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疯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激怒一群狼兵比激怒一群普通人更容易还是更复杂?慕行秋决定试试。

    六千西介国士兵对阵两万妖兵,慕行秋再相信自己鼓舞士气的本事,也不会认为他能填补数量上的巨大差距,战争最后比拼的终归是实力,一切计谋只不过是让己方的实力尽可能发挥出来,与此同时干扰对手的发挥。

    昨天中午,当辛太傅介绍妖族的狼、熊骑兵时,慕行秋就在想,念心幻术对智力低下的异兽会不会更有效果。

    他先找来几匹战马作试验,结果不是特别理想,动物也有情绪,可是过于简单,幻术反而见效甚微,就像一只表面过于光滑的球体,重量很小,却因为无处着力而难以抓握。他又试着对跳蚤下手,可跳蚤只是瞪着黄澄澄的邪恶眼睛,无辜地看着他,然后走过来用角根处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它的角还在生长,时常会感到痒。

    灵兽又太强大了,它们从小生活在灵气充沛的老祖峰,没有内丹也没有妖丹,却天生能够抵挡大部分法术。

    慕行秋的想法最后在两条狗上身上得到了验证。

    断流城人满为患,食物也不充足,人类尚且忍饥挨饿,那些在街巷中流浪的狗就更难取得食物了,一块脏兮兮的骨头也能让它们抢破头。

    两条狗悄悄混入军营,为争夺地盘互相撕咬,头破血流也不肯退却,士兵们在一边看热闹,没人上前阻止。

    慕行秋恰好经过。

    两条狗突然像疯了一样发起进攻,原本打得就很激烈,可是咬几下总会分开一会然后再次进攻,这时却全然不顾性命,半步不退,只是乱咬。几名士兵急忙上前将已经半死的狗拉开。

    慕行秋离开的时候信心一下子增长到七八分,原来不是他的幻术有问题,第一次试验的时候,战马并无明显的情绪,所以他才无处着力。幻境第一层威力有限,只能对那些最强烈、最清晰的情绪产生影响,所以一群人的共同情绪反而比单个人更易受到拨动。

    战场上,站在麒麟背上的慕行秋一剑将妖兵斩为两截,他施了一点法术,让鲜血高高飞溅。像一片晾在天幕下面的红布,激起那些坐骑巨狼更强的斗志,然后他用幻术将这股斗志推到巅峰——任何情绪的极端都是疯狂,战士的斗志尤其如此。

    慕行秋一鞭甩出,掀翻了至少十名狼骑兵,妖兵跌落在地,巨狼被甩到后方的冲锋队伍中,免不了被其他狼骑兵踩踏,巨狼一跃而起。怒火、杀戮、鲜血,一切与斗志相关的渴望都像火一样燃烧,它们双眼通红,不分敌我。张嘴就向最近的任何活物咬去。

    只是十匹巨狼制造的混乱实在太不起眼了,慕行秋站在跳蚤背上,切着狼骑兵的边缘奔驶,不停地用幻术激起极端的斗志。不停地用长鞭制造混乱。

    鞭子长度有限,造成的混乱有限,可慕行秋激起的斗志还是产生了作用。连巨狼背上的妖兵也受到了幻术的影响,声嘶力竭地吼叫,催促坐骑跑得更快些,巨狼红了眼,疯狂地冲锋,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哪怕是己方的狼骑兵,也照样一头撞去、一口咬去,而受到伙伴攻击的巨狼立刻转身报复。

    疯狂斗志传染的速度比疾风还要快,一千多名狼骑兵像一条横着爬行的巨蛇,连滚带爬地与西介国骑兵撞在一起。

    慕行秋将狼骑兵的斗志全部激发出来,带来的一个负面效果就是他们更加凶残了。

    冲在第一线的西介国骑兵全是紫符军,他们是王室专属的军队,士兵全都是从边疆玄符军当中精选出来的强壮士兵,经验丰富,装备精良,右手握着长枪,左臂穿过盾牌的扎带顺便控制缰绳。

    紫符军骑兵丝毫未生怯意,鼓声在血液里震动,呐喊膨胀起全身肌肉——他们的斗志一点不比妖族狼骑兵差。

    慕行秋的幻术还处于比较粗糙的阶段,无法做到精确控制,他激起了狼骑兵的斗志,同时也影响到了身后的西介国骑兵。

    这是一场超出想象的拼杀,不像天上的斗法那么绚丽而宏大,却更加激烈,实打实的撞击,无技巧的冲锋,血肉之躯与钢铁绞成一团,交战双方都将自己当成了刀枪不入的铁人,甫一交战,血液、断肢、兵器高高飞起,像是大江大河在入海口激起的巨浪。

    十里以外的后方,督战的辛太傅面如死灰,全身微微颤抖,通过鹰眼飞符,他能看到战场上的情况。当了这么多年的紫符军正帅,他也曾无数次想象战斗的场面,几乎每天都要与文臣武将们讨论战术,可如今眼中所见,与他预计得完全不同。

    “这不是我的军队……”辛太傅喃喃自语,甚至怀疑这根本不是人类的军队,那些士兵,那些在他面前服服帖帖、指哪去哪的士兵,突然间变成了嗜血的野兽,他亲眼看到一名士兵手中长枪断折,来不及拔出短剑,直接从马背上扑向妖兵,张嘴就向脖子上咬去。

    “这不是我的军队。”他又一次嘀咕着,他现在只是纯粹的看客了,任何命令都不可能影响到前线的士兵。

    还有两千步兵,他们的速度比较慢,与战线还有一段距离。

    辛太傅身边留着五百余名士兵和数十名佐将,他们用不上鹰眼飞符,但战场不算太远,他们能看到红色的灰尘和凄厉的叫声,无不心动色变。

    “那真的是一名庞山道士吗?”佐将在太傅大人面前向来谨小慎微,可他们实在太惊讶了,其中一人忍不住开口。

    站在跳蚤背上的慕行秋比所有士兵都要显眼,那条鲜艳的长鞭更是夺目,划出一条又一条闪电,所到之处,厮杀必然更加凶猛。

    “从来没见道士们有过这样的打法,天上那些……才像道士。”有些佐将参加过之前的道妖之战,对慕行秋的表现更加惊讶。

    “公主在哪?”另一些佐将比较关心殿下的安危。

    “她的旗帜还在移动,那就是没事。”

    一名骑兵匆匆从断流城的方向驶来。到了辛太傅身边,低声说:“桥梁已经开通了,太傅大人……”

    “再等等。”辛太傅头也不回地说,双眼紧紧盯着天空中诸多鹰眼飞符中的一只,残酷的战斗场面让他感到心脏颤动、肠胃作呕,可越是如此,他越是挪不开目光。

    负责监视战场大势的佐将突然喊道:“妖山!妖山过来了!”

    看着一座妖火之山向自己的方向移动,辛太傅一行人立刻想起了都城毁灭的那一天:另一座更大更圆的妖火之山停在数百里之外,可是投下的阴影却好像笼罩了整个都城,然后就是这座比较小的圆锥形妖山充当前锋。碾压守军和城墙,终结了都城的最后一点希望。

    当时的辛太傅选择了逃跑,这一次他决定多留一会。

    四千名西介国骑兵冲散了狼骑兵,战马的情绪简单反而成为优势,它们没有受到幻术的影响,仍然正常地执行任务——向前冲刺,马不停蹄。狼骑兵的内乱造成的困扰太大,抵消了斗志高涨所带来的力量。

    西介国骑兵继续冲锋,后面赶来的两千名步兵超过驾驶战车的符箓师。收拾剩余的狼骑兵。

    “可以下令了。”辛太傅的目光从鹰眼飞符上收回来,战况比他想象得要好,西介国骑兵骁勇善战,对面的妖兵采用了最失策的阵形。这都是机会。

    立刻有一名符箓师向前线发出命令。

    慕行秋和公主都通过头盔听到了辛太傅的命令。

    妖火之山正对着断流城前进,辛太傅命令骑兵向南方偏移,尽量远离妖山,将对面的妖族步兵吸引过去。

    妖兵主帅犯下重大错误。将占居绝对优势的两万兵力分成两部分,像翅膀一样护着妖火之山,辛太傅决定将妖山南边的妖兵引开。先在这个方向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再迎接北边的妖兵。

    这是一个极为冒险的策略,北边的妖兵因为未遇阻挡,将会长驱直入。西介**队在南方即使胜利得稍晚一点,或是因损失太大而减弱战斗力,都会令整个计划一败涂地。

    但这是西介国唯一的战胜机会。

    一直飘在空中观看战况的散修们终于可以参战了,他们召出大量恐怖而夸张的异兽,成群结队地冲向北边的妖兵,然后且战且退,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哪怕是稍微减缓妖兵的进攻速度也好。

    空中的道士们没有动,他们正与妖山上的大量妖术师斗法,果如所料,由于符君早已将情报送给了妖帅,妖山避开了最初选定的陷阱位置,往北偏移,奔向了那群修士。

    妖兵也有明晰的战略,他们想先在法术战场上取胜,到时候消灭地面上的西介国士兵将轻而易举。

    慕行秋一开始说能将陷阱转移的时候,大家还很惊讶,等到沈昊拿到养神峰思祖厅里的拒梦鼎,就再没有一丝怀疑了。

    拒梦鼎本来的用途是帮助弟子们摒除思虑以进入存想状态,但它也跟整个养神峰一样,可大可小,足以装下整个妖火之山。

    沈昊瞅准时机,扔出拒梦鼎,向道统三祖祈祷这一招能有效。

    拳头大小的拒梦鼎翻滚着冲向地面,落地的瞬间已经长到数尺,然后继续向前翻滚,体积越来越大,可是与妖火之山相比还显得太小。

    终于,拒梦鼎被百倍于己的妖山压过去了。

    慕行秋率领骑兵转向西南方,对面的妖族步兵果然被吸引过来,交锋即将开始,他还是转过身,向妖火之山望去,无论怎么努力,战斗的胜负仍然取决于拒梦鼎与妖火之山的较量。

    轰的一声,地面发生剧烈的震动,战马惊得长声嘶鸣,双方士兵也忍不住扭头瞧向震动的来源。

    天上地下,战场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