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一章 遗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漫无目的地走过冰冻的街道,天色微暗,飞雪已停,城里的人本来就不多,这时更加罕见,偶尔会有人仿佛孤魂野鬼般匆匆跑过,总要惊奇地看一眼女道士,想要热情地打招呼,又被她脸上的严厉神情吓住,跑得更快了。

    杨清音对此无所谓。一名拄着拐杖的老者拦住了她,激动地大声感谢,诉说自己和家人这些天来经历过的苦难,“仙人”和“大恩大德”两个词频繁出现,最后提出一个小小的愿望,“把我孙子救活吧,用我的老命交换,他才十七岁,不应该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者身后站了十几个人,都用期待地眼神看着“仙人”,杨清音欲言又止,突然御剑飞起,迅速逃离,几条街以后才落地,心情更差了。

    “道法无边。”她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法不能起死回生,但还是有点用的,刚来断流城的时候,兰奇章曾经替大家变幻服装,那不是太复杂的法术,杨清音看了一遍就会了,她将身上的道袍变成轻便的军服,头顶的簪子变成盔帽,心里终于踏实了一点。

    前面的临街房屋里露出灯光,传出阵阵的热烈笑声,在断流城里显得极为突兀。

    那是一家酒馆,城里唯一恢复生意的酒馆,引来一些嗅觉灵敏的男人,尤其是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士兵。

    杨清音走进去,身上的军服与里面的气氛倒是颇为吻合。

    里面大概有二三十人,大部分是士兵,也有少量平民,桌上杯盘狼藉,只有几样小菜,其它全是盛酒器皿,有些人已经醉了。有些人刚到,杨清音正到处张望,手里已经多了一碗酒。

    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士兵举起酒碗大声说:“也该哭够了,今天我要大家笑,使劲儿地笑,酒钱我出!”

    众人哄然叫好,店里的伙计忙个不停,掌柜面色冷峻地算账,不住地摇头,这场战争可把他害苦了。要把酒价抬高一大截才能挽回损失,可今天不行,待会这些士兵酒后不闹事他就谢天谢地了,可不敢要价太狠。

    杨清音喝了一口酒,眉头皱起,差点将那口又酸又涩的东西吐出来,她勉强咽下去,走到角落里,坐在中年士兵对面。“你就请大家喝这种酒?”

    士兵咧嘴一笑,“城里只剩这种酒了,师父说断流城的悲伤太多了,希望大家能欢快一点。”

    “你叫什么来着?”

    “欧阳槊。我师父是洪福天,咱们一块跟妖兵斗过法,你曾经去黄符军营地救过我们,我还没有向你表示过感激。”

    杨清音不耐烦地挥挥手。一听到“感激”两个字她就憋闷,“你的易容之术不错嘛,比我强。”

    欧阳槊本是一名年轻人。这时却完全是邋遢中年人的形象,连笑容都布满了沧桑,可他的容易术瞒不过道士,杨清音进店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人的形象是虚假的,用天目一扫,认出了散修的真面目。

    不过跟欧阳槊相比,杨清音的易容术更差劲儿,她只会一些最基本最简单的幻术,即使是凡人,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也能看出许多破绽,比如她的脖子干净得一点也不像是出生入死的士兵。

    “修士就擅长这个。”欧阳槊笑着说,“刚学会易容术的时候我高兴坏了,以为用这一招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招在强敌面前毫无用处。可我没有道根,能学到这些已经不错了。”

    杨清音没吱声,又喝了一口酸酒,眉头皱得更紧,她根本没心情聊天,甚至有点后悔坐在散修的对面了。

    “整整五天,师父说城里的悲伤持续得太久了,就算是更惨烈的战争,人们也不会伤心这么久,毕竟咱们打赢了……”欧阳槊是话多的人,银子早已押在掌柜那里,不用他劝酒,大家都在尽情狂饮。

    “我喝了,你怎么不喝?”杨清音突然说。

    “哈。”只顾说话的欧阳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然后捧起桌上的酒坛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再难喝的酒也是酒,它是快乐之源,如果可能的话,全城所有人都应该喝上几碗,烂醉如泥才好,到时候就什么伤心事都能忘了。”

    “醒来之后呢?”

    “醒来之后?”欧阳槊挠挠头,这个动作可不像老兵,“醒来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的悲伤也没有那么根深蒂固,既然喝醉的时候能忘掉,清醒之后也能。”

    杨清音寻思了一会,“这一招对道士没有用,我们就算是醉了,心里也还是清楚的,心一乱内丹就乱,那是修行的大忌。”

    “修士其实也是这样的,可我们能选择,只要自己愿意,还是能大醉一场。”

    “最需要大醉一场的人不在这里,为什么悲伤弥漫全城?因为他在悲伤,他将悲伤传染给了所有人,这是强大的法术,用酒能抵抗得了吗?”

    欧阳槊向外面的黑夜望了一眼,从这里看不到城外的大坑和浮在空中的道士,“师父曾经跟我说,遗忘也是一道法术,凡人天生就会,修士则要专门学习,偶尔会用上一次,以度过修行最危险的阶段。”

    杨清音撇撇嘴,在道士眼里,散修的法术华而不实,他们的遗忘法术听上去像是投机取巧,怪不得他们的内丹驳杂不纯,“你用过?”

    欧阳槊摇摇头,“我会一点,从来没用过,师父说我太年轻,用不着遗忘。”

    杨清音喝下第三口酒,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她突然问:“你们明明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这场战争意义重大,对整个人类……”

    杨清音冲他晃晃手指,“我不会念心幻术,无法探测人心,但我知道你在撒谎,你心里想的根本不是什么人类。”

    即使变换了容貌,欧阳槊的脸上还是一红,“其实……我们是想再得几件法器。可是庞山道统这回好像不提供奖励了。唉,看着那么多高品级法器被毁,真是让人心疼。”

    五天前的决战中,申继先在空中布置了许多法器,大部分都被妖术师击毁了。

    “这才像真话。你师父洪福天呢?还想让妖族和道统联合备战魔族吗?”

    “嗯,他说这才只是开始,当妖族和道统互相感受到彼此的痛苦,联合就有希望了。”

    杨清音哈哈大笑,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她全不在乎。只想大笑,一抒胸中的闷气,“你说只要你愿意,就能大醉一场。”

    “是,可我从来没试过,我觉得还是保持清醒……”

    “醉一次给我看看。”

    “啊?”

    “醉一次给老娘看看。”杨清音用命令的语气说,“彻底醉一次,我要瞧瞧酒这东西是不是真能抵抗念心幻术。”

    欧阳槊看了一眼满屋子的客人,突然抱起桌上的酒坛。举到嘴边大口灌下去,一气喝掉了整坛,放下时,脸色变得更红了。嘻嘻地傻笑,易容术的力量逐渐消失,慢慢露出年轻的真面目,说话含糊不清。“这是我第一次喝醉……我该忘掉点什么呢?一切都那么美好,我都想牢牢记在心里,尤其是你。我不会忘记你,你是一个古怪的道士,慕行秋也是,你们都……”

    欧阳槊的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杨清音将碗里的酒全都喝光,对着呼呼大睡的散修说:“记住我又有什么用?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名愚蠢的散修,拼尽全力模仿道士,却永远也得不到纯正的内丹。在左流英眼里,我们这些吸气道士也是愚蠢的,自以为是道统弟子,其实永远也成不了高等道士。最可笑的是,我憎恨左流英所做的一切,可是又不得不承认他是正确的,没有他的冰冷无情,庞山和断流城就不可能打败妖族。而你,等你醒来,想必也会明白为什么我瞧不起你。”

    杨清音站起身,走出酒店,迎着寒风站立片刻,劣酒带来的飘忽感觉迅速消失,她猛地冲天而起,御剑飞走。

    一名酒客恰好走出来,吓了一跳,揉揉自己的眼睛,摇摇晃晃地走了,对他来说,遗忘轻而易举。

    杨清音落在客栈庭院里,与一颗头颅面面相对。

    秃子在院子里已经兜了不知多少圈,“老娘,你能感觉到吗?芳芳好像还在这里,我能闻到她的气味。”

    杨清音抓住秃子的发髻,看着他的眼睛,“秦凌霜死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高不高兴,她都死了,咱们是道士,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哭一次、醉一场就将事情遗忘,所以不用刻意再找秦凌霜的气味,她永远都在你心里,你想忘也忘不掉。”

    秃子被吓坏了,脸部僵硬,好一会才说:“我没有心。”

    “道士都没有心,咱们只有中丹田绛宫,那就是一件法器,这就是为什么咱们不能忘,可也不能悲伤,有心的人才能悲伤,心已变成法器的人,还怎么悲伤?”

    秃子又呆了好一会,“老娘,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杨清音放开秃子,转向左流英的房间,对刚刚走出来的孙玉露说:“灯烛科最擅长拘魂研魄。”

    “没错,那是乱荆山的专长。”孙玉露笑着说。

    “那就去把秦凌霜的魂魄收起来,让慕行秋离开那个鬼地方。”杨清音气势汹汹,好像有一团怒火随时都会爆发。

    孙玉露笑得更加温婉,“真巧,左流英也向我提出同样的要求。”

    杨清音微微一愣,秃子小声问:“拘魂研魄能让芳芳活过来吗?”

    “这世上没有起死回生的法术。”孙玉露亮出手心里的一盏小小油灯,“可是生与死并非截然分明,中间还有一块广大的区域,灯烛科就在其中驰骋往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