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八章 女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休明等致用所弟子都留在了东介国,他们已经决定从此追随公主,以后不再是庞山道统的人,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普通人的军队里他们更有用武之地,前途无量。

    慕行秋带着三头麒麟回断流城,它们属于庞山道统,不能留在外面。麒麟不准沈昊骑乘,他只能自己御器飞回城内。

    跳蚤精力充沛,一路上蹦蹦跳跳,仍在练习战场上的冲杀之术,路上的巡逻士兵远远地就让开,士兵的坐骑比主人还要紧张,尽量后退,麒麟走过的时候它们全都微微低头,连尾巴都不敢摇动。

    士兵大都是东介国人,已经认得慕行秋,倒执长枪,用惊喜和敬畏的声音称他“慕将军”,直到他走出好远还在行注目礼。

    慕行秋能感受到东介国士兵的真情实意,他们对改而效忠西介国公主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慕将军”。

    慕行秋在战场上取得了巨大的威望,如今正在慢慢转移给公主,这是两人心知肚明的事情,谁也不用说出来,慕行秋并不在意俗世的名声,公主也从来没说过要给予他具体的奖赏,但是他可放心地将沈休明等人留在公主身边了,他们将得到超出一般的优待。

    慕行秋于是也向路上遇到的东介国士兵点头致意。

    回到断流城的时候天还没亮,慕行秋决定先去城守府看看,他承诺过要照顾张灵生的女儿,得去看一眼。

    他在城守府大门口遇见了陈知味。

    多日的囚禁令城守大人变瘦不少,奇怪的是他的肚子却一点也没有下去,见到慕行秋,立刻露出生硬的谄媚笑容,点头哈腰,搓着双手。似乎要上前拜见,又不敢离得太近。

    数名士兵跟在后面,像是押送,又像是护卫。

    走在最后面的是黄都尉,一脸的不情愿,看到慕行秋之后才露出喜色,留在门口,看着陈知味等人上马,小声说:“公主要见陈大人,怕是要恢复他的官职。慕将军……”

    黄都尉一个劲儿地使眼色,他已经彻底得罪了陈知味,最不希望看到他重新成为自己的上司。

    慕行秋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公主自有主见,你不用担心。”

    黄都尉叹了口气,心中还是忐忑不安,“有慕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可是……唉。”

    慕行秋猜想公主重新起用陈知味十有八九与圣符皇朝有关,断流城城守一直在接受皇京龙宾会的贿赂。这是一条现成的桥梁。

    慕行秋突然明白了一点公主的用人之道,于是向转身正要告辞的黄都尉说:“恭喜,你要升官了。”

    黄都尉一愣,昨天的大战他没有参加。带着一群老弱士兵守城,并未在公主身边立下寸功,何来“升官”一说?但还是拱手道:“托慕将军吉言。”

    公主是一个深谙妥协与笼络之道的人,为了夺回西介国故土。她可以放下一切恩怨,甚至暂时原谅敌人,但她不会放纵敌人。她饶恕辛太傅不死,但是切断了其家族与紫符军的紧密关系,她重新起用陈知味,必然也要想办法制约他。

    黄都尉既然奉命押送城守大人,他就是公主选定的制约者。

    慕行秋开始觉得公主有一点可怕,她就像对低等道士不露声色的左流英,两人都有另一套行为准则,在自己的圈子里如鱼得水,圈子外面的人却看不明白。

    慕行秋又一次庆幸自己能够远离王室的争权夺势,同时也明白了九大道统明明实力强大却从不干涉凡人事务的原因——并非不能,而是不愿,不愿被错综复杂的俗事破坏心境。

    公主没有住在城守府,这里一下子冷静许多,只有数名士兵把守,仆人跑了一些,还剩下二十多个,慕行秋问清楚张灵生女儿的住处,直奔后院。

    房间里除了保姆居然还有其他人在。

    慕行秋和小青桃同时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芳芳和秃子也在这里,芳芳对慕行秋的到来好像一点也不意外,秃子正悬在半空中打量床上的婴儿,那颗魔族心脏被他藏在额上的头发里,露出一小半,像是一只浑浊邪恶的眼睛。在他身边,年老的保姆屏息宁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头颅,心里越害怕目光越移不开,看到慕将军进来,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小东西真有意思。”秃子乐呵呵地说,冲着婴儿吐舌头做鬼脸,逗得婴儿咯咯直笑。

    “左流英放你们出来了?”慕行秋又问。

    “嗯,他要和兰奇章说话,就把我们撵出来啦。小青桃说张灵生的女儿很可爱,我们就过来看看。她果然很可爱,一点都不怕生。”芳芳微笑,很高兴能离开客栈那个狭小的地方,“你来做什么?”

    慕行秋走到床边看了一眼,那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莲藕似的手臂举在空中,对秃子比对任何人都感兴趣。

    “张灵生托我照顾他女儿。”

    芳芳和小青桃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只有秃子还在对婴儿做鬼脸,不小心一缕头发垂到婴儿手中,互相拉扯不休。

    “可怜的孩子。”小青桃两眼泛泪,“她还不知道自己没有父母了。可张灵生真是奇怪,跟你的关系一直不好,为什么要将女儿托付给你呢?”

    “张灵生觉得他女儿是有道根之人,希望我能帮她凝气成丹,成为庞山道士。”

    “真的?”小青桃好奇地观察婴儿,“道根不会这么早显现吧,我记得自己是在七岁的时候才确定真有道根。”

    芳芳伸出右手,用拇指按在婴儿额头上,婴儿松开秃子的头发,双手攀住芳芳的拇指,努力想要将它移到自己的嘴里。

    “她很可能真有道根,只是现在还不明显。”芳芳冲婴儿笑了笑,婴儿自动松开双手,也还以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东西更喜欢芳芳。”秃子纳闷地说。同时伸出两缕头发逗弄婴儿。

    “呵呵,那张灵生可是找对了人,小秋哥最擅长帮助别人凝丹了。”小青桃自己就是受益者,对慕行秋充满信心。

    婴儿困倦了,开始打哈欠,对头颅做出的鬼脸不再感兴趣。

    三人和秃子离开房间,都不着急回客栈,于是就在清冷的院子里闲聊,深秋的寒意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

    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兰奇章身上,“我真佩服他。”小青桃由衷地说。“他一早就知道自己要碎丹吗?”

    芳芳点点头,“我想他是知道的,否则的话当时他会留在老祖峰。”

    小青桃直接问出了慕行秋最想问的一件事,“左首座把你也带出来了,他不会……也要求你做什么了吧?”

    “没有,我是……”芳芳看了一眼慕行秋,“跟着大家一块离开老祖峰的,首座没向我提出过任何要求。”

    小青桃放松地哦了一声,慕行秋心中更是一块石头落地。左流英虽然不是念心科弟子,但是精擅五行之水幻术,很容易说动一个人替他卖命。

    “碎丹之术并不可取,我真不明白左流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慕行秋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

    秃子正追逐麒麟。绕院子乱飞。小青桃和芳芳都看着慕行秋,略显惊讶。

    慕行秋一直思考这件事,联想起自己从前的经历,更不赞成左流英的计划了。“九大道统给每名凝丹弟子都加持根本隐遁之法是有道理的,碎丹之术虽然威力强大,可是隐患也很严重。万一有入魔道士一时想不开,毁掉的就是整家道统,十几万年来,道士们宁可战死也不用碎丹之术,就是不想开这个先例。左流英用上这一招,以后免不了会有人模仿,甚至会有道统对弟子提出碎丹的要求,这是一个大隐患。”

    两名女道士寻思了一会,小青桃低声说:“过去十几万年,道统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劫难,左首座此举也是迫不得已,其他道统不会模仿吧。”

    “难说,如果碎丹之术真能挽救庞山道统和祖师塔,其他各家道统肯定会对此印象深刻,从此碎丹就会成为一种选择。”慕行秋看到芳芳和小青桃皱眉深思,笑着补充道:“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这些事情左流英肯定都懂,我只希望他不是因为骄傲而拒绝向各家道统求助。”

    “为什么来帮忙的人这么少呢?”小青桃叹息,“就来了几名吸气道士,现在也都走了,九大道统不是同气连枝吗?他们还都来过庞山存想祖师呢,为什么会见死不救?比普通人还不如。”

    小青桃越说越气愤,慕行秋和芳芳都是她最信任的人,所以敢吐露心声,若是还有其他道士在场,她绝不敢这样说话。

    可这两人都回答不了她的疑惑,道统如同高山,山下的人只能隐约望见山顶的一小块,无从得知驻立山巅极目远望时会看见怎样的风光。

    嗖的一声,从东北方的空中闪过一道流星,居然直奔断流城,离城数里的时候光芒消失。

    守城的士兵很惊讶,当作怪事议论了一会也就忘了,道士们却知道这是有人御器飞行,而且是星落境界以上的高等道士。

    慕行秋一把抓住秃子的发髻,与芳芳、小青桃同时御器升起,他们看得很清楚,客人的落脚点正是左流英所在的客栈。

    客栈上空突然升起一片只有道士才能看见的光芒,高达十几丈,赫然正是祖师塔的形象。

    来的人是庞山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