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公主的感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士气可以极大地增强战斗力,但是总有一些强大的武器,单靠一般的人力是无法抵挡的,自从看到那座小型的妖火之山,慕行秋就一直在与几名道士长时间讨论应对方法。

    大家一致认为,妖火之山势不可挡,除非杨清音带来星落境界以上的道士,还得是多名才可能以强力拦截,否则的话,就算有一百名吸气道士也没用。

    不可挡,也得挡,大家都在寻思,一名平时很沉默的女道士想出了这个主意,“为什么不挖一个大坑,让妖火之山掉进去呢?这座山不是特别大,比攻破老祖峰的那一座小多了。”

    一开始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有点匪夷所思,挖一个大坑就已经很难,提前算准妖火之山的路线更是难上加难,但是在和其它更不靠谱的主意相比较之后,发现这差不多是唯一的选择了。

    “妖火之山需要加持妖术,说明它的力量并非无穷无尽,真要是能让它陷在坑里,没准能将它困住。”沈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

    “咱们可以将妖火之山引到陷阱里。”小青桃也赞同这个主意。

    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整个计划加以完善。当慕行秋站在公主面前,向众人介绍的就是一个成形方案,“这座陷阱必须在地下挖掘,地表不动,以免引起妖兵的注意,因此需要一些符箓师帮忙掩饰;有些妖兵擅长土遁之术,不能让他们撞上陷阱,所以修士们也得帮忙,时刻防备;最后要将妖火之山吸引过来,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战斗的时候多在陷阱后方施放法术和符箓。”

    正堂里安静了一会,修士欧阳槊最先开口,“好主意,就这么办吧。我们一定将陷阱保护得好好的,绝不让土行之妖靠近。”

    符君缓缓点头,“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可是挖掘陷阱这事由谁来做呢?既不破坏地表,又要足够深足够大,这可不好弄,符箓师没有这个本事。”

    “掘坑的事情由庞山负责。”沈昊插口道。他不会念心法术,但也能感觉到符箓师们对这个计划不太热情,“诸位务必保密,不能让妖兵有所防范,任务正常安排,但是知道内情的人越少越好。”

    “庞山道士亲自出手。那就没有问题了。”符君脸上堆出笑容,“至于保密那是一定的,我可以保证,符箓师当中没有妖族的奸细。”

    “修士当中也没有。”欧阳槊急忙补充道,马上觉得这句话说得太过了,“我会找最值得信任的人执行任务,他们肯定不是奸细。”

    计划就这么定下来了。接下来商议的是陷阱位置和大小、为保证地表不动需要哪些符箓等细节问题,接下来又讨论了一会后天的战斗阵形,公主带来的都是精锐骑兵,在符箓的支持下速度奇快,为了与他们配合,道士、符箓师、修士的战术都要做一些调整。

    “妖兵向来野蛮而散乱,一千士兵就是他们的极限了,再多就会顾头不顾尾。”符君同时还代表着紫符军和玄符军。对妖兵也有一些了解,“只要咱们配合得当,胜算还是很大的。”

    已经是后半夜了,众人告退,只有辛幼陶和潘三爷留下。

    慕行秋等人刚走到门口,辛幼陶将他们叫住了,“几位道友留步。我这两天不在断流城,关于挖掘陷阱这件事,我还想知道一些细节。”

    道士们止步,公主示意宫女和卫兵全都退下。

    辛幼陶取出铜印和蜡烛。围绕整个正堂走了一圈,神情严肃,与他平时的样子大不相同,“没事。”他走回姐姐身边,向慕行秋等人招手,“都过来吧。”

    公主再次起身,隔着面纱说:“我首先要感谢诸位道士保住了断流城,这是西介国最后一块国土,也是最后的希望。”

    公主盈盈下拜,除了辛幼陶,八名道士同时还礼,慕行秋说:“我们守卫断流城有自己的目的。”

    “不管怎样,西介国从中受益匪浅,诸位都是我西介国的大恩人。”公主扭身向弟弟点下头,“你是庞山道士,也是西介国王子,我要你记得,你欠庞山道士一个人情,辛氏王族欠庞山道统一个大恩。”

    “是,姐姐,我记得。”辛幼陶说,他正在恢复王子的身份,所说过的话都将被视为一种承诺。

    “眼下的断流城,你们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沈昊讶然,“难道公主带来的军队……”

    “军队没有问题。”公主说,声音比平时要严肃一些,“但是有一些位高权重者已经决定背叛西介国,甚至背叛整个人类,他们正与妖族暗通款曲,打算将断流城和这支军队全部埋葬。”

    “是辛太傅,还是那位符君?”沈昊更加惊讶,“那我们不应该将陷阱计划太早泄露的。”

    “没关系。”慕行秋开口了,“让敌人以为咱们还蒙在鼓里也好,成功的机会更大。”

    沈昊等道士都露出意外之色,他们没想到慕行秋仍有隐瞒,“我有办法让陷阱在最后一刻转移,不管妖火之山走哪一条路,都会陷进去。”

    “真的?”小青桃的疑问脱口而出,她相信慕行秋,可大家一块修行,对各自的实力知根知底,挖这个陷阱就得耗费他们的大部分法力,瞬间转移几乎是不可能的。

    慕行秋露出微笑,“我自有办法,请允许我暂时保密。”

    小青桃急忙点头,脸上稍有些红。

    又聊了一会,公主说:“我想与慕道士单独交谈一会,希望诸位不会介意。”

    公主的请求很突兀,大家马上想到这是她想问清楚慕行秋转移陷阱的办法,此战关系西介国生死存亡,公主谨慎一些情有可原,于是纷纷告退。

    公主却没有允许,“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诸位替我做一个掩护,事后也不要向外泄露。”

    公主的要求越来越奇怪,但大家没多说什么。辛幼陶带着其他道士走到门口闲聊,道士们很快明白过来,公主悄悄用符箓施放了一道禁声法术,可以让她与慕行秋交谈的声音停留在极小的一个范围内。

    道士们有办法突破禁声法术,但是没人会做这如此无礼的事情,尤其是当着辛幼陶的面。

    潘三爷本来是第一个抬步要走的,公主却抬手让他留下。一句话没说,老兵也没有问。

    “我希望你能继续担任玄符军将军。”公主开门见山,没有问转移陷阱的事情。

    “公主怀疑辛太傅是背叛者吗?”

    公主摇摇头,“背叛者是符君,我怕道士们不会掩饰情绪,所以没有当众说。我本来想阻止你透露阻挡妖火之山的计划,可你好像胸有成竹。”

    慕行秋又是一笑,“因为我也知道符君是内奸,他将自己保护得非常好,可还是漏出马脚,当我说由庞山道士愿做先锋的时候,他的兴趣超出常人。所以将计就计。”

    公主的面纱轻轻抖动两下,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柔和,“原来如此,慕道士能察觉人心变化,这可是了不起的本事。”

    慕行秋点下头,没有解释说这其实是法术,符君虽然动用符箓保护自己的心脑,但是情绪高涨的时候还是会漏出一丝半点。反而更容易暴露内心。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否愿意重新担任玄符军的主将?”

    “我是道士,我更喜欢与同门弟子并肩战斗,而且道士这边的力量已经非常弱了。”

    “我明白,可我需要一位能在战场带领士兵们冲锋的将领,辛太傅是一位合格的正帅,他可以策划一场完美的战斗。一旦开战之后就没用了,他会在普通士兵之前崩溃,那将是一场大灾难。”

    慕行秋想了一会,凭他对辛太傅的粗浅了解。这位老帅的确不适合战场上的千变万化和残酷血腥,“庞山还有一位道友没回来,有她在,我可以留在地面,她不在,我只能专心应对妖火之山。”

    “就凭慕道士对她的这份信任,她也会及时赶回来的。”公主的声音越发轻柔,好像知道慕行秋所指是谁。

    公主曾经花很长时间打探庞山道统的情况,对杨清音若有了解,慕行秋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公主面纱移动,看了一眼旁边的潘三爷,“有件事我需要两位帮我参谋一下。”

    “请说。”

    “我没想到西介国还有城池能够坚守下来,所以我最初的计划是留在妖军侧翼,等到妖军主力与圣符皇朝和乱荆山道统展开决战之后,再趁机夺回西介国,那时我还不太了解不洁之气这回事。”

    一个月前不洁之气还只是几道颜色各异的气团,公主避敌锋芒的策略倒也没错。

    公主稍作停顿,“可是我发现,圣符皇朝的黄符军乱成一团,节节败退,我得到的消息是,没有道士当主力,他们绝不参战。奇怪的是乱荆山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竟然只派出少数道士与黄符军联系,却没有制定出任何计划来。”

    这的确很奇怪,乱荆山正面临南方海妖的进攻,如果分不出力量迎战北妖,那就更应该欢迎黄符军的协助才对,而不是冷淡地敷衍。

    见慕行秋不吱声,潘三爷开口了,“往好的方面猜想,乱荆山对妖族已有准备。往坏的方面想——乱荆山大概是想逃亡了。”

    这是两个最可能的原因,公主点点头,仍然等慕行秋的回答。

    慕行秋紧闭双唇,他没法回答,因为他首先想到的是左流英,正是在禁秘科首座的推动之下,慕行秋等人竭尽全力对抗妖兵,同时也在将妖兵主力一点点吸引过来,或许这就是乱荆山不在意北妖的原因,因为她们知道,漆无上的大军最终将改变方向,首先进攻断流城。

    事实若果真如此,将意味着太多东西。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