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心的动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奇章出身道门家族,兰氏虽不如申杨两家显赫,却也久远绵长,人丁稀少,但个个都是天才,他自然也不例外。

    九大道统挤满了天才,没有二三百年时间,谁也看不出哪些天才最终能够脱颖而出,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竞争,历代天才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到达星落境界,不知为何,越来越多的天才在此止步,罕有更进一步升至注神境界者。

    兰奇章只是吞烟道士,对他来说,竞争刚刚进行到一半,只有取得星落道果,才能无愧于自己的姓氏,他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注神境界——能在祖师塔留名的最低标准。

    兰奇章早已做好准备,餐霞境界的时候他就断绝了大部分情与欲,包括最为根深蒂固的亲情与家族之情,他与亲生父母以道友互称,对申杨两家不计代价培养后代的做法颇有微辞,觉得这两个家族走错了道路,衰落乃是必然。

    这样一位准备充分的道士,对情劫当然也早有安排,他最初希望自己能像左流英那样天生没有情爱之欲,但他不会自欺其人,从心底发现丁点迹象之后,立刻定下严格的计划:到达吞烟七重结凡缘,尽快斩断,一到达星落境界就结道缘,同样是斩断得越快越好,这样一来,就能以最短的时间连斩两缘,彻底度过情劫。

    本来他是不需要着急的,可是成为秦凌霜的护持者之后,他提前选定了她。两人相处数年,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名身具灵骨道根的女道士修行速度惊人,将来必成大器,正是理想的结缘对象,他甚至想与她两度结缘,共同了结凡缘、道缘——这种事很少见,但不是没发生过。

    在兰奇章的规划中。这是三五十年以后的事情,他需要时间到达吞烟七重,秦凌霜也需要这段时间以撵上他的境界。

    即使秦凌霜对另一名道士表现出明显的爱意,兰奇章也不在乎,很早以前就对她说过:“那只是最简单的感激之情,很容易与爱情混淆,也很容易解脱,等你到达餐霞境界,自会明白。”

    几天前,秦凌霜在经受过魔族诅咒之后。居然突破吸气境界,直接取得了餐霞道果,但她并没有“明白”,反而愈陷愈深,将那名道士看得比一切都重要。

    慕行秋!

    兰奇章甚至不愿在心里说出这个名字,因为他不想承认,这个再普通不过的道士,会成为他修行路上最严重的障碍。

    “你们都是凡人。”就在秦凌霜升到餐霞境界的那个晚上,兰奇章最后一次试图劝说她重返正途。“魔种生道根这种事前所未有,你们获得了道根,却没有产生真正的求道之心,这是你们无法及时摆脱情劫的根源。你看过许多书。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没人能带着情劫在修行之路上前进,你或者他,必须做出选择。我恳请你不要浪费自己的天分,你会成为道统的中坚力量,当魔族重返人间时。整个世界都需要你。”

    秦凌霜只问了他一句话,“你真的做好准备施展碎丹之术了吗?”

    兰奇章一怔,聪明的他一点就透,恍然醒悟自己对这名女道士的关心过头了,远远超出护持者该有的热忱,也超出了一般道士对结缘的渴望。

    促不及防,兰奇章爱上了秦凌霜。他不明白,自己明明还没有做出结凡缘的最终决定,不应该爱上任何人的,就像没有施法就不会有法术出来一样,为何会出乎意料地陷入情劫?

    当时他仍存有自信,想了一会,“请秦道友原谅我的失态,死期将至,我的情绪发生了一点波动,但我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一切都将按原计划进行。”

    终于,他站在法坛之上,望着收割生命如草芥的战场,望着无情滚来的妖火之山,心境中的那一点波动却没有消失。

    “你准备好了吗?”左流英通过秦凌霜的口发问。

    仅仅一刻钟之前还是只有唯一答案的问题,现在却有了两种可能,“我……我……需要一点时间。”兰奇章脸色微显苍白,盘膝坐下,进入存想状态,他必须止住心中的那一点波动,才能施展出碎丹之术。

    碎丹之术涉及到内丹最高深的秘密,兰奇章研究了很长时间也只是入门而已,他可以在左流英的帮助下解除根本隐遁之法的禁制,即使如此,他还是要具备从容镇定的心态才能施法。

    内丹刚刚凝成时极不稳定,经过根本隐遁之法的加持之后,却变得坚不可摧,与之相对应,散修也有内丹,驳杂不纯,既不会轻易碎裂,也无法释放出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会这样?兰奇章颇为疑惑,却一直没有找出其中的原因。

    兰奇章觉得这个问题足够他研究一千年。

    可他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城外的战斗已经进入胶着状态,却不会持续太久,妖火之山的速度正在加快,一百多里的路程对它来说不过是两刻钟左右的时间。

    十二只金色巨人出现之后,曲循规终于下令全军前进。

    巨大的金人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比任何法术以及符箓之术都要有效,最胆怯的士兵也生出一股无畏的勇气。金人的作用不止于此,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增加了几倍,脚步却更加轻盈,坐下的战马一跃而出,以远超平时的速度冲向妖兵。

    黑狼之影与前方的六只金人交锋,很快就被一柄巨槊刺穿,烟消云散。

    漆无上本尊终于现身,三十丈的妖身,以金人还要高大,仅次于妖火之山。另有九名妖王与他同时出现,这不是慕行秋曾经对付过的普通妖王,妖身至少十丈,有四只甚至超过了二十丈。他们都是人类的形象,身上披挂着兽骨、兽角,头上戴着华丽的鸟羽冠冕,双手握持长刀大斧,走在妖兵的最前面,与妖火之山平齐。

    十只妖王没有施展远程妖术,直接冲向金人,贴身搏斗。

    这是庞然大物之间的战斗,吼声震耳欲聋,兵器相交,溅射出大量的火团与金属碎块,覆盖了数十里的范围,对地面上的军队形成灭顶之灾。

    金人与妖王们都采取了保护措施,高出地面数丈,出现两片光芒,黄光在下,黑光在上,仿佛两张大网,兜住了所有的坠落之物。

    双方的军队相遇了,后方的六只金人也加入了战团,渺小的人类与妖兵,像蚂蚁一样从巨人、巨妖的跨下和身边冲过,将手中兵器狠狠击向敌人。

    两张光网并非滴水不漏,拦截的火团与金属块太多之后,有些地方会接连被击穿,于是火与铁砸向地面,所到之处,遍地死伤,即使是冰原巨象也无力抵抗。

    秃子在战前得到过严令不准开口说话,可他实在忍不住了,问旁边的公主,“咱们什么时候冲上去啊?”

    这场战斗与公主的想象不太一样,进展太过迅速,一批又一批士兵像飞蛾扑火一样消耗掉,几乎没给后方留下多少时间。

    这不是西介国的大军,她也不是全军地位最高的统帅,所以她没有资格发表演讲,只能以身作则。

    “现在就冲上去。”她说,拔出短剑,向身后的二百余名卫兵点下头,在诸国将领当中第一个冲向前方的战场。

    其他将领也都跟上来,只有曲循规那辆十六匹马牵拉的战车没有动,他仍然面无表情,通过鹰眼飞符只盯着身后的法坛。

    金人毕竟只是法术幻化的结果,比不上以本体出战的大十妖王,已经有两只金人被砍成数截,萎顿之后变成两滩金水,在地面上烧出大坑。

    北方战场也不乐观,妖术师实在太多了,申继先不得以,只能将五色巨龙一只只召回,与道士和散修们一块作战,失去对手的妖火之山滚动得更快,直奔断流城废墟中的法坛,它的目标只是祖师塔。

    “还在等什么?这是最好的时机。”慕行秋忍不住回头冲五行科首座喊了一声,南北两方都已成功地将敌人引开,妖火之山孤立无援,兰奇章出招越晚,死的人越多。

    妖术师们并不急于结束战斗,渐渐形成巨大的包围圈,这一次,他们不会再允许任何一名道士逃走。

    “专心战斗!”申继先回道,没有显出一丝疑惑。

    曾拂从左流英身后站起来,望了一眼战场,又看了一眼仍在存想的兰奇章,“兰道士,我知道你将付出生命,可你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兰奇章睁开双眼,他是道士,果然还是不能自欺其人,“我可以参战,也可以被杀死,但我没办法施展碎丹之术了。”

    “啊,这是什么意思?”曾拂大吃一惊。

    “我的心动摇了,没办法主动献出生命,非常抱歉,我高估了自己,请首座允许我上场死战。”

    “这、这有什么用?首座,左流英,你快想想办法,你有本事让兰道士……”曾拂说不下去了,逼一个人去送死,实在是太残忍的作法。

    芳芳一直在观望前方,突然露出笑容,“早该如此,首座,我已明白你的意思,请让我代替兰道士施展碎丹之术吧。”

    她与左流英显然进行过一番暗中的对话。

    兰奇章腾地站起来。

    曾拂抢着说:“这怎么行?你心有所属,比兰奇章还要留恋生命,怎么能施展碎丹之术?”

    (七个小时的火车,两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回来了,脑子里嗡嗡作响,请大家容我缓一天,明天一章,后天完全恢复正常,谢谢。)(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