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 嗜杀之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拒梦鼎被妖火之山压下的瞬间变大,仿佛地面突然张开的裂口,将妖火之山一口吞下,然后被巨大的力量带动着向前移动了三里有余,直到四只鼎足深深地陷入地下,鼎腹贴着地面,才终于止住前进之势,身后留下数条由浅变深的沟壑。

    青绿色的鼎身上,夸张扭曲的兽面图案狰狞可怖,似乎在发出低沉的吼叫,铜锈簌簌掉落。

    妖火之山倾倒在里面,露出半截山尖,愤怒地向四面八方喷射着火焰,将鼎口边缘烤得发红,山上的一百多名妖术师如同老巢被毁的野蜂,慌乱地向上飞起,有的继续施法催动妖火之山,有的骑在大鸟背上,与道士和修士们斗法。

    四只银羽在外围翻飞,伺机发起进攻,地面上妖兵向天空射出密集的箭矢与标枪。

    道士们立刻落于下风,小青桃用谷海宝珠向沦陷的妖火之山施放了几道法术,却只是令火焰燃烧得更高。妖术师的进攻越发疯狂,很快,道士们不得不发招自保,已经没办法再将力量集中在宝珠上了。

    北边的战场随时都会崩溃,南方慕行秋引领的地面部队也遇到了大麻烦。

    西介**队成功地将八千多名妖兵引到远离妖火之山的地方,可是妖兵当中还有近千名飞妖,这不是此前那些只长着两条人类手臂的蠢笨飞妖,而是至少包三十个部族的强大军队,只比银羽弱一点,或人首鸟身,或身量大如房顶,给人类军队带来巨大威胁。

    慕行秋早在几年前就得到过提醒,拥有妖丹的妖族未必擅长法术,但是对法术的抵抗力都很强,银羽就是一个例子。这些飞妖单拿出来都很好对付。可是聚成一片之后威力大增,他们信心十足,并不像狂妄的狼骑兵那样急于杀戮,因此情绪没有特别激烈,念心幻术更用不上了。

    一直跟随在队伍后面的符箓师们这时成为应对飞妖的主力,纸符不停地从他们手中飞入天空,化成一只只白鹳,从百余只迅速增长到数千只,遮天蔽日,将飞妖团团包围。可它们的攻击很弱,几乎照面就被毁掉,它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吸引飞妖的注意,暂时保护地面上的战士。

    唯一能杀伤飞妖的就只有慕行秋的长鞭,他一直控制着自己没有起飞,稳稳地站在跳蚤背上,他是西介国士兵斗志的最重要来源,必须留在地面上做榜样。

    后方,看到妖火之山被困。辛太傅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但战场形势仍未扭转,南方的士兵陷入苦战,看样子一时半会无法结束战斗。北方的战况越来越差,道士们在逐渐后退,修士们退得更快,他们实在不擅长这种大规模的战斗。极少配合,很容易被妖术和箭矢击中。

    “快,士气哪去了?”辛太傅自言自语。南方的飞妖和白鹳太多,他用鹰眼飞符已经看不清地面的情况,“符箓师不是有强大的法术吗?现在为什么不用?这些白鸟根本不是对手,妖术师全在北边战场,这是南边战场的大好机会。”

    太傅身边的符箓师马上答道:“法术无眼,敌我双方纠缠在一起,会误伤我方将士,因此不用高等符箓术,而且公主也在……”

    “用,立刻用,必须除掉飞妖,否则地面的损失更大。”

    符箓师满脸愕然,不分敌我地杀戮,这可不是龙宾会的习惯,符箓师在入会的时候都立过誓言,只斩妖除魔,绝不滥杀无辜。

    “这是我的命令。”辛太傅严厉地说,这虽然是他第一次亲临大战战场,但他自小就从父亲那里受到过熏陶:为了赢得战斗的胜利,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

    “是。”符箓师勉强应道,立刻通过纸符向前线的符箓师们发出命令。

    “我们不能因为公主而束手束脚。”辛太傅冷冷地说。

    刘鼎正发出最后几道白鹳纸符,听到后方的命令之后一愣,“这是什么鬼命令?连自己人也要杀吗?”

    其他符箓师想得可没有这么多,白鹳纸符越用越少,飞妖却没有减少几只,其中一些正试图突破包围,直接向符箓师进攻。

    轰!几名战车上的符箓师已经迫不及待地发出天火符和雷动符,空中的成片白鹳瞬间烧成了火海,中间夹杂着大量的爆炸,许多飞妖中招,惨叫着坠向地面,另一些则仓皇逃走。

    火海无法在空中停顿,也随之下降,压向地面的妖兵与人类士兵。

    “停!停!”刘鼎大声叫道,“快救火!”

    他是低等符箓师,偶然得来的高等符箓早在前两次战斗中消耗殆尽,此时只能空口呼吁。可是没人救火,大家都已杀红了眼,符箓师们很少离战场如此之近,眼看着妖族与人类近乎疯狂地互相杀戮,他们也渐渐失去了理智,只想尽快杀死那些丑陋的妖兵,不在乎己方士兵的生死。

    又有数道天火符飞出,在空中爆裂之后直接散落向整个战场。

    慕行秋觉得自己就是这场战斗的主人。

    妖兵都是妖族的劣质后代,除了相貌稍有古怪之外,与人类几无区别,他们没有妖丹,也要依仗盔甲的保护,并以兵器为攻击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对法术没有太强的抵抗力。

    慕行秋在一片嗜杀之海上踏浪行走,掀起一阵又一阵的巨浪,敌我双方全都受到影响,可人类更占上风,因为他们是守卫最后一片国土的人,因为他们要保护公主,因为他们有慕将军。

    战马大量伤亡,人类与妖族紧紧挤在一起,长枪没了用武之地,刀剑也显得太长,匕首、盔帽,甚至顺手拿起来的头颅都成为兵器。

    十多万年来,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次,人类比妖族更凶残更无畏,在贴身肉搏中占据上风。

    三头麒麟帮了大忙,它们四处跳跃,每次落地都能准确踩中妖兵。锋利的长角总能刺中两三名妖兵。

    西介国士兵正在逐渐取得优势,就在这时,天火坠落。

    慕行秋无法在一片嗜杀的情绪中独善其身,数年修行渐渐被冲破,他的情绪也在高涨,长鞭撕裂头颅、长剑斩断身躯,这一切都带给他极大的快乐,他甚至想张嘴去舔舐那些飞溅的鲜血。

    可他的脑子里仍然存有一线清明,那是根本隐遁之法的功效,每一名道士都有。除非入魔,它总能充当道士的最后一道防线。

    天火如暴雨倾盆,点燃了一大片妖族与人类。

    慕行秋猛地清醒过来,立刻从百宝囊当中召出一只铜制葫芦,御剑飞起,吸取尚在空中的天火。

    刘鼎愤怒了,战场内有太多他所认识的人,他不能忍受这种不分敌我的战术,一把夺过战车的缰绳。大喝一声,调转方向,朝中间的几辆战车冲去,那上面的符箓师级别较高。就是他们掌握着天火、雷动这样的精良纸符。

    “刘鼎,你疯了!”同车的几名符箓师大叫,一时间太过惊讶,竟然没有出手阻止。

    符箓师是纯粹的远程施法者。体质与普通人无异,比道士更害怕近身搏斗。

    人仰车翻,马匹逃蹿。刘鼎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一名六重冠符箓师身边,抓住对方的衣领,先狠狠打了一拳,“混蛋,连自己人也杀吗?”

    六重冠符箓师的级别比刘鼎高多了,可他却怕得不行,双手挡在脸前,“是太傅的命令……”

    “太傅算个屁,所有人都得听公主和慕将军的命令,立刻救火,马上!”

    空中的飞妖死的死逃得逃,已经不剩几只了,威胁顿减,刘鼎的逆上之举也终于让符箓师们清醒过来,纷纷祭出各类雨符,扑灭战场上的火势。

    刘鼎松开手,六重冠的高等符箓师急忙爬起来,整整头冠,几次话到嘴边都没敢出口,他实在有点害怕这个一冠的低等符箓师,疯子似的。

    慕行秋用葫芦吸走大部分天火,可还是造成不小的损失,但是也有一个好处,妖兵的斗志与嗜杀在达到顶峰之后,被忽然出现的天火浇到了谷底,他们恐惧至极,以为大势已去,整个战场都被人类占据,于是转身逃亡,与同伴互相践踏,将后背留给了人类一方。

    接下来的战斗是一场大屠杀,许多西介国士兵身上的火还没有灭,就冲上去追击妖兵。

    西介国终于在南方战场获胜,可是北方战场却已崩溃。

    散修这边只剩下零星几名还在坚持战斗,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逃走,欧阳槊手持两条火龙,与一只银羽斗在一起,嘴里大叫大嚷,眼看就要坚持不住。道士们则已被团团包围,地面、空中全是敌人,在妖火与毒烟的轮番进攻下,他们的防御圈子已经缩到只有一里多,而且漏洞越来越多,有几名道士倒下了,在这里没有疗伤的机会,一旦坠到地面,就会被成群的熊骑兵吞没。

    但道士们没有慌乱,棋山道士杨青元甚至调侃道,“看来我是没机会度劫了,谁说战斗之后热血会消失的?我可是越来越热啦!”

    杨清音双手不停地施法,嘴里打了一声唿哨,“千年是死,百年是死,二十年也是死,还度什么狗屁劫?痛快一战吧。”

    辛幼陶比他自己预计得还要勇敢,他一点也不害怕,手中法器来回更换,挡住了无数道妖术,而且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开口大笑,“慕行秋可错过这场……”

    话音未落,地面上突然专来一声巨响,这响声极为刺耳,像是一千只鸟爪在铜器表面抓挠。

    拒梦鼎终于没能挡住妖火之山,半熔化的鼎身四分五裂,四条鼎足却成为妖火之山的一部分。

    妖火之山拔出了鼎足,像一只蹒跚的巨龟,一步一晃,继续前进,山体表面上百个洞眼,此起彼伏地喷射火焰。

    它活了,它愤怒了,它将不远处的那座孤城当成了敌人,一心要将它碾平。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