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六章 左流英的计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薄薄的夜色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摩挲着饱受摧残的城池,死里逃生的人们一反常态地叫嚷欢笑,不分尊卑贵贱,不分男女老幼,他们需要这些,需要人类的嘈杂与失态,以证明一切并非虚幻:他们还活着,在一片如流沙般的世界中站稳了脚跟。

    他们连明天的事情都不愿考虑,不用说更久远的问题。

    左流英一走出房间就结束了这一切,他将一直以来隔绝房间的法术护罩扩大,于是整个庭院都安静下来,噪音消失了,人群消失了,整个断流城似乎都已不存在。

    曾拂、芳芳、秃子也都出来了,芳芳冲慕行秋微微一笑,秃子则直接冲过来,落在慕行秋的肩膀上,没吱声,低头盯着他手里的那颗枯萎心脑。

    左流英没有任何变化,仍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俊美得不像是男子,更不像是几百岁的注神道士,就连他的严肃与冷漠也像是少年故意用来掩饰羞涩的伎俩。

    可这的确是庞山道统禁秘科首座,罕见的天才,对修行以外的事情毫无关心,他既没有询问死者,也没有慰问幸存者,抬起另一只手,对着祖师塔轻轻一弹,整座庭院出现了一幅缩小的幻境,有断流城,有城外的战场,还有他刚刚提出要建立的高耸法坛。

    兰奇章负责解释。

    法坛建在坍塌的西城墙上,全木制,“首座将在这里施法,迎接巨妖王。”

    兰奇章向前走出几步,“地面的士兵一定要将妖族大军引向南方,就像他们今天已经做过的那样,天上的人,也就是你们,要将妖术师往北引,将中间的通道让出来。”

    兰奇章又走出几步,微缩幻境当中出现了不洁之气。地面则是那座圆滚滚的妖火之山,在山顶飘着一匹独眼黑狼。

    “首座会亲自对付漆无上,至于妖火之山——”兰奇章快速地将众道士扫了一眼,“交给我处理。”

    这就是左流英设计的决战计划,实在太简单,以至于漏洞百出,慕行秋等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最后是杨清音先开口,“左流英,我知道你从来不开玩笑,我也知道你很厉害很厉害,请你能不能稍微把目光往下降一点。越过星落、吞烟还有餐霞,然后再低一点……看看我们这些吸气道士?解释一下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要做什么?”

    左流英身后的曾拂吃吃地小声笑,突然走过来,止住了想要开口的兰奇章,“还是让我来解释吧,我连道根都没有,可以仰头说话。”

    曾拂发了一会呆。似乎在思考该怎么说话,也有可能是从左流英那里接受提示,突然她点点头,“我还是用我的话来说吧。从头说起,一个月以前,漆无上偷袭了老祖峰,他很聪明,没有直接来抢夺受到重重保护的祖师塔。而是最先破坏了瞬息台。瞬息台法力强大,其来源正是祖师塔,所以将它毁掉之后,祖师塔也遭遇重创。首座当天晚上如果强行使用祖师塔的话,可以杀死漆无上,甚至有可能阻止妖火之山,但祖师塔就会彻底损坏。庞山根基也就没了。”

    牺牲近四百名道士只为保住一座祖师塔,听上去有些残忍,道士们感到悲痛,但是能理解。普通道士只能活一二百岁,左流英活了几百岁,以后没有意外的话还能再活几百岁,祖师塔存在了十多万年,单纯从价值上判断,后者显然更重要。

    曾拂停顿片刻,加上自己的想法,“如果是我,我会保人而不是祖师塔,所以……我很庆幸自己不是道士,不用考虑如此艰难的问题。”

    她笑了笑,继续说下去,“漆无上虽然用奇怪的方法获得妖丹成为巨妖,但他不足为惧,真正令各大道统避而远之的是那座妖火之山,只有毁掉它,才能收复庞山。”

    “咱们非得等妖火之山自己找上门来吗?”慕行秋对这件事已经疑惑很久了。

    “妖火之山的核心是几颗魔族的心脏,首座估计大概有十到二十颗,其中至少一颗原本属于某个魔王。”曾拂仍然坚持从头说起。

    “就是这东西?”曾拂比较和蔼,小青桃也敢于插嘴了,指着慕行秋手里干枣似的小东西,“看上去真不像有那么大的力量。”

    “它现在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曾拂又发了一会呆,“哦,是这样,很久很久以前,魔族被道统击败,形体消失,只剩下魔种被送到了虚空。可是在魔族灭亡之前,他们在群妖之地埋藏了一些东西,其中就包括若干颗心脏,希望有朝一日重返人间的时候,还能再用得上。要我说,这是一个可笑的主意……好吧,不可笑,总之这些心脏被精心隐藏,有一些被挖出来毁掉,还有一些下落不明,直到被妖族找到。”

    “魔族到底是怎样的生物,只剩下心脏还有这么大的力量?”沈昊感到不可思议。

    “你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恐怕你得花上一百年时间去了解,还得加入禁秘科才行。”曾拂笑着说。

    沈昊急忙摇头,他挺喜欢戒律科,丝毫没有改换道科的想法。

    “但有一点你们应该知道,魔族生存的环境与咱们不一样,十几万年前,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不洁之气,对魔族来说,那就是最清新的空气。所以魔族心脏只有在不洁之气充沛的地方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像这一颗——”曾拂指着慕行秋手里的小东西,“暴露在咱们所谓的正常环境中,尤其是被阳光照射之后,就缩成了这个样子,失去全部力量,再也没有用了。”

    慕行秋抬起手臂,看了一眼皱巴巴的心脏,发现肩上的秃子发出焦急的吱吱声,于是将它递过去,“你拿着玩吧。”

    秃子立刻用一缕头发抢过心脏,看了看众人,“我没有心,要一个没用的总行吧?”

    没人反对,道士们已经明白曾拂的意思。

    杨清音哦了一声。“所以妖火之山的前面一定要有不洁之气开路,所以咱们要将妖族大军引到这边来,让妖火之山脱离原先预定的路线。可漆无上会上当吗?他看上去挺聪明的。”

    “三战皆败,漆无上必然会来,他若来,妖火之山自然也会来。”曾拂肯定地说,指向缩微幻境当中的不洁之气。“魔族心脏外面包裹着厚厚的岩石,足够它在自然空气中安全行进数百里,虽然威力略有下降,但是在妖族眼里,还是能轻易碾过断流城。”

    “可是祖师塔已经修好了,一招就能把妖火之山击垮。”杨清音兴奋地抢着说。

    曾拂笑着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漆无上知道祖师塔的厉害,当初他偷袭老祖峰的时候妖火之山的实力还没有现在强大,祖师塔或许有机会,现在的妖山经过大量妖术加持,祖师塔想击毁它,难上加难。何况漆无上如今在妖族一呼百应,此番前来,必定召集大量妖术师。”

    没人开口询问,大家都知道左流英必然已有办法。

    “首座要用祖师塔迎战漆无上和妖术师,然后用他们意想不到的办法毁掉妖火之山。这个办法就是——兰奇章。”

    除了左流英,所有人的目光都诧异地转向了兰奇章,严格来说,只有到了星落境界才算是真正的高等道士。吞烟道士还差着一截,说他能毁掉妖火之山,大家都很难相信。

    兰奇章神情不变,“我要的只是一次机会,只要能够靠近妖火之山就行,你们的任务就是分散妖兵与漆无上的注意。”

    慕行秋突然反应过来,“你要用碎丹之术。可是……这怎么可能?你应该也被加持过根本隐遁之法。”

    做出解释的还是曾拂,“首座替他解除了根本隐遁之法,当然,首先他自己得心甘情愿。没有半分犹豫才行,内丹与人心息息相关,本人不愿意,哪怕是暗藏的不愿意,也无法解除护持之力。”

    兰奇章曾经跟几名道士一块去炼制法器,说过自己研究的主要方向就是碎丹之术,可是没有谁认真听过,所有道士在凝丹成功之后不久就会被高等道士加持根本隐遁之法,但他们对此的了解都不多,辛幼陶小声问:“碎丹之术是什么?这么厉害?”

    慕行秋知道什么是碎丹之术,自己还差点经历过,他看着兰奇章,心中肃然起敬,“碎丹之术就是让自己的内丹爆炸,产生极为强大的力量。”

    “强大到能毁灭妖火之山?那可是一座真正的山,里面还有一堆魔族的心脏。”辛幼陶更吃惊了。

    又是曾拂开口解释,“妖族大军的主攻方向是西南方,在东南布置的不洁之气比较稀薄,妖火之山的力量会衰弱,等它脱离不洁之气攻向断流城的时候,力量还会再衰弱一些。兰奇章只要能毁掉妖山外壳,那些心脏暴露在阳光和自然空气中,很快就会衰竭。如果漆无上受骗,一心防备祖师塔,兰奇章就会有机会。”

    杨清音也盯着兰奇章不放,“这样一来,兰奇章就会死,而且是粉身碎骨,躯体、内丹,什么也留不下。为什么不试试慕行秋今天的办法,冲到妖山内部让那些心脏自己爆炸?”

    “那是一次侥幸。”曾拂说,左流英好像无所不知,通过她的口做出解释,“一颗心脏需要时间积蓄力量,多颗心脏能够轮流施法,妖山内部时时刻刻都充满火焰,没人能闯进去。”

    庭院里一时无比安静。

    “我自愿赴死。”兰奇章说,声音镇定自若,没有半分犹豫,“这是我跟随首座离开老祖峰的唯一原因,虽然晚了一步,但是我仍愿追随老祖峰殉难者的步伐。”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