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一章 感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纸符里存有曲循规的部分记忆,慕行秋不懂祭符之法,所以将它放在桌面上,半天没动,脑子里想的全是漆无上的邀请。

    巨妖王单独约见一名吸气道士,这可不太寻常,即使慕行秋是守卫断流城的最大的功臣,也不足以取得与巨妖王平等的地位,而且漆无上已经过通过黑凰了解到祖师塔与庞山高等道士的存在,更没有必要与吸气道士纠缠了。

    但漆无上坚持只见慕行秋,洪福天给不出答案,他与巨妖王的会面为时甚短,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

    桌面上的纸符自己燃烧起来,原来是几段声音,而且施加了禁声法术,以确保声音不会传得太远。慕行秋走过去,以便听得更清晰些。

    第一段声音是曲循规阅读书籍,显然也是龙宾会的古老记载之一。

    “念心科弟子越来越陷入疯狂状态,那些女道士自称看破了道统的真相,到处宣扬她们所谓的新发现,全是荒诞不经的说法,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相信,她们却固执己见,不肯承认错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九大道统的道士们迷惑不解,大符箓师们则有一种看法:念心科专事挑拨人心,本人也免不了受到影响,日积月累的结果就是疯狂。睿智的大符箓师们想出了破解之法……”

    曲循规的声音戛然而止。在龙宾会的记载中,抬高了符箓师的地位与作用,道士都是一头雾水。

    隔了一会,曲循规开始念另一段文字。

    “一开始,龙宾会以为传闻是虚假的,可之后的种种迹象显示,传闻很可能确有其事:一名念心传人,内丹注神、幻境第八层,居然打败了一名服月芒道士。这件不可能事情的发生。在九大道统引发巨大的恐慌,而这很可能是龙宾会万载难逢的机会……”

    曲循规的目的只是引起慕行秋的兴趣,即使慕行秋进入他的脑子,看到的只是这样的零散片断。慕行秋感兴趣的是,在曲循规选择的这两段文字当中,都没有提及念心传人频繁结缘的事情,与道士们关注的方向明显不同。

    接下来是一段对话,发生在曲循规与一位地位很高的符箓师之间。

    “魔种为什么会看上西介国的一个边疆小镇,没什么道理啊?”曲循规的声音问。

    另一个声音回答:“九大道统还跟从前一样,不肯泄露太多信息。不过咱们龙宾会自有详实的记载,你瞧,近一万年来魔种成功入侵过三十八次,把他们最终消失的地点连接起来,你看到什么?”

    “一条……曲线,从圣符皇朝最东面开始,遍布十二诸侯国——您的意思是魔种在追踪什么东西?这东西不停地移动,如今正好停在野林镇?”

    “魔族的聪明智慧不在道统之下,无数魔种积聚成一团才能冲出镇魔钟。会极大地消耗力量,如果没有目的,那就太愚蠢了。最令我困惑的是,魔种一路追踪的东西是人是物?又是怎么从虚空中发现形迹的?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对龙宾会意义重大。唉,我老了,没时间没精力做这种劳心费力的活儿,只能依靠你了。长生之术或许就在其中……”

    这个声音很显苍老,将当时就已经一百三十多岁的曲循规当成年轻人看待,慕行秋由此猜测。说话者很可能是龙宾会的首席大符箓师或者皇室的某个实际掌控者。

    纸符的灰烬彻底消失,曲循规送给慕行秋的记忆到此结束。

    慕行秋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心动了。他猜到了曲循规将提出怎样的条件:庞山道士可以进入大符箓师的头脑,大符箓师也要从庞山道士的脑子里找一点东西。

    这项交易并不平等,曲循规很可能已经知道自己要找的东西是什么,慕行秋却处于半迷茫状态,即使真相就摆在面前,也可能被被当成不重要的细节而忽略过去。

    慕行秋暂时将曲循规放在一边,明天就要与妖军决战,这个时候没法想太多,何况他还得准备与漆无上的对话。

    天亮不久,五行科首座召集道士们共同商议此事,允许每个人发表意见,慕行秋站在门口,他是要和巨妖王漆无上对话的人,反而不用怎么说话。

    “没准这是阴谋,漆无上的又一条诡计。”杨清音学着凡人的思维,如是猜测。

    辛幼陶与她深有同感,“放行一道简单的妖术?听上去就像是陷阱,漆无上当年混在庞山,用的就是九大道统都不了解的妖术。”

    “洪福天这个人也很奇怪,完全没立场,在道统、凡人和妖族之间蹿来蹿去,我不信任他,可能因为他是生活在人类中间的……”沈昊及时闭嘴经,没有说出“非妖”两个字。

    小青桃脸色微寒,“那就拒绝得了,明天就是决战,小秋哥用不着为此冒险。”

    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慕行秋身上。

    “我想听听漆无上要说什么,有机会了解敌人的意图总是一件好事。”慕行秋一直在向门外窥望,这时转过身来,“有两位首座在,漆无上不会将妖术浪费在我的身上。”

    申继先支持慕行秋,他在房间里施放了一系列法术,足以在关键时刻救慕行秋一命。

    没多久,符箓师那边传来消息,妖族大军已经逼近断流城,事实上,介河两岸的军民,站在高处甚至能望见不洁之气笼罩下的妖火之山,像一头全身长满眼睛的怪兽,发出的吼叫声能传到数百里之外。

    东岸的各支军队陆续过河,按照既定计划排列阵形,这个过程将持续一天,共九支军队将近十万人,全部就位之后,断流城以西数十里几乎再没有空地。

    杨清音等人也出城去查看地形,只有慕行秋一个人留在客栈里,等候漆无上以妖术到访。

    洪福天走进房间,“准备好了?”

    慕行秋点头,指着满屋子十几件法器,“它们只是以防万一,不会泄露谈话内容。”

    临近午时,一道细细的不洁之气由二百里以外分出,极快地射向断流城,一路上冲破了数十道飞符的拦截,只在断流城上空稍作停顿,随后汇聚成一团几丈宽的乌云圆盖,悬停在客栈上空。

    房间里,洪福天突然坐在椅子上,神情呆滞,眼珠不停地转来转去,然后开口说话,传出的是另一种声音,低沉、威严,带着惯于发号施令者才有的决断。

    “又见到你了,道士。请不要误解,我既非劝降,也不是威胁,只是想在决战之前向你表达感谢。”

    漆无上的声音里可没有感谢的意味,似乎正等着道士为此感激涕零。

    “感谢?感谢我把你引到断流城吗?”慕行秋莫名其妙。

    “不,我要感谢你救了妖后一命,并将她送到我身边。”

    慕行秋想起妖后化成的褐鹿,当年他在牧马谷,的确曾经阻止黑狼吞吃褐鹿,一个多月以前,为了将妖王从瞬息台上引开,慕行秋将褐鹿抛还给漆无上。

    “几年前的那个夜晚,我本应该吃掉妖后,从而恢复妖丹,可是因为你,我没能成功,反而与她失散。过去的几年里,我恨你入骨,因为妖后化鹿之后只能维持不到一天的记忆,我也再找不到她的踪迹,只能忍受普通野兽的躯体,差一点永世不得翻身。全都是因为你的多管闲事,整个妖族的计划险些功亏一篑。”

    漆无上的声音里更没有感激之意了,充满了愤怒,与洪福天呆板的面容形成强烈反差。“古神护佑,我的傻弟弟对整个计划毫不知情,居然主动送上门来,几年之后撞在我面前,以他的躯体令我恢复妖力,我不用再吞吃妖后了。妖族的大计最终还是成功了,比几年前的最初计划还要完美。所以我原谅你的冒失。”

    “而且你还找到了妖后,将她送到我身边,若非如此,她会与整个庞山道统一样,死在魔山或者妖兵手中。一切都是古神的安排,古神喜欢我的付出,所以给我奖赏,不让我失去最爱。你就是古神的一件工具,我也得感谢你。”

    “古神的意图难以捉摸,它利用你给予我奖赏,又利用你给我设置障碍,将我引到这样一个小地方,一个月前我才第一次听说断流城这个名字。可我接受古神的安排,它要咱们见面,那就见面。可古神的目的是什么呢?道士,告诉我。”

    慕行秋总算得到空隙插进一句话,“我不是古神信徒,也没想过要救妖后,一切都是巧合,你的感谢给错了人。明天的决战会证明一切。”

    漆无上沉默片刻,“古神在警示我西南并非主战场,根据一些谣言,乱荆山已经发生内讧,果真不需要我去毁灭了。而你再一次被古神利用,成为我的向导。道士,古神的力量不只体现在信仰者身上!”

    洪福天全身剧烈地颤抖,然后清醒过来,显然已经不记得刚才的一切事情,“他说什么?”

    “他要决战。”慕行秋说。

    (因为不在家,今天到十五号之间的更新不会太稳定,请大家谅解。)(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