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另一种人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主来了,带来了援兵,带来了希望,带来生死之战。

    西介王只有一名嫡女,“公主”因此成为唯一的称号,就是辛幼陶的姐姐,她率领一支庞大的军队从南方赶来,借助大量符箓的帮助,这支军队马不停蹄,终于及时赶到,甚至还赢得了两天的休息时间。

    一共四千名骑兵和一百名符箓师,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入城外的营地,夹道围观的百姓欢呼声不断,他们看到的不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各城守军,而是一支衣甲鲜明、士气高昂的正规军队,盔甲从头包到脚,跨下所乘全是高头大马,像一群纪律严明的巨人士兵,令观者倒吸凉气,心生敬畏。

    公主提前从西介城撤退的时候带走了一千王室紫符军,她知道分散的力量挡不住妖军,于是直接前往最西北的边疆,从那里又收编了三千名玄符军精锐和大量符箓师,然后一路转向西南,几乎与妖族大军齐头并进。

    都城灭亡,西介国最后一支军队得以保存,公主当时不知道东南还有一个小小的断流城在坚守,她的本意是向西南各诸侯国求援,然后各国军队与圣符皇朝的大军汇合,在乱荆山一带借助道统的力量,与妖族展开决战,获胜之后再趁势收回故国。

    听说弟弟辛幼陶正在断流城坚守,公主马上改变主意,率军绕过妖族的前锋,赶来西介国最后一座城池支援,由于担心飞符会被妖族截获,她一直没有写信。

    在慕行秋等人的努力下,断流城的人心就像是一个膨胀起来的布袋,看上去饱满,里面却没装多少东西,公主带来的大军终于填补了里面的空缺。玄符军还带来更多的好消息,在他们身后还有六支诸侯国的军队和圣符皇朝的一支军队,全加上之后将大大超过妖兵的数量。

    断流城充满了节日的欢庆气氛。当公主只带数十名卫兵进城的时候,道路几乎被热情的百姓彻底堵塞,公主遵从王室礼仪一直留在马车里没有露面,由她的三名贴身宫女代表她接受百姓的跪拜并赐予祝福。

    公主的车马队因此行进甚慢,中午出发,直到傍晚才赶到军营。她没有选择住在城守府,而是决定在军营里与守城者见面。

    城内的玄符军士兵整个下午都在翘首以待。远远望见王室的旗帜全都跪下,连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修士们也跟着跪下了,有人想要施展几道华丽的法术以示庆祝,被身边的修士劝住,这是公主,不是普通的百姓。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

    庞山道士们没有出来迎接,只有慕行秋以将军的身份站在军营门口,没有下跪。

    即使是在兵荒马乱、国破家亡的时候,有些规矩还是没有被打破,军营门口的迎接仪式持续了一段时间,一名宫女代表公主勉励了全体将士,特别感谢了庞山道士和赶来支援的修士。言辞文雅,却颇为冗长,慕行秋很难相信这是公主想出来的话。

    在军营正堂,慕行秋正式向公主带来的西介国将领交付本城玄符军指挥权以及自己的那个“将军”名号,终于得以恢复道士的身份。交接过程有谦有让、有理有据,慕行秋事前已得到提醒,所以应对得还算得当,只是微有些不耐烦。

    公主本人终于现身了。戴着面纱,慕行秋记得那张令人心生愉悦的美丽面孔,他点头致意,没有像其他将领那样施以大礼,由于左流英的任命,他此时代表整个庞山道统,即使是在皇室面前也无需下跪。

    公主坐在了主位上。左右各有两名宫女、四名卫兵,这回她自己开口了,没用宫女代言,“时间紧迫。后天就是妖军进攻之日,我希望诸位能马上拿出一个作战方案来。”

    参加会议的共有十一名将领,其中一人是高等符箓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和慕行秋见面的时候连问他两遍姓名,这时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似乎就这么进入了梦乡,再也不打算醒过来了。

    其他将领的地位有高有低,以一名系着紫色披风的高大老人为尊,他姓辛,想必也是王室成员,众人都称他“太傅大人”。

    只有慕行秋是外人,代表庞山道士和数十名修士,其他人都没资格参加这次军事会议。

    辛太傅站起身,威严地扫视现场众人,向慕行秋微点下头,向公主浅浅地鞠了一躬,“我跟诸位将军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明天将全城百姓送到东介国,然后大军撤离断流城,继续执行公主殿下一开始制定的策略——避敌锋芒。”

    他说得很简略,尽量将这当成公主的主意,可他的语气中有一股不容置疑的高傲,没有与任何人商量的意思。

    慕行秋的位置比较特殊,既是客人,又是道士,还是断流城此前的实际管理者,因此坐在公主左手第一位,正好与辛太傅相对。

    这是他第一次揣摩贵族的心态与情绪,比感受人群要难多了,他早就发现,幻境第一层对群体人心的把握更直接更有效,相反,用到个人身上反而显得有些无力,十一名将领,不算多也不算少,慕行秋却无从突破。

    正堂里的每个人,包括那个昏昏欲睡的老符箓师,情绪都在进行有规律的快速波动,像是昆虫悬在空中扇动翅膀,快得令人难以观测,可表面上他们的神情却无比坚定,好像早已下定决心,没有半分犹豫。

    慕行秋慢慢看清了真相,房间里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分别来自公主和辛太傅,其他人的情绪都在这两人之间摇摆,他所感受到的快速波动,其实是将领们在揣摩上司的人心。

    他碰到了一群同行,只是没有念心法术的支持。慕行秋差点要笑出声,强行忍住,继续进行观察,没有特别在意辛太傅在说什么。

    公主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等有人站出来反驳,最后只好点名,“符君是什么意见?”

    老符箓师像是被惊醒一样抖了两下。皱纹丛生的脸上满是茫然,“啊?我的意见……这个,避敌锋芒是个不错的选择,太傅大人高见,公主高见,咱们一直执行得不错,这回还挽救了这么多百姓……”

    他啰嗦了半天。最后连自己都忘了在说什么,前言不搭后语。

    辛太傅冲老符箓师摆摆手,示意他闭嘴,“我明白,公主殿下还有一点犹豫,断流城毕竟是西介国最后一座城池。丢掉它,西介国再无寸土。可形势如此,妖族兵多将广,又有妖山开路,断流城挡不住,几千紫符军和玄符军更挡不住。妖军野心颇大,攻下断流城之后立刻就会进入东介国。这样一来,西介国唯一的军队就能避开妖军主力,伺机夺回国土。这是唯一可行的战略,我们都这样认为。”

    将领们点头,却不太热情,更像是一种敷衍。

    公主再次沉默,突然转向慕行秋,“我想听听这位慕道士的想法。他毕竟在断流城守卫一个多月,对形势的了解应该多一点。”

    公主语气平淡,好像跟庞山道士从来没见过面。

    慕行秋站起身,向公主和在场所有将领一一点头,大家也都回礼,只有辛太傅显得很勉强,但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在说出我的想法之前。我要先说一下庞山道统的决定:我们停在断流城是有理由的,在事情解决之前,起码几天之内,我们不会离开断流城。”

    一名小道士居然以如此不礼貌的强硬口吻说话。将领们都很意外——在他们看来,庞山毁了,庞山的道士也没了以前的地位,理应谦逊一些。

    老符箓师用一只眼睛打量他,别的将领或者咳嗽或者调整坐势,以此掩饰尴尬,只有辛太傅冷冷地哼了一声,“庞山道统打算独自迎战一万妖兵吗?”

    “接下来我就要说一些自己的想法了,我希望西介国的军队能留下来与庞山道统一块守城。”

    辛太傅正要出口驳斥,公主已经抢在前面用饶有兴趣的语气问:“为什么?这里的形势明显对我方不利。”

    公主已经发问,辛太傅只得闭嘴。

    “退出断流城对西介国更不利。”慕行秋的目光再次扫过诸将,“诸侯国之间的事情我不懂,但是作为庞山道士我知道一件事,妖族正在西介国散布不洁之气,妖兵攻占哪里,不洁之气就随之覆盖哪里。让出断流城,西介国军队将失去在本国的立足之地,等到不洁之气最终成形,整个西介国将变成群妖之地的一部分,想要夺回来,比现在更难。”

    慕行秋话音刚落,辛太傅立刻接口道:“慕道士说得有道理,可是我要向你说句实话,圣符皇朝和各诸侯国的确派出了军队,但不是来支援西介国的,他们停在数百里之外,比妖军还要远,只会放出一堆鹰眼飞符用以观战。你明白吗?断流城仍是孤城,没有援助,一点也没有。”

    “在你们到来之前,断流城只有一千名士兵,可我们没想过要逃,我一直在劝满城百姓前往东介国,可他宁愿冒险留在本国。”慕行秋语气平缓,他不想与任何人发生争执,念心幻术是一种法术,语言只是施放法术的手段,而不是法术本身,大叫大嚷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不明白,在增加几倍数量的援兵之后,为什么逃跑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辛太傅脸色骤变,觉得自己受到了公开羞辱,念心幻术这时可改变不了他的情绪,“咱们实话实说吧,庞山道统已经完蛋了,你们自己就是一群逃亡者,想利用西介国军队替你们做事,办不到。我绝不允许西介国最后五千名士兵丧命于此。道士想死,是你们的事,我们恕不奉陪!”

    辛太傅的声音越来严厉,慕行秋的语气反而更加平淡,“难道太傅大人还不明白吗?西介国和庞山同样一败涂地,必死之心就是咱们唯一的希望。将妖军引入东介国,并不能让你们夺回故土,只是令西介国军队失去存在的价值。”

    慕行秋紧紧盯着对面的辛太傅,率兽九变的九种法门同时运行,他正在以最强的幻术收集情绪的变化并加以引导——他改变不了那些强烈的情绪,但是可以让它暴发出来。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