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拘魂研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是我,永远也不会将魂魄交给任何人,既然死了,我希望魂飞魄散,消失得干干净净。我不管施法的人是好心还是恶意,都不能碰我的魂魄,尤其是七日之内的生魂。”

    孙玉露单独来见慕行秋,这是她的要求,这场谈话涉及到的秘密,她不想再让其他人听到。

    夜色已深,寒气浓重,慕行秋仍然漂浮在半空中,鼻孔里呼出淡淡的白气,自从看见孙玉露飞来的那一刹那,他就在思考拘魂研魄的事,当年在养神峰,孙玉露介绍得比较简略,他还有许多事情不明白。

    “你害怕有人利用魂魄做坏事?”

    “失去**的魂魄比空气还要透明,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见不到,它比世上最轻薄的瓷器还要脆弱,哪怕你是出于好心,只要发生一丁点的疏忽,都可能酿成大错。”

    “什么大错?”慕行秋非要追问到底。

    “可能被人抢走,用来制作傀儡或者丹药;可能会魂魄分离,想找回一份丢失的魂魄,比大海捞针还难;最可能发生的事情是魂魄萎缩,它们将孤独地困在虚空之中,忘记了为什么会这样,比被囚禁的魔族还要悲惨。”

    慕行秋想了一会,“有什么办法能与魂魄……交谈吗?”

    孙玉露微笑,“魂魄不是生命的延续,谁也没办法跟它们交谈,怎么说呢,它们就是一段记忆、一团意念,可是没有**,它们失去感知世界的一切能力,这是两个世界,即使它们就在你身边,甚至在你体内,你们也互相感觉不到。”

    慕行秋又想了一会,“既然如此。灯烛科怎么会知道魂魄存在,还发明出许多拘魂研魄的法术呢?”

    孙玉露轻轻拢了一下鬓角的发丝,或许这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却显得妩媚丛生,一点也不受笼罩全城的悲伤气氛影响,“你问倒我了,我是灯烛科道士,只会施展法术,可不懂其中的原因。五行的力量从哪来的?念心幻术又是怎么发明的?或许只有禁秘科的道士能说出一点道理吧。”

    慕行秋一直在尝试感受魂魄的情绪,半天下来。一无所获,他想知道芳芳的想法,哪怕她已是一份魂魄。

    “你的建议是不要收集魂魄?”慕行秋问。

    “没错,这是我一般情况下的建议,可秦凌霜有点特别。”

    “我在听。”

    孙玉露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取出一小截洞察明烛,让它飘在空中缓慢地燃烧着,等了好一会,她才说:“说来话长。乱荆山发生了一点事,还记得风如晦吧,眼下她在乱荆山当家,比宗师的地位还要高。灯烛科弟子大都逃亡在外。不敢露面,我和几名弟子分赴各家道统求助,全都遭到了拒绝。当然,他们的拒绝都有充分的理由。风如晦胆大包天,试图用司命鼎悄悄控制前去聚会的九位宗师。她差一点就成功了,恰好妖族大军进攻。宗师们听到消息之后立刻离开,这才躲过一劫,可惜乱荆山宗师和庞山宗师没能逃出来。”

    慕行秋吃了一惊,终于明白九大道统为何分裂互不信任,原来根源都在乱荆山。

    “风如晦?风婆婆?”慕行秋脑海中浮现的形象还是那个矮矮胖胖、慈眉善目的老太婆,他对风如晦早就怀有疑惑,总觉得她在野林镇隐居一事并不简单,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试图控制九位宗师,“这跟芳芳有什么关系?”

    “秦凌霜有一缕神魂在风如晦手里。”

    慕行秋听清了每一个字,却一点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神魂?在风如晦手里?”

    “人有三魂七魄,极少数人会有第四魂,叫做神魂,对灯烛科来说这就是至宝,能够用来控制其它魂魄。第四魂非常罕见,千万人当中未必能有一人身具神魂,比左流英的胎生道根都要稀少。想要探测它的存在非常困难,可遇而不可求,拥有它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被注意到,就这么混混噩噩地度过平凡一生。”

    慕行秋垂下目光,陷入沉思,他想起许多事情,大部分都是芳芳告诉他的,风如晦当年如何喜爱尚且年幼的芳芳,每次进镇都要看望她,“神魂……能让她活过来吗?”

    “任何法术都不可能让人复活。”孙玉露的脸色难得地严肃起来,“你必须放弃这个念头,生死乃是天地大道,不可有半分违逆,若有起死回生之术,道统历代祖师会最先使用,可他们都死了,这就是最明确的证据。拘魂研魄只是将魂魄当作材料,就像是丹药师采花割草。灯烛科道士从来不会改变魂魄的状态。”

    慕行秋心中的希望刚刚冒头就被铲除,他知道孙玉露说得没错,道法虽然还有很多神秘未知的领域,但不包括起死回生。他闭上眼睛,存想片刻,让自己恢复平静,犯不着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对芳芳的感情。

    一旦摆脱执着的念头,慕行秋明白了许多事情,“风如晦在野林镇隐居多年,就是为了窃走芳芳的神魂?”

    “我猜是这样。秦凌霜不仅身具神魂,同时还有灵骨道根,这种情况更加罕见。风如晦害怕消息一旦泄露,就不得不将秦凌霜交给庞山道统,所以她尽量隐藏秦凌霜的道根,然后耐心地等待机会。”

    “是她招来了魔种?”

    “我不知道,可能只是巧合,或许魔种也在寻找神魂。总之风如晦利用了这次机会,将秦凌霜的神魂偷偷分离,带回了乱荆山,具体手段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慕行秋只见过一次风如晦,他对灯烛科的法术所知甚少,想不出风如晦是如何偷走神魂的,“连宗师宁七卫也没有发现异常?”

    孙玉露摇摇头,“看来是没有,宁七卫将你们带回了庞山,以为事情到此结束。风如晦没将神魂一事告诉任何人,她对宗师说自己感兴趣的是灵骨道根。希望能为乱荆山招到一位天才弟子,宗师上当了,我们都上当了。”

    “所以你在养神峰的时候帮我的忙,是希望我能将芳芳带到乱荆山去?”

    “这也是风如晦的计划,她说直接抢夺秦凌霜是不可能的,只能从你这里下手,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

    “所以你让我看到念心科的传人,因为念心科与乱荆山有渊源,你希望早晚我都会去乱荆山,到时候芳芳也会跟去。”

    孙玉露的笑总是带着超脱年龄的妩媚。凡人会心动,道士则会警惕,“我才是餐霞境界,可没有本事在祖师塔内施法,更没有本事让你看到传承,那是你自己的际遇,我只是觉得可以利用这一点,所以我尽可能帮助你修行念心法术。顺便说一句,你还记得咱们两人之间的约定吧?”

    “我会将十年之内学到的一切念心幻术都向你说一遍。我记得,还差几年呢。”

    “你可以换一种方式报答我当初的帮助了。”

    “让你带走芳芳的魂魄?”慕行秋也笑了,不屑的笑,鄙视的笑。“我真纳闷,你怎么早没来向左流英求助,那样的话,左流英或许就舍不得让芳芳碎丹了。”

    “这说明即使是高等道士也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左流英不知道秦凌霜拥有神魂,更不知道神魂被盗,而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神魂一事。我立刻赶来,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捉摸。”

    左流英也说过类似于“晚来一步”的话,他说庞山若是能在慕行秋抢亲之前发现秦凌霜,事情也会不一样。慕行秋笑了,道士不相信冥冥中的神灵,“不可捉摸”的确是唯一的解释,他笑的是即使寿活数百年的高等道士,也要受偶然与巧合的束缚。

    “芳芳的魂魄能用来应对风如晦掌握的神魂?”

    “我们希望如此,这是一次机会,打败风如晦,让九大道统恢复正常。”

    “风如晦入魔了?”

    “很有可能,连左流英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跟我说了许多魂魄被拘的痛苦下场,却想让我交出芳芳的魂魄?你为什么不直接施法呢?何必跟我解释这些?我只是一名吸气道士,没理由让我成为九大道统的障碍。”

    “相信我,你说的正是我的计划,但左流英不允许,他说我必须说服你,你不同意,我就不能在断流城内外收集任何人的魂魄。”

    “左流英。”慕行秋念叨这个名字,心中的情感连自己都无法说清楚。

    “所以我来说服你。”

    “嗯,那你就继续说吧,到目前为止,我只知道拘魂研魄是件不好的事情,你自己绝不接受,虽然这就是你们灯烛科最擅长的法术。”

    “既然是来说服你,那我就只说实话,拘魂研魄绝不是一个人死后的最好结局,神魂再强大,也不可能让人复活。即使这样,我还是要求你允许我收集秦凌霜的魂魄。”

    “为什么?”

    “因为神魂也属于秦凌霜,那是她的一部分,你不忍心让她受苦,难道就忍心让她魂魄分离?”

    慕行秋大笑起来,又念叨一遍“左流英”三个字,禁秘科首座没料到秦凌霜还有神魂,但他想做的事情总能做到,他让孙玉露来劝说慕行秋,那就是知道此事必成。

    “你说得没错,我不能让芳芳的神魂留在风如晦手里。虽然没有神魂的时候,芳芳也活得好好的,可那毕竟是她的东西,我要让她完整无缺。可我有一个条件。”

    “请说。”

    “我不能让你将芳芳的魂魄带走,她要留在我身边,永远。我不管灯烛科有没有这个本事,也不管这样做是否有危险,你可以将我炼成法器,用来拘魂研魄,任何手段都行。”慕行秋一字一顿,“你绝不允许别人动你的魂魄,我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带走芳芳。”

    孙玉露沉默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