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一章 四足妖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火之山融合了拒梦鼎的四足,下半身带着一些鼎身的残片,一边喷火,一边摇摇晃晃地向断流城走去,每一步都踩出深深的脚印,震得百里以内的地面发颤,它像一头刚从围攻当中逃出来的野牛,伤痕累累却横冲直撞,不管是地上的妖兵,还是空中的道士与妖术师,都要避其锋芒。

    “天呐,这是妖术?还是它真的活了?”棋山道士杨青元吃惊地大叫,“咱们挡不住,要输!”

    小青桃早已用谷海宝珠试过,五十几名吸气道士的法力对妖火之山造不成任何伤害,“怎么办?”她也大叫,觉得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由于四足妖山的搅动,道士四周的包围圈陷入混乱,这是他们退出战场的大好机会。

    “跟我来!”杨清音带头飞向北方,道士们紧随其后,杀死数名妖术师,突出重围。

    杨清音转过身,向四足妖山射出一只火球,“继续攻进,把它引过来!”

    道士们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宁可让四足妖山直接跨河前往东介国,也不能让它碾过断流城,于是众人且退且战,法术不停地飞向妖山,希望能让它改变路线。

    四足妖山不在乎这点挠痒痒似的攻击,仍然直奔断流城。

    辛太傅远远望着妖山,战马惊恐地原地踏步,若不是被缰绳束缚,早已撒腿逃亡,他心中的惊恐也与马匹一样,束缚他的缰绳只有正帅职责和对王室的忠诚,可妖山每迈出一步,这种束缚就减弱一分。

    “大势已去。”他说,彻底死了心,向身边的符箓师下达最后一道命令,“全军转攻妖山,将它拦住。”

    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符箓师却只是稍作犹豫,马上向前线传出命令。

    辛太傅调转马头,向断流城驶去,他要抢在四足妖山之前过河,跑出几十步之后,他停下了,发现卫队没有全部跟上。

    他再次转身,五百余名将领和卫兵,居然只跟上来数十名,其他人停在原地不动。只留给他直立不动的背影,一付破釜沉舟的架势。

    他轻轻地哼了一声,西介**队的确发挥出超乎想象的战斗力,但事实差距摆在那里,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慷慨赴死而改变。

    这世上愚蠢的人总是比聪明人多,辛太傅无意劝说任何人改变主意,他的几名儿孙和亲信都跟他是一条心,这就够了,至于有一名孙子自愿留下。这是他承受得起的损失。

    五十多人骑马驰入断流城,剩下的四百多人,包括传送命令的符箓师,互相看了看。向南方战场驶去。

    战斗已近尾声,慕行秋站在跳蚤背上来到一处土堆上,遥望那个慢慢逼近断流城的四足妖山,就是它令这场艰苦取得的胜利几乎失去了意义。

    亲兵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只剩下一半人,大部分人都失去了坐骑,手里握着的兵器五花八门。不知是从哪个死者手里夺来的。大良沈休明浑身沾满了血迹,发现自己还活着,感到十分高兴,气喘喘吁吁地解释:“……你也体谅一下我、我们……不是、不是每个人都有麒麟骑啊……”

    慕行秋没吱声,一动不动地望着四足妖山。

    公主来了,在卫兵们的严密保护下,她与妖兵几乎没发生过接触,可是也免不了沾染大量血污,盔罩后面的声音显得比平时低沉,“辛太傅要咱们向妖山进攻。”

    慕行秋转身望了一眼战场,尸横遍野,个别地方还有战斗,仍能保持站立姿势的士兵不过两三千,马匹不过数百,损失实在太大了,他所激起的疯狂斗志已经消失大半,透支体力的士兵们很难再经受另一场战斗。

    “让他和他的命令去死吧。”慕行秋说,摘下头盔,扔在地上,解下一件件甲衣,也都扔下,“集结队伍,救治伤者,防备飞妖的进攻,然后停在这里。”

    “妖山怎么办?”公主也知道再次进攻是自寻死路,可她站在王室的立场上认同辛太傅的选择,如果不想认输或者逃跑,如今能做的只剩下进攻妖山。

    “我一个人去。”慕行秋挽起头发插上长簪,恢复了道士的身份,只是身上没有蓝袍,而是士兵的服装。

    “你一个人?”公主吃了一惊,也摘下头盔,盘起的头发已经散乱,脸上布满了汗水,绝大多数贵族女子宁死也不愿意以这种面貌示人,可她不在意。

    “你不能抛下我们。”沈休明语气强硬,原本有些站立不稳,这时挺起胸膛,好像还有使不完的力气,“我们是你的亲兵,潘三爷说……”

    慕行秋微微一笑,指着头顶的发髻与长簪,“现在我是庞山道士了,你是我的好朋友,不是亲兵,留在这里,帮我看着跳蚤。”

    “可是……”沈休明还想劝说,慕行秋却已御剑升至空中,冲战场上的所有士兵大声说:“西介国的战士,记住今天的战斗,记住妖兵并非不可战胜,记住你们是整个人类的希望。”停顿片刻,他继续道:“保护你们的公主。”

    慕行秋极速向东北方的四足妖山飞去,战场上一片安静,许多伤者也挣扎着站起,望着慕将军远走的背影,隐约明白他要做什么,却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公主再次戴上头盔,不是为了防护,而是为了掩饰就要体现在脸上的表情。她努力深深吸进一口气,开始下令:“找出所有伤者,没有马匹的人带上他们向南方撤退,还有坐骑的跟我来。”

    辛太傅离城门很近,还来得及过桥前往东介国,公主和军队却停在西南南,比妖火之山离断流城还行,步兵和伤员只能向南撤退,百里之外就是圣符皇朝的领土,再远一点还有各诸侯国的观战军队,比较安全。

    所有的士兵都争先恐后地抢马匹,想跟着公主。

    近百名符箓师过来了。他们的伤亡不多,可是各种符箓几乎用光了,公主下达相似的命令:还有符箓的留下,用光符箓的跟随伤员撤退。

    符箓师当中只有十余名选择留下,刘鼎手里一下子多了十几张纸符。

    原属于辛太傅的四百多名佐将与卫兵过来了,他们穿着全套盔甲,不方便下马,全都倒执长枪,枪头冲着地面,向公主表示敬意。向浴血奋战的同袍显示羞愧。

    公主扫了一眼,没发现辛太傅的身影,她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有询问,立刻带着凑集的近千名骑兵奔向东方,与四足妖山保持距离平行前进,以便随时都能调转方向发起进攻。

    她紧盯着空中的那个小点,整颗心都悬挂在他身上。

    慕行秋飞向四足妖山,越来越近。脑海中却只是回荡着一句话,曾拂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有一个人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他不想死,虽然对未来还没有特别明晰的计划,但是在风华正茂的时候死在断流城外。他绝不愿意。但总有些事情,看上去很愚蠢,却不得不做,慕行秋用幻术激起无数人的斗志与勇气。他自己也深受影响,眼看着几千名士兵明知必死还是冲向强大的敌人,他无法再保持平静的道士之心。

    可脑海里总有一线清明从未消失。向慕行秋重复曾拂的那句话,“有一个人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我必须试一下。”慕行秋对自己说。

    数名妖术师迎上来,身为妖族,他们的外貌与人类几乎没有区别,只是装扮怪异,穿着羽毛或兽皮外衣,头上的装饰也颇为夸张,大都骑在大鸟的背上,手里握着妖器,离得很远就向慕行秋发出妖术。

    三枚石子拖着暗红色的烟雾尾巴飞来,慕行秋快速下降,重又升起,稍微调整方向,避开妖术师,贴着一群熊骑兵的头顶掠过,引来成片的长枪长斧长叉。

    慕行秋全不在意,一路逼近四足妖山,向它甩出一记长鞭。

    妖山的步伐越来越稳,但是仍在朝四周喷射十余丈长的火焰,没有活物敢靠近它,就连那些曾经在妖山上躲藏的妖术师也不敢,妖山的愤怒谁都能感受到,这时候试图阻止它或是向它下命令,都是自寻死路。

    慕行秋的举动在天上地下所有眼睛看来,就是自寻死路。

    道士们已经退到东介河上空,大群妖兵虽然不敢靠近妖山,但也不想离得太远,因此没有紧追不放。小青桃最先看到了慕行秋,惊讶指着那道身影,“天啊,小秋哥在做什么?”

    “他是想单挑妖火之山吗?”辛幼陶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他疯了,真是疯了。”沈昊直摇头。

    其他道士也都是同样的想法,甚至忘了继续后撤,棋山道士杨青元开口道:“他的心火劫到底有多重,值得他这么拼命?”

    杨清音冷冷地哼了一声,“他是个疯子,但不是傻子,肯定又想出了什么怪招。”

    一条金龙从道士们附近飞过,把他们吓了一跳。修士欧阳槊骑在金龙背上,大叫道:“还等什么,去帮忙啊?”说罢当先冲向四足妖山。

    杨清音指着欧阳槊的背影,“这个才是傻子。”说完她也跟了上去。

    庞山的道士们互相看了一眼,全都跟在杨清音身后,重返战场。其他道统的道士犹豫了一会,也跟了上来,战斗还没有结束,道劫尚未度过,他们心中仍有热血存在。

    慕行秋不停地用长鞭抽打妖山,即使连一块石头都不能击落,他仍然坚持,只是远处的妖术师给他造成不少困扰,令他不能专心施法。

    “慕行秋你这个疯子!”杨清音的叫声传来,“你最好有办法,要不然我们可真成傻子啦!”

    妖术进攻停止了,慕行得以全力抽向四足妖山,大声回道:“这座山是活物,我要让它的怒火彻底释放出来!”

    四足妖山像是听到了这句话,猛地喷出数十股更长的妖火,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