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六章 道士之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庞山修行的几年,慕行秋明白一个道理,尽量不要去猜测高等道士的想法,他们的寿命和力量都远远超过普通道士,更不用说普通的凡人,所谓的新鲜事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又一次重复。

    老祖峰的倒掉算不算新鲜事?虽然这是九大道统建成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可慕行秋猜测,这未必是最危急的时刻,加入念心科以来的所见所闻都在暗示,当年道统曾经发生过一次大分裂,惨烈程度很可能超过妖族的大举反攻。

    慕行秋因此对左流英和申继先充满信心,除此以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但随着战争的进行,这股信心越来越弱了。

    太多的凡人聚集到断流城,作为一名七情六欲尚未斩绝的吸气道士,慕行秋还做不到对他们无动于衷。他希望赢得这场战争,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他也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傻,没人要求他必须担负责任,甚至有人在敬仰慕将军的同时免不了会有一点嫉妒,觉得他根本没资格发号施令。

    慕行秋能感受到这些情绪,可他还是忍不住“多管闲事”,和一般道士不同,即使已经凝气成丹,他仍然忘不掉普通人的软弱与局限,认为这些人需要他的帮助。

    尤其是现在。

    战况越来越惨烈,他偶尔向南方望一眼,看到成片的人类士兵倒下,大多数人并非死于普通妖兵之手,而是被黄金巨人与硕大妖王践踏,被那些从天而降的铁与火击中。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妖兵也占不到好处,妖王脚步落下的时候可不会考虑避让己方士兵,他们正忙着将金人肢体撕成碎片,每消灭一只金人,就集体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

    妖族快要胜利了。即使没有妖火之山的帮助,他们也快要胜了,十大妖王正在围攻最后五名金人,很快就能将他们击倒,一旦腾出手来,人类士兵就将全军覆灭,道士和散修也将无路可逃。

    五行科首座申继先已经拼尽全力,他同时控制着至少十五道法术,包括五条巨龙和数层防护光罩,维持这些法术需要大量高级法器的支持。周围的妖术师们显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很有耐心,一件一件地消灭那些浮在空中的法器,只有少量妖术师冒险接近道士们,发一招就跑。

    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升到了幻境第二重,威力增加许多,在这场战斗中却没有多少用武之地,妖族这一次对他特意加强了防范,施放大量妖术。专门阻止幻术的影响,其中一些颇有效果,慕行秋几乎感受不到妖术师的情绪,只知道他们自信满满。怀着冷酷的镇定包围目标。

    妖火之山越来越近了,眼看再滚半圈就能压到断流城。

    左流英在做什么?兰奇章为什么还不过来施展碎丹之术?情况越来越危急,大家的同情心也降到了最低,杨清音的一团火球被妖术吞吃掉。她更显急躁,“他娘的,兰奇章还在等什么?难道非得咱们死光了。他才上来?”

    按理说,这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时机了,妖兵与妖术师分战南北两方,妖火之山此时正在独自滚向断流城,兰奇章随时都能飞过去。

    “快要没时间了。”慕行秋的幻术没有效果,他的鞭子够不着十里以外的妖术师,只能围着申继先飞行,阻击那些飞过来发动偷袭的敌人,所以他可以分心说话,“申首座,让我去击毁妖火之山吧,我有过一次经验。”

    杨清音怒道:“别开玩笑,上次那座妖火之山跟石头子儿差不多,这一座才是真正的山……”

    她的话还没说完,申继先突然开口对慕行秋说:“你去帮忙。”

    “帮什么忙?”慕行秋糊涂了。

    “兰奇章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申继行腾出一只手,将一枚小小的铜印掷向慕行秋,只是一瞬间的事,慕行秋消失了。

    “我也去!”杨清音自告奋勇,申继先却已收起铜印,说了一句“没你的事”,继续操控十几道法术与众多妖术师斗法,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受到了包围,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的法术将几百名妖族牢牢牵制住了。

    慕行秋像是被一柄重锤狠狠砸中,全身的骨头都碎成了粉末,转眼之间又被粘合在一起,噗的一声,他出现在二十里以外,远离两个战场,正停在妖火之山数百步之外,甚至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气。

    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头顶扑下来一股火焰,妖火之山以滚动的方式前进,它喷出的火焰像是风车一样跟着转动,长达里许。

    慕行秋急忙闪身让过去,为了避免被妖火之山碾压,他只能转身向断流城的方向飞去,正纳闷申继先分派给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看到了两个飞驰而至的身影。

    芳芳飞过来,一把握住慕行秋的手腕,眼里闪动着极为少见的热情,在她身后跟着兰奇章。

    “听我说。”芳芳明白了许多事情,可她没办法将这些事情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告诉他,“永远别认输,不管敌人是谁。”

    慕行秋又是一愣,他不明白芳芳为什么会跟来,不明白芳芳眼中的热情是怎么回事,更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说什么认输不认输的话。

    可他明白芳芳的情绪是怎么回事,这是唯一对他从不设防的道士,连她的内丹也是如此,他不需要多强大的念心幻术,就能探测到她的心事——那是与众不同的无畏,没有太多的激情,却坚定不移,像是平静的湖面,在天塌地陷的前一刻,仍然波澜不起,静静地映照着毁灭的场景。

    湖面能够原封不动地映照出一切,却不为所动,这就是道士之心,都教林飒经常对年轻弟子们讲述这句话,这一刻,慕行秋在芳芳心中感受到了。

    “不。”他还不知道芳芳要做什么,但他绝不同意,心中甚至生出一股恐惧,他试图用幻术去影响芳芳的情绪,让平静的湖面出现一丝必要的波纹。

    可是没有用,湖面是如此平静,虽然对慕行秋完全开放,却不受幻术的丝毫影响,慕行秋在她的心湖上看到了自己形象的倒影,看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但这一切都不能掀起哪怕是最微弱的浪花。

    “不。”他又说了一遍,惧意更重,“应该是兰奇章,不是你。”

    兰奇章就停在两人身边,他的心已经乱成一团,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平静,他也觉得应该是自己,可他做不到,这不是努力与意愿的问题,而是一种留恋,它原本微弱得几不可见,却在一瞬间发展壮大,控制了他的全身,“秦凌霜,你不要去,没用的,这只是首座的计谋……”

    芳芳不想浪费时间争辩,妖火之山正在压过来,一股火焰就在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扫过去,远方的战场上正有人在大批死伤,那个当年骑马来抢婚的小男孩正用尽一切办法要让她改变主意,她不知道自己能抵挡多久。

    她将所有一切都容纳在一次微笑当中。在她平静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道法无边,为什么不能将时间停住呢?将瞬间变成永恒,就让不受欢迎的未来永远停在未来,与即将发生的事情相比,这一刻的凝视是多么的珍贵,多么人令人不忍放弃。

    这个念头没有在心境之湖产生波澜,却创造了一道法术。

    她将自己想说而来不及说出的话凝聚成一页记忆,送给了慕行秋,她知道念心幻术有本事将它读出来。她从来没听说过有凝聚记忆的法术,更不可能施展过,可她成功了,发现这是如此的容易,好像早就练过多次一样。

    慕行秋接受了这份馈赠,却没有来得及打开,他第三次说:“不。”

    他的嘴里几乎没有声音发出来,只是做了一个嘴型,语言突然失去了全部意义与力量,所谓的道理也变得无关紧要,在这一瞬间,他不再关心十万人类士兵的存亡,不再关心断流城与祖师塔的安危,他只想用一切方法挽留芳芳,用他的意志,用他的念心幻术。

    芳芳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可她的心湖依然平静,她不能有一丝犹豫,那会令她前功尽弃,就像兰奇章一样。

    左流英已经向她解释清楚了一切,她将这些解释也凝聚在记忆的纸页当中,一同交给了慕行秋,很快他就会明白,为什么一切都是必须的,为什么他不应该认输。

    她松开手,却无法摆脱慕行秋和他的力量。

    “兰奇章。”她扭头叫出护持者的名字,该是他做出必要贡献的时候了。

    兰奇章仍不相信秦凌霜能够施展碎丹之术,他非常清楚这道法术的难点,秦凌霜明显爱着一个人,这注定了她不可能坦然面对死亡。

    道士拥有超出凡人千百倍的力量,同样也拥有比凡人激烈千百倍的情感,如果不及时去除,很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吞烟道士兰奇章因为一丁点的爱意而失去碎丹的必死之志,他不相信爱意比自己更深的秦凌霜能够顺利施法。

    秦凌霜接近妖火之山,只能是白白送死。

    可这是秦凌霜对他提出的唯一的要求,他之前已经同意了,答应帮她,他甚至产生一种想法:秦凌霜的死或许能够令他度过情劫。

    妖火之山滚滚而来,兰奇章眼中映着两点火光,屏息宁气,准备施法带离慕行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