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符师的邀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么说,散修当中真有不少坏人啊?”杨清音咽下一大块甜腻的软糕,用一杯浓茶将它压下去,抬头看着公主。

    公主没戴面纱,脸上笑吟吟的,像是看着淘气妹妹的大姐姐,其实她比杨清音还要小一岁,“嗯,坏人不少。”

    帐篷里只有四个人,公主、辛幼陶、杨清音和慕行秋,大家随意而坐,不分主客。公主盘膝坐在床上,披着一张柔软的毯子,虽然帐内温暖如春,她还有是有点怕冷。杨清音专心消灭食案上的美味,偶尔抬头说话。辛幼陶和慕行秋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低声闲聊。

    慕行秋没与曲循规等人一块去释放数十名散修,离开中军帐之后,他招呼杨清音一同离去,来到东介**营,如今这里已归西介国公主所有。

    “散修是个复杂的群体。”公主解释道,杨清音吃得越放肆,她显得越高兴,“事实上,各国王室都养着或多或少的散修,他们为王室效力,因此得获官爵。但也有散修觉得与官府对抗才能显得与众不同,他们不遵守王法,甚至杀死官吏,声称是为民除害……”

    杨清音举起空闲的左手,打断公主说话,“反正在你心中,为王室做事的就是好人,反之就是坏人。”

    “嗯。”公主寻思了一会,“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王室是一国之主,当然也是好人与坏人的标准。道统不也是这样吗?”

    杨清音用力摇头,“我们可没这么自大,只要别惹着道统,我们才不关心别人是好是坏,当然,如果是妖魔的话,那就肯定是坏的了。”

    公主大笑,“好一群不自大的道士。”

    杨清音吃够了。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你在讽刺我,可我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按你们凡人的规矩,你是公主,地位很高。据说凡人还有一个规矩,不能欺负女人。你是女人,我不能欺负你。”

    公主笑得更开心了。

    辛幼陶转过身,“说点更重要的事情吧。曲循规这个老狐狸是不是又把咱们给骗了?”

    “他居然躲着不见我,早晚我要给他一点好看。”杨清音愤慨地拍了一下食案。公主笑了笑,“小事一桩,曲循规无非是想让西介**队再打一次前阵,他根本不是真心杀散修,只是希望让慕道士帮他激励士气,西介国士兵刚打过胜仗,士气最容易激发出来。”

    “我想我犯了一个错误。”慕行秋说,之前的举动实在太仓促了一些。他急于救人,又想尝试一下刚刚升级的念心幻术,没有思考得太多,等到坐在公主的帐篷里。他才慢慢反应过来,“我把将军们的求战之心激起得太多了,曲循规需要的就是这个。”

    一天之前,曲循规对念心幻术还所知甚少。惨败在慕行秋的法术之下,事隔不久,他却能布下强大的禁制。将自己的脑子保护得没有一点漏洞。符箓师没有道士那样长久的寿命,所以他们必然有其它方法保留十多万年的记忆——刚刚的举动表明,曲循规已经了解念心科的底细,甚至能够巧妙地利用它达成自己的目的。

    杨清音皱起了眉头,“凡人都这么多心眼吗?反正是杀妖,人人都应该奋勇向前才对,现在就想着谁在前谁在后,这仗还怎么打?”

    公主将毯子裹得更紧一些,微笑道:“打仗就是这样,人少的时候没有依靠,个个争先,人一多反而有了问题,都想着让别人出力卖命,自己拣现成的便宜,所以就得分前后。”

    “你很了解战争吗?瞧你娇滴滴的模样,也就上过一次战场吧?”

    “嗯,与妖族的战争我就参加过一次,与贵族的战争,我从五岁开始参战,到现在也没有打完,方法不同,道理还是一样的。”

    杨清音知道自己说不过公主,站起身,拍拍双手,“打前阵就打前阵,这一次不同了,两位首座亲自出手,还有祖师塔和兰奇章的碎丹……反正肯定能赢。”她不小心说漏嘴,脸一下子红了,“你们两个走不走?我要回城了。”

    辛幼陶要留在姐姐这里,慕行秋与杨清音一起回城,半路上杨清音改变方向,落在一片丘陵后面,严肃地说:“再跟公主这些人混下去,你就更不像道士啦。你还没有发现吗?你现在心事越来越复杂,想得也越来越多,这可不是修行的正途。”

    “可这是念心科的‘正途’,我的幻术级别还很低,只能在凡人中间施展并获得提升,等到我再厉害一些的时候,就不用再跟公主人这些人混了。”慕行秋笑着说,这是他的真心话,人心复杂,却是他的战场,道士简单,他眼下的水平却没有用武之地。

    在星山拔魔洞里,念心传人声称幻术比五行法术更强大,慕行秋目前为止还没有体会到。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才说这些话。我不懂凡人的阴谋诡计,但我知道一点,道士们远离一些事情是有根据的,进去容易出来难,你觉得以后能轻易舍弃的事情,到时候可能已经成为你的一部分。”杨清音重新飞起,“念心科再独特,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你可以自由修行,可没有必要重走那些人的老路吧?”

    幕行秋还想说点什么,杨清音已经飞走了,似乎带着一点怨气。

    慕行秋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自己与凡人的生活越来密切,恩怨纠缠在一起,才一个多月就已难以割舍,以后他有本事一刀两断吗?

    他御剑升起,望着遍布介河东岸的军营和西岸的断流城,越发受到震动,就在几天前,他不是还下过决心,只要西介国百姓不走自己就会死守城池吗?那可不是一名道士该有的想法。

    念心科弟子以幻术挑动人心,自己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这是他们与普通道士最根本的区别,当大多数道士为了让修行更进一步,努力绝情灭欲的时候,慕行秋却要在人心的海洋中遨游,一探深浅。

    慕行秋快速飞向城内客栈,心想自己的练法肯定还有问题,念心科毕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不可能与其他各科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只有左流英能对此给出解释,他是禁秘科首座,对念心幻术的了解比一般道士要多得多,而且一直在默默地观察慕行秋,对这名念心科弟子的了解也很深。

    前方突然飞来一张纸符,慕行秋一把抓在手中,看到上面写着一行字:人生如幻,瞬生瞬灭,自当惜取眼前风景。值此初冬瑞雪,远映明月,慕道士若有雅兴,今夜子时可来共赏。落款是曲符师。

    这张飞符让慕行秋改变了主意,决定暂时不向左流英求助,他想听听龙宾会对念心科的了解有多少。

    这一天的事情不少,先是散修们过来道谢,并表示愿意与道士们并肩战斗,接着是辛幼陶带来消息,圣符皇朝与各诸侯**队已经排好决战时的阵形,西介**队果然排在最前面,黄符军居中,其他各支诸侯**队分列两翼。入夜之后,道士们服下的道火婴儿丹逐个生效,每个人的内丹都有提升,至少也是两重,沈昊和辛幼陶由三重进至六重,全都超过了慕行秋。

    妖族大军离断流城越来越近,符箓师们派出去的飞符甚至能看到那座巨大的妖火之山。

    慕行秋没有露面,一直停在屋子里存想修行,醒了就练拳,什么也不过问。大家都以为他对自己的修行进展不满,所以也没有打扰他。

    当天夜里,慕行秋飞到黄符军营地,这回没再遇到任何符箓陷阱,也没发现强大的禁制,中军帐里,曲循规正独自等候客人。

    “念心幻术居然还能重现人间,可喜可贺。”曲循规一见到慕行秋就说出这句话,无意客套。

    “看样子曲符师很了解念心幻术喽。”

    曲循规拿出一张纸符,随手一甩,纸符变成了一本书,他翻到中间的一页,“本来并不不解,吃亏之后就必须了解了。听听龙宾会对念心科的记载。”

    曲循规咳了一声,“念心传人狂妄自大,声称道统历史尽是骗局,其他十七科,包括符箓科的修行方法全都是错误的,唯有念心科才是正途。‘一念之威,万敌心动’,他们声称自己的幻术比五行法术要厉害百倍,所有人都要向他们臣服。为此,九大道统不得不将念心科弟子全都关入拔魔洞。”

    曲循规抬起头,“这是一段很古老的记载,却没有标注时间。龙宾会通常不过问也不参与道统内部事务,唯独在处置念心科这件事上,我们获准参与,并留下不少记载,我刚才念的只是其中一小段。”

    “这段记载不比初雪和明月更吸引我。”

    “哈哈,慕道士好像还没有明白,九大道统和龙宾会是因为害怕与嫉妒,才将念心科斩除。换句话说,念心幻术能够打败五行法术。”曲循规稍作停顿,“龙宾会在这方面正好留下一些记载,慕道士可感兴趣?”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