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五章 道统的支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山瞬息台半闭,乱荆山心怀鬼胎,除去这两家,杨清音走遍了六大道统,劝说、恳求、怒骂,什么招都用上了,得到的回应却是寥寥。

    “今天各家放弃庞山,明天就有人放弃你们。”杨清音每到一处都会说这句话。

    “明天?今天就有人放弃我们了,鸿山已经遭到进攻,瞧,往远处瞧,那是妖族留下的尸骸,可我们还得保持瞬息台畅通,这还不叫援助吗?”鸿山道统满腹怨气。

    “别再闹腾了,听我的话,去乱荆山找你父母……”万第山道统的一名杨姓道士以长辈的身份将她好好教训了一通。

    “不是我们放弃庞山,是庞山不肯与我们一致行动。”牙山道统客客气气地接待了她,拒绝得却十分干脆。

    “据我所知,庞山宗师和大量弟子此刻正在乱荆山与各大道统一块对抗海妖,所以你所谓的‘放弃庞山’是什么意思呢?”棋山道统故意装作不知道祖师塔的危机。

    “望山情况不明,镇魔种随时都可能失效,我们能感觉到,因为拔魔洞每天都会发生震动,这是不祥之兆……”星山道统忧心忡忡,根本不关心其他道统的事情。

    高等道士是不会被人劝服的,尤其不会被一名吸气道士劝服,在道统的观念中,修行境界的差距也是眼界的差距,杨清音关注眼前的危机,宗师和首座们看到的却是未来几十年、几百年以后的事情。

    杨清音只好转而向境界不高的道士求助,她已经想不出更多的说话,就是简单一句话,“斩妖除魔,断流城,去不去?”

    她一度被当成疯子,另一位杨家长辈甚至很认真地提出要检查一下她是否入魔。

    仍然没多少人做出回应,道统虽然对弟子管束不严,一切规矩都要靠个人自觉遵守。但是未经宗师或首座允许就跑出去参加战争,还是显得太叛逆了。

    杨清音快要绝望了,甚至想再去牙山求助,答应与申忌夷结凡缘,只要他肯支援断流城就行,可她怀疑这一招根本没用,申忌夷要的是她心甘情愿。绝不会同意做交易。

    结果在鸿山道统中转的时候,她发现一群道士正在等自己。

    “你就是到处找人斩妖除魔的那个庞山道士吗?”有人问。

    “是我。”杨清音惊讶万分,因为她只认识其中的少数人。

    “好吧,我们跟你一块去。”

    就这样,杨清音带着四十多名道士出发,整整三天路程。没有停下休息,终于提前一天回到断流城。

    “什么时候开打?”杨清音一看见慕行秋就大声问。

    “明天。”慕行秋也大声回答,看着陆续飞来的道士,心里一块大石终于落地,“欢迎来到断流城!”

    杨清音向西方遥望片刻,对跟在身后的道士们说:“瞧,那就是妖火之山。毁掉老祖峰的那一座比这个要大几百倍。”

    一共四十三名道士赶来支援,其中甚至有一名望山道士,他在棋山买炼器材料,想回望山时瞬息台已经关闭了。唯一缺席的是乱荆山。

    所有道士都是吸气境界,三重以上,能够御器飞行,对断流城和慕行秋都很好奇,对着他不客气地打量。然后四处张望,像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他们的年纪的确都不太大,从十七八岁到二十四五岁,其中不少人明显是道统子弟,很可能是第一次离开道统进入普通人居住的城池。

    道士们在军营里受到热情的欢迎,散修、士兵挤在一起,里三层外三层。营外的街道也站满了人,这让习惯安静的道士们极不适应。

    辛幼陶尤其喜出望外,立刻给大家安排住处,没有那么多房屋。就每人分一座帐篷,这些帐篷经过符箓加持,外表看上去很普通,内部却很宽敞,而且非常隔音,基本符合各派道士的需求。

    公主派人过来感谢道士们的帮助,但本人没有出现,她一大早就返回城外的大军营地,与辛太傅等人继续商议战事。

    全体道士在正堂聚集,大家都没什么废话,几名五行科弟子出面,负责安排战斗阵形以及每个人的任务。从前的历次战争都是道士主攻,人类士兵在地面配合,这回却是齐头并进,战术因此要稍做调整。

    慕行秋介绍了用来对付妖火之山的陷阱战术,许多人提出帮忙,于是都跟着沈昊走了。

    正堂里有些混乱,杨清音将慕行秋叫到一边,低声问:“你打算怎么挖这个大坑?”

    “其实不用挖。”慕行秋小声说,左右看了一眼,用更低的声音说:“记得养神峰思祖厅里的那只鼎吗?”

    杨清音先是一怔,随后笑着点头,“老娘不在,你们还真是敢想,左流英肯借出来?”

    “反正兰奇章借给我了,说是必须还回去。”慕行秋笑了笑,向杨清音眨下眼睛,先别说这件事了,我特别想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来?”慕行秋的确纳闷,由于感受不到吸气道士们的情绪,他只能猜测,却想不出特别合理的原因。

    杨清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招手叫一名道士,“杨青元,过来!”

    杨青元是一名棋山道士,曾与慕行秋等人在召山有过一面之缘,听到召唤走来,与慕行秋互相施礼。

    杨清音用更大的声音说:“慕行秋想知道大家为什么跑来参战,你先说吧。”

    杨青元露出稍显羞涩的微笑,“我心里涌动着战斗的热情,已经干扰到修行,首座告诉我这是‘心火劫’,要么靠存想消除,要么真的参加战斗,明白热情的虚幻之后也能度劫。我决定采用后一种方法,好像更简单一些。眼下的战争有好几场,我选择断流城,因为我的境界太低,在别的地方没有用武之地。”

    道劫种类繁多,并非每名道士都要全部经历。慕行秋倒是听说过心火劫。因为度劫而参战,普通人听到这种理由定会感到不可思议,慕行秋作为道士,当然觉得这理由再充分不过。

    “都是要度心火劫?”

    “大部分。”

    有少数人是被杨清音劝动的,还有几个人是因为慕行秋,“听说你修的是逆天之术,我们也一样。所以就过来帮忙呗。”

    修逆天之术的道士不多,他们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没有引路和监护的高等道士,修行更艰难,行动更自由。

    普通人都不太了解道士的境界,只看数量,断流城原来只有十余名道士。突然多了四十三人,全城军民因此信心大振。

    只有少数人知道,战争的形势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差了。

    这天中午,慕行秋被召到城外的军营,正帅辛太傅亲自宣布他为前将军,明天上午。他将冲在西介国军队最前面。

    辛太傅显然很不赞同这项任命,神情比平时更加严肃,当全军将士出人意料地发出长得过分的欢呼声时,他的脸色居然变得阴沉了,一点也不加掩饰。

    这些赶来支援的士兵已经听说慕将军的事迹,断流城守军的敬仰之情成功转移给了新来者。

    慕行秋悄悄用幻术让这股敬仰再高涨一点,兵力上不占优势,士气上就得弥补一下。

    回到中军帐里。坏消息却是一个接一个。

    “妖兵数量增加了足足一倍!已经达到两万。”负责监视敌情的符箓师连声音都在发颤,“至少有三千骑兵,一半狼骑兵,一半熊骑兵。”

    “这么多?”几名将领齐齐发出惊呼。

    辛太傅坐在帅位上,探身向慕行秋说:“你还没有见过狼骑兵和熊骑兵吧?不要把它们想象成普通的狼与熊,那些家伙跟军马一样高大,甚至更大。牙齿锋利,本身就能参加战斗,而不仅仅是坐骑,不知道多少士兵死在它们嘴下。狼骑兵速度更快。熊骑兵力量更强,都不好对付。”

    “谢谢太傅大人的提醒。”慕行秋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深深敌意,这是干涉一个人情绪的后果,辛太傅后悔自己意志软弱之后,更加憎恨这名庞山道士了。

    “敌人非常强大,咱们只能更加努力,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慕行秋站在众将中间继续说,周围尽是一群老人,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几岁,“这是没有后退之路的生死之战,就算敌人再强大一百倍,咱们也只能迎上去。我不想死,我想在座诸位也不想死,外面几千名将士和十几万百姓更不想死,只是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用死亡去阻止死亡。”

    辛太傅眯着双眼,没有说话。符君咳了两声,笑着说:“慕道士,不不,慕将军说得对,妖族的野心可不只是吞并西介国,他们想要的是整个天下,明天不打,早晚也要打,就让西介国给各诸侯国做个榜样吧。”

    一名将领小声问:“几大诸侯国的援兵真的就只是观战而不参战吗?”

    公主坐在帅位旁边,这时开口道:“凡事总得有人开头,如果西介国获胜,他们就有胆量参战了。”

    将领们低头不语,西介国最需要的是明天的帮助,而不是以后。

    “用陷阱迎战妖火之山,肯定没问题吧?”符君问道。

    “陷阱已经挖得差不多了。”慕行秋自信地说,“妖兵非常依仗这座妖火之山,将它坑住,会极大地灭掉妖兵威风,我想这就是咱们胜利的基础。”

    将领们点头,心中生出一些希望。

    慕行秋没告诉任何人,他觉得再大的坑、再强大的铜鼎也挡不住妖火之山。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