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心二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说慕行秋只升到吸气五重,大家都有点失望,就连一心想要超越他的沈昊也叹息道:“说实话,我觉得你能到七重,最差也应该到六重啊?”

    慕行秋没说自己曾经一度到过七重,却又退了回来,更没有说自己的念心幻术达到了幻境第二层,倒不是有意隐瞒,而是还不敢确定。不像通行的五行法术,慕行秋对幻术的了解太少,不敢肯定那种蒸汽升腾的感觉就是幻境在提升。

    “杨清音呢?”

    “去救散修了,走了好一会,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回来。”小青桃往天空望了一眼,“说是黄符军抓了一批散修,午时就要问斩……”

    慕行秋御剑升起,快速向介河东岸飞去。

    杨清音在黄符军营地里遇到了麻烦。

    一共三十多名散修,大部分都参加过两天前的战斗,由欧阳槊带领,再次返回断流城,在介河东岸被符箓师发现。经过短暂的斗法,发现己方不是对手,又不想徒惹是非,散修们投降了,被押送到黄符军营地。

    一名将军和两名符箓师进行了简单的讯问,立刻认定这些人全是妖族派来的奸细,判决午时斩首。

    杨清音来得不算晚,十余名符箓师热情地接待了她,各自报出了姓名,都是六重冠以上的高等符箓师,居然知道杨清音出生自道统大家族,说出一连串的名字,其中甚至包括杨清音的父母。

    光是解释这些名字与自己的关系就花了多半个时辰,杨清音几番想要发怒,都被符箓师的笑脸给挡下了,最后她终于受不了,冲出帐篷大喊欧阳槊等人的名字,一名很老的符箓师出面,自称是皇京龙宾会十三名大符箓师之一。他很严肃地罗列了散修们的若干条罪状。每说一条就质问一句:“不该杀吗?”

    与九大道统和龙宾会不同,散修并非一个团体,他们人数众多,各自修炼,法门千奇百怪,其中颇有一些阴毒的手段,盗尸、抢婴、召魂等等丑恶的事情通常都归咎于散修,另有一些散修仗着一身法术,与豪强勾结,横行一方。甚至欺压官府。

    各地军队经常与散修发生冲突,欧阳槊等人这回是自投罗网。

    老符箓师越说越愤慨,举出一个又一个例子,杨清音开始还能辩驳几句,很快就插不进一句话,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了。

    慕行秋御剑从空中飞过,直入军营,未受阻拦,符箓师刘鼎牵着马一直在军营大门口遥望。听到头顶的声音,望了一眼,长长地松了口气,“这回真是有救了。”

    军营内的杨清音也发现有道士飞来。甩下滔滔不绝的老符箓师,跑出帐篷向慕行秋招手,“我在这里!”

    慕行秋却没有理睬她,直奔最大的中军帐。

    救人这种事只能找左辅大符箓师曲循规。

    慕行秋刚落地就落入牢笼之中。他触发了一张隐藏起来的符箓,四周突然出现数十条发光的铁条,将他围在其中。十几名卫兵跑过来,手中长枪伸进牢笼,离闯入者只有两三尺距离。

    “曲符师,庞山慕道士来访!”慕行秋大声叫道,声音传遍了整座军营,甚至穿透了符箓造成的禁声法术,中军帐里的人再也不能假装听不到。

    一名穿着华丽盔甲的将军走出来,挥挥手,示意卫兵退下,铁条牢笼自动消失。

    慕行秋走进中军帐,看到里面挤满了人,大部分他都没见过,立刻明白过来,这是刚刚赶到介河东岸的各诸侯国将领,过来参加黄符军的会议。六七十名将军,衣甲各有风格,大都在头盔和胸甲上装饰着本国的标志,大概有七八种。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刚进帐的道士身上,敬畏、审视、怀疑、好奇,种种情绪都有,慕行秋刚想试试幻境第二层的威力,马上发觉四周布满了强大的禁制,于是收回法术,微笑着向所有人点头致意。

    有人还礼,也有人当作没看见,高傲地昂着头。事实上,这些将领都通过鹰眼飞符看到过两天前的那场大战,对慕行秋印象极为深刻,如果当时就见面,他们或许会吓得跪下,仅仅相隔两天,他们已经能控制情绪,甚至不觉得这个杀妖如疯子的道士有什么了不起。

    差一点被刺探记忆的曲循规变得非常谨慎,不仅布下大量禁制,也不想再让慕行秋靠近自己,他坐在高高的主位上,向通道另一头的客人点头,长长的脸上露出倦懒的笑容,“慕道士来得正是时候,圣符皇朝与各大诸侯国正商讨应对妖族的决战计划,能有庞山道士参与,再好不过。”

    慕行秋向前走去,无需幻术,他也能看出到两边将领越来越深的敌意,挡在面前的禁制也越来越强,他就像在往深水中下潜,每前进一步,浮力都在增强,对面的曲循规脸色也慢慢变得僵硬。

    慕行秋止步,离曲循规只有十余步,正式地行以道统之礼,“我来见曲符师,乃是有事相求。”

    庞山道士没有再往前走,曲循规似乎松了口气,笑容也自然了一些,“慕道士见外了,庞山道士与黄符军携手共战,有事尽管说,何谈‘求’字?”

    慕行秋也露出微笑,稍稍抬高了声音,“诸位想必都已听说,一个多月前,老祖峰被妖族所毁,庞山近四百名道友殉难,如果有人因此觉得庞山不再是九大道统之一,我完全可以理解。”

    曲循规微微一怔,马上探身说:“慕道士言重了,庞山一时不慎中了妖族诡计,老祖峰虽倒,祖师塔尚在,谁敢小觑?”

    “修行之人,不在意别人是否小觑,我只是想说,庞山实力的确大大受损,我们不会假装自己还跟从前一样强大,所以我们从前、现在以及未来都要寻求帮助,一切可能的帮助我们都欢迎,即使是从前的敌人,只要愿意对抗妖族,我们照样欢迎。”

    曲循规脸上的笑意变得不可捉摸,沉默了一会,他问:“这是慕道士一个人的想法,还是庞山道统的策略?因为慕道士所言,与九大道统从前的做法有一些差别。严格来说,违反了几条协议。”

    对那些古老的协议,慕行秋所知甚少,只知道最重要的内容:龙宾会不会主动招收有道根的人当符箓师,九大道统永不干涉凡人的事务。

    散修是凡人,他们的事情的确属于道统不应该干涉的范围。

    “此时此刻,我说的一切话、做的一切事都代表庞山道统。”慕行秋放慢语速,再次施展念心幻术,这回用上了全力,果不其然,他发现自己能够一心二用了,与曲循规对抗的同时,也能够挑拨满帐将领的情绪,“道统与龙宾会签过许多协议,那时候有谁想到过妖族会冲破道统的封锁进入人类的领土吗?庞山道士不多,却一直坚守孤城,从未言退,是否也违反了‘几条协议’?”

    曲循规的防御仍然强大,九重冠符箓师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吸气五重加上幻境第二层,都不足以突破他悄悄布置的禁制之术。

    可他专心迎战庞山道士的同时,对整个帐篷的掌控变得弱了,符箓的力量毕竟依赖于符箓师的操控,曲循规可没有一心二用的本事。

    他刚想开口,慕行秋又抢在了前面,“妖族此次入侵,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洪流,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涂国已亡,西介国只剩下一座断流城,东介国岌岌可危,各大诸侯国紧随其后,圣符皇朝西南告急,这种情况,我不知道协议是怎么规定的。七万妖族大军,或许更多,正日夜兼程赶来断流城与我军决战,这种时候,有人站出来说他自愿上战场与妖兵血战,先不要管他是什么人,从前做过什么,庞山道统愿意对这个人说‘欢迎’,诸位打算如何回答?龙宾会又要如何回答?”

    将军们的心事活动了,敌意本来就是装出来的,他们都是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物,左辅大符箓师虽然一句暗示也没说过,他们还是知道曲循规对庞山道士怀有戒心,因此要表现出同仇敌忾。

    但慕行秋的一番话将他们打动了,尤其是这番话附加了念心幻术,效果奇佳,西介国的一名将领甚至敢于公开做出点头的动作。

    浮在表面的敌意消失了,慕行秋调动出将军们藏在心底的敬畏,这是他们观战之后就已存在的情绪,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见面,多少都会表现出来,慑于左辅大符箓师的威严而小心隐藏,此刻却不由自主地有所表露。

    点头的将军越来越多,就连黄符军将领也尴尬地扭过头去。

    慕行秋再次向曲循规行以道统之礼,“当然,即使时移势易,军中的一切事情仍由曲符师做主。”

    曲循规大笑,扶案起身,“慕道士说得没错,死罪之人尚且可以戴罪立功,何况眼下形势危急?常规手段已经用不上了。来来来,大家随我一块去见见赶来支援庞山道统的义士们。”

    慕行秋胜了,但他仍然没有突破大符箓师的禁制。

    (人在外面,这几天只能定时发稿,没有悬赏贴,十六号恢复正常,请大家谅解。)(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