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七章 遍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芳发出第一束光芒的时候,还没有几个人注意她。

    第十一只大妖王从妖火之山的一个孔洞里飞出来,那是一只通体黑色的大鸟,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人类的特征,身体蜷缩的时候只有数尺,迎风而长,随着双翅的展开,尺寸急剧膨胀,倏忽间已经是宽二十余丈、长十几丈的巨鸟。

    黑凰出来了,并非孪影妖术的分身,而是本体妖身,他更像一只鹰,只是尾羽更长,头上顶着三支直棱棱的细羽,像是一顶高耸的王冠。

    他在妖火之山里面等候多时,按照漆无上的命令,就为迎战这名道士。

    黑凰飞向了兰奇章。

    慕行秋没有注意到第十一只大妖王的出现,他在用尽全力施展念心幻术,希望以此改变芳芳的决定,只差一点,他觉得只差一点自己就能成功,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自由,变得僵硬,不由自主地向上升起。

    “兰奇章!”慕行秋大叫一声,全部情绪都在这一瞬间转化为对兰奇章的愤恨,正是因为他的临阵退缩,才会导致芳芳自愿赴死,现在这个退缩者正施法带着他向高空迅速升起。

    巨大的黑凰迎面扑来,双翅将两人罩在阴影之中。

    慕行秋袖口里的长鞭自动伸出,上一次被妖火烧黑之后,它一直没有恢复原样,像一条黑色的毒蛇,柔韧而有力,变长数尺之后,撞上了一圈无形的光罩,这是兰奇章的法术,他要强迫慕行秋跟他一块走。

    几件事同时发生,黑凰的双爪抓在光罩上,激出一层层的裂纹;黑鞭的力量大幅增强,竟然穿透了光罩的防护。拐了一个弯,缠在兰奇章的左手腕上;兰奇章大吃一惊,不明白光罩是毁于黑凰之爪,还是破于黑色长鞭,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这位吞烟道士感到疑惑。

    兰奇章没有时间多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正强行突破他的内丹制造的护持之力,这更是从未发生过的怪事。

    兰奇章翻起右手,露出手心里的一枚铜印,飞行实在太慢了,他得施展更快捷的法术。砰的一声闷响。兰奇章消失了,他身边的慕行秋也被迫随之消失,可两人对面的巨大黑凰也不见了。

    这是一道失败的空遁法术,正常情况下,施法者绝不会将敌人一块带走。

    慕行秋在消失前的一刹那看到了芳芳发出的第一道光,白色的光,简单的光,看上去并不强大,仿若第一缕晨曦之光。

    他想挣脱出去。刚要蓄劲就失去了知觉,陷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这也是不同寻常的事情,道士有内丹护持。即使只是吸气境界,也极少会昏迷。

    断流城外的怪事不只这几件。

    南方数十里以外,秃子的头盔早已丢失,他正围着公主飞舞。张嘴咬向每一个敢于靠近的家伙,不管他是人是妖。加入战斗不久,公主就与卫兵分散了。妖王与黄金巨人的力量实在太强大,最忠诚最有经验的卫兵也无法守在主人身边,只有秃子不受影响。

    “跳蚤,快回来!”秃子还在指挥着三头庞山铁麒麟,共同保护公主,突然间,他在半空中停住了,周围的战斗正激烈地进行,成群的妖兵怒吼着冲杀,老兵潘三爷和大良沈休明奋力向公主靠近,三头铁麒麟与数头冰原巨象对撞,不远处一只妖王砍倒了一只金人,大树一般的身躯缓缓倒下,正朝他的位置砸来,可秃子却停住了。

    “小秋哥、芳芳。”

    他喃喃地说,脸上露出微笑,好像正与最熟悉的朋友闲聊天。他望向妖火之山,说话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凡人,逃跑吧,战争已经结束,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

    最后一只金人恰在此时被几只妖王手中的兵器砍中,缓缓倒下,他们给人类士兵所带来的士气骤然消失。

    人类军队溃散了,扔下兵器,争先恐后地向南方跑去,这正是妖兵展开屠杀的最佳时机,可他们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迷惑不解地四处张望。

    秃子的发髻被公主一把抓住,他的声音仍然能够传得很远,“漆无上,这是对你的惩罚……”

    秃子眼睛转了一圈,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左流英干嘛又要用我说话?咦,为什么要跑?跳蚤!快过来,小秋哥让我看着你……”

    跳蚤与父母正在一群冰原巨象中间左冲右突,整个南方战场上,只有它们还在坚持战斗。

    漆无上的妖身转向妖火之山,凝望片刻之后,脸上露出意外震惊的神色,立刻化形为巨狼,发出震颤大地的吼叫,一跃而起,奔向妖火之山。

    他看到了那名女道士发出的第一束光。

    北方的空中,道士与散修已经被压缩到一个极小的范围内,申继先却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询问,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知道得清清楚楚。

    受他控制的五条巨龙分头冲向妖术师,承受无数道攻击,身躯迅速消散,却也将敌人逼退一段距离。

    杨清音等人暂时从战斗中解脱出来,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不约而同地望向妖火之山,于是也看到了芳芳发出的第一束光。

    “碎丹之术?那是……芳芳吗?”杨清音吃惊地问。

    “为什么是她?”沈昊更加吃惊,在杨清音和申继先两人身上先后望了一眼,没有得到答案,他踩着破军如意向芳芳急速飞去。

    沈昊喜欢芳芳,这股爱意被他压制了好几年,一方面是想专心修行,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慕行秋,他明白自己若参加竞争将注定失败。

    当年芳芳被迫嫁给沈家大少爷之前,野林镇的好几名少年都做过同样的梦,却只有慕行秋一个人当真,沈昊与其他少年一样,只是心动了一下,就将梦境抛在了脑后,这让他遗憾至今。有时他会想。自己后来既然能带着一群少年离家帮助小秋和芳芳,为什么最初却不敢救人呢?

    凝气成丹以来,沈昊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渐渐地摒除了那点爱意,将芳芳和慕行秋只当成好朋友。

    可远处的那一束微弱白光打破了他几年来的努力,原来他只是将爱意隐藏,从来未能将它从心底斩除。

    他是吸气道士,七情六欲不比凡人少太多,只是控制得更好。

    沈昊不顾一切地飞向妖火之山,被辛幼陶拦住了。

    “你疯了。碎丹的力量可不分敌我。”辛幼陶也不明白为什么碎丹的人选会改成秦凌霜,可他仍能保持理智。

    沈昊细长的双眼瞪了起来,举起右拳,有那么一小会,他又回到了从前,沈家的二少爷、野林镇的小霸王,被惹恼的时候会打人,而不是施展法术。

    辛幼陶吓了一跳,他被这只拳头打过。记忆犹新,即使与沈昊成为朋友,少年时的恐惧也没有完全消除。

    小青桃也拦过来,与辛幼陶并肩。她比所有人都要吃惊,也更加悲痛,“千成别过去,芳芳……芳芳……”她无法理解芳芳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申继先不为所动。碎丹之术是消灭妖火之山的唯一选择,由谁来施展并不重要。当一件事情必然发生的时候,不值得浪费感情。望山之变、乱荆山之惑、庞山之难都没有让五行科首座太难过,一名餐霞道士的自我牺牲当然更不会。

    申继先的法器所剩不多,他召出一只铜钟,它曾经与拒梦鼎一块被摆在养神峰思祖厅里面,现在也要派上用场了。

    铜钟很小,只有五六寸高,悬在空中,未经敲击就发出轻响,每响一声就膨胀出一座与它形态完全相同的护罩,随着钟声响亮,护罩也越来越大,将道士和散修护住。

    远处,妖术师们也停在空中不动了,他们预感到巨大的危险正在临近。

    芳芳发出了第一束光,解除了根本隐遁之法的护持,发现这是如此容易,根本没有想象中困难,兰奇章尚且需要左流英的帮助,她只凭自己的力量就做到了。

    妖火之山察觉到了道士的挑战,以倾倒之势压过来,邪火瞬间爆涨,里面的诡异妖光急速游动,满含愤怒与仇恨。

    芳芳闭上双眼,发现自己无需天目与视力就能遍观战场,甚至能看穿妖火之山,看到内部的情况,核心区的熔洞里悬挂着十五颗大小不一的心脏,此起彼伏地剧烈跳动,喷挤出一团团红亮的火焰。

    不只如此,她看到了一切,大至一跃而来的巨妖王漆无上、小至秃子的头颅,显至妖火之山表面的每一处坑洼、幽至消失不久的慕行秋,远至一名陌生的人类士兵、近至越转越慢的内丹。

    瞬息之间,芳芳遍观上下左右、内外远近,诸多景象重重叠叠,却没有一丝混杂,每一种景象都那么清晰。

    她是禁秘科弟子,以钻研新法术为最高荣誉,就在内丹接近停止的一刻,她想通了关于法术的许多事情、许多道理,她的脸上露出微笑,为自己的所得而兴奋,她只想与一个人分享这些领悟。

    眼前的景象仿佛落叶一样纷纷消散,只剩下最后一个,她忘了自己的任务,忘了正在压来的妖火之山,甚至忘了身体与内丹,她集中全部精力与法力,制造出第二页记忆,将它传送给已在远处的慕行秋。

    道火不熄——她在记忆之页上加上了自己的印记。

    内丹停止转动,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在旋转,时快时慢,当它终于处于静止时,却散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道火骤燃,芳芳第一次看到道火所在的位置与形态,却没办法将这段印象传送出去了。

    这是她唯一的遗憾。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