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念之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凝气成丹还不久的道士通常都有一位引路人与护持者,这个人不是师父,他不能传授什么,只是答疑解惑、指点路径、防止入魔,有人像兰奇章一样负责,甚至替新弟子守门,也有一些人敷衍了事,毕竟修行是个人的事情,太多的帮助反而不好。

    对念心科唯一的弟子慕行秋来说,类似的角色由林飒担任。

    念心科中断多年,修炼法门大都被毁,林飒只记得这一科不好的方面,所以没办法给予具体的指点,只能就修行过程中所有人都要注意的问题做出提醒。

    “情与欲,永远都是修行路上最大的障碍。”壮硕的林飒通常以这句话开头,神情严肃,道袍微颤,即使是说起魔种的时候都没这么正式,“说到底,内丹是个自私的玩意儿,它的力量太强大,所以要求拥有者只能想着它,全心全意地保护它。”

    “用初代三祖的话来说,道士的一生都在追求自我圆满,情与欲却总会让你的自我上面产生缺口。”

    林飒是餐霞道士,离大圆满还差得远,因为有伤在身,修行停滞数年,心中难免怅然,说着说着就会无声地叹一口气,待到发现这会对慕行秋带来不好影响时,又急忙露出微笑,“没有具体的事情可以说,咱们就打比喻吧。爱财之人将金银珠宝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内丹不喜欢;心怀仇恨之人,时刻惦记着仇人,内丹也不喜欢;即使是那些自怜自爱的人,内丹也不喜欢。爱恨情仇、七情六欲皆有对象,都会令自我缺少,不得圆满,这其中,情劫是影响最大的一种。”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林飒脸上的神情既困惑又向往。“我打算到吞烟境界之后再结凡缘,最好像左流英一样,根本不需要度情劫。再瞧你们,一群吸气境界的小道士,居然开始大言不惭地谈论凡缘、道缘了,把自己当成没有内丹的普通人了吗?”

    林飒半开玩笑半严厉的表情出现在慕行秋的脑海中,记忆如此清晰而真切,似乎伸手就能触碰到那只高高鼓起的肚皮。

    慕行秋的道火淬丹出了问题,他成功地升到了五重,顺利到达六重。在向七重冲刺的时候,静如止水的心境却出现一丝波动:水面上出现了芳芳的容貌,微微一笑,还像小时候一样习惯性地抬手遮嘴。

    就是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波动,芳芳的影像甚至没有过多停留,笑容还在脸上,人就已经消失不见,慕行秋的心却慌乱了,一丝波动引发另一丝波动。一生二、二生四……波动越来越强烈,最后掀起了巨浪,他再想恢复最初的平静状态,已不可能。

    道火溢出了下丹田。只是一点,却在瞬间蹿遍了全身经脉,令他倍感灼热、肌肤欲裂,脸色红如烧炭。

    林飒的形象就是这时候出现的。面貌逐渐清晰,声音一字比一字响亮,慢慢地竟如雷鸣一般。

    “如果书上说得没错。爱一个人就是将对方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这是修行大忌中的大忌,你将自我丢失了,内丹又怎么会留在你的体内呢?小心啊小心,我瞧你在情劫上早晚要摔一次大跟头,希望你能经受得住,还能爬得起来。”

    慕行秋想起他当时问过的一句话,“这样说来,道士们修行到最后岂不是变得无情无义无欲无求,跟死人有什么区别?”

    “呵呵,所以最高的服日芒境界才难以达到嘛,就算是最厉害的道士,心里也总会剩余一点情与欲,哪怕只是一点,也无法攀至巅峰。最要命的是,如果你真的达到无情无义无欲无求的状态,这仍然是一劫——空劫。物极必反,圆满为空,度不过此劫,你不过是一个既古怪又厉害的道士,仍然无法取得服日芒道果。左流英可能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

    空劫离慕行秋还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威胁,他甚至无法透彻理解其中的含义,事实上,他现在所经历的连情劫都算不上,只是一次小小的波动,像一次预演,所以兰奇章能够提供帮助,施法将他解救出来。

    在经脉中乱蹿的道火重新回到下丹田,继续淬炼内丹,慕行秋肌肤上的红色渐渐消失,心境界终于恢复平静。

    兰奇章收起法器,却没有走,他知道慕行秋的道火淬丹即将结束,这种事情一旦中断就再也无法继续了,慕行秋的潜力本可以一步达到吸气七重的,现在大概只能达到五重、六重的样子。

    时间比他预计得稍长了一点,又过了足足两刻钟,慕行秋才睁开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兰奇章,好像根本不知道他的到来。

    慕行秋刚刚经历了一段奇特的感觉,他还没有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兰奇章更不会知道,他微微叹了口气,脸上显出微笑,“你明白了吧?真正的情劫比你刚才的状况要痛苦百倍,这就是你给秦凌霜带来的麻烦。你是一道障碍,但你也是道士,而且比一般道士要坚强,所以只能由你做出选择。秦凌霜已经深陷其中,必须由你将她救出来。”

    看样子兰奇章还有长篇大论要说,慕行秋下床穿上鞋子,走到吞烟道士面前,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距离太近了,只有不到三尺,对道士来说,这个距离尤其令人不快。

    兰奇章身子微微后仰,“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你做什么?”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随手召出一只铜铃,与此同时向右侧跳出一大步,神情少有地恼怒,“你……”

    铃声杂乱,慕行秋退后三步,如梦初醒,“对不起,现在没事了。”

    慕行秋刚才试图操控兰奇章的情绪,差一点就成功了,连他自己也惊愕不已。

    “你有点奇怪。”兰奇章打量着慕行秋,“你刚刚经历了一次假情劫,修行从七重降到了……五重,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慕行秋又露出古怪的神色,回想起自己刚才的体验。

    溢出的道火回到下丹田之后,他的心境慢慢恢复平静,可奇怪的是芳芳的容貌又出现了,而且比第一次还要清晰,脸上表情不停变换,活泼异常,与她平时的性格不太相符。

    慕行秋看着她,心境却没有再次发生波动,反而更加平和。原来心境像是一泓寒潭,现在却渐渐增加了一些暖意,他觉得很舒服,舒服得甚至忽略了下丹田的灼热。

    心境之湖蒸汽升腾,芳芳的容貌却不受影响,仍然那么清晰,她在说话却没有声音,她在欢笑、脸红、佯怒,他却不知所为何因。

    下丹田的道火正在冷却。慕行秋猛然惊醒,他对芳芳幻象的依恋太过分了,已经超出了修行的界限,急忙收束心神。退出存想状态,检查内丹的状态,心中先是一凉,他曾经一度到达过吸气七重。现在居然又退回到五重,若不是清醒得早,很可能还会继续后退。道火婴儿丹的功效险些全都浪费。

    可一会之后,慕行秋又有了新感觉,屋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飘动,看不见、摸不着,他却敢肯定一定存在。连想都没想,慕行秋运行率兽九变的心法,走向那东西的来源,试图将它握在手里。

    兰奇章的铃声像一面坚硬的盾牌,将慕行秋挡住,他后退几步,突然明白过来,那个无形的东西原来就是兰奇章的情绪。

    因为心境散乱,他失去了将内丹升到吸气七重的机会,因为一时情动,他的念心幻术却达到了幻境第二层。

    在幻境第一层,他只能感受到那些极端而宏大的情绪,人数越多越好,可这一次,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尚且含糊不明的情绪,而且来自于一名道士。

    慕行秋第一次体验幻境第二层,自己甚至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被兰奇章阻挡,他才明白真相。

    那种感受消失了,兰奇章怀有戒心,将自己保护得很好,慕行秋再没有办法突破,幻境第二层无法撼动吞烟道士。

    慕行秋心中仍是一片茫然,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快就达到了幻境第二层,这是丹药的功效,还是自己积累已久的修行终于暴发?

    兰奇章看到的却只是一名行为古怪的道士,“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慕行秋点点头,虽然一直经历种种异象,他还是能听进兰奇章的话,只是当时没有仔细思量,现在他全都想起来了,“谢谢你的提醒,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和芳芳能解决这件事,绝不会坠入魔途。”

    兰奇章知道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走向门口,突然止步问:“你刚才用的是念心幻术?”

    “是。”

    “可你不会做念心科的那种事情吧?”

    念心传人用频繁结缘的方式提升实力,慕行秋原来只当成奇闻,现在却隐约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你很勇敢,也很善良,是我敬仰的人,可是——你不应该想这么多。”

    施展碎丹之术时不能有一丝犹豫,兰奇章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再次微笑,“我就是因为不愿再想,才来对你说这些话,到此为止,我不会再说了,你是一个……奇怪的道士,但你绝不会伤害秦凌霜。她值得整个庞山道统保护。”

    “我会一直记得你的话。”慕行秋对兰奇章的最后一丝恼恨也消失了,将死之人总有一些特权,他实在不应该苛求,更不应该表现生硬,“我不会伤害她。”

    兰奇章退出房间,“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慕行秋觉得念心科燃烧的或许是另一种道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