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三章 愤怒的心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掉进妖山孔眼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他用天目匆匆扫了一眼,发现通道弯弯曲曲地向深处延伸,看不到尽头。

    他转过身,收回长鞭,与被他拉过来的妖王隔着洞口对视。

    妖王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映照出一团迅速壮大的火焰。慕行秋手中的鞭子猛地变长一截,他在同一瞬间转身,脚下的大剑深深刺进洞壁内,被他用左手握住,身子尽可能离洞口远一些,右手仍然紧握鞭柄,不让妖王逃走。

    邪火扑面而来,慕行秋只用一次呼吸的时间就接连念出十一条咒语。这些咒语都是芳芳在古书中帮他找出来的念心法术,大部分都没有什么攻击力,远不如梅传安的五字咒语所发出的闪电,记录者也只是当成好玩或者对念心科的讽刺。

    现在,它们却是慕行秋唯一的保命手段,转瞬之间,他被包裹在一层厚茧之内,茧外还有泥土、岩石、坚冰、钢铁等诸多层次,他在最外层甚至也招出一团火焰,总之他将一切能用上的咒语几乎都念了出来。

    邪火冲出洞口,念心咒语营造的防线不堪一击,像纸糊的一样脆弱,被火焰吞没的速度比它们出现得还要快,但是的确缓解了最初的攻击。

    慕行秋差一点就被邪火点燃,把他救下的不是咒语,而是洞外的妖王。

    妖王的一只手腕被鞭子紧紧缠住,另一只手正准备施放妖术,眼看邪火冲来,居然来不及躲避,只能将手里的黑球放出去,希望以此自保。

    红与黑相撞,释放出大量烟尘,慕行秋眼前再次一片漆黑。这回连天目都无法穿透,周围温度骤升,须发似乎都被烤焦,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屏住呼吸。

    妖王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他发出的十几只黑球尽数被吞,仍有一小截邪火冲出洞口。他被点着了,发出令方圆数十里之内所有活物颤栗不已的尖声惨叫,慕行秋离他最近,可两人隔着厚厚的岩石,妖王的叫声顺着通道传入妖山深处。紧贴洞壁的慕行秋反而听不到多大声音。

    他咬紧牙,一直没松开鞭子,直到洞外的惨叫声突然消失,妖王随之无力下坠,他才收回鞭子,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怪事他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时间思考。

    妖山外表是厚厚的岩石,比钢铁还要坚硬,可是包裹通道的石头却没有那么硬。大剑轻易就能刺进去。慕行秋伸手摸了一下,初时没有特异之处,一会之后,他竟然隐隐感受到一种有规律的跳动。

    妖山下一轮喷火很快就会到来。慕行秋完全可以到外面再想办法,但机会就在眼前,令他难以放弃,妖山深处的黑暗此时就像一个诱人的巨大秘密。吸引他不顾危险地过去查看。

    野林镇的少年小秋还没有被道统彻底消除,慕行秋激起了别人的热血,自己也变得越发兴奋。

    但他毕竟不是小孩子。无论多冲动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用大剑在相对软一些的通道石壁上挖下一大块,全当是阻挡邪火的盾牌。妖火之山似乎有所感觉,传来的跳动感更快了一些。

    慕行秋收起剑,夹着石盾向深处走去,妖火之山仍在一步一步地行走,摇晃得很是剧烈,通道的坡度也很大,他小心翼翼地走出十几步,干脆纵身一跳,顺着通道往下滑行,开始时壁面比较硬,慢慢地越来越软。

    眼前出现亮光的一刹那,慕行秋立刻召出大剑,刺进洞壁固定身形,然后缩成一团躲在石盾后面。一股邪火擦着石盾掠过,力量之大仿佛千军万马从身上踩踏过去。

    邪火过后,慕行秋又向前滑行一段,通道变得漏洞百出,有红兴投射进来,外面显然是空的,他从一处窟窿跳出去,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根粗大的管子上面,眼前是一座圆形巨洞,周围充满了诡异的红光,落脚之处柔软得像是多年积累的腐叶。

    妖火之山果然是一只活物,却是一只古怪的活物,在巨洞靠上的位置孤零零地悬着一颗硕大的心脏,几乎相当于两名成年人加在一起的身高,伸出上百根像是血管似的东西与十几丈以外的各个通道相连。

    心脏赤红,里面包裹着的不是血液,而是一大团邪火。

    “我看到你了。”慕行秋开口说话,洞内光影流淌,他知道这颗心脏已经发现入侵者,并且能听懂人声,“你拥有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会成为妖族的俘虏?像普通的牛马一样为他们做事?”

    他看得更清楚了,心脏上面不只有血管,还有无数条不知什么材质的铁链将它紧紧缠住,挂在洞穴顶壁上。

    邪火心脏有规律地跳动着,每跳一下,里面的红色都会变得更鲜艳一些。

    慕行秋跳到更高的管子上,俯视心脏,每一根管子都布满了漏洞,看起来很破烂,只有深入山体的部分才变得严丝合缝。他举起鞭子的时候,微微一愣,电掣神行鞭刚才承受了妖火的炙烤,虽然没有损坏,表面却发生了变化,由五颜六色变成了纯黑,只在接近鞭柄的地方还保留着原色。

    他仍然甩出鞭子,与从前一样得心应手,黑色长鞭狠狠地抽在心脏半透明的肌肉上。

    心脏剧烈地收缩,然后又猛地膨胀起来,整个洞穴以及布满在其中的上百条管子全都跟着颤抖。

    “你是奴隶,免不了要挨鞭子,妖王命令你做事的时候没有提醒过你吗?”慕行秋毫无怜悯,他从这颗心脏里感受到的不只是愤怒,还有对杀戮的深切渴望,这与士兵们在战场上为赢得胜利而激起的渴望不同,心脏所要进行的杀戮没有任何目的,那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就连它的愤怒也是因为杀戮受到了阻止。

    慕行秋又甩出几记鞭子,心脏跳动得越发剧烈,愤怒也随之水涨船高,洞穴内的红光浓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温度也越来越高。管子上的窟窿频繁地向外喷出热气,此起彼伏,像是已经翻滚的一锅热水。

    慕行秋在山体外面做不到事情,在这里做到了,妖火之山的愤怒翻着跟头向上增长,很快就达到顶点,一根稍细些的管子来不及倾泄热气,砰的一声爆裂了。

    “奴隶!”慕行秋发现这个词对心脏的影响最为明显,“别再偷懒,用出你最大的力气来。”

    心脏瞬间膨胀到两倍大小。

    时候到了。慕行秋快速从旁边的一个窟窿跳进管道,踩着软软的管壁向上跳跃,几纵之后就进了孔洞的坑道,地面变得坚硬了一些,与此同时,心脏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挤出大量邪火,通过每一根管道向外喷射,差不多一半管子因此四分五裂。

    邪火未到,热浪先至。慕行秋立刻将一直带在身边的石盾横在通道里,这回他不再是躲在边上让邪火擦身而过,而是要借助这股力量送自己一程。

    带着最强烈愤怒情绪的邪火非同小可,光是冲在前面的热浪就有万钧之力。推着横在前面的石盾以风驰电制的速度奔向出口,慕行秋蹲在上面,集中全部精神控制石盾的平衡,管道曲曲折折。只要忽略一处小小的拐弯,就会盾翻人亡。

    洞口就在前方,邪火也追上了热浪。在石盾周围吐着火舌,像一条条被激怒的毒蛇,千方百计想要咬住目标。

    洞口就在眼前,慕行秋全力一跃,跳出妖火之山,全身离开洞口的一刹那,他召出法剑,踩着它以更快的速度向斜上方飞行。

    前方的空中飘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慕行秋稍微调整一下方向,对着她飞去,一把抱住她的腰,一块飞向高空。

    杨清音看着紧跟在脚后的火焰,哇哇大叫,“疯子!你真是个疯子!老娘……”她终于反应过来,不停地向邪火发射火球,一连二十几颗,总算没让邪火追上。

    慕行秋还在继续飞行,杨清音说:“行了,该抱够了吧,你要带我上天摘星星吗?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慕行秋急忙停止,放开杨清音,低头望去,两人居然飞到了数百丈高,妖火之山和断流城都变得很小了。

    轰的一声,妖火之山爆炸了,邪火如同洪水一般四处横流,将周围的妖术师和妖兵成片成片地烧死,直到数里之外火势才消,断流城西城正门和两边的城墙顷刻间变成了黑色的废墟。

    “你……你怎么弄的?”杨清音惊讶地问。

    “抽了几鞭子,它就气成这样了。”慕行秋黑乎乎的脸上露出微笑,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这时如果有人告诉他要再进入一次妖火之山,他打死也不会同意。

    地面上的人对妖火之山的爆炸感受更清晰,大地震动,仿佛即将天塌地陷,城内的百姓以为城灭,伏地哭喊,介河涌起几丈高的浪花,对岸观望的人群纷纷大叫着逃命。

    辛幼陶飘在断流城上空,眼看着爆炸发生,邪火扫荡妖兵,只有极少数反应快的妖术师逃得了性命,他惊呆了,可也第一个明白过来,“胜利……”他急忙调整声音,用法术放大音量,“断流城胜利了!活着的人们,欢呼吧!你们安全了,妖山已毁,妖兵已灭,你们胜利了!”

    趴在地上的百姓胆战心惊地抬头,一时间还无法相信这个好消息。

    辛幼陶在空中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同样惊呆了的道士们,向疾驰而来的西介**队飞去。

    他心里跳跃着凡人才该有的快乐,只能与姐姐分享。

    公主发现慕行秋被吹进山内时,立刻带兵前来,跑过一半路程,妖山爆炸了,接着是弟弟大声喊出来的胜利消息。

    她不敢相信,加快速度,正好迎上从空中飞来的辛幼陶。

    “我们胜了!”

    “慕将军呢?”

    姐弟二人同时开口,公主没有看到慕行秋逃命的场景。

    “他还活着,飞上天了。”辛幼陶转身抬头,“瞧,天上那两个小点,有一个就是他。”

    公主没有抬头,转身对士兵们说:“断流城安全了,但战斗还没有结束,你们愿意跟我彻底打赢这一战吗?”

    “愿意!”士兵们齐声应道。

    “还要做什么?”辛幼陶惊讶地问。

    公主的面孔藏盔罩后面,声音却是愉快的,“威严与荣誉咱们已经做到了,接下来,又该轮到阴谋诡计登场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