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散修的誓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人一龙在云海之上相隔数十里对视良久,铁脊蛟龙开口了,说出一句奇怪的话来,“我并非与你为敌,只是执行魔婴的诅咒,第一日妖火,第二日龙雨,后面还有五天。”

    蛟龙的声音如雷鸣一般低沉,说罢转身飞向西北方的不洁之气,没多远突然消息。

    慕行秋没有追赶,因为铁脊蛟龙所在位置超出了祖师塔三十里的范围。龙走雾散,慕行秋回到地面不久,阳光终于重返断流城,赶在天黑之前驱逐一些寒气。

    “妖族在利用所谓的诅咒故弄玄虚。”沈昊听说蛟龙的事情之后,心中更加有底,“那个魔裔血婴如果真那么重要,漆无上就不会只是派他指挥一支千余人的军队,身边连个像样的大妖都没有。要我说,漆无上是故意派来血婴过来送死,然后借此机会威逼利诱妖族各部参加战争。”

    沈昊的猜测有些道理,尤其契合铁脊蛟龙的那句话,它的意思明显是说自己并非妖兵的一员,但是要执行古老的诅咒规则,不得不过来降下寒雨。

    “妖族比咱们更相信魔族诅咒这种东西。”小青桃也赞同沈昊的说法,“漆无上这一招真够阴险的,他想将那些最古老的部族都拉入自己的阵营。”

    慕行秋也想不出更合理的说法,于是点点头,“蛟龙倒是给了咱们一个提醒,七日诅咒不是银羽伐东随便说出来的东西,必有依据,查出来咱们就能提前防范了。”

    在老祖峰这是一个简单问题,在断流城道士们却无从询问。

    “左流英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肯定早就知道这些玩意儿,却连个解释也不肯说吗?”沈昊深感恼怒,其他道士都跟着点头,觉得禁秘科首座做得太过分了些。

    “别去想左流英了,谁也不能强迫他主动开口。小青桃,你去客栈守着,芳芳或许能知道一些事情,其他人照常出城巡视妖兵动向,我去修士们当中问一问。”

    “一群散修而已,能知道什么?”沈昊对这支援兵的印象越来越差。

    “修士爱好广泛,没准有人对魔族诅咒做过研究。”

    “是啊,从来没见过真麒麟,都能专门研究几十年,散修的确是学富五车。”沈昊讥讽地说。“把他们都撵走算了。”

    “修士的法术还是有些用处的。”慕行秋不想放弃任何一点援助,不管怎样,百名修士的实力远远超过七百名玄符军。

    几名道士飞离军营,慕行秋去见散修。

    军营里的地面还没有干透,士兵们正整理械物,做一些简单的训练,潘三爷离开才几天,军中已经出现懈怠的迹象,掌管七百多人的队伍显然超出了黄都尉的能力。他跟士兵们倒是打得火热,只是命令经常前后矛盾,没人特别当真。

    数十名修士在营地边缘生起一堆篝火,围成一圈驱寒。他们的法术比较低级,仍需要木柴,只是火焰更旺盛一些,没有呛人的烟。

    须发皆白的麟子道人也在其中。他接连损失两头麒麟,虽然只是纸符,却凝聚了他不少心血。因此显得很是失落,看见慕行秋就迎上来,脸上也没了惯常的笑容。

    “慕道士,能说句话吗?”

    “当然。”

    两人离篝火不算太远,麟子道人无意再找隐蔽的地方,只是稍稍压低声音,“洪福天走了?”

    “嗯,去见妖王漆无上,劝说他退兵。”

    “嘿,这小子倒是聪明,找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逃跑了。”

    “你不相信他?”

    “当然相信,要不然怎么会来断流城呢?可他跑得太快了,徒弟不要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算怎么回事?说实话,我们可都是冲着他的面子来断流城的,他这一走,大家的心思全乱了。”

    慕行秋心中雪亮,修士们害怕了,在断流城待了不到两天,他们就要打退堂鼓,现在只想跟洪福天一样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我相信洪福天真是去见妖王漆无上了。”

    麟子道人嘿嘿笑了两声,“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半路上就得被杀死,唉,我们居然被一疯子诳了。”

    他这几句话声音大了一些,洪福天的徒弟欧阳槊从篝火边走出来,满脸通红,既不是火烤的,也不是寒气冻的,“我师父不是疯子,他心系天下人的福祉,去见漆无上乃是大无畏的举动!”

    “大无畏?他在棋山的时候可没去劝说海妖,天天嚷着要见道统宗师,也没见他付诸实施,怎么刚到断流城就‘大无畏’了?小伙子,你被洪福天出卖了,跟我们一样。”麟子道人已经不掩饰心中的愤慨了。

    “没准他去向漆无上邀功了。”另一名修士插口道,模仿洪福天的声音,“妖王陛下,我给你带来一百多名人类修士,快去把他们全杀死吧。”

    欧阳槊脸色更红了,双手一翻,各持一条五六尺长的火龙,就要动手,那名修士也不示弱,亮出法剑,另一只手像模像样地捏着道火诀。

    其他修士跟着起哄,远处的士兵也被吸引过来。

    “够了!”慕行秋厉喝一声。

    他只是一名年轻的吸气道士,可是昨晚显示出强大的实力让修士们心存忌惮,持剑修士先收回法器,欧阳槊也收起火龙,眼中还是满含怒意。

    慕行秋本来想与修士们私下交谈,既然已经引起士兵的注意,他干脆走向篝火,面朝众人,大声说:“断流城即将进行一场生死之战,怀有必死之心的修士,请留下来与我们并肩作战,觉得这一战不值得拼命的人,请走不送,新兵害怕上真正的战场,我能理解。”

    没人走,庞山道士的这番话不太客气,可修士们却都觉得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另外一些修士也从各个营房里走出来。

    “杀妖有赏金吗?”一名修士问,左右看看,发现周围不少人都有同感,继续道:“洪福天可是说过,断流城之战由庞山道统主持,杀妖的赏金只会比棋山高。”

    “我师父没说过……”欧阳槊惊讶地反驳,他的声音很快被一片赞同声淹没。

    “赏金是庞山道统和断流城军民的感谢。”

    此话一出立刻引来成片的失望嘘声,慕行秋不为所动,停了一会才说:“还有西介国王室,他们愿意为守住断流城付出任何代价。”

    “西介国连都城都给丢了,王室早已下落不明,只剩下一个来历不明的王子,还逃到了东介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咱们这跟救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未经奇险,何来奇功?挽救西介国就是你们建立奇功的机会。我保证,王子肯定会回来。”慕行秋是庞山道士,可宗师情况不明,他不能代表庞山给出具体承诺。

    修士们有些心动,小声议论,慕行秋能感受到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他的期望并不高,只要有一半人肯留下,就是不小的帮助。

    欧阳槊打乱了慕行秋的计划与预判,他跟师父洪福天一样,单纯到有些固执,对修士们的势利极为不满,怒火终于爆发,喊道:“你们忘了自己是修士吗?你们忘了自己行侠仗义的誓言了吗?平时嘴上说得响亮,真到了危急时刻,怎么全成了斤斤计较的势利之徒?难道没有奖赏咱们就弃满城百姓于危难之中?”

    “百姓可以过河去东介国避难。”一个响亮的声音说,“何况就咱们这点人,根本打不过妖军”

    “百姓过河,妖兵也跟着过河,不是断流城就是别的城池,总有无路可退的时候。”欧阳槊越说越激昂,“交出断流城,只会让妖兵气势更盛,等到下一战的时候,咱们更无胜算。”

    欧阳槊环视四周,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眼中的热情却跟洪福天有几分相似,“留下!不为奖赏,不为感激,就为与妖兵一战,就为实现咱们当初都立过的誓言——不求长生,只为众生。”

    在场的修士们显然都立过这种誓言,无不面露愧色,一名粗壮的修士突然开口,“他娘的,都说死而无憾,老子就死在断流城吧。”

    “不求长生,只为众生。”修士们接二连三地喊道,一个也没走。

    慕行秋惊讶不已,欧阳槊的一番话居然比他的幻术还要强大,然后他的心也热起来,一方面是因为留下一支援兵,另一方面则是他终于领悟到:念心幻术是一种切切实实的力量,存在于每一个人身上,念心科作为道门十八科之一,绝非旁门左道,它开发的就是人心。

    热情过后,还是会有人变得胆怯,甚至偷偷逃走,可慕行秋相信,留下的来修士仍会是大多数。

    “战争已经开始了。”慕行秋趁热打铁,“妖兵会连续七天使用不同的妖术,以实现所谓的血婴诅咒,昨天是妖火,今天是龙雨,有人知道明天会是什么吗?”

    人群中一个很不自信的声音说:“龙雨之后应该是邪风了吧。”

    “邪风是什么东西?一阵风吗?”

    “妖火带来恐慌,龙雨降下软弱,邪风好像会吹来怀疑。”

    慕行秋明白了,他即将面临的敌人不是某只妖魔,而是全城百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