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六章 王子的怯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十多名道士的到来,令辛幼陶的心气上升了一大截,毕竟多少万年以来,真正击败妖族大军的从来都是道士,诸侯国的军队只是提供外围的配合。

    可这股心气逐渐又降了下来,越来越低,甚至比之前怀有一线希望的时候还要低。

    加上庞山道士,整个断流城才只有五十几名道士,全是吸气境界,连一名餐霞道士都没有,更不用说一直以来的除妖主力——星落道士。

    辛幼陶尽量不去想最悲惨的结局,可总是感到胸闷气短,小青桃走过来取笑他的脸色不好看时,他只能勉强还以笑容。夜色初降,他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飞到城西,这回升得更高,用天目遥望二百里以外的妖兵军营。

    妖火之山像是一只蹲伏的恶兽,即使一动不动,也显出几分凶残来。

    慕行秋准备的陷阱挡不住它,辛幼陶越看心里越没底,妖火之山即使掉进坑里也会一路推进,将断流城碾成平地,这是强大无比的妖术,只有高等道士的法术才能阻挡,其它的任何力量,不管是土地、高山还是河流,只能对它造成一点小小的障碍。

    辛幼陶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断流城,突然间觉得它渺小至极,破旧的城墙、狭窄的街道,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他真想大声呼叫,告诉那些被蒙在鼓里的百姓与将士:明天即是死亡之日,尽情享受仅剩的欢乐吧。

    他又将目光转向那座小小的客栈。左流英会在最后一刻带着祖师塔逃走吧,他想这个老怪物才不会在乎几十名吸气道士的生死,说不出手,就肯定不会出手。

    辛幼陶感到一阵心酸,悲叹自己命运多舛,幼年丧母,失去最重要的庇护,身为王室长子。却不能继承王位,进入庞山道统,差点不能凝气成丹,还赶上了十万年一遇的道统大灾难……

    他想不下去了,犹豫了一会,飞向不远处的军营,这种时候他不想见慕行秋。只想找姐姐诉说。

    公主没戴面纱,正独自在帐篷里闭目养神,她需要一点休息时间。

    “姐姐。”

    公主睁开双眼,“你应该跟道士们待在一起。”

    “我想让你给我一句实话。”

    “我对你没有过隐瞒。”

    “你真的打算就凭这点军队跟妖兵决战吗?你那么聪明,总有办法让那些围观的军队也过来参战吧?”

    公主打量弟弟,“东介王对我的弟弟做了什么。让他变成了一个胆小鬼?”

    “我不是胆小鬼。”辛幼陶从小受姐姐照顾,在她面前从无掩饰,“东介王说……一切都是注定的,九大道统快要镇压不住魔族了,妖族的兴起只是前奏而已,抵抗是没用的,人类寿命短暂。不如退守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以度残生……”

    辛幼陶说不下去了,他是道士,本不应受到一名凡人的影响,可东介王句句都说在了他心坎上,由不得他不信。

    公主脸色缓和下来,“你想怎么样?”

    “咱们……离开吧,去皇京,凭咱们姐弟两人的身份地位和聪明才智。施展一点计谋就能在皇室和龙宾会当中立足,至于妖军,本来就应该由圣符皇朝解决。”

    公主起身,走到弟弟面前,面露微笑,“你知道吗,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安排好的。但不是注定的。”

    辛幼陶微微一愣,不明白姐姐说这句话是何用意。

    “所有人从一出生就接受命运的安排,有人是农夫,有人是商贩。有人是士兵,有人是王族。长大一点,每个人都要学习专门的技巧,而这些技巧最终都是要用上的,握了半辈子锄头的人看见兵器就发晕,征战四处的武将进入宫廷就束手束脚,这种事情你都见过。王族也有自己的技巧,咱们从小就在学习,一举一动,包括每一个想法,都是为了以后成为一国之主做准备。你在庞山道统受到嘲笑,就是因为你学过的技巧在那里毫无用处。你还想在皇京再承受一遍吗?”

    “可咱们的身份地位没有变……”

    “我的弟弟,没有西介国,没有这支军队,你和我什么都不是。阴谋诡计能做成许多事情,但总有它力所不逮的时候,脱离土地和百姓,所谓的纵横捭阖不过是逗人发笑的猴把戏。弟弟,记得小时候父王给你讲过的王者的威严与荣誉吗?”

    “你说过,那只是做给外人看的。”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会有这一天。”公主的声音越来越沉重,她希望能把弟弟从胆怯的深渊中拽出来,“威严与荣誉也是一种技巧,而且是王室专有的技巧,大多数时候它们显得陈腐,因为时机不对。现在,明天,我用不上阴谋诡计,用不上聪明才智,只能用上威严与荣誉,辛氏祖先靠着它们称王,咱们也要用它们挽救西介国,或者为它们而死。”

    辛幼陶低头想了一会,他在努力接受姐姐所说的一切,但是不能,他摇摇头,“你说过,命运不是注定的。”

    “当然,总会有人改变自己的命运,农夫变成了战士,战士一跃而成国王,你已经是王子,还想怎么改变?”

    “我算什么王子?”辛幼陶说不过姐姐,突然感到一阵难以遏制的愤怒,“我是王后的眼中钉,即使没有这一切,我也只能去当符箓师。我为什么要用威严与荣誉保护西介国?这对我有什么好处?王后和她的儿子呢?他们在哪?这是他们的责任!”

    “那咱们就去改变这一点,将西介国变成你的责任。”公主轻声说。

    辛幼陶用力摇头,向门口退去,“你不是我姐姐,亲姐姐会保护我、支持我,而不是让我去送死!”

    辛幼陶冲出帐篷,公主呆呆地望着弟弟消失的方向,好一会才转身回到原处,继续闭目养神,“战争会改变每一个人。”她自言自语道。

    走在军营里的辛幼陶后悔万分。他不该这么对姐姐说话,在险恶的宫廷里,姐姐是他唯一的依靠,可他也不想回去道歉,因为他还没有恢复勇气,即使做出姿态也只是让姐姐失望。

    王子离开都城太久了,大部士兵都不认识他。将他当成赶来支援的道士,表现出好奇与敬畏,却没有认可与服从。

    辛幼陶也不在乎,他不想飞行,只想脚踏实地走一走。

    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老兵潘三爷。公主给了他许多选择。甚至愿意打破常规直接任命他为将军,这比任命慕行秋要艰难得多,毕竟潘三爷只是一名退役的老兵,可他通通拒绝了,甘愿当公主的一名卫兵。

    此刻,潘三爷正向一群卫兵炫耀自己的全新盔甲,他对战争抱着无所谓的轻松态度。好像明天只需要护着公主在众人面前亮个相就能结束一切似的。

    “当兵的时候总想着退伍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真他娘的安家了,才发现哪来的安稳?尽是无聊,无聊到放屁都淡得没味。我这回是想清楚了,就死在战场上吧,起码能闻到一点血腥味。不过你们别误会,老子明天不想死。我要保护公主打胜仗,立功之后狠狠喝上一顿再说战死的事儿……”

    卫兵们都在笑,很快就接受了老兵,将他当成可以信任的战友。

    辛幼陶羡慕潘三爷,甚至羡慕这些无知的士兵,他御剑升起,在士兵们的惊叹声中飞回城内。

    只有一个人或许能给予他最为需要的力量。

    慕行秋刚刚从客栈回来。正在军营正堂里鼓舞道士们的斗志,看见辛幼陶进来,冲他点下头,没有中断讲话。“……诸位道友怀着热血而来,有一天,这腔热血都将被当成道劫度过,到时候你的修为会上升一大截,你再也不会心血来潮跑来参加一场几乎无法取胜的战斗,你会变成高等道士,俯视凡人与妖族的争斗,说‘这与我无关,道统有更强大的敌人要对付’。但是,回首往事,你不会对参加这场战斗后悔,就像你不会后悔小时候从朋友手里抢过玩具,因为你当时很开心。”

    道士们都笑了,甚至有人鼓掌,这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激情的表示。

    “道统三祖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击败魔族,就算是高等道士,读到古书的记载,偶尔也会心潮澎湃吧。咱们都是吸气境界的低等道士,本来体验不到三祖所经历的艰难险阻与创立的丰功伟绩,可明天咱们将面对强大的敌人,这是一次机会。”

    “星落道士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他们计算精准,总是以更强的实力击败妖军。注神道士更不会,他们只要愿意,想战就战,想跑就跑。餐霞道士和吞烟道士也不会,因为他们大都度过了心火劫,体内早无热血,更愿意服从高等道士的指挥,而不是自作主张。只有咱们这些人,一群吸气道士,脑筋不够聪明,热血尚未退却,敌人仍很强大,可以体验到十三万年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悲壮!”

    慕行秋右手捏道火诀,横放在胸前,他没用法术,就让大家的斗志更加高昂,因为这是他们早已存在的情绪,“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众人应道,他们是道士,做不出振臂高呼的举动,即使是五十多人的声音加在一起也略显平淡,但是这股声音中蕴含的斗志更为强大。

    “道火不熄。”辛幼陶跟着大家一块说出这四个字,心中的胆怯突然一扫而空。

    他明白了,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一名彻底的道士,只有在同类人当中,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死亡。

    他不再是王子了。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