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诅咒之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除诅咒的仪式并不复杂,芳芳取出一截蜡烛,让秃子用一缕头发缠住,然后轻声念了一通经文,手掌按在慕行秋心口上,又诵了一会经文,平静地说:“学我的动作。”

    慕行秋心中一荡,与悬在空中充当蜡台的秃子互相看了一眼,秃子眨眨眼,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对面的芳芳也没有,于是他伸出手轻轻按在芳芳心口上,小心翼翼,好像在摘取一朵熟透的薄公英。

    芳芳的诵经声接近于吟唱了,令一座普通的客栈庭院渐渐充满了圣洁之感,没有比之更适合去除诅咒的氛围了。

    没多久,芳芳收回手掌,静静地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微笑道:“结束了。”

    慕行秋慌忙缩回手臂,毫无意义地甩动两下,好像很累似的。

    秃子严肃地看完整个仪式,“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居然都不背着我!你们这是要入魔……”

    慕行秋手疾眼快,将一缕头发塞进秃子的嘴里,向芳芳告知,御剑飞行。他不能再多待下去,可此情此景却将一直停在心中,他绝不会对外人讲述。

    他带着一股暖意离去,正好有用,银羽伐东前来挑战的第二天,断流城下了一场冷雨。

    天刚亮时细雨朦胧,像是一片亘古永存的灰色迷雾,大家只是埋怨刚刚下过秋霜就降雨,老天实在不够体恤苍生,并没有特别在意,毕竟这不算特别稀罕的怪事。

    早饭的时候那雨下得大了一些,淅淅沥沥,每一滴雨都带着一丝寒气,执着地敲打街面与房顶,好像不懂礼貌的客人,非要将主人所厌恶的礼物送进门。冷雨达到了目的,断流城早已人满为患。许多逃难者只能住在城外简陋的临时棚屋里,无从阻挡这位冷冰冰的客人,只好让它随意进出。

    寒意越来越深,热乎乎的早饭从灶台送到桌面上就已变成冷食,吃到肚子里不仅不能提供温暖,反而像是吞进去一块冰,让身子从里到外地冷。

    临近午时。冷雨终于停止,雾气却不肯散去,空中的太阳敷衍地露了一面,就停在远处甘当看客,不肯帮断流城驱散寒雾。

    即使这时,大家也不觉得太异常。只是感叹年景不好,先是妖兵前所未有地攻进了西介国,接着就是这冷煞人的鬼天气,令生活越发艰难。

    “最好将妖兵全都冻死在路上。”有人生出美好的期望,很快就被击得粉碎,从东介国那边传来消息,河对岸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冷雨寒雾就只停在介河以西,半步不肯逾越。

    这可就是怪事了。

    接着又有一批新难民赶到,他们在数十里之外逡巡了多半天,实在无路可走才壮着胆子进入断流城,据他们所说,城外十里只是下了一阵毛毛雨,也没有这么冷。

    好事者前往城西查看,发现果然如此。寒雾只笼罩断流城,虽然界限不太清晰,隐约就是昨晚银羽伐东用妖火划出的那条诅咒界线。

    “妖火划地,以此为界,出此线者必招妖谴。”伐东那句看似无意义的威胁居然应验了,难民们听说了这句话无不懊恼,后悔进入城池。

    “慕将军和断流城都遭到了诅咒。”

    “妖兵七天之后杀到。在这之前,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异象。”

    “为什么仙人不出手呢?”

    仙人们一直在忙着解决这件事。

    早晨冷雨初降,外出巡视的道士就已发现这阵雨只降在断流城,立刻回城报告。道士们最先想到的也是“诅咒”,可他们不像普通人那样惊慌,而是相信这只是一道妖术。

    “诅咒的确是一种妖术。”慕行秋说,他昨晚接受了芳芳了去除诅咒的仪式,还听了一些关于诅咒的介绍,“只有魔族才会诅咒,那本是魔王的一项特权,只要是他指定的被诅咒者,天下所有妖魔都必须群起而攻之,违逆不从者,将遭受残酷的折磨。”

    沈昊哼了一声,“魔族已经灭绝,他们的诅咒也没用了。”

    “魔族还没有彻底灭绝。”小青桃低声说,“还有魔种,最早发出诅咒的血婴不也是魔族后裔吗?”

    “那又怎样?魔王完蛋了,血婴甚至算不上真正的魔族,他的诅咒有谁在乎?这就是一道妖术,只要找到根源在哪就能去除。”

    沈昊的观点得到大家的支持,于是几名道士分头去找,他们各有一套法器,铜镜、灯烛等等都能用上,可是整整一个上午过去,冷雨转成了寒雾,道士们飞遍了断流城,仍然没找到任何线索。

    慕行秋负责东城的一块区域,他先去了一趟客栈,左流英没有让任何人出来给予解释或是帮助。

    慕行秋升上高空,他的天目能够穿越寒雾,望见对岸的东介国军营,那里有一千名士兵,拒绝援助邻国,却日夜不停地沿岸挖掘壕沟、修筑高墙,似乎觉得介河还不够深。

    慕行秋对此纳闷不已,成群的飞妖一旦杀来,这样的工事有何意义?东介国难道不明白,面对妖军没有所谓的守城战,唯一的选择就是主动出击,在野外还有决一死战的机会。

    念心法术专攻人心,慕行秋已经尝到一些甜头,可是与人心接触得越多,他越感到迷茫,好比那些散修,他们的情绪当中确有几分激昂慷慨和同仇敌忾,可是却跟他们的内丹一样飘忽不定,仿佛惊涛骇浪中的小船,忽而直冲天际,恨不得当时就冲出城池找妖族一战,忽而沉入深渊,一道简单的妖术就能将其吓得萌生退意。

    慕行秋专门去了一趟军营,散修表面上恢复正常,与士兵们躲在屋子里大吹大擂,还没有注意到这场雨的特别之处,但是至少十个人过来向他自荐,声称一道简单的法术就能撵走这股鬼天气,只是需要这个需要那个,偏偏断流城都没有。

    洪福天是极少数发现异常的修士,独自站在紧挨军营的城墙上。朝对岸遥望,眉头紧皱。

    “漆无上比我想象得更亲近魔族。”他对落在身边的慕行秋说,“从偷袭庞山开始中,他越来越多地使用魔族法术,这不是好事。”

    在慕行秋接触过的所有怪人当中,属洪福天最难以捉摸,他有着一颗坚定的心。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半分恐惧与犹豫,甚至比某些道士还要勇敢,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联合一切力量对抗魔族,漆无上一表现出明显的亲魔迹象。立刻就成为他的敌人。

    可他的目光望得过于辽远,忽略了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即使是身处险城,他所思所想也不是如何击败即将到来的妖军,而是千年之内魔族的反攻。

    “应该是异史君教给漆无上的,他是妖魔之间的沟通者,也是妖族一切行动的主使者。”

    “异史君。”洪福天将这个名字重复了几遍。“我就见过他一次,是在舍身国,他个子不高,穿着一件熊皮大衣,衣摆垂在地上,只露出一颗圆滚滚的脑袋。我原本就已相信古神教,听完异史君的话,我才恍然明白。古神教不只是一种信仰,还是唯一能将各方力量联合起来的组织,甚至包括那些极远方的力量。有朝一日,我要去西边的远荒半岛,据说那里隐藏着许多上古力量,从来不肯参与道妖战争,这一回我要劝服他们一同对抗魔族。”

    洪福天越说越兴奋。慕行秋静静地听着,因为他知道这名修士正在自我激励,他需要一个极为远大的目标来让自己度过眼前的困境。

    两人沉默了一会,与冰冷的细雨正好相反。洪福天的兴奋之情在逐渐高涨,他说服了自己,恢复了那种伟大的使命感,“我要去见漆无上。”

    虽然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慕行秋听到这句话还是吃了一惊,“他会杀了你。”

    “总得有人告诉漆无上他正在犯下大错误,魔族要毁灭的不只是道统与人类,而是这个世界,妖族到时候不可能幸免。”

    “漆无上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你。”

    洪福天转向慕行秋,全身都被雨水打湿,显得十分狼狈,唯有两眼发亮,像是两团不灭的火焰,“这样他就会更认真地对待我说的话了。”

    慕行秋已经无法理解这个人的情绪,“那你就没机会去什么远荒半岛了。”

    “有人会替我去。”

    慕行秋谨慎地保持沉默,没有接这句话。

    洪福天等了一会,“我这就出发,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照看一下我的徒弟,有时候他太热情了,需要有人控制一下。”

    需要控制的是洪福天本人,慕行秋却没有再做劝告,他是庞山道士,轻易不会干涉别人的行为,“如果欧阳槊还留在断流城,他会得到战争中该得到的照顾。”

    这是一句再明显不过的敷衍,洪福天却露出欣喜的笑容,“我有预感,我不会死,咱们还会再见面,到时候你会比现在更了不起。”

    洪福天召出巨大的法剑,迈步站上去,大声说:“雨是天上来的,布雨者应该也在上面。”

    洪福天飞走了,要不是他说话很有条理,慕行秋会怀疑此人的脑子有问题,大老远带来一群心事不稳的散修支援断流城守卫战,突然抛弃所有人独自飞走了,而且是飞向敌方阵营。

    慕行秋仰天看天,雨点滴在脸上,他一点也不感觉冷,天目在向上遥望,穿过雨雾和乌云,直到他无法看清的地方,他还从来没飞过那么高。

    慕行秋御剑升起,在城墙上方停留片刻,然后不停向上飞升,越来越高,半途中雨停了,可寒雾仍在,他继续上升。

    他不知道自己飞了多高,只发现眼前突然一亮,他已经飞到云层上方,空气变得极为稀薄,他得施法控制呼吸,脚下的法剑也变得摇摇晃晃。

    但他终于能看清真相,西北方一片已经汇聚成团的不洁之气伸出一股细细的分枝,在数百里之外的断流城上方膨胀成为雨云。

    为了保证不洁之气路线准确,需要有妖魔在中途施放妖术,慕行秋也看到了,那是一条本应生活在海中的铁脊蛟龙。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