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天下大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差一点,慕行秋就能第一次突入到他人的头脑中,可他在摸索如何辨识图像与声音这方面浪费了大量时间,等到终于找到诀窍,刚刚看到一团模糊的景象,曲循规挣脱了。

    符箓师对中断已久的念心科了解极少,曲循规一时大意,折在吸气道士手里,总算反应够快,祭出符箓将自己解救出来,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后怕。

    但这仍是一次意外的“礼物”,慕行秋从来没学习过控心术,要不是曲循规这次莽撞的尝试,他永远也不可能自行领悟,虽然没看到什么重要的记忆,慕行秋却对头脑的运行方式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开始跃跃欲试地想用在念心幻术上。

    但他得先解决正事。

    慕行秋前往十里之外的东介**营,刘鼎仍然相陪,一路上惊慌不已,总想问问刚才在帐篷里发生了什么,却不敢开口,在他心目中,左辅大符箓师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却在一名吸气道士手里吃了亏,这让他震惊不已,开始怀疑三重冠对应道士吸气境界这种说法了。

    “跟我说实话,符箓师是不是不太喜欢道士?”快到东介**营的时候,慕行秋止步问道。

    刘鼎更显惊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牵马跟随的卫兵,小声说:“普通符箓师敬仰道士,大符箓师们……他们只是嫉妒道士的长久寿命,其实他们大多能活到一百五十岁,已经比普通人长多了。只是……什么事情都怕比较。”

    符箓名义上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但在九大道统极少有人学习这一科,慕行秋对它的了解不多,只知道绝大部分符箓师都没有道根与内丹,辛幼陶倒是从出生以来就浸淫其中,以至于他认为关于符箓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自然也不会多说。

    夜色已深。寒风吹来,似乎挟带着雪花,慕行秋去见公主,刘鼎急忙告辞,他有点怕冷,有些符箓衣甲能够驱寒,但不是一名三重冠符箓师能用得起的。

    公主的帐篷里温暖如春,刚入外面走进来的人,觉得皮肤都要融化了,她正与少数将领讨论战术。脸上重新戴上了面纱。

    慕行秋并不惊讶地看见了辛太傅,他唯一的感觉是公主有点太急迫了,她应该过一段时间才起用辛太傅的。

    辛幼陶一直在陪伴姐姐,与将领们站在一起观看书案上的地图,冲慕行秋招招手,“漆无上果然将大军转向断流城了,八万妖兵,八万啊,至少几万年了。妖族从来没集结过如此庞大的军队。”

    “这就是他为什么必须转攻断流城的原因。”辛太傅开口了,他现在没有任何官职,算是公主身边的顾问智囊,起码在表面上他做得尽职尽责。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迹象,“妖族大军是漆无上临时拼凑起来的,攻破老祖峰为他赢得了荣誉与信任,可要是连一个小小的断流城都打不下来。他的军队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妖军这回是全力以赴了,听说从北方的群妖之地还有大量妖兵源源不断涌来。”一名将领插口道。

    “不是群妖之地,是舍身国。”辛太傅不是那种战场上的将军。但是几十年的西介国紫符军正帅也不是白当,对天下大势了解颇多,“漆无上的军队当中半妖数量极多,兽妖反而是少数,这绝不是群妖之地各部族的特点,只有舍身国才有这么多半妖。”

    舍身国位于大陆西北,东边就是广袤的群妖之地,南边隔着森林与庞山、西介国、涂国相望,是一个繁荣的半妖大国,在很久以前就已臣服于圣符皇朝,但不属于十二诸侯国之一。

    “不会吧。”辛幼陶有点不太相信,“舍身国一向老实,而且他们不是很讨厌群妖之地的兽妖吗?双方经常开战。”

    “时势变了。”辛太傅说,卷起最上面的地图,拿出另一卷摊开,这是一幅天下大势的简略图,“瞧,从群妖之地进攻庞山和西介国并不容易,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万第山、鸿山和东介国才正对群妖之地,可他们受到的攻击很少。兽妖也好,半妖也罢,想要从群妖之地大批进入西介国,只能绕道舍身国。昨天的战斗我仔细观察了,部分妖兵打得很有章法,肯定经过了长久的训练,也只有舍身国才能提供如此专业的妖族士兵。群妖之地的部族士兵勇猛,但是不守规矩,就像那些冒进的狼骑兵。”

    辛太傅分析得很有道理,慕行秋点头赞同,凑过去看了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囊括整个天下的地图,扫见了许多传说中的地名。让他略感惊讶的是,原来整个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加在一起也只占据大陆的不到五分之一,东北的群妖之地才是最大的一块,差不多是地图的三分之一,他原以为很小的舍身国其实和人类世界差不多一样大,只是地图上标示了许多了沙漠与沼泽,不像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那样沃土众多。

    舍身国西边有一块狭小的土地,标注显示它属于圣符皇朝,可是与所有人类国家都不相连,是一块飞地,再往西则是大陆伸展出去的一块半岛,上面没有文字,只是画满了树。

    慕行秋特意关注了一下望山,它位于群妖之地的正北方,茕茕孑立,四周都是冰雪,与各家道统相隔很远,像是一名遭到遗弃的孤儿。

    “舍身国投靠漆无上能有什么好处呢?”辛幼陶迷惑不解,“漆无上自称巨妖王,不可能让舍身王当皇帝吧?”

    “舍身国在两边下注,希望当强大的一方胜利之后,还能保住自己的地位。”公主开口了,没有过来看地图,“这是圣符皇朝应该关心的问题,我想知道,如果咱们在决战中打胜,收复西介国需要多少兵力、多长时间?”

    这就是公主仍然需要辛太傅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人能冲锋陷阵,有些人忠心耿耿,可有些事情她仍然有求于更有经验的老臣。

    辛太傅寻思了一会,“至少五万人,半年时间,还得是庞山道统先行收复失地、堵住群妖涌来的路线之后。”

    公主沉思颇久,没有说任何话,点头示意众将可以退下了。

    辛太傅的身体躬得比其他将领还要更低些,尽心扮演一名无欲无求的顾问老臣。

    “决战还没开始,我就想着收复西介国,成功了就是远见卓识,不成功就是狂妄自大。呵呵,一切都由结果决定。”公主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将慕行秋也当成了弟弟一样的家人,“庞山道士有把握摧毁妖火之山吧?它是战胜妖兵的关键,也是各支军队参战的原因,幼陶不肯告诉我你们的详细计划,但是好像很有信心。”

    “我也有信心。两位首座参战,庞山道士的实力增强了不只百倍。”慕行秋等人已经商量好,谁也不能将兰奇章碎丹毁山的计划透露出去,即使是再亲近的人也不行。

    公主没有追问,转移了话题,“圣符皇朝的人来了,比我预料得还快。”

    “但还是比公主晚了一步。”慕行秋说。

    “不过还是很麻烦,黄符军已经夺走了决战指挥权,等到各诸侯国的军队到来,他们只会听从黄符军的命令,西介国、东介国的军队也不例外。”

    “在黄符军里,符箓师的地位好像特别高。”慕行秋来见公主就是要问这件事,曲循规在将军们那里得到的不只是尊敬,还有恐惧,这与西介国符箓师的从属地位全然不同。

    “对圣符皇朝的军队来说,大符箓师就是统帅,曲循规阴险狡诈,是皇京最难对付的人之一。”公主看向弟弟,“所以我才想将幼陶送到皇京龙宾会,不过一切随他所愿,他愿意当道士,那就当道士好了。”

    辛幼陶脸色微红,他已经喜欢上道士的生活,但王室的责任仍在心中存有一席之地,“我的想法是别太着急,吸气境界算什么啊,怎么也得到达餐霞境界再说当符箓师的事。”

    “曲循规去过野林镇,我见过他。”

    “咦?就是他?我记得你提起过的,曲循规二十多年前就是左辅大符箓师了,野林镇值得他亲自出马?我没有别的意思,可野林镇的确挺小的,那里的居民失踪之后,西介国都没有再往里面迁移百姓。”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公主问。

    慕行秋简单说了一遍,当年就是这个曲循规骑着小毛驴从野林镇出来,向九名少年传递噩耗,他记得清清楚楚,自从凝气成丹之后,他的记忆力就变得更强,甚至一些已经遗忘的细节也都重新回到脑海中。

    公主想了一会,“皇京龙宾会在西介国做任何事情都会留下记录,可惜都城已破,许多记载都已散失,不过我可以问一下,总有人会记得……”

    地面突然传来一阵震动,自从断流城遭到妖兵进攻以来,这不算稀奇事了,三人安静地等待,很快震动就停止了。

    慕行秋与辛幼陶互望一眼,同时说:“有妖魔进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