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普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芳发出的第二束光,当日断流城外生灵皆见,日后也将天下皆知,人类称它为纯净之光,妖族则叫它灭魔之灾。

    刺目的光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即使是用天目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与对面滚压来的妖火之山相比,还是显得太弱小,它悬停在半空中,像一个不自量力的婴儿在与力拔千斤的壮汉对峙。

    两者相遇。

    没有巨响,没有爆裂,妖火之山继续前进,谁也说不清,是大的吞掉了小的,还是小的刺进了大的。

    北面的妖术师成群地向更远方飞逃,南面的妖王、妖兵在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也朝西方退却,先行逃离战场的人类士兵则边跑边回头观望,大家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双脚就是停不下来。人类与妖族,在此刻似乎都恢复了最原始的本能,直觉到大难即将临头,唯有奔跑才是唯一的自保方法。

    巨妖王漆无上化成的狼形一跃而至,他是当天离妖火之山最近的观察者。三十丈的独眼黑狼横贯空中,停顿片刻,它亲眼见到如豆芥般的女道士与她发出的光芒轻易就融化了魔山的外表岩石,然后借助魔山滚动的力量,深深刺了进去。

    那时,他心中升起浓烈的恐惧,却被他生生压制下去,他是巨妖王,妖力强大,甚至能够抑制心中的本能。断流城外的所有生灵或逃亡或施法,都在尽力自保,只有他飞在空中,像是痴迷的赌徒在观看两只动物的搏斗,心无杂念,只因他在其中一方身上押下了几乎全部本钱。

    漆无上心中仍存有一线希望,希望强大的魔山和里面的十五颗魔族心脏能够阻挡那束光。

    他一度以为自己的愿望已经实现,魔山仍在滚动。邪火还在喷射,一切都未改变,只需再转动小半圈,魔山就能碾过断流城,那个端坐在法坛之上的禁秘科首座,仅剩的选择就是逃亡,而漆无上对此早有准备,逃亡只会令道士们死得更快。

    转念之间,妖火之山不再喷射火焰,而是发出成千上万道光。从每一处孔眼和缝隙射出来,开始是红色,与邪火倒有几分相似,很快就转为白色,最后是比盛夏正午的炎阳还要刺眼的强光。

    强光受到了束缚,一点点、一束束、一团团地向外扩张,速度虽然不快,势头却不可遏制。

    风停了,难得的安静。漆无上突然压不住内心里的恐惧,浑身长毫刺起,更显巨大的黑狼在空中仰头嗥叫,低沉的声音直传到千里之外。惊吓到无数人类。也许是意识到什么,逃亡者的脚步放慢了,越来越频繁地回头,他们看到妖山中白光与红光此消彼涨。看到白光正在取得上风。在透出妖山十几丈的时候,白光停了停,似乎在喘口气。然后摆脱了一切束缚,光芒骤盛,那里的一切都变得明晃晃,刺目得无法直视。

    黑狼瞬间化成了碎片,没多久就在强光之中消失无踪,没谁知道他的生死,也没谁关心这件事,他们跑得更快了。

    仍然没有巨响发出,那束光的力量太强大,将妖山、地面、兵甲、人类、妖族、马匹、城墙等等一切,通通化为乌有,留在战场上的伤者无一生还,许多人类与妖族在死亡前的一刻变得疯狂,居然拼尽最后一丝力量站了起来,张开双臂,闭着眼,一脸痴迷地迎接强光,似乎要与它拥抱。

    一座宽十几里、深百余丈的半圆形大坑出现了,即使如此也没有声音发出,毁灭进行得太彻底,没有所谓的碰撞发生。

    战场干干净净。

    空中只剩下一小拨人,庞山五行科首座申继先用养神峰铜钟造成的护罩保住了道士与散修,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沈昊也不再试图飞向妖火之山,在最强大、最完美的力量面前,他的情感渺小得无关紧要。

    庞山戒律科道士沈昊就是在这一刻醒悟的。

    强光只存在了极短的一段时间,他眼看着内心深处最爱的人消失得不剩一缕呼吸,心中情劫骤起,随之又骤然斩断,他恍然大悟,自己对芳芳的爱只是尘世中的一份虚幻。他想起若干年前那个夜晚,他从梦中醒来,惊出了一身冷汗,对梦境的真实程度感到诧异,还是小女孩的芳芳向他求助,情景如在眼前,可是父亲严厉的面容很快撵走了她的形象,他胆怯了。

    一念之差,即已擦身错过,从此越离越远,再没有同行一路的机会,转身回望,已隔千山万水,彼时的爱恨情仇,已成为今日的累赘。

    许多道士终其一生都未能斩断的情缘,沈昊在一瞬间就将它终结了,他明白了芳芳为何自愿施展碎丹之术,明白了两位首座为何无动于衷,那不是冷酷无情,也不是单纯的利用,而是看穿虚妄之后的真实:与短短一生的情爱相比,十三万多年的道统才是不变。

    沈昊神情平静,悲伤映满了他的整座心湖,却没有引起一丝波动,他拥有了道士之心。

    强光消失了,只留下一座半圆形的深坑,像是至高神灵随手一剜,在大地上制造出的杰作。

    申继先手中的铜钟融化了,从手掌边缘往下流淌,涓涓不停,坠在深坑的斜坡上,顺势而下,居然填满了坑底,越升越高,数量之多与小小的铜钟不成比例。

    申继先身子一晃,也向深坑坠去,辛幼陶第一个反应过来,冲到首座身边,将他托住。

    申继先看了一眼金黄色的手掌,露出一丝微笑,“想不到一个餐霞道士的碎丹之术也有这么大的威力。”

    道士们都围过来,只有杨清音没动,四处望了一眼,茫然地说:“不应该这样的。”她向断流城飞去,想要问个明白,只有左流英才能解释一切。

    妖火之山离断流城本已不远,强光直射城墙废墟中的法坛,左流英挡住了。他一直留有余力,就是为了阻止这股力量,祖师塔内飞出至少三百名道士,前仆后继,一排又一排地被强光吞噬,但是保住了断流城。

    就这样,强光造成的深坑在最东面凹进去一块,没有形成完美的圆形。

    左流英是唯一神色不动的人,好像发生在眼前的巨变不过是一件寻常小事,站在他身后的曾拂却在颤抖、在哭泣。她是普通的凡人,一直生活在高等道士身边,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自己与首座的距离如此遥远。她无法获得平静的道士之心,只好流出泪水。

    杨清音飞到左流英面前,冷冷地问:“慕行秋呢?”

    左流英以手指天。

    杨清音抬头仰望,在极高之处终于看到一大两小三个黑点。她也没有道士之心,从这天起,她憎恶这种所谓的平静。她的目光重新落在左流英脸上,“道士与魔族究竟有何区别?你做了世上最坏最错的事。我希望你马上入魔而死。”

    左流英没有做出回应。

    兰奇章没有左流英的实力,没办法瞬间移动得太远,他带着慕行秋升入高空,出乎意料。黑凰居然也跟来了。

    这本是生死相搏的一刻,道士与兽妖却都没有施法,他们也看到了地面的强光,惊讶得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

    兰奇章自认为是庞山道统对碎丹之术了解最多的人。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疑惑,秦凌霜明明心怀爱意,而且是极深的爱意。为什么能够施展碎丹之术?

    他不明白,怎么想都不明白,数十年来的修行,几千个日夜的苦读与钻研,突然之间变成了完全无用的浪费。

    他以为会看到秦凌霜的失败,看到她在最后一刻放弃任务,甚至赢得一线生机,可他看到的是最纯净的强光,比一切法术更接近道火的本源,如果书上的记载没有错,秦凌霜不仅施法成功,释放的力量还远远超出了餐霞道士的水准。

    无数个疑惑,像一群营营扰扰的小虫在兰奇章脑子里飞舞。

    兰奇章受到的震撼比当天的所有生灵都要巨大,这本是他的任务,因为极小的一丝心境波动,他放弃了,正因为如此,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秦凌霜能够成功,也不希望她成功,即使有左流英的肯定,他还是固执己见。

    如果秦凌霜被妖火之山杀死,他会感到悲痛,并且将悲痛化为斩断情劫的动力,可事情与他预测的完全不一样。

    嗡的一声,吞烟道士兰奇章脑子里一片空白,本来就已波动的心境之湖,突然干涸见底,他失去了道士之心,失去了全部法力,笔直地向地面坠去,昏迷的慕行秋随之跌落。

    黑凰的身躯快速缩小,他可以轻易杀死那两名道士,可他受到了惊吓,妖火之山没了,巨妖王漆无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死不明,头顶的阳光如此炽烈,好像随时都会从天而降将他烤化。

    黑凰转身逃向西北方。

    慕行秋是唯一没有亲眼看到强光的人,他被兰奇章的法术击中,晕了过去,眼前一片黑暗,可他的神智却还在,他看到了芳芳,微笑的芳芳,兴奋的芳芳,既在黑暗之中,又在黑暗之外,时而招手,时而在无声地说话,好像看到了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要与他分享。

    他竭尽全力伸出手臂,想要抓住她的手指,想要问她到底要说什么。

    “永远别认输。”

    芳芳的声音终于清晰地传来,慕行秋猛地惊醒,眼前的黑暗就是敌人,它要将芳芳吞掉,自己的确不能认输,必须清除黑暗。

    他睁开双眼,看到蓝色的天空在快速远去,听到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左边是自己的大剑,右边是神情呆滞的兰奇章。

    他抓住兰奇章的肩膀,在空中翻身站起,踩在大剑之上,又下坠了百余丈,终于控制住了身形。

    他向地面望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