招,可是这与其他道统无关,他一时气愤,扣押了众多道士。我想各大道统一块努力的话,应该能向祖师解释清楚,危机可以和平解决,比乱荆山更容易一些。”

    小青桃受左流英的影响,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乱荆山的遭遇恐怕只是祖师封闭望山的一个借口。据我所知,望山的许多高等道士有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只有魔族重返人间,才能刺激道统弟子努力修行,从而再一次击败魔族。方寻墨想必也有类似的想法,他封闭望山,将各大道统的首座扣押,大概是为了让他们看守镇魔钟,迎战魔族的第一拨攻击,望山弟子则隐藏起来保存实力,等这个世界半毁之后再出现。我相信,现在想去望山比去乱荆山更困难。”

    申继先半晌无语,“你的意思是,望山道士准备提前放出魔族?扣住其他道统的道士是为了让他们充当先锋?方寻墨可是第三十七代祖师啊,这……你估计镇魔钟多久会失效?”

    “百年之内。这只是我的猜测。”

    小青桃的心猛地一跳,她听说过魔族千年之内必将重返人间的传闻,从来没有太当真,因为她从不认为自己能成为高等道士,自然也就活不到千年,可是百年,对凡人来说那是整整一辈子,对于道士,即使只是吸气道士,也只是不久的将来,而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申继先又沉默了一会,他在回想自己在望山的所见所闻,最后得出结论,左流英仍然是正确的,“这么说困在乱荆山的道士,就是庞山唯一的希望了。”

    “是的。而且得尽快救出他们,庞山现在只是站稳了脚跟,必须有宗师在,才能与其他道统进行谈判,接下来是收回庞山祖地,最后是在镇魔种失效之前夺下望山。”

    申继先干脆闭上双眼,进入存想状态,清空一切思想,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就按你说的做,你留在断流城守卫祖师塔,我去乱荆山救人,如果事情成功,最好不过,如果不成,宁七卫已死,你就是庞山宗师。养神峰里还有几百名未凝丹弟子,据都教说其中一些人素质不错……”

    小青桃心中的惊讶越来越多,原来刚刚结束的道妖大战只是开始,未来还有更多的艰难险阻,她没办法再埋怨首座的冷酷无情了。左流英的声音尚未传到她的脑子里,小青桃忍不住说:“我跟首座一块去。”

    申继先微微一笑,知道这句话来自小青桃本人,“庞山五行科不能全折在乱荆山,你留下。”他转向左流英,“秦凌霜的魂魄真的有用吗?”

    小青桃突然感到不可遏制的怀念与悲伤,真纳闷慕行秋这几天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左流英的声音在她的脑子里回响,她停了一会才说:“此时此刻,未知就是庞山道统最好的朋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