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 时候到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沈昊的梦想中,战争充满了英雄色彩,总会有某个人脱颖而出,一举决定胜负,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某个人”当然是他自己,可是随着战斗规模越来越大,他发现自己的作用反而越来越不明显了。

    第一场战斗,道士们的冲锋打垮了近百名妖兵。第二场战斗,同样是几名道士杀死魔裔血婴和震山牛,奠定了胜局。第三场战斗,他却只是十几名三线道士中的一名,手持铜印和铜镜,任务是防备妖兵的偷袭,轻易不能离开位置。

    但是这也有一个好处,他有机会观望全局。

    两万名妖兵,即使是远远望去,也显得为数众多,他们阵形比较松散,不像人类这边整齐,正中间是那座巨大的妖火之山,它已经在移动了,只是速度比较慢,山顶不停在向外喷射火焰。

    两边各有一支军队,一支以狼骑兵打前锋,正对人类军队,另一支以熊骑兵为主力,看样子是要保护妖火之山,并在必要的时候加入战斗。那些狼与熊个头都非常大,焦躁不安,互相嘶吼,迫不及待地想撕碎点什么东西。

    这支妖兵与之前不同,盔甲不再是兽骨、兽皮、兽角一类的东西,而是真正的钢铁,虽然样式不太统一,但是其中一些制作精良,居然像是玄符军的装备。

    沈昊看到了妖兵进击之前的场景:一群俘虏被押到阵前,总数一百多,跪在地上,空中飞着一名大妖,似乎在对他们进行指责,然后俘虏们拿出随身的兵器,居然不是起身冲在第一线,而是自杀了。

    观看的妖兵齐声大吼,原始的号角声响起。早就耐不住饥渴的狼骑兵与熊骑兵,开始隆隆地向前奔驰。

    沈昊突然明白过来,自杀的不是俘虏,而是上一场战斗中逃跑的妖兵,他们正为自己的临战脱逃接受惩罚,也是对全体妖兵的一种警示。

    妖方一心求胜。

    沈昊收回天目,诵经声仍能平和心境。可他还是忍不住想,即使挡住了妖火之山,就能战胜妖兵吗?数量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转身向地面的慕行秋望了一眼,对这个家伙既敬佩又嫉妒,同时还很纳闷,除了用养神峰巨鼎对抗妖火之山。慕行秋还准备了什么招数迎战两万妖兵?这个儿时的伙伴越来越像左流英了,计划总在心里藏着而不说出口。

    但这点纳闷正是沈昊最大的希望所在。

    飞在第二排的杨清音盼望着早点开战,脚下的剖雪剑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急,微微颤抖,发出柔和的嗡嗡声,多数年轻道士的战斗热情根源于心火劫,杨清音不一样。她天性如此,这也是修行的障碍,但她从没有想过要去除。

    “来吧。”杨清音喃喃自语,“让老娘痛苦地打一场,死也值了。”

    但她还是五十几名道士的指挥者,不得不强行压住心中的冲动,“飞妖和妖术师都藏在妖山后面,当心点。”

    妖火之山向前移动。速度逐渐加快,山后时不时有妖兵飞起来。这就是妖兵的战术,以妖火之山开路,碾平断流城,战斗也就结束了一半。

    慕行秋应该飞在天上跟道士们一块战斗,杨清音对此耿耿于怀,明明是一名庞山道士。为什么每次都要留在地面骑着麒麟战斗呢?前两次情有可原,这一次却毫无道理,或者说唯一的道理就是西介国公主。

    杨清音看到了地面公主的模样,也听到了她的声音。尤其是发现她也骑着一头麒麟的时候,更加不满了,无声地自语:“臭小子,还挺花心的,难道他真要继承念心传人的邪招了吗?”

    念心传人因为频繁结凡缘、道缘,受到九大道统的一致指责,杨清音哼了一声,将不满和些微嫉妒都转成了斗志,“来吧,丑八怪们。”

    小青桃身为五行科弟子,飞在最前面一排的正中间,脑中所思所想最少,只是有一点激动,她渴望着成为真正的道士,此时此刻,她与八家道统的道士并肩作战,没有怀疑、鄙视与猜忌,她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

    三只巨大的石球飞来,与老祖峰被毁那一晚的进攻武器一样,白天看上去它们的个头更大。

    杨清音举起手中的铜镜,射出一道蓝光,指向飞来的石球,这是进攻的命令,也是进攻的指示。

    小青桃左手握着一枚谷海宝珠,释放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冰珠,没有即刻击向目标,而是停在她身前百步以外的空中。

    最前一排的其他十二名道士同时施展五行法术,不是击向石球,而是击向小青桃的冰珠,冰珠迅速壮大,随后是第二排,最后是第三排,道士们纷纷向冰珠施放法术。

    五十几道五行法术汇聚在一起,冰珠膨胀得更大,完全能装下一名成名人,颜色瞬息万变,强大的力量在里面来回激荡。

    谷海宝珠也是庞山珍藏的宝物之一,左流英虽然不肯亲自出手,但是对物祖堂收藏的宝物毫不吝啬。谷海宝珠能够吸纳众多法术,然后一次性释放出去,对高等道士来说意义不大,放在一群吸气道士手里却有奇效。只是十多万年来,极少有吸气道士独自面对妖族大军的场景出现。

    杨清音耳边飞来一只小小的纸符,里面传来符箓师刘鼎的声音:“攻击!”

    杨清音手中铜镜发出的光芒由蓝变红,小青桃立刻大喝一声,右手捏诀放出谷海宝珠当中的全部力量。轰的一声,一人高的宝珠瞬间缩回拳头大小,里面那么多的力量,射出的法术却只是一道手指粗细的质朴白光。

    地面上正在缓速前进的西介国士兵几乎没注意到道士们发招了,看得最仔细的人也只是瞧见空气发生了不同寻常的震动,然后很快就被符箓师们的法术吸引住了。

    一百多名符箓师乘坐战车,行驶在骑兵与步兵之间,他们早已放飞大量纸符,就等着配合道士的进攻,借助符箓,他们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道士们发出的每一道法术。

    谷海宝珠发出的白光射出数十里,正中最左边飞来的大石球。以被击中的那一点为圆心,石球表面开始融化,但是飞行方向却没有改变,直到白光消失,石球突然在空中爆炸。

    深秋季节的一声炸雷,石球里面溅射出大量妖火,飞在附近的数百道纸符化成一模一样的白鹳。冲向妖火,大口吞食,白鹳被烧成了灰烬,妖火却也被吞尽。

    空中的战斗开始了,道士与符箓师们配合得很默契,暂时没有落于下风。

    地面上的慕行秋仍然控制着速度。整支军队都与他保持一致,还不到冲锋的时候,道士们不能离断流城太远,祖师塔的加持只有三十里,超出这个距离他们的实力会大打折扣,可法术飞出去没事,它们的力量在释放的一刹那就已决定。不会再改变。

    妖兵已经加快速度,尤其是正对西介国军队的狼骑兵,他们在妖术的帮助下,几乎像是爪不沾地,渐渐跑在了妖火之山的前面。

    这也是慕行秋没有提速的原因之一,妖族频繁遭到道统的打击,很少有大规模军队,作战的时候不擅长配合。前进的距离越远,队伍抻得越长。

    辛太傅毕竟是有些经验的老帅,他在事前制定战术安排时,将获胜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妖兵分裂这个弱点上。

    一千多名狼骑兵越来越近,已经将后面的妖兵甩开了一段距离,他们非常自信,与人类骑兵不一样。妖兵与坐下的巨狼都拥有强大战斗力,能够发挥双倍的威力。

    躲在妖火之山后面的妖术师们仍与道士们斗得不相上下,道士的法术虽然很多人看不清楚,法术最后造成的效果却是人人可见:石球爆炸、烟雾被吞、妖术与法术相撞时的巨响声传数百里。光芒夺日,人类与妖族的士兵甚至不敢长时间观看。

    符箓师则负责清理战场,尽一切可能不让天空中的法术残余落到地面,以免影响到西介国军队的前进。

    大部分狼骑兵都穿着符箓盔甲,这是他们的战利品,在那些西介国士兵熟悉的盔甲里面,传出的却是野兽般的嗥叫。

    更加接近了,即使是普通士兵也能看清那些体型巨大的狼和上面挥舞着单手斧的妖兵。

    符箓已经不能向士兵们提供信心了,缓慢的速度、过久的等待、头顶的战斗、凶猛的妖兵,都在消耗西介国军队的斗志。

    留在后方的辛太傅有点着急了,对自己制定的战术产生了怀疑,如果前方没有公主的话,他会立刻通过符箓下令冲锋。

    公主保持着镇定,但她已经第三次扭头看向几十步以外并肩前进的慕行秋。

    跑在最前面的狼骑兵是一名高大的妖兵,手中的单手斧如此巨大,普通人双手也举不起来。

    慕行秋几乎能闻到妖兵身上特有的臭味。

    他向公主点下头,单手一撑,站在了跳蚤的背上,身后的大剑自动飞出,慕行秋左手握持,低声说:“跳蚤,时候到了。”

    三头麒麟同时蹿出去,跳蚤跃得比父母都要高,像是在无翅飞翔,落地已是数丈以外,可不管它如何跳跃,背上的人却丝毫不受影响,总是笔直地站着,大剑反射阳光,令它看上去更大。

    第一名狼骑兵已经足够接近,慕行秋挥出长剑,将擦身而过的妖兵连人带斧斩为两截,公麒麟则将巨狼顶翻在空中。

    鲜血像雨一样从剑身上撒向四周,慕行秋甩出右手长鞭,划出十几丈长的闪电,可他击向的目标不是那些挥舞单手斧的妖兵,而是他们的坐骑。

    他要让群狼的斗志更加旺盛,让血腥味更加猛烈。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