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章 孤独的城孤单的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火、龙雨、邪风、败木、乱疫、腐虫、凶蜃,分别代表着恐慌、软弱、怀疑、自怜、苦恼、憎恨、心丧,魔族诅咒同样以攻心为主要内容,非要将被诅咒者折磨得生不如死,才给予最后一击。

    邪风次日,全城的落叶突然大量增多,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哪怕是附近没有一棵树,也莫名其妙地出现几堆落叶,稍不注意,就会再多出几片,树叶本身倒无太多特异之处,只是盯得久了就会心生凄凉,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点缀着一连串的倒霉事。

    慕行秋走街串巷,全靠步行,极少飞升,这样他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全城的情绪,拜诅咒所赐,断流城的人心前所未有地一致,对刚刚进入幻境第一层,法术尚不强大的念心科弟子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历练机会,可以轻松地触摸到人心最浅显的那一层。

    除非必要,慕行秋很少用法术干涉这些情绪,尽量用正常手段让百姓恢复信心。道士们负责用法器探寻妖术的来源,修士们这回派上了大用场,他们的华丽法术对吸引普通人的注意力极有效果。

    整整一个白天,断流城到处都能看见令人惊叹的奇景,一些修士展开友好的搏斗,各种巨大而瑰丽的异兽在空中追逐撕咬,枝叶盛茂、光芒闪烁的大树耸立路边,让一堆堆的枯叶相形见绌,一位颇有想法的修士甚至以枯叶为道具,变出成群的士兵来,令观者大喜过望,以为援兵可以源源不绝……

    弥漫全城的自怜情绪就这么被消解了,繁华过后,每个人心中仍会感到落寞,但是没人深陷其中,到了傍晚。断流城照样炊烟袅袅,生活还在继续,军营门口又多了一批自告奋勇要参军的人。

    难民中间仍然藏着许多玄符军士兵,每天的诅咒结束之后,他们没有更胆怯更自私,反而心生愧疚,自动走进军营表明身份。

    道士们放过了制造枯叶与自怜的妖魔,因为他实在没造成什么危害。

    只有修士们感到疲惫,他们的驳杂内丹不足以支撑长时间的施法,即使那只是一些华而不实的表演性法术。

    修士的抱怨越来越多。慕行秋要求道士们每人拿出一件法器,准备奖励给最出色的修士,但要等战争结束之后。

    虽然只是一群吸气道士,他们包囊里的法器却来自庞山物祖堂多年积攒的宝藏,品级比他们的主法器要高级得多,一亮出来就结束了修士们的抱怨。

    沈昊觉得太浪费了,“散修配不上这么好的法器,而且这些法器以后还要还给兰奇章呢。”他拿出一枚用不上的宝珠,虽然只是暂时属于自己。交出去的时候还是依依不舍。

    “左流英说过让我做决定。”慕行秋笑着说,他的心事全在如何迎战妖兵上,对这些法器没有留恋,“我的决定就是拿几件法器当作奖赏。”

    “左流英的袖子里肯定藏着许多法器。不差这几样。”小青桃也不在意,交出一只铜葫芦,她一直没弄清这东西有什么用途。

    败木之后是乱疫,这道诅咒为害甚大。许多人在凌晨时分病倒,身上发热,嘴里胡言乱语。尽是一些吓人的预言,令照顾他们的亲友脸色苍白。

    华丽的法术表演在这种时候没用,乱疫带来的苦恼没有妙计可以轻易解除,只能尽快斩除根源,道士与修士联手飞遍全城各个角落,最后是欧阳槊在一处半倾的城墙里找到了隐藏的小妖,那是一群拇指大小的飞妖,在砖石当中筑了一座中空的巢穴,躲在里面偷偷施法。

    暴露之后,这群飞妖跑得倒也快,留下几十具尸体,大部分还是逃掉了。

    这是为时最短的一道诅咒,前后不到一个时辰,经此之后,道士与修士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一些,就连沈昊也承认,的确有那么几名修士有点本事。

    不过许多人都感到疑惑,漆无上从哪找到这些奇怪的妖魔,像这回的小飞妖只在古老的书中才有记载,名为“藏石”,数量过万之后威力巨大,至少三万年没出现在记载当中了,这回却来了几百只,虽然不难对付,却实在令人意外。

    接连几场完胜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当第六天的腐虫到来的时候,修士们主动出击,满城寻找来源。

    腐虫是一种乳白色的小虫,能在几乎一切东西当中滋生,衣物、家具、房屋等等,只要不是金石一类的物品,都能在上面找到它们的踪影。

    但是施法的妖魔十有八九已经逃跑了,城内城外都没有他的影子,只有不断涌出的小虫。

    这是一场人人参与的战斗,在尝试过清扫、火烧、碾压等诸多招数之后,一名道士发现最有效的手段居然是清水,不能浸,也不能清洗,而是用手指沾水,在小虫周围画一个圆圈,圈子不要太大,小虫在走投无路之后很就会自行融化,几乎不留半点痕迹。

    腐虫本应带来憎恨的,但在断流城,引起的却是欢乐,人们将小虫扫成一堆,然后用水划圈,看着它们像变戏法似地一只接一只地消失,鼓掌叫好。

    魔裔血婴的诅咒一败涂地,但妖族还是不肯收手,最后一天,空中出现了“凶蜃”:厚厚的云海停在断流城上空,不停地变幻形态,出现种种海市蜃楼,全是妖兵烧杀抢掠的场景,栩栩如生,许多人仰天痛哭,因为看到了自己家乡被毁、亲人惨死的过程。

    “断流城是一座孤城,连逃到这里的人都是孤单的,全都失去过亲人。”一向活泼的小青桃险些难以自持,她看到了芙蓉山被大火吞灭的场景,甚至看到了许多从小熟悉的人被妖兵残酷杀死。

    但她是道士,不会像普通百姓那样以哭泣表达悲伤,反而露出微笑,向站在一起的道士们说:“左流英不是让咱们抱着必死的心保卫断流城吗?他可以放心了。”

    凶蜃持续了三个时辰才消失,断流城哭声一片,但是前几天的自怜、苦恼、憎恨都没有成形。最后一步的心丧也不能如妖族的心愿,当天下午,大量百姓又聚到军营门口,这回却是要求参军。

    慕行秋将大部分人都劝退了,他记得老兵潘三爷的话,在战场上士兵们互相信任,是因为了解对方的战术与实力,太多毫无战斗经验的新兵,只会瓦解老兵们之间的关照,将整支军队分成条块。给妖兵以各个击破的机会。

    也正是在凶蜃消失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妖兵即将杀来,他们这几天忙着对抗诅咒,几乎忘了这件最重要的大事。

    道士们当然没有忘,慕行秋每天仍然安排至少一个人出城巡视。

    事实上,妖兵昨天就已经到了,停在二百里以外,借助不洁之气的保护安营扎寨。以不同寻常的谨慎对待小小的断流城。

    “妖兵至少有一万人。”最先发现敌人扎营的沈昊即刻飞回断流城,“他们带来一座小型的妖火之山。”

    这就是妖兵行动缓慢的最重要原因,妖火之山在碾过老祖峰之后速度一直下降,将它从西南方的前线转到东南方的断流城。花掉不少时间。

    慕行秋亲自出城查看,天目已经越来越难穿透浓厚的不洁之气了,但是二百里以外的妖火之山还是清晰可见,它的个头与碾过老祖峰那一座不可同日而语。但仍高达二十丈左右,大致呈圆锥形,不能自行滚动。要靠妖术与外力的推动,山体内闷闷地燃烧着妖火,用它来碾平断流城绝不是一件难事。

    万名妖兵加上一座妖火之山,足够打一场规模巨大的道妖之战,断流城的全部防御力量只有几名庞山道士和符箓师、百余名修士和近千名玄符军士兵,可妖军却不急于进攻,他们似乎在等什么。

    当天傍晚,妖军使者到了,还是银羽伐东,他接受上次的教训,离城墙远远的,高声宣布五天之后即是妖兵进攻之日,要断流城做好灭亡的准备,“妖族给你们聚集援兵的机会,如果你们能找到的话。”

    妖兵给的理由倒是冠冕堂皇,慕行秋等人经过仔细观察之后,发现真正的原因是那座妖火之山耗尽了前进力量,需要休息和重新加持妖术。

    “光是万名妖兵就足以攻破断流城,还用等妖火之山?”沈昊对妖兵的举动很不理解。

    “妖兵不只是要攻破断流城,他们想一鼓作气攻入东介国。”慕行秋猜到了妖军的目的,仅仅只是攻下断流城,实在不需要这么庞大的兵力,妖族是想趁势开辟另一个战场。

    “即使这样,东介国还是不肯派出援兵,我看到了,他们正忙着挖沟筑墙呢。”沈昊义愤填膺,甚至有点不像道士了。

    已经十天了,杨清音就算找不到帮忙的道士,自己也该回来了,却一直没有音信,小青桃怀疑她可能被某家道统的亲戚给扣下了,“没准是牙山,杨家还是想让她跟申忌夷结凡缘。”

    辛幼陶三天前倒是用飞符传回来一封信,非常简短,只说东介王还在犹豫,他和潘三爷要再等一阵。

    至于符箓师刘鼎发出的求助信,更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他在龙宾会中的地位太低了,接到信的符箓师们甚至无意敷衍一下。

    当天晚上,几名修士不辞而别,次日一早,又有几名修士向慕行秋告辞,“断流城的力量实在太弱了,哪怕再多两三千士兵呢,我们也愿意留下,可是……”

    慕行秋没有苦劝,感谢了修士们这些天来提供的帮助,并建议他们不要走得太远,“援兵会到的,很快。”

    可他心里也真希望能有一点确切的消息传来。

    直到妖兵发出挑战的第三天,修士只剩下一半,东介国封闭了大桥,满城军民再次陷入惶恐之中时,断流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援兵,兴奋的人们在街上奔走相告,嘴里喊的话全都一样——

    “公——主——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