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公主!公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晨曦中,十几只风筝一样的鹰眼飞符在高空盘旋,像一群提前嗅到腐肉气味的兀鹫,正等着受伤的猎物自动倒下。

    一身戎装的辛太傅停在帐篷门前抬头望了一眼,不出声地咒骂了一句,然后对身边将领说:“西介国的靠山都在天上飞呐,现在是诸侯国和圣符皇朝的鹰眼飞符,待会就是那群蓝袍道士,真是让人心感踏实。”

    身边的将领们尴尬地嘿嘿而笑,大战即将开始,他们实在不愿意再跟着正帅冷嘲热讽,将心中最后一点信心消磨掉。

    宫女走出帐篷,向太傅行礼,“殿下已经准备好了。”

    辛太傅一个人走进帐篷,抬起头,愣住了,他来见公主只是走一下过场,取得旨意之后就可以带兵出发了,可公主显然另有想法——她也穿上了戎装。

    这是一身特制的盔甲,以适合公主的瘦小身躯,由母青铁和银魄锻造而成,纯黑色,只在肩部镶嵌着紫色的西介国王室盾徽,盔罩遮住了整个面孔,比面纱更严实。

    “殿下……”辛太傅不明所以。

    公主的声音从盔罩后面传出来,“三名大符箓师亲自加持,这身盔甲比我想象得还要轻,而且不怕妖血沾染,我很满意。”

    “殿下是要亲赴战场吗?”

    “西介国全体战士都在前方浴血奋战,我怎么能留在帐篷里空等消息?”

    辛太傅脸上微红,“殿下,您应该提前通知我,军无二主……”

    “太傅大人误会了,您是全军统帅,这一点没有变,您仍然坐阵后方指挥全局,我要参加冲锋。”

    辛太傅瞠目结舌。他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不合时宜地冷笑一声,马上躬身致歉,“老臣愚昧,不明白公主此举是何用意,王室失踪,殿下就相当于西介国的君主,万一在战场有了闪失,不只我担不起罪名,全体将士也会深受打击。”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公主向门口走来。黑色的盔甲发出轻脆的响声,“我向对岸的东介国主帅赠送了一点礼物,一个时辰之后,他会打开已经封闭的桥梁。如果战事不利,太傅大人就请委屈一下,尽可能带领百姓过桥。”

    辛太傅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公主已经从他身边走过,来到帐篷外面。

    老兵潘三爷立刻牵来公主的坐骑,那是一头黑色的麒麟。双角却是银白色,经过王室的多年培育,麒麟的脾气已经非常温和,可以在背上加装鞍鞯。

    门口的将领们跟辛太傅一样惊讶。但是没有提出反对,而是争抢着跪在麒麟身边,充当公主的脚凳。

    公主踩着一名将军的后背坐在麒麟背上,从潘三爷手里接过短剑。虽然符箓兵器都很轻,但她还是握不住长枪。

    卫兵纷纷上马,共有百余人。其中三四十人握着各种各样的旗帜,分别象征西介国王室、紫符军、玄符军以及各大城池,公主本人的旗帜图案就是一头银角黑麒麟,红底,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辛太傅走出帐篷,看着公主的旗帜,心想自己早该猜到的,这绝不是一位娇弱的女人。

    众将上马,辛太傅一行人居右,公主一行人居左,驶出人数已经不多的军营。宫女、仆役远远站在帐篷门口望着将军们的背影,心里都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一共六千名士兵,已经在城西二十里以外排好阵形,四千名公主带来的骑兵,一千名断流城步兵,辛太傅到来之后又临时征集了一千名青壮年男子,当作后备力量。

    公主的出现令士兵深感意外,他们都认得公主的旗帜,也能看出麒麟背上坐着的是一名女子。

    如果国王或者王子领军,会在阵前露一面,然后由战士们冲锋,可是公主——按照自古以来的传统,她在出嫁之前甚至不能摘下面纱,当然更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

    “西介国已经灭亡了,咱们不过是在为它送葬。”辛太傅小声嘀咕,只是说给自己听。

    慕行秋也很惊讶。

    道士与散修交由杨清音指挥,慕行秋以玄符军前将军的身份参加地面的战斗,这时正骑着跳蚤停在队伍的最前面,两边是跳蚤的父母,还是无人骑乘,它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保护自己的独生子。

    身后是百余名亲兵,包括三十几名庞山致用所弟子,其他人则是自愿者,全都来自断流城守军。他们手中只有长枪,没有旗帜。

    慕行秋穿着普通的玄符军黑甲,只有头盔的缨饰比一般士兵要高几寸。他没有选用长枪,身后背着自己的大剑,右手心里藏着电掣神行鞭。

    因为马蹄的来回踩踏,地面稍有些泥泞,马匹的四条腿很快就沾满泥点,麒麟却不受影响,它们是天生干净的异兽。

    三头庞山铁麒麟扭头看到了一眼奔驶过来的西介国银角麒麟,同时重重地从鼻孔里喷出白气,承认跑来的家伙算是真正的麒麟,而不是毛麒麟那种冒牌货。

    不等主人下令,银角麒麟就停下了,与那三头铁麒麟保持着二十步左右的距离。

    辛太傅等人停在公主身后。

    公主面朝全体将士,在面罩上轻轻敲了两下,借助符箓的力量,她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我是你们的公主。”她说,这种时刻用不着太多的豪言壮语,她摘下头盔。

    四周惊呼声一片,好几名将领太惊讶了,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身着戎装、亲临战场、以真面示人,公主几乎违反了王室的一切规矩。

    “今天我与你们共生死。”公主拔出短剑,高高举起,丢掉头盔,她的声音变小了,可这一点也不影响她想表达的意思。

    “公主!公主!”六千名士兵齐声叫喊,用兵器敲打身上的铠甲,声音响彻云霄。

    辛太傅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望向断流城。公主给他和西介国百姓买了一条通道,看来很可能会用上了。

    公主向卫兵点点头,潘三爷驶出队伍,来到符君身边,“殿下要见你。”

    符君苍老的脸上布满惊恐,他虽然是西介国龙宾会的领袖,但是并不指挥符箓师队伍,因此留在辛太傅身边,“什、什么事?”

    潘三爷没有回答,辛太傅等将领虽然疑惑。却没有开口,王室与符箓师之间的纠纷,军队不会参与,这也是一项古老的传统。

    符君骑着白马来到公主身前,勉强挤出笑容,“殿下召唤我有何事?”

    公主冷冷地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潘三爷借助符箓大声说:“你与妖王勾结,背叛了西介国和龙宾会,可知罪吗?”

    “我、我……”符君剧烈地喘息。像是遭到了奇耻大辱。

    公主用正常的声音说:“用飞符传递信息并不安全,符君,你隐瞒不了,全体符箓师已经向我效忠。给你自己留一点尊严吧。”

    符君抬手捂着心口,他是极少数没穿盔甲的人,但他怀里还有几道西介国最好的纸符,可以自保。甚至可以给公主造成伤害,但他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想给西介国留下一点谈判的余地。你们打不过妖军。”

    “大战临头,犹豫即是背叛。”公主说。

    三名卫兵同时伸出长枪,深深刺进符君体内,随即收回,三股鲜血汩汩流出。

    符君在马背上晃了两下,栽倒在污泥里,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施展一道符箓,好像这比与妖族书信往来更加困难。

    将士们发出怒吼,公主调转方向,与前将军慕行秋并驾,仍然相隔二十步步,两人的卫兵、亲兵紧紧挨在了一起。

    “我们有时候会在战前杀人祭旗,道士们呢?”公主说。

    慕行秋微点下头,“道士会诵经,让自己的心境更加平和,以免在杀人的时候入魔。”

    公主露出微笑,“很高兴与你再次见面,也很高兴与你并肩作战。”

    “荣幸之至。”

    公主重新戴上头盔,两人同时抬头观望。

    五十多名道士在空中也已排好阵形,分成三排,第一排以五行科弟子为主,第二排是杨清音等人,查漏补缺,第三排是沈昊等人,负责防守。

    辛幼陶是戒律科弟子,留在第三排,脚下踩着他的王孙如意。

    “我的弟弟真的成为一名道士了。”公主轻声说,心中欣慰,并无失望,只要辛幼陶是一名能担得起责任的男子汉,她不在乎他的身份。

    数十名散修停在队伍侧翼,坐骑仍然华丽,但他们甘心充当辅助力量,只在最需要的时候加入战斗。

    一名女道士开口诵经,像是在唱一首舒缓悠扬的歌曲,声音清澈,整个天空似乎都因此明亮了几分,字词却很含糊,即使是道士,大都也听不清楚,他们只是感到心境圆满无缺,没有激昂,也没有一丝怯意。

    一辆战车从西介**队阵前快速驶过,车上乘坐三名符箓师,左边的人是刘鼎,道道纸符在他们手中化为灰烬,散布在空气里,每一名嗅到的士兵都感到有一股浩然正气停在胸腹之间,身体更加轻捷,力量更加充沛,对战斗和鲜血充满了渴望。

    辛太傅暂时忘记战斗的不利和重新开放的桥梁,开始发布命令,很快,军阵各个方向响起同步一致的鼓声。

    从西方突然传来高亢的号角声和粗暴的呐喊声,像是一条巨龙带着成群的野兽同时嘶吼。

    于是,双方的军队开始前进。

    浮在空中的数十只鹰眼飞符争先恐后地往更远更高处退却,好像被这样的场景吓坏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